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902章 离化神只差一线!

第1902章 离化神只差一线!

  李耀终于知道,为什么昔日的黑星大帝武英奇,可以若无其事将卡兰星上近千万无辜平民统统牺牲掉。天籁小说Ww』W.⒉

  或许,在彼时的武英奇眼中,那些平民都不算是人,而变成了腐朽没落旧体制的化身,挡在他面前的阻碍。

  他想要砸烂旧秩序,建立新帝国,拯救人类文明,就势必要将任何阻挡在他面前的东西,统统毫不留情地碾碎!

  至于黑星大帝武英奇的所作所为,究竟是对是错?

  至少直到此刻,真人类帝国依旧代表着人类文明的正统传承和中坚力量,深深扎根在三千世界的中央,抵御着那些更加邪恶的圣盟人、域外天魔、盘古文明和千奇百怪、层出不穷的星空异族。

  武英奇的最终裁决尚未到来,而李耀要做的,就是用自己的理念和大道,令星耀联邦不断膨胀,飞成长,直到有一天,能在堂堂正正的较量中,用联邦的法律代替帝国的法律,用联邦的道德代替帝国的道德,将修真者的大道,重新播撒到宇宙的每一个角落!

  那时候,才是对黑星大帝武英奇,真正的审判!

  “我明白了。

  “过去的我,时时刻刻将《修真基本法》挂在嘴边,以为只要什么事都遵循了《修真基本法》,就肯定不会错,就肯定是‘正义’的。

  “但那只是炼气期的正义、筑基期的正义,最多是结丹期和元婴期的正义。

  “达到元婴期巅峰,乃至突破元婴期,进入联邦成立数百年来都极少有人涉足的‘化神境界’之后,‘正义’便有了全新的解释。

  “法则总是落后于变化,先烈们最初制订《修真基本法》时,联邦不过占据天元星的一隅之地,最大的威胁不过是血妖界的区区妖族,连半个化神修士都没有,更想不到广袤无垠的宇宙中,还有真人类帝国、圣约同盟、盘古文明、女娲文明,血纹族,乃至千千万万星空异族。

  “在这种情况下制订出来的《修真基本法》等等诸多法律,又怎么可能永远正确?

  “比方说这次登6古圣界,大规模救援黎民百姓的行动,就是昔日制订《修真基本法》的前辈们,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连想都想不到的话,又该怎么指引我们呢?

  “所以,前面已经没有现成的道路了,只能自己去闯,去开辟新的道路,制订新的法则和‘道理’,这或许就是‘无法无天’四个字,真正的含义吧?”

  李耀隐隐觉得,自己正在踏入一座全新的殿堂,或者说一片更加未知的战场。

  金屠异和黑星大帝武英奇,都是这殿堂、这战场中的一员,现在他也正在追寻这些人的脚步,踏足真正“无法无天”的至强者的领域。

  李耀的心底一片雪亮,神魂如晶莹剔透的水晶花蕾般冉冉绽放,每一缕神念都清晰、锐利、通透到无以复加。

  这时候,他微微抬起眼皮,扫了一眼不知何时出现在修炼室门口,怀抱“第四把剑”,静静倚靠着墙壁的“剑痴”燕离人。

  “你有杀气,你想杀我?”

  李耀十分平静地问道,仿佛早就料到了燕离人的来意。

  “是。”

  燕离人竟点了点头,坦然道,“过去两年星海迷途时,咱们一起在这艘星舰上苦修,那时候虽然你的灵能与日俱增,不断冲击元婴境界的极限,但终究只是蛮力的增长,尚不足以提起我的全部兴趣。

  “不过,自从你降临到古圣界之后,随着过去一个月古圣界翻天覆地的变化,你的道心竟然也生了无比玄妙的蜕变,境界变得愈深不可测了!

  “三年前,我曾经和大白舰队的统帅白星剑有一面之缘,那时候白星剑虽然竭力掩饰他的修为和境界,却依旧令我调动起了全部的战意乃至杀意,只想不顾一切,对他挥出至强一剑。

  “而那时候的你,还远远没有被我全力击杀的资格。

  “但今天,你已经有了,而且隐隐有越昔日白星剑的迹象,令我实在难以按捺心底的杀意,只想什么都不管不顾,朝你挥出凝聚了我全部精神、意志和生命的一剑!”

  “了解,但我求你千万别冲动,大家毕竟相处这么多年,都算是不错的朋友,我并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

  李耀站了起来,随随便便地朝燕离人走去,看都不看他怀中的“第四把剑”,淡淡道,“现在的你,剑意不纯,贸然出手,只会被我杀死,虽然我可以先帮你准备一具灵械义体,但终究没有天生的血肉之躯和神魂来得那么圆融无缺,你未必能适应的。”

  “什么,你说我的剑意不纯?”

