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874章 推心置腹

第1874章 推心置腹

  在庄严肃穆的低吼声中,狄飞文同样单膝跪地,将一方黑黢黢的金属托盘高高举过头顶,送到李耀面前,。??网?  

  托盘上摆放的便是他一个多月前呈送到李耀面前,来自五大修仙世界的至尊信物。

  此刻,这些信物全都血气缭绕,大放光华,一缕缕血色光焰升腾到半空中,吞吐不定,凝聚成了一道道的徽章和灵纹,杀气腾腾,熠熠生辉。

  这些信物统统经过五大修仙世界中,诸多强者的滴血祭炼,强者们用鲜血将自己独一无二的灵纹烙印到了信物之中,相当于签上了自己的大名,代表自己和所属势力的绝对臣服。

  除此之外,还有两样东西。

  先是一枚镌刻成黑色旋风模样的战徽,但又拥有诸多可活动构件,当李耀将战徽攥在掌心,输入一道灵能时,战徽就自动变形,变成了缠绕在他手腕上的一台随身晶脑。

  这便是黑风之王的“大印”,关于黑风等五大修仙世界,以及黑风舰队的诸多绝密信息,统统存储在里面,还可以配合使用者的神念,激荡出一道特殊的灵纹烙印,是黑风之王的身份象征和亲笔签名,至少在帝国境内,拥有畅通无阻的法律效果。

  其次,便是一根镌刻着真人类帝国三星闪电战徽,精致到极点的权杖——这是皇帝陛下赐予远征军总指挥官的统帅权杖。

  将权杖从中间旋开,里面蕴藏着一枚存储空间惊人的玉简,用来记载远征中所有的战功,等到“胜利”之后,将玉简送回帝都进行扫描和审查,便可据此得到皇帝陛下的封赏,并兑换不同好处。

  现在,这枚玉简里已经存储着黑风舰队在一百年远征中途径的所有星系和航道信息,是一副从帝国到联邦,或者说从联邦到帝国的“交通图”。

  “咔嚓咔嚓咔嚓!”

  代表“黑风之王”的随身晶脑,拥有自动调节和记忆功能,妥帖无比地包裹在李耀的左腕之上,就像是第二层皮肤般毫无半点滞碍。

  而那根统帅权杖更不知是用什么材料炼制,非金非玉,不轻不重,入手细腻而温暖,隐隐有让人舍不得放下的感觉。

  李耀微微一笑,略微把玩之后,却是满不在乎地统帅权杖重新放回金属托盘,大手一挥,和五件信物一起,统统纳入乾坤戒中。

  “差不多了吧?”

  李耀扭头看着狄飞文,“我没有像前几天说的那样,穿着汗背心,趿着人字拖,再把头染成五颜六色来接任,已经给足你面子,别再搞什么装神弄鬼的繁文缛节出来啊!”

  “没有了,没有了。”

  狄飞文深深低下头去,“不过,您不对大家说两句吗,我们毕竟是新降之军,对于未来,多少都有些忐忑和迷茫。”

  “嗯……”

  李耀想了想,朝众多神经和肌肉统统紧绷到极点,一半敬畏一半紧张的修仙者摆了摆手,“都坐吧,大家都坐下说话,什么,没安排座位么,那席地而坐也是一样,咱们坐下好好聊聊。”

  他说着,先一屁股坐到地上,双腿盘起,十指交叉,眨巴着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众多修仙者。

  修仙者们面面相觑,没想到新上任的黑风之王会是这么个做派,但是连这位“神魔屠戮者和星门毁灭者”都直接坐到地上,他们焉有不从之理。

  修仙者们在一阵凌乱和尴尬的咳嗽声中,一个个坐到了冰冷的甲板上,环视左右,怎么看都觉得这场面怪怪的,特别是那些金丹和元婴强者,看着自己和同伴的模样,越看越别扭。

  “大家刚才的誓言我都听到了,很好,很有气势,什么‘至高无上的主宰’之类,听得我心花怒放啊。”

  李耀看到众人统统学着他的样子盘膝而坐,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话锋一转道,“不过都是屁话,完全感受不到你们的诚意——想必昔日黑夜明当上‘黑风王’的时候,你们也这样过誓的吧,还要永远服从领袖,无论何时何地都愿意为了领袖去死的吧?现在黑夜明都化成了灰,连灰都找不着了,又不见你们一个个去上吊,或者过来找我报仇!

  “我说这句话,什么意思呢,并不是特地要羞辱大家,更不是要你们去抹脖子上吊或者到我这儿来送死,只是说,大家能不能先把修仙者那种高傲到九霄云外去的神气收一收,一天到晚站在‘进化之巅’上,不冷吗,不累吗?咱们今天就放下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真诚一点,坦率一点,推心置腹地聊一聊,行不行?

