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924章 永无止境

第1924章 永无止境

  永夜冰原名副其实,在一年中的绝大多数时候,天空都被冻结的乌云所笼罩,像是沉浸在永无止境的暗夜之中。

  但偶尔云开雾散,大放光明时,这里却拥有整个古圣界最为辉煌,如同七彩极虹般的阳光。

  李耀离开古圣界前的最后一天,就见到了如此瑰丽的阳光。

  恍若彩虹的瀑布洒遍整片冰原,又从地面上冲撞出了无数五彩缤纷的气泡,激荡在天地之间。

  以如此波澜壮阔,惊心动魄的极虹彩光为幕,李耀看到苦蝉大师盘坐在一艘星舰的舰首,捧着一台微型晶脑,专心致志地诵读着经典,说不出的静谧从容,宝相庄严,真像是有一万朵莲花在和尚周身冉冉绽放。

  李耀原本有些五心不定,心烦意乱,才出来随便乱走,此情此景令他心中一动,不由飞到那艘停泊在冰原上的星舰背后,蹑手蹑脚朝苦蝉大师走去。

  修为达到李耀的高度,目力远非常人可及,还未走到和尚身后,他就一眼看清楚了大师正在研究的经典,乃是——

  《青年和禅师的一百则小故事》、《心灵鸡汤合辑》、《羊皮卷——来自树海界的古老智慧》、《女人生来就很优雅》……

  李耀:“咳咳,咳咳咳咳。”

  苦蝉大师:“李道友既然来了,为何驻足不前呢,和尚听你的脚步既重且乱,倒像是心事重重么?”

  “没什么。”

  李耀道,“主要是想来多谢大师当日的护法之恩,若无大师等诸位道友相助,或许我早就走火入魔,万劫不复了!

  “另外,烦恼倒是有些小小的烦恼,原本也想和大师探讨一二,不过……大师研究经典这么忙,还是算了吧。”

  “这些来自星耀联邦的经典,的确颇有玄妙之处,很多道理令和尚看了都茅塞顿开,大有收获啊!”

  苦蝉大师赞叹一声,道,“倘若李道友不嫌弃和尚舌拙口笨,不妨将你的烦恼说来听听,和尚也正好尝试用这些《心灵鸡汤》里的禅理和佛法来解说一二,放心,这算和尚的修炼,不收费的。”

  “……好吧。”

  李耀上前两步,在苦蝉大师对面盘腿坐下,看着七彩斑斓、深不可测的天空,沉吟道,“大师有没有想过,眼前一切,皆是虚幻,世界之外还有世界,宇宙之上还有宇宙的问题?倘若宇宙之上真的还有宇宙,我们的宇宙不过是更高宇宙的投影,甚至仅仅是一段虚无缥缈的游戏,那我们究竟怎么确定,自己是‘真实’还是‘虚幻’,我们所做的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

  苦蝉大师微微一笑,道:“吃饭,睡觉。”

  李耀皱眉:“大师,我是真心实意向你求教,你不是拿这么古老的段子来敷衍我吧?”

  这“吃饭,睡觉”乃是一个小故事,说某个青年问禅师,何谓“烦恼”,禅师微微一笑道“吃饭,睡觉”,青年又问何谓“修行”,禅师还是微笑着说“吃饭,睡觉”,青年大惑不解,禅师却解释道,“所谓烦恼,乃是在该吃饭时睡觉,该睡觉时又想着吃饭;所谓修行,就是该吃饭时就专心致志地吃饭,该睡觉时就心无旁骛地睡觉,如此而已”。

  这是个相当古老的心灵小故事,在星耀联邦都臭了大街,以李耀的博闻强记,自然一清二楚。

  苦蝉大师却干咳一声,清了清喉咙道:“公案虽老,道理却是新的——何谓‘真实’,何谓‘虚幻’,这实在是天底下最辩说不清,又最没必要去分辨的事情。

  “在星耀联邦,甚至有‘缸中之脑’的故事流传——在修炼神通和虚拟法宝如此发达的今天,已经可以营造出栩栩如生,近乎100%拟真的太虚幻境,即便某人只剩下一个大脑,被置入一个充满了营养液的水缸当中,在大脑上接驳成千上万根晶线,都可以令他误以为自己正四肢俱全,生活在真实世界中。

  “那么,此人究竟该怎么分辨出,自己究竟是生活在真正的‘真实世界’中,还是一副‘缸中之脑’,生活在人为营造出来的幻境中?

  “而我们又该怎么分辨,所谓‘三千大千世界’就是最终的真实,在我们的世界之上,并没有一个更高层次的存在,创造并设计了一切,我们的整个世界,都是一副巨大的‘缸中之脑’呢?”

