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898章 千中取一

第1898章 千中取一

  “嘶——”

  方大公子只觉一阵刺骨凉风从心头而起,瞬息间流转周身,令他忍不住狠狠打了个哆嗦。

  论凶恶,放眼整个古圣界,再没有比执掌百万鬼秦铁骑,曾经践踏中原,进逼神都的幽云霸主韩拔陵更凶恶的了。

  论阴狠,又有谁能胜得过昔日将皇帝都玩弄于鼓掌之中,诛杀大臣如宰鸡屠狗,组建“鬼画符”掀起整个修真界腥风血雨的王喜公公呢?

  可是,凶如韩拔陵,狠如王喜公公,都要唤这“秃鹫李耀”一声“李老魔”,此老魔的狠辣狰狞,究竟恐怖到何等地步啊!

  方大公子不禁又回想起前些日子偶然见到那穿着红色短褂的“李老魔”,又是惊骇,又是狐疑道,“孩儿曾远远瞥见这‘秃鹫李耀’一眼,似乎平平无奇,并无半点绝世凶魔的风采啊!”

  “所谓‘魔头’,都是阴晴不定,喜怒无常,叫人捉摸不透的,难道还将‘魔头’二字刻在额头上么?”

  方世遗冷哼一声道,“为父有幸,也曾见过‘秃鹫李耀’几面,的确看不出此人有何非同小可之处,但你千万别忘了烈阳老祖是怎么死的!”

  方大公子瞳孔一缩,眼眸深处仿佛又凝结出了那尊凶焰滔天,镇压十万豪强的黑色云秦金人,只觉满腔委屈、愤懑和勇气,统统化作冷汗从三万六千个毛孔中流走,张了三次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最后哀叹一声,无奈道:“可是,辛辛苦苦积累上百年的家业,就真的这么拱手让人了么,咱们一无所有了啊!哼,什么‘满怀和平和友善的诚意’,什么‘共建美好的明天’,统统都是放屁,所谓星耀联邦,亦不过是一帮虚伪的强盗罢了,他们的做法,和烈阳老祖又有什么区别,在孩儿眼中,甚至更加不堪呢!”

  “这你又错了,谁说为父把偌大家业都拱手让人了,谁说我们一无所有了呢?”

  方世遗哈哈大笑道,“你不是都听说了么,为父被联邦政府当成了什么‘典型’,所谓‘典型’者,便是要让万千后来者效仿的,这是‘千金市骨’的道理,又如何会让咱们家吃亏呢?

  “告诉你吧,傻小子,为父的确将青云剑派的田产、矿脉、灵兽园统统变卖给了联邦政府,但既然是‘变卖’,便是公平交易,并非没有回报的,所回报者,就是‘古圣航运集团’的股份了。”

  方大公子又吃了一惊。

  他在牢房里晕晕乎乎地待了一个多月,担惊受怕,日夜煎熬,精神早已疲劳到了极限,刚刚见到父亲时,只觉得天旋地转,有满肚皮苦水要倒,竟然没来得及细细打量父亲此刻的模样。

  这会儿他才听出父亲说话中略带三分喜气和野心勃勃的味道,更是满面红光,踌躇满志的模样,哪里像是被强取豪夺了家产,落到一无所有的下场,倒像是平步青云,要一飞冲天了!

  再看父亲的穿着打扮,方大公子更加诧异。

  父亲身上,倒是依旧穿着那件深蓝色的修身法袍,三柄长剑齐齐背负在身后,和一个月前并无什么不同。

  但法袍胸口“青云”二字之上,却端端正正佩戴着一枚古怪的徽章,便是那天吞噬了烈阳老祖的赤焰魔神法相,铺满整片天穹的巨龙和九星龙珠了。

  方大公子现在知道,这是星耀联邦的“九星升龙战徽”,象征着这个“仙国”的莫大光荣和无上权威,至少在这兵荒马乱的时局之下,并非人人都有资格佩戴。

  特别是这种金色五角星底纹的九星升龙战徽,他以往只在一些星耀联邦的大官胸口见到过。

  不过,最叫他惊讶的还不是这个,而是父亲左臂之上套着一个红箍儿,上面端端正正印着三个黄色的大字,和他曾经在“晶眼”上看到的一样,都缺少了一些笔画,又彰显出一股钢筋铁骨的寒意,赫然是:“管委会!”

