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892章 哦,我来了

第1892章 哦,我来了

  “嘶——”

  此言一出,山谷中所有古圣修士统统倒吸一口冷气,没人想到这听起来既委屈又无奈,甚至还带着点随便的声音,在连番示弱之后,竟然会说出如此强横霸道的话。

  九天十地,亿万神魔,统统跪在我的脚下磕头求情,都——救不了你!

  这声音,仿佛一重高过一重的巨浪,在山谷中不住回荡,荡得所有古圣修士都脸色煞白,神魂摇曳,五脏六腑几乎要涌出喉咙口。

  他们震惊,烈阳老祖却是暴怒,狂怒,怒到要把天捅个窟窿!

  “啊!啊!啊!真真气煞我也!”

  烈阳老祖脚下的法坛轰然碎裂,以法坛为中心,大地出现了几十道纵横交错的蛛网裂缝,不断向外延伸。

  裂缝中喷涌出一道道岩浆般的红光,将他的身形烘托地更加狰狞恐怖,亦逼得所有古圣修士都不可直视。

  烈阳老祖大手一挥:“布阵!”

  “唰唰唰唰!”

  悬浮在万千古圣修士之上的数百名赤阳门人陡然加速,脚下红云几乎都膨胀了三四倍大小,令他们统统都被火云缭绕,化作一个个三四米高的巨人。

  这些巨人风驰电掣,在半空中拖曳出了一道道赤红色的尾焰,又像是一座座巨大符阵的笔画,所有尾焰交错在一起,就勾勒成数百道遮天蔽日的符文!

  这些来自圣火王朝和更久远洪荒战场的上古符文,布满了整片天空,却似唤醒了天地之间尘封已久的神秘力量,在整座怒焰山外面形成一道晶莹剔透的灵能护盾,将怒焰军、赤阳门、烈阳老祖和十万古圣修士统统笼罩在里面。

  这不单单是一座防御性的大阵,不少上古符文光华闪动,隐隐凝结着一道道狂暴的攻击力,如一触即发的蛟龙猛虎,随时都能飞出伤人。

  “哈哈,哈哈哈哈,这便是‘升阳大阵’的第一重变化,‘烈焰化血炫阳阵’!”

  烈阳老祖须发皆赤,瞪圆了眼珠怪叫道,“什么‘禁飞区’,还不允许本老祖在自家山头上御剑飞行?真是癞蛤蟆打哈欠,口气大得没边了!来来来,老祖的大阵已成,你有千般法术,万种神通,尽管出招吧!”

  随着怪叫,天空中的赤焰魔神亦是张牙舞爪,六枚堪比太阳的光球激荡出了万千电弧,化作六柄不同的兵刃,既有开山裂石的巨斧,亦有贯穿天空的长枪,更有追星赶月的飞剑,缭绕于六条蛟龙般的手臂之上,声势骇人到了无以复加!

  “嚯!”

  山谷中古圣修士们的心情,就像是荡秋千一样,刚刚被天空中的怪声吸引过去,又被烈阳老祖惊人的气势拽了回来。

  饶是那怪声再怎么胡吹大气,但是在这“烈焰化血炫阳阵”和赤焰魔神法相的无上威能震慑之下,他们还是坚定不移地站在烈阳老祖这边。

  慢说天空中胡言乱语的疯子,根本不可能是真的灵鹫上人,即便真是灵鹫上人又如何?能摆出如此雄壮的大阵吗?能激荡出如此威武的法相吗?

  哼哼,恐怕连烈阳老祖的一根小指头,就要比灵鹫上人的腰还粗了!

  “升阳大阵,变化无穷,仅仅第一重变化就有这般威能,真真是天下第一大阵!”

  “大阵威能无穷,却又怎么比得上烈阳老祖的赤焰魔神法相更加势不可挡,空前绝后?”

  “老祖神通盖世,什么魑魅魍魉,只要敢现身,管叫他瞬息间化为脓血、尘土、齑粉!”

  “杀鸡焉用宰牛刀,既然是魑魅魍魉,跳梁小丑而已,又何须老祖亲自动手,还玷污了老祖尊贵的法相,来来来,管你什么灵鹫上人还是鸟毛上人,想要在怒焰山上撒野,先过我‘血光教’公孙浩这一关!”

  “公孙道友且住,我‘幻海盟’上下仰慕烈阳老祖的威名久矣,早就决定要解散‘幻海盟’,所有人都拜入老祖的‘赤阳门’下,为老祖鞍前马后,做牛做马,粉身碎骨,誓死效忠啊!没想到今天竟然有如此丧心病狂的东西,在这里玷污老祖的名号,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幻海盟’上下真真是连心肝都要气炸,就让我先来领教领教,这什么‘星耀联邦’的厉害吧!”

  “不不不,我来,我来!”

  “来啊,归元宗夏侯霸在此,誓死捍卫烈阳老祖的无敌威名,还什么‘禁飞区’?夏侯霸就飞上来了,你能奈我何?”

