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885章 古圣界的变化

第1885章 古圣界的变化

  “那就最好了。”

  龙扬君道,“古圣界原本就处在矛盾激化、一触即发的关键期,一下子失去了十二名顶尖高手和强权人物,还不知道会发生何等惊天动地的变化,虽然我们十二个在离开之前都做了诸多布置,但正所谓‘夜长梦多’,离开太久的话,肯定会动荡不安,总有野心勃勃之辈会趁势崛起,还是尽快回去,将古圣界纳入联邦的体制为妙。”

  “这没错,现在的古圣界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不知有多少野心家在那里群魔乱舞,这些人固然成不了什么气候,却苦了那里的黎明百姓,所以我们一定要争分夺秒,早日抵达古圣界!”

  李耀很认同龙扬君的说法,想了想,又道,“对了,当我们真的抵达古圣界,将女娲战舰完完整整发掘出来之后,关于你的身份,总要公诸于众的吧?

  “联邦是个什么样的国家,你也看到了,至于我本人的人品,更是高尚到无以复加,断然不会出现将你切片研究之类的事情,你还有什么可顾虑呢?”

  龙扬君微微一笑,点头道:“好,这一路上你总算都信守承诺,从未将我的真实身份泄露出去,那我也可以向你保证,只要将女娲战舰完完整整发掘出来,并解决了盘古实验室的问题,我就将自己的身份和使命,原原本本告诉你,告诉整个世界。

  “至于现在——”

  她的眼眸深处透露出一丝迷茫,喃喃道,“我已经想起了很多很多事情,但那都是斑斑驳驳的碎片,还欠缺一些关键,才能拼凑起来,勾勒出自己真正的……使命。”

  看着她略显迷茫的表情,李耀心中一动,浮起十分古怪的感觉。

  虽然他和龙扬君的长相、来历、性别都截然不同,但他还是觉得自己和这个来自几十万年前的女娲文明精英战士很像。

  看着对方,他就像是在照一面镜子。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或许生命的意义就是找到并完成这个使命,龙扬君正在一步步朝她的使命接近,而自己的使命又是什么呢?

  地球,我的地球啊……

  李耀用力晃了晃脑袋,将那颗蔚蓝色的星球晃成了一片细碎的涟漪。

  他的征途才刚刚开始,现在不是考虑地球的时候,还是先想想黑暗星云深处的古圣界吧。

  和黑风舰队的星海会战,实在耗费了太长时间,即便运气再好,当他们回到古圣界时,距离出发至少都有一两年了。

  一两年间,群龙无首的古圣界,究竟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呢?

  ……

  古圣界,玄阳州,怒焰山。

  玄阳州位于大乾中部,乃是天下一百单八州郡的腹心所在,自古就有“百郡通衢”的称号,乃是水陆交通极为便利,富庶繁华的天下粮仓,更是兵家必争之地,无数王朝的龙脉气运,世世代代凝聚于此。

  不过,位于玄阳州西北边界的怒焰山一带,却和一江之隔的平原地区截然不同。

  怒焰山,高万丈,方圆数百里都是奇峰迭起,乱石插云的险恶山峦;山峦之间的谷底,更有一条条深不见底的裂缝,仿佛能一直通到九幽黄泉的深处。

  这些裂缝中,长年累月都喷涌出滚滚赤云,保持着如火如荼的高温,平原上的人们放眼望去,还以为整条山脉都在熊熊燃烧,怒焰山因而得名。

  如此恶劣的环境,再加上生长在深谷火云中各种穷凶极恶的火系凶兽,令这里成为古圣界赫赫有名的“十大凶域”之一,非但普通百姓轻易不敢涉足,连修为低微的低阶修真者来到这里,都要小心翼翼,打起十二万分精神,稍有不慎,就会被吸入火云之中,惨遭凶兽的吞噬,连骨灰都剩不下一星半点。

  不过,这都是好几年前的老皇历了。

  两年前,这号称古圣界十大凶域之一的怒焰山,竟然被人打破,大部分火焰凶兽死的死,逃的逃,剩下的则被人种下禁制,贴上符箓,变成了任由修真者驱使的灵兽。

  而在那一条条源源不断喷射着地底火焰灵能的裂缝之上,更搭建起无数座法阵,非但将此间的温度稍稍降低到常人可以勉强忍受的程度,而且这些法阵还可以吸收火焰灵能,或是凝结成千变万化,奥妙无穷的异火;或是变成攻城拔寨,无往不利的爆裂火丹;或是灌注到各式各样的温泉里去。

  长年累月以此温泉来打熬筋骨,淬炼体魄,即便手无缚鸡之力的百姓,亦可以调制成虎背熊腰,力大如牛的精壮武者。

  从那之后,怒焰山便一天天热闹起来。

  无数灵能飞舟从四面八方运来了亭台楼阁,还有十几座浮空山直接悬浮到了怒焰山的上空,俨然在山中搭建起了一座气势恢宏,规模庞大的立体城镇。

  城镇之外,更一口气竖起了百十座大军帐,每天都有天南海北、四面八方的精壮汉子赶来投军,牛腿粗细的火把每天都要烧掉上万根,将偌大的怒焰山照耀成一片不夜之城,刀剑交击和壮士的呼喊声彻夜不绝。

