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917章 临别前的问题

第1917章 临别前的问题

  龙扬君“噗嗤”笑出声,捧着肚子,双腿乱蹬:“你太有意思了,如果不是我还要去寻找自己真正的使命,说不定我都不介意留在联邦,继续和你鬼混呢!”

  李耀大声咳嗽起来:“什么叫‘鬼混’,话说你究竟想干什么,留在联邦也可以寻找你的使命啊!”

  “算了吧,我的身份连自己都说不清楚,虽然我愿意相信你,却也无法阻止别的修真者对我生出怀疑和敌意呢!”

  龙扬君淡淡一笑道,“更何况,星海边陲终究太小,我想去更加广阔的世界看一看,去看看真人类帝国和圣约同盟的人类文明是如何运行的,那里的人们又究竟在守护些什么东西,在为了什么样的未来而战,然后——我才能找到自己真正的使命吧?”

  李耀怅然若失:“你要去帝国吗?”

  “当然,即便我体内真的流动着来自盘古和女娲的力量,那也仅仅是星海边陲一带,某个小小基地里,两名基层指挥官的力量而已,根本不可能揭开所有的谜团。『天籁小说Ww『W.⒉”

  龙扬君认真道,“如果人类真是盘古和女娲所创造的最完美‘工具’或者‘载体’,那么在洪荒战争后期究竟生了什么事,令盘古和女娲统统消失不见,只剩下人类自己?

  “还有,人类的最完美形态究竟怎样的,真是现在这副样子吗?

  “盘古族说,倘若无法遏制自己的野心和**,就有可能毁灭宇宙或者被‘宇宙的意志’所抹杀,前者自然很容易理解,但后者,所谓‘宇宙的意志’又是什么意思呢,是某种修辞手法,还是真正存在的,比盘古和女娲文明更高层次的力量呢?

  “这些问题,还有很多很多我现在所不知道的问题,我统统都想要找到答案啊,这样的答案在星耀联邦是不可能有的,只有到星海中央去,去真人类帝国!

  “你知道,最初的我为了找到答案,不惜伪装自己混入了大乾皇宫的藏书阁内,果然被我现了永夜冰原深处,女娲战舰的秘密。

  “我听萤火虫号上的人,还有修仙者俘虏说,真人类帝国的都,极天界、天极星的深处,拥有一座规模庞大,包罗万象的皇家图书馆,从星海帝国时代一直传承到了今天,过去数万年间的秘密统统都在里面。

  “既然如此,我为何不能如法炮制,像过去的‘王喜公公’一样,再次潜入真人类帝国的皇家图书馆去一探究竟呢?说不定能被我找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东西哦!

  “还有,一万年前带领人类文明走出‘大黑暗时代’的‘帝皇’,以及他的最强分身,被域外天魔侵蚀而堕落的‘末日战狂血神子’,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们是否也掌握一部分洪荒大战的秘密,能解开我心头的困惑,帮我照亮前面的方向呢?

  “一切的一切,只有去星海中央才能揭晓,所以我是非去不可的!”

  龙扬君说到这里,画面再度模糊起来。

  显然她所搭乘的“穿梭机”已经提升到了不可思议的度,甚至在以越“度”的某种方式飞行。

  “不过——”

  她美眸流转,甜甜一笑,“既然一路走来都得到了你的大力支持,我的感谢也不会仅仅是一句空话,从进入盘古实验室开始,我就提醒了你不少次,还告诉了你们很多真相,现在,我再最后回答你一个问题,千万把握机会,想清楚要问什么哦!”

  李耀不由自主攥紧了拳头,毫不犹豫地问道:“好,那你告诉我,是否你故意将‘沙越’引到巨蟹工场里去,制造出重生的盘古族,用这种方式刺激自己记忆的恢复?”

  龙扬君微微一怔,不由皱眉道:“只有一次宝贵的机会,你就想问这么微不足道的问题?”

  李耀咬牙道:“这不是微不足道的问题,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相信我,它对你来说也至关重要!”

  龙扬君轻笑一声:“如果我回答‘是’呢?”

  李耀盯着她,一字一顿道:“这次探索行动的危险程度极高,所有人在进入盘古实验室之前就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倘若是意外的话,即便全军覆没我们都无话可说,但如果是你故意引诱我们的探索队员步入险境,却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那么,就算追到星海中央,我都会找到你,杀死你,为‘沙越’报仇!”

  “啧啧啧啧,还真有几分‘李老魔’的霸气嘛!”