  “我很坦率地说,其实你们副总指挥狄飞文将军原本要我接任‘黑风之王’这个职务时,我是拒绝的,因为事情明摆着嘛,这就是一个火坑,坑底还插满了铁签子,你们又哪里是真心实意要推举一个仇人当领袖,只不过想把我填到坑里,踩着我的肩膀和脑袋,为自己谋取更大的利益,如此而已。

  “说难听点,当了‘黑风之王’,不但要帮你们去解决联邦方面的麻烦——这个倒是小事;关键是还很有可能要卷入你们和帝国的漩涡中,动用联邦的资源,帮你们去抵挡各路军阀的野心和皇帝陛下的怒火。

  “无论黑风界等五大修仙世界现在究竟落入了帝国还是圣盟的手里,要把他们抢回来,都无异于火中取栗、虎口拔牙,我为什么要吃饱了撑的,去做这么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原本我是断然回绝的,不过后来,你们狄将军了一百多个毒誓,说你们已经深刻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绝对会洗心革面,痛改前非;而你们黑风舰队又不是一支单纯的远征军,而是一支移民舰队,从五大修仙世界里逃出来的平民数量,比战士和修仙者多出好几倍。

  “就算你们再怎么罪孽深重,至少绝大部分平民都是无辜的,看在这些平民的面子上,我才会接下这个烫手山芋,这一点,你们千万要搞明白,记清楚。

  “不过,说一千道一万,无论之前我是多么心不甘情不愿,既然已经把这只烫手山芋捧到了掌心,那就没有三心二意,半途而废的道理!我会把‘黑风之王’这个职位,当成全新的修炼,一定竭尽所能,全力以赴!

  “众所周知,我们修真者是要解放三千世界,改造全宇宙的,倘若连你们这一支小小的黑风舰队都改造不了,连你们这些榆木脑袋都开不了花的话,还谈什么进军星海中央呢?

  “那什么,狄将军,给口水喝。”

  狄飞文听得有点儿晕晕乎乎,一时没反应过来。

  李耀皱眉:“水,不用泡茶,凉白开就行。”

  狄飞文:“哦?哦哦!”

  李耀“咕嘟咕嘟”一口气灌了大半瓶水下去,用袖子把嘴一抹,继续侃侃而谈道:“诸位现在的身份,相当尴尬而微妙,说你们是侵略者吧,但你们大多是褐矮星舰队的成员,一直都老老实实待在距离联邦几十光年之外的褐矮星背后,连联邦的门槛都没有摸到过;说你们是战俘吧,但狄将军又是成建制主动投降,按照联邦在‘劝降书’里给出的政策,算‘战场起义’亦无不可;最重要是,帝国本土仍旧对星海边陲垂涎三尺、虎视眈眈,很有可能会变成我们共同的敌人,那就还需要‘黑风舰队’这个招牌来虚与委蛇,肯定会保持你们一定的独立性。

  “所以,如何处理联邦和新生的黑风舰队之间的关系,我都头痛了好几天,只能说咱们先从‘求同存异’开始吧,无论合作、融合还是改造,先都要有一个立足点,也就是双方共同的价值观,联邦和黑风舰队之间,有没有共同的价值观呢,我觉得还是有的,那就是大家对‘人类文明’的无限忠诚和热爱。

  “无论修真者还是修仙者,不管在方式方法上有多大的分歧,至少都坚信人类文明的至高无上,决不允许任何异族骑在我们头上,愿意为了捍卫人类文明而抛头颅、洒热血,是吧?

  “黑风、荒狼、磐石、紫火和火蛛,五大修仙世界,处在帝国和圣盟交接的战区,所以诸位中有很多人早在一百多年前,都是为了捍卫人类的情感和自由,和圣盟那些傀儡进行坚决斗争的英雄人物,过去一个月,我也听说了很多人的英雄事迹,比方说有一位‘血魔枪’周泰隆将军……”

  盘膝而坐的修仙者当中,忽然窜起一条身高九尺,周身覆盖着大量金属和晶石构件,额头镶嵌着一圈狼牙,只剩一枚独眼的壮汉,憋得面红耳赤,吼叫道:“回禀统帅,末将周泰隆在此!”

  李耀揉了揉耳朵,上下打量了周泰隆一番,点头道:“周将军,你好啊,听说你在一百多年前的‘青龙星之役’中,为了保障‘荒狼界’大部队的撤退,率领一个晶铠战团,阻击了圣约同盟的三个晶铠战团外加一支低空轨道舰队整整七天七夜,最终完成狙击任务,杀出重围时,整个战团一千九百多人,只剩下了二十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