  方大公子并不知道这“管委会”是个什么衙门,不过看父亲志得意满的样子,便知道一定差不了。

  原来如此,是砸下了全部身家,捐了个新朝廷的官做,这要是油水丰厚的实缺,倒也不错。

  方大公子本来就不傻,此刻脑中万千念头再次飞旋起来,瞬间搞懂了父亲的思路。

  “股份”二字,他倒不陌生,青云剑宗要养活那么多高高在上、不事生产的剑修,旗下自然有诸多产业,不少产业都要和旁人合股的。

  只是,“合股经营”之道,其中又有诸多门道,甚至是敲骨吸髓的勒索之法,真能弄到家破人亡的程度。

  比方某个宗派看上了一家富户的产业,便开办一个空头商号,号称要去开发某处遍布豺狼虎豹、妖魔鬼怪的山头,威逼利诱富户入股。

  入股之后,轻则竹篮打水一场空,开发山头的事情不了了之;重则号称门下弟子进山斩妖除魔时身受重伤,非要“东家”再拿多少多少钱出来,最后将富户活活榨干为止。

  不过,父亲是个精细的人,又被树立成了什么“典型”,想来联邦政府也不至于如此无耻无智,干出杀鸡取卵的蠢事。

  方大公子想了想,道:“这‘古圣航运集团’是个什么……商号?”

  方大掌门大手一挥道:“当今的古圣界,有大乾和幽云两大豪强,太玄和紫极等六大宗派,至于中小宗派更是多如牛毛,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了。

  “你有没有想过,倘若能将所有宗派统统凝聚起来,整个古圣界的万千修士,全都并成一个超级大宗派,那是何等光景?

  “咱们青云剑派旗下,有田产,有矿山,还涉及到酒楼、码头和漕运,都由各房和分舵来负责经营,这集结整个古圣界之力的‘超级宗派’也是一样,将会参与到星海中的经营和扩张,要去开发群星之上的田野、矿山,去驯化各种你想都想不到的异星凶兽,自然也少不了要在星辰大海之间交通往来,展开更高层次的‘漕运’了!

  “这‘古圣航运集团’,乃是刚刚成立的一家商号,有极深的朝廷背景,便要负责这超级大宗派在星海中的‘漕运’。

  “漕运之利,究竟有多么丰厚,你也该略知一二的,多少宗派就是把持着几条大江大河,靠着漕运趁势崛起?而星海浩瀚,航运的收益又比区区几条江河要丰厚万倍,为父拿青云剑派的小小基业,换取这超级大宗派的漕运商号股份,非但不吃亏,反而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整个古圣界,各方豪强,八千宗派,几百万修士,统统凝聚成一股力量,组建一个超级大宗派?

  方大公子彻底被这样恢弘壮阔到有些丧心病狂的想法惊呆了,连想都不敢想,那究竟是何等宏伟的画面。

  心潮起伏之下,失声问道:“那,那我家产业,究竟折算了多少股份。”

  方大掌门笑而不语,伸出一根指头。

  方大公子大喜过望:“一成?”

  方大掌门摇头。

  方大公子想了想:“百中取一?”

  方大掌门又摇头:“便是整个紫极剑宗折算进去,也不值得百分之一,都是看在为父第一个站出来为新朝摇旗呐喊的份上,却是折算给咱们千分之一的股份。”

  “千、千分之一?”

  方大公子的心气原本提得高高的,还以为真有“千金市骨”的好事,没想到“千”倒是“千”,却是千中取一,这也实在太少了点吧!

  看着儿子满脸不屑的模样,方大掌门苦笑几声道:“你啊,真是对‘仙界’,‘仙国’都一无所知,不晓得他们真正的力量有多么恐怖,我告诉你,别看只是千中取一的股份,若是经营得当,非但远胜过去青云剑派的诸多产业,甚至说,我青云剑派能否挣脱昔日主脉紫极剑宗的束缚,真正自成体系,尽在为父今次放手一搏了!”

  方大公子见父亲双眼烁烁放光、满脸亢奋不已的表情;又见他穿得不伦不类,法袍战徽配红箍儿;还满口新名词,什么“公司”,什么“千分之一”的,自己也猛然间想到一个新名词,脱口而出:“父亲大人,您,您不会是叫星耀联邦给‘洗脑’了吧?”

  “洗脑?”

  方大掌门微微一怔,双手背负,哈哈大笑道,“不错,不错,过去一个月,为父的确是被星耀联邦给洗了脑,见识到了星海有多么辽阔,整个人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简直觉得大半辈子都白活了!来来来,跟为父过来,今天却是要给你也好好洗一遍脑呢!”

  说着,方大掌门从宽袍大袖中摸出一张银光闪闪的卡片,一面同样是张牙舞爪的九星升龙战徽,另一面却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一座方大公子难以想象的辉煌大城,上面还有“贵宾参观卡”五个缺了笔画的小字。

  方大掌门指着悬浮在山谷尽头,赤阳门废墟之上的一艘巨大星舰道:“联邦政府在那上面搞了一个‘星耀联邦百年辉煌展示中心’,专门用来让古圣界的道友加深对新朝廷的认识,刚刚完成最后的调试,还没正式开放,今天却是小规模发放了一批参观卡,让积极靠拢新朝的道友提前参观,为父早已看过,其中震撼自不必说,等你亲自观摩一番,便知道为父刚才所说‘千分之一的股份’究竟是多是少,又能为我青云剑派,带来何等辉煌的未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