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887章 老祖降临!

第1887章 老祖降临!

  “真龙降世,气运之主”这八个字砸得方承志头晕目眩,却又隐隐生出一丝倔强的怀疑,认为父亲是在危言耸听,哪有可能这么夸张?

  知子莫若父,方大掌门不用回头就知道儿子心里在想什么,冷笑道:“论天材地宝和奇功绝艺,烈阳老祖拥有几十名‘圣火王朝’老怪物留下来的神通,还有庞大的秘宝传承。天籁『小说WwW.』⒉

  “论法宝和兵器,他又有整整一座武库,外加无数洪荒古宝的碎片。

  “论高手,他自己就是天下一等一的绝世高手,即便昔日‘三圣四凶’,‘灵鹫上人’之流还在时,亦未必能和他抗衡,更何况这些昔日强者统统死走逃亡,唯有烈阳老祖一枝独秀!

  “他破关而出之后,接连挫败了好几名天下有数的强者,一时间名声大噪,天南海北无数散修前来投奔,短短数年间,这些散修被他以灵丹妙药淬炼,绝世神兵武装,修为亦是狂飙突进,一日千里!

  “今天的‘赤阳门’,非但元婴数量突破十指之数,而且这些以洪荒古宝碎片武装起来的元婴,战力更是高得出奇,一名赤阳修士,独斗别派三名同阶修士不在话下,便是昔日全盛时期的六大宗派,亦没有这般的威势和武功!

  “论军队,你一路走来时也亲眼看到了,烈阳老祖以地底的‘怒焰圣水’淬炼士卒,又命他们修炼来自‘圣火王朝’的上等搏杀之法,所有凡人士兵都修炼成了血气旺盛、战意坚决、力大无穷的虎狼之士,五名士兵里面,就有一个能达到‘先天武者’境界,放在别处军队里能当百夫长的强者,在这里只能当个小小的‘伍长、什长’,如此恐怖的大军,数量竟不下百万!

  “无论是最精锐的大乾禁军,还是幽云草原上的鬼秦狼骑,皆无力和这‘怒焰军’分庭抗礼,现在烈阳老祖已经雄霸中原腹心,自此地向西向南,早已不知有朝廷和幽云,只知烈阳老祖的怒焰战旗了!

  “你说说,这不是真龙,不是王气,不是天命,又是什么?

  “唉,眼看今日‘升阳大会’之后,怒焰军和赤阳门就要誓师出征,横扫天下,六大宗派、大乾朝廷和幽云草原,统统都是他们征伐的对象,偏偏六大宗派又是顽固不化,非要和烈阳老祖血战到底。

  “咱们青云剑派乃是紫极剑宗的支脉,有这一层要命的关系在,倘若还不赶紧来俯称臣的话,那就是给紫极剑宗陪葬,百年基业都一朝断送,你我二人并族中大小,统统都要化作齑粉,死无葬身之地了!

  “为父日夜不眠,殚精竭虑,诚惶诚恐,就是想着如何在烈焰老祖的滔天威势之下保住小小的青云剑派,你这小畜生一无所知,倒是好大口气!”

  方承志被父亲骂得狗血淋头,反而将“绿柳公子”的臭脾气给逼上来了,同样用传音入密的神通,不服气地说:“烈阳老祖虽然厉害,六大派、大乾朝廷和幽云草原,却也不是易与之辈的,正所谓‘烂船还有三分钉’,即便群龙无,难道这些根深蒂固的势力就会坐以待毙么?”

  “眼下他们不是坐以待毙,又是什么?”

  方大掌门嗤之以鼻道,“自从三年前‘古圣十大高手’一起神秘失踪以来,无论六大宗派、大乾朝廷、幽云草原还是白莲教、混天军之类的势力,统统偃旗息鼓,坚守门户,龟缩不出,三年间,从未向外界伸出过一根爪子。

  “即便烈阳老祖异军突起,大肆扩张,甚至骑到他们头上无法无天,他们都熟视无睹,百般忍让,甚至到了唾面自干的地步,哪还有半点昔日的威风?

  “若非真的实力不济,又岂会放任烈焰老祖如此飞扬跋扈呢?

  “我们青云剑派和紫极剑宗的关系非比寻常,为父也多方打探到一些确凿无疑的消息——三年前在永夜冰原深处,真的爆过一场惊天动地的血战,非但三圣四凶、一僧一帝外加灵鹫上人,这‘古圣十大高手’统统卷入其中,连他们麾下最精锐的数千高阶修士也一并参与,据说是杀得人头滚滚,血流成河,死伤惨重!

  “此战过后,诸多势力元气大伤,再加上领蹊跷失踪,统统一蹶不振。

  “还没等他们徐徐恢复,又遇上烈阳老祖应运而生,将他们的气运统统吞噬殆尽,大量资源、地盘、百姓、高手和附庸宗派纷纷倒向了烈阳老祖这边,你说,这些势力还要怎么东山再起?

