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900章 我们的征途!

第1900章 我们的征途!

  前四幕已经够波澜壮阔,气象万千,但加在一起都没有第五幕那么震撼人心。天籁『小说Ww『W.『⒉

  第五幕——我们的征途!

  倘若说前四幕都在浓墨重彩地渲染星耀联邦有多么强大多么先进多么和谐,那最后一幕却反其道而行之,讲述了站在宇宙的尺度下观察,星耀联邦乃至人类文明有多么渺小。

  在浩瀚无垠的太虚幻境中,星耀联邦仅仅是画面边缘一块黯淡的光斑,古圣界在画面上根本找不到。

  画面中央密密麻麻的星光组成了浩浩荡荡的星河,星河两侧则是另外两个更加强大十倍的仙国,“帝国”和“圣盟”!

  星耀联邦毫不掩饰帝国和圣盟的强大,更不掩饰自己和他们的敌对关系。

  而“联邦”,“帝国”和“圣盟”加在一起统称的“人类文明”,亦只是浩瀚星海中的一叶孤舟,在前无古人探索的未知之地和过去几百亿年中,还不知道有多少星空异族、幽灵文明和绝强存在,曾经留下过灿烂辉煌、神秘莫测的印记!

  而这一切,就是他们将要探索的,就是他们的使命,就是他们——人类的无尽征途!

  画面不断放大,原本渺小的星耀联邦逐渐变得庞大。

  “绿柳公子”方承志看到无数星海舰队,每一支舰队都拥有上百艘高大如山岳的运输舰、移民船和星海战舰。

  他们从温暖舒适的家园出,义无反顾地投入了黑暗未知的世界,朝着星海的边缘,朝着宇宙的极限,不断前进,前进,前进!

  他甚至看到,其中一支舰队,所有星舰的舰都刷着大大的“古圣”二字,每一艘星舰上还分别镌刻着大乾王朝、幽云鬼秦、六大宗派和数千中小宗派的徽章、标志、印记!

  “这是……我们的船队?

  “终有一日,我们这些古圣界的‘土著’,亦可以像真正的仙人那样,驾驭巨大仙舟,从星海一隅出,乘风破浪、追云掣电、直抵星海的彼岸,见识从未有人涉足过的神魔之境?”

  尽管明知这仅仅是宣传的手段,是纸上画的大饼,方大公子还是忍不住面红耳赤,热血沸腾,生出仰天长啸的冲动。

  他总算知道“古圣航运集团”是个什么概念了。

  倘若真像画面上所描绘的,能拥有数百艘巨大如城池般的星舰,昼夜不息在星海间飞驰,别说现更加富庶的新世界,就算在星耀联邦已有的这些世界之间往来商贸,那千中取一的分红,就丰厚到无法估量了!

  离开展览馆之后,方大公子依旧心潮起伏,久久不能平静。

  “这些光影幻象,究竟是不是真的?”

  这自然是绝大多数古圣修士,都会生出的疑问。

  对这个很难证实的问题,方大掌门却是一笑了之:“倘若并没有画面中描述的这些事情,你能凭空想象出来么?”

  方大公子微微一怔,不住点头,的确,即便叫他放开胆量扯出弥天大谎,都扯不出这么光怪6离,荒诞不经的事情。

  “更何况,如果是假的,只是为了收买人心、震慑群雄的话,根本没必要告诉我们‘帝国’和‘圣盟’的事情,还把‘联邦’当前的形势描绘得如此紧张。”

  方大掌门道,“人家既然敢大咧咧告诉咱们帝国和圣盟的存在,无非想表明三点,第一,这一切都是真的;第二,他们有信心,告诉我们所有真相之后,绝大部分人一定会投靠联邦,古圣界一定会被联邦顺利消化;第三,倘若我们中间真有冥顽不灵、不知死活,敢和他们对抗的人,更是绝对会被他们,毫不留情、轻而易举地消灭!”

  方大公子愣了半天,长长吐出一口浊气,苦笑道:“真没想到,原来真有‘仙界’存在,而‘仙国’的实力又如此强横,真不知道他们哪儿来如此强大的力量,难道真有什么仙家法术不成?“

  “仙家法术,十有**是没有的,但他们的确掌握了一种我们闻所未闻,甚至从未想到过的力量,这力量,和我们过去仰赖的力量,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东西。”

  方大掌门沉声道,“今次并非普通的改朝换代,而是真正的‘革旧鼎新’,是古圣界十万年未遇的大变局,旧的制度和规矩要被统统砸碎,旧的宗派和修士,在新朝里非但没半点用武之地,甚至会成为极大的阻碍,倘若不能及时顺应潮流,积极改造,脱胎换骨的话,就会被毫不留情地抹去!

