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872章 商业王侯

第1872章 商业王侯

  李耀深深凝视着狄飞文,直到此刻,终于从对方看似清澈而坦诚的目光深处,探寻到了一些极其隐秘的东西。

  李耀微笑,笑出大牙。

  “我终于明白你的真正目的了。”

  李耀重新认真审视狄飞文,口中啧啧有声,“没想到黑风舰队的二号人物竟然比一号人物都要可怕,你的胃口远远大过黑夜明,黑夜明想要征服的仅仅是星耀联邦而已,你想要夺取的,却是包括联邦和帝国在内的整个宇宙!”

  “哦?”

  狄飞文不动声色道,“李会长何出此言呢?”

  “告诉我,你想造就的,真的仅仅是下一个‘黑风之王’吗?”

  李耀死死盯着对手,不放过他眼眸最深处的每一缕波纹,“还是说,下一个‘黑星大帝’呢?”

  狄飞文眼底的波纹扭曲起来,旋即恢复正常,却是增添了几分钦佩之意:“李会长目光如炬,真是连属下内心最深处一点点蛛丝马迹,都逃不出李会长的双眼啊!”

  李耀轻轻哼了一声,“不用给我戴高帽子,我越来越觉得你深不可测了,你真的仅仅是黑风舰队的一员,是一名‘正常’的修仙者吗?还是另有什么身份,背后还站着什么势力呢?”

  “最开始属下就自我介绍过,属下乃是区区一介商人。”

  狄飞文道,“既然是商人,自然很难是纯粹的修仙者了。”

  “哦?”

  李耀不明白,“何出此言?”

  “商人和修仙者的身份格格不入,天然就有摩擦和矛盾,一名纯粹的修仙者必须坚信‘真人’的纯洁和高贵,将人类划分成5%和95%两个不同的阶级乃至族类,只有那5%的真人和准真人才重要,其余95%,都是低贱、肮脏、下流、毫无价值的垃圾。”

  狄飞文叹息道,“但我们是商人,是资本的仆从,我们生存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目的就是不断开拓市场,掠夺更多的利润,令资本增殖,不断膨胀,膨胀,膨胀!

  “只要有足够的利润,我们甚至愿意将最先进的武器,卖给八条触手的星空异族和穷凶极恶的域外天魔,又怎么会在乎什么‘真人’和‘原人’的区别呢?一块钱的帝国金元,它就值一块钱,无论从‘真人’描龙绣凤的荷包里掏出来,还是用原人脏兮兮的手里捧过来,都是一样,无损它价值的一厘一毫。

  “按照最经典的修仙者理论,认为占总人口95%以上的‘原人’统统都是低劣的垃圾,只配被压榨和掠夺的奴隶,那就等于白白损失了95%的市场,毕竟,你很难将高价值高利润的商品,卖给一个奴隶,对不对?

  “除了那些和皇室、贵族、绝世强者有千丝万缕关系,霸占各个垄断行业的官商之外,没有任何一名行商,哪怕是信仰修仙大道的商人,愿意永远忍受这种局面,忍受这种仅仅在5%的螺蛳壳里打转,却放着另外95%的蓝海无法进入的蠢事。

  “可惜,我们都是一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商小贩,在皇帝、王侯、军阀和绝世强者面前,我们都是微不足道的尘埃,哪有什么足以改天换地的势力?最多只是一些颠沛流离、。苦苦挣扎的行商,互相联系,抱团取暖,搭建起一个个简陋的商会而已。

  “自然,自然,相对于朝堂之上的衮衮诸公,动辄闭关修炼三五年的强者,亦或者踌躇满志的将军们而言,商人,特别是长年累月奔波于各个世界之间的行商,往往都是消息非常灵通的家伙,倘若有朝一日李会长和星耀联邦真要进军星海中央的话,或许我们这样的行商,真能为你们提供一些小小的帮助呢?毕竟,鸡鸣狗盗之徒,也有他的价值啊!”

  看着对方贼兮兮的绿豆小眼,李耀真的吃不准他说的究竟是真话还是假话,沉吟道:“这就是你所谓‘比中央和地方的矛盾,更加隐秘却也更加致命’的矛盾么,该怎么说,资本和修仙者之间的矛盾,还是资本和帝国之间的矛盾?资本天生就是宇宙间最强大的力量之一,绝不会甘心忍受任何一个皇帝,或者任何一个强者的束缚?”

  狄飞文的双眼闪闪发亮,一副欣喜万分的模样:“资本天生就是宇宙间最强大的力量,绝不会甘心忍受任何一个皇帝和强者的束缚?李会长这句话实在说得太好了,您能理解我们的立场,相信大家接下来的合作,一定会愉快得多。”

  他却是将“之一”两个字给抹得一干二净。

  李耀冷冷道:“无论你有没有第二重身份,又有什么隐秘的目的,你都选错人了,无论第二个‘黑风之王’也好,还是第二个‘黑星大帝’也罢,我既没能力,更没兴趣,你另请高明吧!”

  “人的命运玄妙无比、不可预料,昔日被五花大绑丢到活火山里去的武英奇,又何曾想到在若干年之后,会以‘黑星大帝’的身份,君临宇宙呢?”