  “总之,一个是蒸蒸日上,一个是日薄西山,烈阳老祖恰似这天空中的烈日般光耀万丈,而大乾、幽云、六大派、白莲教、混天军之流,不过是土鸡瓦狗、冢中枯骨、坐以待毙而已!

  “即便咱们不巴望当什么‘从龙之臣’,至少也没理由和这些冢中枯骨绑在一起去死啊!”

  方承志有些被父亲说服,结结巴巴道:“可是,孩儿听说那十大高手并非离奇失踪,更没有同归于尽,而是联袂出海,寻访仙界去了啊!

  “他们在离开之前,不是还留下一道‘诛仙令’,号称他们一年半载之内就会带着仙界的奇珍异宝甚至仙兵仙将回归古圣,要古圣界所有修士都安分守己,坚守门户,不能妄动刀兵么?

  “谁要是不服从‘诛仙令’,在他们离开时大动干戈,胡作非为,令天下刀兵四起的话,待他们回归之日,一定会动雷霆震怒,降下无边业火,狠狠镇压,万雷诛灭的!”

  “什么‘诛仙令’,装神弄鬼而已。”

  方大掌门冷笑道,“咱们古圣界上下十万年,不知多少绝世强者出去寻访仙界,又有哪一个能回来的?就连昔日无数凌驾于化神以上的强者都在无边无涯的黑暗中命丧黄泉,三圣四凶之流,不过是元婴巅峰而已,连化神境界都没摸着门槛,就出去寻访仙界?简直是笑话!

  “你也说了,他们在‘诛仙令’里说一年半载就能回来,这都整整三年了,仙界的奇珍异宝在哪里,仙兵仙将又在哪里?

  “我看啊,整件事再简单不过——十大高手在永夜冰原深处现了什么秘宝是真的,他们为了秘宝互相争斗,自相残杀也是真的,不过杀来杀去,却是统统陷入其中,或许遇到了洪荒时代的防御大阵,十大高手一起呜呼哀哉,灰飞烟灭了。

  “他们的弟子和门人知道,消息一旦传出,肯定天下大乱,群雄并起,这些烜赫一时的势力都会沦为砧板上的鱼肉!所以,这些原本互相敌视的势力,竟然暗中达成了协议,编造了‘寻访仙界’这样一个荒诞不经的谎言,却是缓兵之计,最好能拖延几年,让他们慢慢恢复元气。

  “嘿嘿,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没想到烈阳老祖这样的真龙霸主会应运而生,他们的谎言自然维持不下去,不攻自破了!”

  父亲的分析入情入理,无懈可击,连一向骄傲的方承志也只能心悦诚服:“父亲大人言之有理,似乎……真是这么回事!”

  “为父闯荡修真界近百年,什么奇闻异事没有遇到过,这样叫人笑掉大牙的雕虫小技,怎能瞒得过为父的法眼?”

  方大掌门冷笑两声,脸色忽然一变,一掸袍袖道,“收声,老祖来了!”

  四面八方的山呼万岁声不知何时低微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越来越躁动的吟唱,那不像是从人的喉咙里出来的声音,倒像是无尽地火中蕴藏的狂暴灵能,烧灼着方圆千里的空气!

  “怒焰军百万将士、赤阳门三万门人,并天下三千宗派十万修士,恭迎老祖法驾……”

  伴随着一道道仿佛从牛角里吹出来的声音,“绿柳公子”方承志只看到从山谷深处,忽忽悠悠、飘飘摇摇,成百上千、成千上万团姹紫嫣红的火球飞了起来!

  火球飞上半空,就像是一支法度森严、整齐划一的大军,密密麻麻地铺满了整片天穹。

  每一团火球之间,前后左右的距离分毫不差,倒是将天空化作了一张落满棋子的大棋盘。

  “啪!”

  所有火球同时爆开,纷纷化作面目狰狞、栩栩如生的凶兽。

  上万团火球,上万头凶兽,豺狼虎豹,应有尽有,在山谷上空张牙舞爪,耀武扬威,绽放着惊人的灵焰,却没有哪两头火焰凶兽是一模一样的,每一头凶兽都拥有独特的姿态和动作,就像是拥有自己的生命。

  火焰凶兽咆哮一阵,竟然又化作了上万尊神魔,居高临下,凝视众人,同样是三头六臂、青面獠牙、人蛇身,各种稀奇古怪的形象都有,而他们绽放出来的威能和压迫力,却比刚才的火焰凶兽,又要提升好几个级数。

  山谷中不少实力低微的修真者,统统被压得喘不过气,又被烤得汗流浃背,狼狈到了极点!

  万千神魔,大放光华,逐渐向天穹最高处的云层涌去,而层层叠叠的密云也像是听从烈阳老祖的号令,竟然在一阵波澜壮阔的变化之后,凝聚成了一尊遮天蔽日的天地法相,一个盘坐在天地之间,宝相庄严,不怒自威,熊熊燃烧的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