  李耀连连点头:“对,就是这个问题,该怎么分辨和证明呢?”

  “无法分辨,也没必要去证明。”

  苦蝉大师道,“你当然可以怀疑,我们所处的三千大千世界,无穷无尽的三维宇宙都是某个更高层次的存在,呃,比方说某种‘四维生命’在实验室里创造出来的一副‘缸中之脑’,只是四维世界的小小投影,是这个‘四维生命’的一道实验课题而已。

  “但是,即便这个四维生命真的存在,是传说中的神魔,难道‘它’所处的四维世界,就是所谓的‘真实’了吗?这个我们所无法理解的四维世界,会不会也是某个五维世界的投影,是五维世界里某个画家,兴之所至,挥毫泼墨,画出来的一副画呢?

  “而这个五维世界里的五维画家,就是最终的真实?会不会整个五维世界,归根结底,都是六维世界里某个失意诗人吟唱出来的一首长诗?而这个六维世界,又是七维世界某一片小小花瓣上一颗晶莹剔透的露珠?而七维世界又是八维世界里一种稀奇古怪的生物,在打盹时做的一场美梦?”

  李耀目瞪口呆:“这,这可能吗?”

  “如果你认为‘缸中之脑’是可能的,那么四维实验室、五维图画、六维诗歌、七维露珠和八维怪兽的美梦……那都是可能的。”

  苦蝉大师道,“即便他们的概率都微乎其微,但是在永恒的时间和空间,无穷无尽的维度之上,再微小的概率都注定会发生。

  “我们浮屠宗所说‘一沙一世界,一树一菩提’,便是这个道理,在超越时间、空间和维度的概念上,一颗尘埃和三千大千世界是一样的,谁也不比谁更‘真实’,谁也不比谁更‘虚幻’。

  “世界本无所谓真假,能分出真假的是你的心和你看待世界的眼光,倘若你抱着‘吃饭时吃饭,睡觉时睡觉’的心态,那么每一个世界都是真的;倘若你明明在吃饭,却想着睡觉,明明处在我们这个三维宇宙中,却心猿意马、五心不定,纠结于所谓的‘真相’,去琢磨四维世界的事情,那就算有一天被你达到了更高的境界,又如何?抵达四维世界之后,你会怀疑眼前一切是否五维世界的一副画卷;达到五维世界之后,你会担心六维诗人的存在……如此一层一层打破,永远没有满足的时候,哪里能找到最终的真实呢?”

  李耀愣了半天,摸着鼻子,苦笑道:“我小时候曾经对世界充满了困惑,脑子里有一万个问题,自以为只要拼命修炼,变成世界上最厉害的修真者,就可以找到答案。

  “谁知道,实力越来越强,境界越来越高,过去的一万个问题是找到了答案,但却冒出了十万个,一百万个新问题,反而越来越困惑了!”

  “这是自然,就像小小的气泡。”

  苦蝉大师摊开手掌,掌心冒出一个颤巍巍的闪光气泡,随着他的灵能注入,气泡越变越大,“李道友,你看,气泡越变越大,它内部充斥的‘答案’越来越多,但是它和外界接触的‘表面积’也越来越大,便感知到了更多的‘未知’和‘困惑’,气泡每大一分,刚刚揭开一个困惑,便又接触到了十个新的困惑,哪里能大到将整个星球,整个宇宙都吞噬进去呢?所以,这‘未知’、‘困惑’和‘烦恼’,便是永无止境啊!”

  苦蝉大师手掌轻轻一颤,气泡晃晃悠悠朝天空中飞去,在阳光的照耀下,绽放出了姹紫嫣红的璀璨光彩。

  和尚眯起眼睛,十分专注地看着,喃喃道:“虽然如此,虽然困惑是越修越多,永无止境,但还是该不断修行的,因为……你看,这气泡多美啊!”

  李耀和苦蝉大师一起,默默看着气泡越飞越高,逐渐要飞到五颜六色的云层当中去,很认真地想了半天,道:“大师,我觉得你说的好深刻,好玄妙,好有道理,但仔细一想,又觉得……你好像什么都没说的样子。”

  “废话。”

  苦蝉大师道,“你拿‘缸中之脑’这种没有答案的问题来消遣和尚,和尚没有破口大骂,将你一脚踢下星舰去,反而肯敷衍你两句,已经仁至义尽了,还待怎地!”

  李耀也不恼,又道:“那么大师,在你看来,那气泡越飞越高,究竟会飞到什么地方去呢?”

  “我怎么知道?”

  苦蝉大师看着已经融入云层,或许穿越云层,飞向无尽星空的气泡,脸上浮现出一层金色的光辉,淡淡道,“这个问题,就要问李道友你自己了,毕竟,我既不是佛,也不是菩萨,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秃头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