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889章 我就静静看你……

第1889章 我就静静看你……

  “大喜之日?哈哈哈哈哈哈哈!”

  “横天王”赵长烈大笑,“你们这帮贪婪如狗,蠢笨如猪的家伙,真是死到临头,尤不自知!别看你们今天在这里群魔乱舞,耀武扬威,烜赫一时,等我家兄长戚长胜和九大高手自仙界归来时,将你们刀刀斩尽,个个杀绝,一个一个统统化为脓血,碾成齑粉,谁都逃不了!”

  对他的“冥顽不灵”,烈阳老祖早有预料,并不恼怒,反而微微一笑,淡淡道:“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直到此刻还在白日做梦,以为真有‘仙界归来’这回事么?

  “实话告诉你,也叫诸位道友都听得清清楚楚——烈阳却不是那些可以随意糊弄的无知之徒,我也是在上古遗迹中修炼过百十来年,知道一些远古秘辛的。

  “仙界?哪有什么仙界!包围我们古圣界的,乃是一片无边无垠的黑色大海,无论上下左右,东西南北,都何止十万八千里的十万八千倍!饶是以元婴、化神乃至更高境界的绝世强者,全力以赴,风驰电掣,飞上一万年都不要想飞到外面去!

  “古往今来,所有飞出古圣界去寻访仙界的强者,无不是惨死在外面的黑色大海中,侥幸能逃回来的,也是历经千辛万苦,修为跌落谷底,十条命去了九条!

  “哼哼哼哼,照我的推算,所谓‘寻访仙界’和‘诛仙令’,根本是你们这些人搞出来的阴谋诡计,昔日的十大高手早已在永夜冰原深处同归于尽,连带着他们的势力统统元气大伤,不足以抵御天下群雄的挑战,你们才想出了这样的缓兵之计。

  “即便他们没死,真的弄到了一艘奇大无比的灵能飞舟,出去‘寻访仙界’,要么是惨死在半路上,要么是在饱受折磨之后,灰溜溜地铩羽而归。

  “现在,本老祖坐拥上古遗迹之利,掌控‘圣火王朝’的传承,麾下强者如云,雄兵百万,又有天下三千宗派无数道友的支持,即便他们真的回来,又凭什么和我抗衡,还不是要乖乖跪在我的面前,向我俯首称臣!

  “赵长烈,识时务者为俊杰,还是不要白日做梦,乖乖臣服于本老祖,将混天军这么多年来搜刮的财富和武库,统统都交出来吧!”

  “呸!”

  赵长烈破口大骂,“烈阳老魔,你尽管在这儿上蹿下跳,耀武扬威吧,你蹦跶不了几天了,我家兄长和九大高手随时都会从仙界归来,到时候,我今天怎么死法,你便要死得再凄惨十倍,百倍啊!”

  “好,好,好!”

  赤焰魔神眯起眼睛,三张大脸上满是肃杀之色,咬牙切齿道,“升阳大阵刚刚炼成,的确缺少一名元婴来血祭此阵,既然你一路顽抗到底,老祖便成全你又有何妨!我倒要看看,将你五马分尸,挫骨扬灰,又把你的神魂封入地火之中,永生永世承受地火烧灼、岩浆煎熬之苦,那三圣四凶、灵鹫上人之辈,还能如何让我死得比你更惨十倍,百倍!”

  “哗啦!”

  五艘灵能飞舟分别朝着不同方向飞去,五根铁链一下子被绷得笔直,赵长烈的血肉骨骼中,顿时传来阵阵“咔嚓咔嚓”之声,疼得他痛不欲生,狂吼不绝。

  烈阳老祖有心以赵长烈来立威,并不急于杀死此人,命令灵能飞舟的速度越慢越好,多炮制这个冥顽不灵之徒一些时间。

  就在这时——

  山谷中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却不约而同爆发出了几十声春雷般的炸响。

  “老贼受死!”

  “天诛老贼!”

  “烈阳老贼,你的死期到了!”

  “太玄道、紫极剑宗、风雷谷……六大宗派誓杀老贼!”

  “唰唰唰唰!”

  数百道剑芒流光同时暴起,朝山谷尽头的赤阳门法坛攻去。

  “有刺客!”

  “六大派高手竟然敢刺杀烈阳老祖!”

  整条山谷一时间哄堂大乱,无数修真者纷纷掣出兵刃,祭起法宝,激荡灵能护盾,但周围早已挤了个水泄不通,大家的兵刃和法宝不免“叮叮当当”撞在一起,灵能护盾更是互相干扰,放出大片光华和波纹,乱成一锅一塌糊涂的热粥。

  天空中的赤焰魔神,不过是烈阳老祖以“升阳大阵”激荡出来的法相,并不是他的真身。

  来自六大宗派的刺客,自然不会去攻击这尊法相,却是早就看准了正在法坛上全力施为的烈阳老祖本尊。

  “绿柳公子”方承志正沉浸在烈阳老祖的无上威能中如痴如醉,刚想欣赏传说中的强人“横天王”赵长烈被五马分尸的精彩场面,没想到却遇上了更加精彩的当众刺杀。

  他顿时滚出一身热汗,踮起脚尖,伸长脖子,拼了命朝人群前面望去。

  只可惜他们青云剑派的位置实在太过靠后,放眼望去都是密密麻麻的人头,还有大片灵能护盾激荡而起的光晕和灵焰,却是在人头之上泛起层层叠叠的七彩迷雾,根本看不真切最前方发生的事情。

  有心想要飞到半空中去看,还没跳起来,就被父亲一把拽住,死死按在地上。

  还不等方大公子反应过来,四周就飞起数百道火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那些刚刚升起,想要飞到半空中的修士一一轰落,重重砸在人群中,摔了个七晕八素,龇牙咧嘴,狼狈至极。

  冲天火光之中,脚踏红云,手持烈焰战刀,身穿赤色战甲,威风凛凛,不可一世的赤阳门修士出现,那森冷的目光和漠然的表情,加上刚才无比狠辣的手段,令所有人都不敢轻举妄动。

  方大公子连呼万幸。

  受点小伤倒是不怕,但要是像这几个倒霉蛋一样被当众打下来,他“浮流州四大公子之首”的脸面,还要往哪儿搁?