  “从降临的第一天,人家就毫不掩饰这一点,却是开门见山对我们这些长老、宗主和掌门说,星耀联邦崇尚无论普通人还是修真者,人人平等的制度,这是绝无半点商榷余地的国法天条,古圣修士的命是命,而比古圣修士更多出几百倍的黎明百姓,他们的命也是命,他们此番前来,总归要想个法子,拯救尽量多的人命。

  “古圣界现在刀兵四起,灾荒不绝,饿殍遍野,归根结底就是两条,第一是修真者的数量过剩,又不事生产,只知打打杀杀和压榨民众;第二就是土地和资源高度集中在成千上万个宗派和散修手里,各自经营,互相内耗,一盘散沙,根本挥不出这些资源的潜力。

  “他们穿梭虫洞,跨越光年,长途跋涉而来,哪怕一颗米粒的运输成本都高到吓人,不可能源源不断从本土运输粮食和救济过来,想要养活这几十上百亿人,主要还是靠古圣界自力更生。

  “自力更生,又有两条,第一是将绝对数量过剩的古圣修士大批量迁移出去,去地广人稀,更加需要修真者的地方,一方面减轻这里的灵气和晶石消耗压力,另一方面,也能人尽其用,让古圣修士挥出‘修真者’真正的作用。

  “第二,就是要将包括土地、山林、矿脉在内的诸多资源,统统高度集中在国家手中,统筹展现代化的‘大工业、大农业、大矿业’,并在这个过程中,将所有浑浑噩噩的黎民百姓都裹挟其中,好似在一口‘天地铜炉’中千锤百炼,修炼成真真正正的……现代人!

  “至于,如何‘说服’古圣修士背井离乡去外星海展;又要怎么将属于各家宗派和散修的土地、矿脉和各行各业都聚合到一起,令‘资源高度集中’,展‘大工业、大农业、大矿业’,他们自有一套方法,但姑且按下不表,待我们先自己揣摩一番再说。

  “呵呵,为父三天三夜未曾合眼,翻来覆去揣摩此事,心说今次投效烈阳老祖一节,已经是犯了‘欺师灭祖’的死罪,即便勉强保全了身家性命,日后在新朝也活得没滋没味,倒不如孤注一掷,放手一搏,最终搏出了这么个结果!”

  方大掌门指了指自己左臂上的“管委会”三个字,不知是庆幸还是感慨。

  方大公子愣了半天,不住摇头道:“这班人可真是……蛮不讲理。”

  “你说对了,那‘秃鹫李耀’大咧咧告诉为父说,就古圣界现在这个烂摊子,每一秒钟都有成百上千的百姓冻饿而死,更有数以百倍的百姓在战火和灾荒中苦苦挣扎,过着水深火热,生不如死的生活,为了尽快扭转惨绝人寰的局面,他既不在乎古圣修士会在背后如何评价他,骂他虚伪、残暴、蛮横、酷烈都无所谓,更不会顾忌我们过去已经实行了整整十万年,被证明是无比失败的王法、道理、法度和规矩!”

  方大掌门顿了一顿,眼底放出了深深的恐惧,颤声道,“你知道吗,为父有一种感觉,那‘秃鹫李耀’以及整个星耀联邦,就好像一只顶天立地的钢铁车轮,横冲直撞,滚滚而来,绝不降低度,更不会偏离方向,除非把自己撞个粉身碎骨,否则便会碾碎挡在他们前进道路上的一切!

  “和这样的滚滚巨轮,你恨它,骂它,咒它都没用,还想和它讲什么道理?它自有它的道理,只是咱们还不懂而已。”

  方大公子被父亲说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红,深深低下头去。

  “宇宙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方大掌门拍了拍儿子的肩膀,语重心长道,“我知道不少道友对星耀联邦的做法都极为不满,心怀怨念者有之,语出讥讽者有之,虚与委蛇者有之,甚至四下联络、妄图公然对抗者亦有之,但看过了刚才的‘百年辉煌展览’,你总该明白,这样的力量非但不是我们可以对抗,更是我们所见最先进的‘宇宙潮流’了,为何非要对抗到底,却不想办法加入其中,把他们的‘道理’,他们的‘力量之源’都弄明白,化为己用呢?

  “整整十万年,古圣界的天终于变了,天在变,人也要变,谁变得快,谁就能得到新天地中的新机缘,新神通,新造化!

  “为父已经老了,能跌跌撞撞将宗门带到这般田地已是极限,往后的青云剑派,在星耀联邦,在广袤无垠的宇宙中,究竟能走到哪一步,就要看你们这些小字辈的啦!”

  方大公子懵懵懂懂地听着,还没完全弄清楚父亲的意思,脑海中却老是盘旋着刚才展览最后看到,仿佛拥有魔力的一句话:

  “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