  燕离人的瞳孔骤然收缩,“过去几年,从古圣到星海,我的确欣赏了不少光怪6离的景象,见识了各种意想不到的法宝和神通,甚至拥有了自己的一尊巨神兵,但倘若你以为,我会被这些外物所惑,消磨了对剑的虔诚,那就大错特错了!

  “过去两年,不单你一个人在修炼,我们古圣界的十一名道友,谁还不是将星海中的诸多感悟,统统融入到自己的神魂之中,境界有了翻天覆地的提升?星海浩瀚,宇宙无穷,我却是将过去几年感悟到的点点滴滴,统统融入这一剑中,剑意不纯?简直可笑!”

  “你误会了,我所说的‘剑意不纯’,并不是这个意思。”

  李耀站到了燕离人的面前,和他不过一臂距离。

  在这个距离上,别说天下无双的剑仙,就算是一个市井无赖,都可以瞬息间将剑抽出来送入对方的胸口。

  李耀却依旧对燕离人的“第四把剑”熟视无睹,道,“我所谓‘剑意不纯’的意思,是说你想要斩杀的人实在太多了。

  “蒙赤心和巫随云两大化神,你很想将他们统统斩杀吧?

  “龙扬君道友,也就是昔日的王喜公公,一直都神秘莫测,不知修为究竟是高是低,虽然她表面上一直屈居你之下,号称‘剑术天下第二’,但究竟是否藏拙,你亦很想知道吧?

  “还有那大白舰队的统帅白星剑,原来是昔日的‘星盗至尊’严心剑和‘星盗之王’白星河的合体,现在逃到星海中央去了,倘若不能对他全力挥出一剑,你会甘心吗?

  “看,这么多绝世高手,都是你想要全力斩杀的,难免令你眼花缭乱,心猿意马。

  “当你全力向我挥出一剑时,是否会同时想到蒙赤心、巫随云、龙扬君、白星剑……还有许许多多的高手呢?

  “即便你本来没想过,经过我这么一说,他们肯定都在你的脑海中浮现,怎么抹都抹不掉了吧?你斩的是我,脑子里想的却是他们,这样的剑意,又能精纯到哪里去呢?

  “要知道,修为到了你我这样的境界,即便只是一缕微不足道的杂念,都极有可能令胜负生死,瞬间逆转啊!

  “所以——”

  李耀终于看了燕离人的“第四把剑”一眼,道,“根据我的计算,以你此刻的心境和渐渐紊乱的杀意,你的‘第四把剑’最多拔出来六寸五分,你已经命丧黄泉了,那又何苦来哉呢?”

  燕离人如遭雷击,双眼渐渐空洞,整个人都一动不动,完全木了。

  “噗嗤——”

  角落里忍不住出一声清脆的讥笑,龙扬君从虚空中浮现出来。

  李耀吓了一跳,高深莫测的境界瞬间崩溃:“咦,你什么时候溜进来的,我怎么不知道?”

  “燕道友不是都说了么,过去两年大家都在星舰上疯狂修炼,修为都像是坐火箭一样狂飙突进,你以为是开玩笑的么?”

  龙扬君笑眯眯道,“要不是你们两个刚才的对话风格实在太搞笑,简直像最蹩脚的三流演员一样,惹得我忍不住要笑掉大牙,再躲三天三夜你都未必现得了我。”

  “呃……”

  李耀有些尴尬地沉下脸来,“你来这里干什么,可是女娲战舰的事情有了最新进展?”

  “没错。”

  龙扬君点头,又皱眉道,“不过,在聊正事之前,能不能先把你的境界降下来一点儿,整天激荡到元婴期巅峰的巅峰不累吗?看你现在头闪闪亮,双目炯炯有神,皮肤如玉石般晶莹剔透,仙风道骨、高深莫测的模样,就好像……玩游戏开到最高特效一样,真的好刺眼。”

  “不好意思,一时情不自禁,让各位道友见笑了。”

  李耀长舒一口气,用“敛神术”将自己浩瀚如海、狂暴如瀑、深邃如幽谷的灵能统统隐匿到了细胞深处。

  就像是鼓鼓囊囊的气球被扎破一个口子,刚才那股凌驾于万物之上的霸气统统消失,又恢复了普普通通,平平常常,懒懒散散的模样。

  “嗯,还是这样松松垮垮的李老魔,看起来比较顺眼一点。”

  龙扬君上上下下打量他一番,满意了,迫不及待道,“前往永夜冰原深处的航路已经打通了,又沿途布置了大量的气候稳定符阵,抵抗当地的暴风雪和急冻罡风,先头部队已经出,先勘探女娲战舰附近方圆五百里的环境,至于我们的话,明天就可以出,以联邦星舰的全天候作战能力,最迟三天后,就可以抵达女娲战舰和盘古实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