  龙扬君掩嘴偷笑,并不害怕李耀的威胁,还是老老实实道,“虽然我没有证据,也没办法左右你相不相信,但这件事真是意外,当时我‘故地重游’,脑域深处两股力量的冲突非常厉害,令我陷入一片混乱中,再加上足以隔绝神念搜索的黑雾那么浓密,我实在没办法照顾到每一名探险队员。

  “如果真是我有意为之,那就不可能仅仅是‘沙越’一人受害了,我大可以多放出几头巨蟹,多制造几名‘盘古重生者’出来,总能生擒活捉住一两个来研究的吧?

  “不过呢,你这么一说,我倒是也不妨老实承认,其实我真的想过要不要牺牲几名考察队员的生命,来刺激自己脑域深处的秘密涌现,不过天人交战之后,还是放弃了这样的念头——你知道为什么吗?”

  李耀道:“为什么?”

  龙扬君道:“如果我说,是为了我们之间的友情,因为我怕自己这么做了之后,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了,你信不信?”

  “嘶——”

  李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用力搓着双臂,“大家都是一百多岁的成年人了,能不能不要说这么牙酸肉麻的话!”

  龙扬君“哈哈”一笑道:“嫌肉麻的话,那我再换个浅显点的比方好了,比方说你在路上看到一个圆头圆脑,满脸傻乎乎,拖着清鼻涕的低智儿,满脸认真耿直的模样,小心翼翼捧着一根彩虹棒棒糖,就像是呵护着他的整个世界,试问,你忍不忍心将这个低智儿一脚踹翻在地,将他的棒棒糖夺过来狠狠摔碎,踩成粉末呢?”

  李耀像是吃了苍蝇的表情:“这算什么见鬼的比方,我当然不会这么做,哪个正常人忍心这么做?”

  “那就是了,在我看来,你们这些修真者就是宇宙中的低智儿,所谓人性的美好啊,友情啊,信任啊,守护啊,希望啊……反正这一大筐光明的东西,就是被你们小心翼翼呵护在掌心,无比脆弱的棒棒糖。”

  龙扬君叹了口气道,“过去几年,你这个低智儿一直如此信任我,真的将我当成朋友来看待,认为连我这个来自古圣界,更拥有神秘来历的‘怪物’都可以成为一名真正的修真者,倘若在最后关头,我却欺骗你,利用你,甚至故意造成一些无辜者的惨死,啧啧啧啧,那就好像一个低智儿满脸傻笑,真心实意要送我一根很漂亮很精致很美好的棒棒糖,我却直接给了他一个耳光,将棒棒糖夺过来摔在地上,狠狠碾碎一样。

  “你说,这罪恶感究竟有多强烈,我又于心何忍呢?”

  李耀愣了半天,还是没搞明白:“……这究竟算是夸我还是骂我?”

  “当然是夸你了!”

  龙扬君认真道,“虽然你是一个低智儿没错,但是过去数年间,在潜移默化之下,教会我要关爱弱智群体的也是你啊!过去的我根本不会有‘负罪感’,‘不忍心’之类的概念,更不会在乎除了自己之外的任何人,所以说,都是你教导有方呢!”

  李耀自动忽略了龙扬君话里的讥讽之意,隐隐相信了她的话。

  龙扬君看着他的模样,忍不住又笑起来:“算了,别说我不懂得感恩戴德,刚才这个小问题就算免费奉送,再给你提最后一个问题的机会,这次真的要想清楚啊!”

  “好!”

  这一次,李耀是真的深思熟虑了片刻,沉吟道,“我想知道所谓‘混沌’或者‘域外天魔’,和人类究竟有什么关系?

  “我在和天魔莫玄、天魔吕轻尘激战时,他们就曾经说过,人类也是域外天魔的一种,那时候我只以为他们是在妖言惑众,故意要扰乱我的心神。

  “但这次搜集到了盘古族和女娲族指挥官的遗言,甚至感知到了女娲族指挥官残魂所传递出的信息,似乎又真是这么一回事。

  “但是,这说不通啊,倘若人类就是域外天魔的一种,那后来的域外天魔夺舍又是怎么回事呢?难道同一个躯壳之中,还可以有千千万万域外天魔占据的么?

  “还有,域外天魔这个东西也极其古怪,有些拥有强大的思维能力,有些只有简单的意识和本能,有些就浑浑噩噩,仅仅是一组组最基本的波动。

  “我已经彻底糊涂了,人类究竟是不是域外天魔,如果是的话,为什么绝大部分人可以表现出相对平静和理性的状态,但是被新的域外天魔侵蚀了之后,又会癫狂错乱,充满杀戮和毁灭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