  反正有“烈焰化血炫阳大阵”在头上顶着,又有这么大一尊赤焰魔神法相罩着,这时候冲出去拍马屁,表忠心,真是再安全都没有。

  当下就有不少想在烈阳老祖面前露脸的古圣修士飞上天空,祭起各自法宝,绽放出五色光华,御风而行,耀武扬威。

  虽然不及赤阳门人的整齐划一,威风凛凛,倒也别有一番热闹喧嚣的风味,特别是一个个声嘶力竭,表情坚毅,别提多么大义凛然,誓死不屈了。

  烈阳老祖见这些人如此知趣,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并不阻止,而是任由他们在那儿上下翻飞,大拍马屁,肉麻至极。

  “绿柳公子”方承志心痒难忍,他们“青云剑宗”的御剑飞行之术是有名的,他的“柳叶剑法”更蕴含一道特殊的身法,御剑而行时能像随风飘舞的柳叶般潇洒飘逸,煞是好看。

  他也颇有显露一番的意思,倒不是为了拍烈阳老祖的马屁,只是难得天下群雄都济济一堂,这时候若能在天空中大放异彩,在御剑飞行之道上,将诸多成名已久的前辈统统比下去,那他“绿柳公子”的名号,岂不是能从浮流州,扩散到整个天下去了?

  只是,他的脚尖刚刚发力,就感到大腿根儿被人狠狠掐了一把,用力之大,真是将他的眼泪都激了出来,甚至忍不住叫了一声。

  幸好周围所有人都沉浸在狂热的气氛中,天空中又是各种电闪雷鸣,热浪滚滚,灵焰狂飙的声音,并没人听到他的惨叫,也没人注意他的狼狈。

  方大公子很委屈地朝父亲望去。

  青云剑宗的方世遗掌门,脸色前所未有地凝重,竟然连传音入密都忘记了,直接压低声音对儿子道:“别乱动,再看看,要不然老子一掌打死你!”

  方大公子脖子一缩,正在咂舌之际,无尽天穹的深处,又传来了声音。

  真奇怪,这声音一直都轻轻的,淡淡的,温温的,但无论烈阳老祖如何咆哮,“升阳大阵”发出多少震耳欲聋的爆响,都无法干扰这声音的一丝一毫。

  “烈阳道友,咱们说实在的,你这尊看似硕大无朋,三头六臂的神魔法相,不过是比海市蜃楼再高明一点点的声光电效果,是通过光线在空气和云雾中的折射散射和衍射,营造出来的幻象而已,也就糊弄一下不明真相的各位道友,其实屁大的威力都没有,而且很容易就干扰掉的。

  “我倒是有心想在你神魔法相的三个脑门上各画一只小乌龟,不过考虑到很多新闻媒体在这里直播,所有视频都有可能成为历史影像资料,不好这么胡闹罢了。”

  云层中的声音好像还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继续道,“还有,你这个什么‘烈焰化血炫阳阵’,听名字很威风,但也就是一座七拼八凑起来的超大型灵能护盾而已,倘若它全力运转时,自然威力很强了,不过呢,无论你还是‘圣火王朝’,对洪荒遗迹都没有半点儿认识,还处在‘猴子玩手枪’的程度,根本发挥不出这座大阵百分之一的威力。

  “就连这区区百分之一的威力,你们都煞费苦心,浪费在无用的声光电效果上了,有时候我真搞不懂,你们又不是十七八岁的热血少年,这么注重狂霸拽酷炫的效果干吗?

  “算了,现在说这些都晚了,我们的舰队已经就位,各种轰击炮、晶磁炮、玄光炮和灵能飞弹也统统锁定了‘禁飞区’上空的一切飞行物体,最后给你们三秒钟时间,立刻退出禁飞区,否则后果很严重。

  “还有,我们的法宝和你们不同,威力真是大到你们难以想象,所以地面上的诸位道友也请将灵能护盾释放到极限,有什么防御性的法宝也赶快祭出来顶在头上,包括那些祖传了千八百年,只能使用一次的保命法宝,别犹豫了,就是现在,统统拿出来把自己罩住吧。

  “至于‘怒焰军’和‘赤阳门’的诸位,现在放下武器,跪在地上,双手高高举过头顶,我们将尽量保全你们的性命,倘若一定要跟随烈阳老祖,负隅顽抗到底的话,那就对不起——”

  “废话少说,畜生,来啊!”

  烈阳老祖眼眶炸裂,七窍生烟,打断了天空中的声音。

  “烈阳老祖,天下无敌,横扫八荒,一统宇内,千秋万代,永世不朽!”

  怒焰军和赤阳门人齐声高叫。

  “誓死效忠烈阳老祖,管你什么鸟毛上人还是星耀联邦,想动怒焰山,先冲我们来吧!”

  数百名别派修士满脸正气,大义凛然,怒斥天穹之上的外星侵略者。

  “来啊!来啊!来啊!”

  整条山谷,十万修士,统统摇旗呐喊,哈哈大笑。

  云层中沉默片刻,随后传来一道淡淡的声音。

  李耀:“哦,那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