  狄飞文笑道,“在商场上,没有100%稳赚不赔的买卖,不过只要有300%以上的利润,就值得豁出身家性命,提着脑袋去搏,更何况以黑风舰队现在的局面,不孤注一掷,更待何时呢?”

  李耀沉默,深思了很久,缓缓道:“你的图谋,我大致能勾勒出来了,或许你觉得将我捧上‘黑风之王’的位置,令所有修仙者都臣服于我,再用你们的理论来侵蚀我,我会飘飘欲仙,自我膨胀,在潜移默化之下,变成一名修仙者,然后作为你们的利益代言人,去真人类帝国勾心斗角,争权夺利,乃至颠覆整个帝国,建立一套由你们设计的全新体制。

  “这样,表面看起来黑风舰队是失败了,甚至将领袖的位置都拱手相让,实际上,你们却成为了最终的受益者,而我则变成了另一种形式的傀儡。”

  狄飞文眨了眨眼:“或许吧,那么李会长究竟愿不愿意当此重任,成为新的‘黑风之王’呢?”

  李耀死死盯着他:“我真的非常好奇,你究竟哪来的自信,认为我一定会像提线木偶一样,乖乖被你摆布?即便我成为‘黑风之王’,也绝不会相信修仙者那套‘弱肉强食,胜者为王’的理论,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黑风舰队所有高层统统送到战俘营里去,用修真大道好好改造你要说‘洗脑’也无所谓;第二件事,就是废除黑风舰队内部的所有奴役和主仆关系,令所有平民统统恢复自由,我会让他们看到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和文明形态,会告诉他们什么是人类的尊严和骄傲,他们同样可以是捍卫文明的强大战士,而不仅仅是……一些‘燃料’!”

  “弱肉强食,胜者为王,这并不是什么‘理论’,而是颠扑不破的‘事实’。”

  狄飞文不慌不忙地说,“就拿眼下的局面来说,正因为星耀联邦比黑风舰队强大,胜利的才是你们,有资格耀武扬威,对失败者进行洗脑的也是你们。

  “联邦之所以胜利,和正义、仁慈、善良等一切因素统统无关,仅仅因为你们更加强大。

  “李会长这样的强者,有资格为所欲为,关于投降之后的命运,我们早就有了觉悟,尽管我本人并不赞同修真者的幼稚理论,但如果是您要求我们接受洗脑的话,那我们一定会认认真真,不遗余力地去清洗自己。”

  他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甚至主动跳进开水桶里的姿态,真是弄得李耀一点脾气都没有了,愣了半天,皱眉道:“既然你认为修真者的理论是错的,对于联邦的胜利又作何解释,难道不正是修真者的理论,才令联邦变得如此强大吗?”

  “理论无所谓对错,只有适合不适合的问题。”

  狄飞文满脸淡然地说,“修真大道比较适合星海边陲这种简单、稳定、没有太多变化和内忧外患的生存环境,所以暂时取得了成功;但星海中央的问题、变数和敌人都要多得多,那是一个容不得太多仁慈和宽厚的地方,很多时候,迫不得已,必须由一名铁血君主的独裁统治,才能快刀斩乱麻解决一切问题。

  “您不用一个劲儿向我们阐述修仙大道究竟有多么邪恶、丑陋和错误,关于这些,我们早就了然于胸,我是商人,并不怎么喜欢皇帝,但我们之所以选择帝制,坚持修仙大道,并不是因为皇帝和修仙大道有多么好,多么光辉正确,仅仅是因为别的选项更加糟糕罢了。

  “或许在您眼中,修真大道和修仙大道的碰撞,是正义和邪恶的较量,是拯救一万人和屠杀一万人的关系;但实际上,很可能是‘邪恶’和‘更加邪恶’的较量,是屠杀一万人和屠杀十万人的选择至于拯救一万人的选项,那是根本不存在的。

  “此刻的您当然不会相信,会觉得我是在危言耸听,但请您记住,昔日的星海共和国,就是修真者的国度,结果如何您也看到了,关于星海共和国后期的各种**、堕落和黑暗,萤火虫号上不知道储存了多少秘密卷宗,您大可以调取出来看看。

  “当然,经过千年发展和蜕变,现在的真人类帝国也在慢慢腐朽没落,重蹈昔日星海共和国的覆辙,或许是时候为它注入一股全新的力量,令古老的帝国重现生机了……”

  “呵呵,算了,没必要和您说这些废话,就让星海中央血淋淋的现实来教育您,让时间来做出最后的裁决吧,至少现在,您是当之无愧的强者,强大即是正义,您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理,我们就是您最卑微的爪牙和仆从,愿意付出全部生命,将您强大无匹的力量和意志,贯彻到整个宇宙!”

  面对狄飞文炽热的眼神,李耀忍不住冷冷打了个哆嗦。

  有一件事,比狄飞文的谎言和阴谋更加可怕。

  那就是,狄飞文既没有谎言,也没有阴谋,他所说的一切,包括此刻狂热的誓言,都是认真的。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