  他在心中啧啧称奇,一方面慑于赤阳门的强大,连这些普通门人都拥有如此强横的力量;另一方面却是心痒难耐,不知道刺客是否和烈阳老祖杀得难舍难分。

  将脚尖踮了又踮,脖子伸了又伸,还是什么都看不到,只能感受到一波波火焰巨浪从头顶掠过,令他们统统变成了生活在火海下面的小鱼。

  幸好,刺客带来的骚乱来得快去得也快,方大公子的脖子还没伸累,混乱的场面就逐渐平息下来,十万修士最前方的法坛上空,渐渐升起了上百个晶莹剔透的大火球,每一个火球中,竟然都囚禁着一名刺客。

  所有刺客都被烈焰烧灼,电弧贯穿,承受着生不如死的折磨。

  方大公子目瞪口呆,半天说不出话来,没想到烈阳老祖的修为竟然高到如斯境界,不动声色之间,就将数百名刺客统统生擒活捉,还给囚禁到了这古怪的禁制当中,令他们当众出丑。

  这比直接击杀数百刺客,又要难上几十倍了。

  四周群雄亦是一片哗然,很快有人辨认出了刺客的身份。

  “太玄道、紫极剑宗、风雷谷、金甲宗、驭兽斋、飞灵岛……果然都是六大宗派的门人!”

  “而且都是年轻一辈中出类拔萃的高手,看来这几年在‘诛仙令’的约束之下,他们一直都龟缩不出,实在也憋坏了!”

  “只可惜,这次他们遇到的是烈阳老祖,真是‘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

  “有没有哪位道友看清楚烈阳老祖究竟是如何出手,刚才实在太快,我,我竟然什么都没有瞧见,这些小辈就统统被生擒活捉了!”

  “虽说都是小辈,却也有不少金丹级数的高手,在老祖手下连三个回合都走不过,老祖的修为,真是深不可测,深不可测!”

  方大公子暗暗感叹,这会儿他总算瞧清楚了刺客的模样,不少六大宗派的年轻高手他都见过,还是他们这些旁系支脉子弟仰望的对象,没想到今天却威风扫地,狼狈如斯。

  他暗暗为父亲的英明果断而高兴起来。

  没错,烈阳老祖神通盖世,紫极剑宗又算得了什么,便是那“剑痴”燕离人亲至,恐怕也是被老祖锁在火焰禁制里,求生不得、求死不得的下场吧?

  就在这时,方大公子忽然听到自己头顶不远处,传来一声细若蚊呐的“滴滴”声。

  这声音十分古怪,方大公子此前从未听过有任何兵刃或者法宝,能发出类似的响动。

  紧接着,空气中荡漾出阵阵涟漪,有一枚珍珠大小的东西,竟从虚空中浮现出来。

  不知是受到刚才火焰灵能肆虐的干扰,不得不现身;亦或者时候到了,无需再隐匿在空气里。

  方大公子大感好奇,左右一看,无论父亲、别派修士还是诸多赤阳门人,统统都将注意力集中在前面的几百名刺客身上,竟没人注意到这枚微不足道的小珠子。

  他心中一动,犹豫片刻,终于禁不住好奇,悄悄释放出一道灵能,真的将那小珠子吸了过来。

  这是一枚大眼珠子般的法宝。

  却有着方大公子从未见过的精致。

  层层叠叠如水晶瞳孔般的结构,还有缠绕周围,比头发丝还细几十倍的线条,都带给他一种和古圣界法宝截然不同的优美、精细和冰冷之感。

  方大公子自然绝不会知道,这便是手工作坊和大工业流水线的区别。

  “滴滴,滴滴滴滴!”

  金属眼珠深处传来轻轻的调节声,几十圈“瞳孔”纷纷放大缩小,不断调节,仿佛从很远处将“目光”抽回来,落到他的脸上。

  方大公子心里打了个哆嗦,没来由觉得这枚法宝很邪门。

  不过,这里是烈阳老祖的地盘,有这么大一尊赤焰魔神罩在天上,似乎并没什么可怕。

  方大公子吞了口唾沫,将这古怪法宝翻来覆去研究了半天,发现在“瞳孔”的背面镌刻着两行极小极小的字。

  这两行字非但比米粒还小百倍,而且残缺了不少笔画,行文又极其古怪,方大公子连蒙带猜了半天,才勉强读出他们的意思:

  “凤凰-19型超远距离多功能隐形晶眼。”

  “耀世集团出品,星耀联邦古圣特别行政区驻军专用。”

  “滴滴,滴滴!”

  就在方大公子和晶眼“大眼瞪小眼”的时候,更多一模一样的晶眼,纷纷脱离了隐形状态,大咧咧悬浮在众人头顶。

  就好像,他们从很久之前就悬浮在那里,静静地看着最前方法坛之上,耀武扬威、不可一世的烈阳老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