  住在平原上的人们,胆战心惊地望着这座血气飞扬,熊熊燃烧的大山,那张牙舞爪、蒸蒸日上的光焰,甚至让大乾朝廷和北方草原的辉煌都黯然失色。

  市井街巷里,各种传言纷纷不胫而走。

  很多人都煞有介事、绘声绘色地说,每到夜晚,他们就看到一条赤红色的巨龙从怒焰山深处腾空而起,盘旋在云霄,吞云吐雾,凝练气运。

  “这是真龙现世了!”

  引车卖浆者流和杀猪屠狗之辈,纷纷挤眉弄眼,意味深长地对彼此说着。

  甚至连没日没夜泡在赌坊里的无赖,这会儿都放下骰子和铜板,摩拳擦掌琢磨着要不要去投军,搏个封妻荫子的功劳。

  今天,天空中的异相更是证明了他们的判断。

  从五更天开始,天上连半丝光亮都没有的时候,就有一道道火光风驰电掣地撕裂夜空,朝怒焰山的方向扑去。

  最多时,整片天空密密麻麻布满了数百条火线,一声声炸雷也似的巨响层层叠叠,一浪高过一浪,简直要将底下百姓的耳朵统统炸龙。

  如此恐怖的景象,害得不少百姓犯了疯病,整天跪在街上朝天空叩拜不已,直到脑壳出血,口吐白沫,再也支撑不住,一头歪倒在路边为止。

  真人!那可是无数仙风道骨、呼风唤雨、高高在上的真人!

  百姓们从没见过这么多修真者聚集在一起,络绎不绝地朝怒焰山赶去,火线在天空中烧了一个上午都没烧断,怎能让他们不胆战心惊,顶礼膜拜,甚至癫狂错乱呢?

  “这么多真人,都是去拜见真龙的吧?

  “真龙现世,万众俯首,这是真的要改朝换代了啊!”

  非但平原之上,没什么见识的升斗小民都这么说,就连日夜兼程、不远万里赶到怒焰山深处的修真者们,也纷纷这么嘀咕。

  此刻的怒焰山深处,可是整个古圣界最热闹的所在。

  大大小小的山头,和漂浮在半空中的亭台楼阁和浮空山上,统统都是刀枪如林,剑戟成海,战旗招展。

  上万名铠甲鲜明的士兵如铜浇铁铸的雕像,七八丈的大旗擎在手里纹丝不动,唯有大旗上的怒焰战徽随风飘摇,恍若一簇簇火焰狂舞。

  无数张牙舞爪、面目狰狞的火焰灵兽,都被这样的场面深深震慑,趴在驭兽师的脚下动弹不得,只是瞪大了一双双赤红色的大眼睛,有些畏惧地盯着下方的人山人海。

  可以容纳数十万人的山谷被挤得满满当当,羽扇纶巾的修真者们也不免摩肩接踵,流露出一丝丝诚惶诚恐的神色。

  山谷外的迎客大锣已经敲了整整一天,这会儿依旧连珠炮般敲响,每一个宗派的掌门或者长老前来拜见,那大锣总要重重轰鸣,伴随着一声声炸雷般的嘶吼:

  “天狼山庄,赵云峰庄主到,送狼血千年参两株,并八宝如意一件!

  “锦云派,龙掌门、孙长老、钱长老并三十三真传弟子到,送全派上下心血祭炼九九八十一天锦云幡三十面!

  “狂沙堡上官堡主到,送‘混一天下巨鼎’一尊!烈阳老祖乃天下无敌的当世第一高手,麾下更有‘怒焰军’精兵百万,‘赤阳门’强者无数,一统天下,指日可待!此鼎正合宜镌刻烈阳老祖横扫八荒、一统宇内的赫赫战功,千秋万代,永世不朽!”

  此言一出,山谷内的气氛更是高涨到了无以复加,简直连石头都要烧融,连天都要烧透,无数身穿赤焰战甲的精壮汉子都扯足了嗓子吼叫起来:

  “烈阳老祖,天下无敌,横扫八荒,一统宇内,千秋万代,永世不朽!”

  开始只是这些“怒焰军”的士兵在喊,不一时,那些身穿赤红色法袍,周身火光四射,一看就强横无匹的“赤阳门”修真者亦面红耳赤、青筋毕露地吼叫起来。

  在他们目露凶光的逼视下,数万名别派修士也硬着头皮应和着,一时间方圆数百里内没有别的声音,只有这几句口号翻来覆去地回荡:

  “烈阳老祖,天下无敌!”

  “横扫八荒,一统宇内!”

  “千秋万代,永世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