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929章 鞭长莫及!

第1929章 鞭长莫及!

  狄飞文微微一笑,道:“与其说帝国是一盘散沙,倒不如说星辰大海实在太过广袤无垠,以人类现有的技术而论,远远出了一个大一统政府可以高效统治的极限。天籁小说WwW.⒉

  “我王,您应该知道,人类文明之所以能分布在三千大千世界,并非全靠我们自己的征服,更有盘古文明和女娲文明的‘播撒’,换言之,我们并非‘自然而然’扩张到三千世界,而是在他们的帮助下,在极短时间内被‘投放’出去的。

  “那么,在盘古和女娲文明崩溃,他们留下的通讯和交通工具统统损毁之后,‘一盘散沙,孤立无援’才应该是常态,任何大一统的政府或者王朝,都是特例才对。

  “事实上,以人类文明目前的技术和社会展水平,一个中央政府最多有效统治十几二十个大千世界就是极限了,这一点,丁议长想必深有体会。”

  “没错。”

  丁铃铛像是想到了什么头痛万分的问题,皱了皱眉道,“以我们联邦而论,即便有着达的星海跳跃技术和远程通讯能力,但无论跳跃还是通讯,都要消耗大量资源,每天都有天文数字的晶石被送到各处星港和远程通讯基站,又在灵能波动的荡漾之间,白白浪费掉。

  “即便如此,联邦对于偏远星域的资源星球,还是鞭长莫及,极难实施有效统治,很多时候不得不依靠当地宗派来维持基本秩序——这样的宗派管理制度现在固然运行良好,但假以时日,当这些宗派,在当地拥有盘根错节的关系和根深蒂固的利益之后,谁知道会如何呢?

  “再一个,宇宙的广袤无垠和人类本身的强大,造成了可居住星球的环境千变万化,甚至是人类亚种的变化多端,比方说树海界这样的类原始世界,和幽冥界这样重度污染的废土世界,管理方法就不可能完全一样,考虑到不同的风土人情,连统一的法律都极难做到。

  “因而,现在的联邦,其实就带有极强的区域自治色彩。

  “即便日后有越来越多的世界加入联邦,如同古圣界这样,因为他们距离联邦核心区域更远,环境和种族更加复杂,基本上很难由中央政府直接管辖,还是区域自治的可能性比较高。”

  丁铃铛从吕醉手里接手“爱国者组织”的时候,就是坚定的区域自治主义者,认为联邦不太可能依靠强大的军队去统治星海,只能将修真者的理念播撒到整个宇宙。

  她的观点,倒是和狄飞文不谋而合。

  狄飞文点头道:“丁议长说的不错,你们遇到的问题,也就是帝国遇到的问题,虽然帝国在综合国力方面比联邦强大不少,但星海跳跃和远程通讯技术上,并没有本质的区别。

  “如果说联邦有效统治十个大千世界就是极限的话,那么帝国最强大的利益集团,以最先进的技术,也就是有效统治二十个大千世界,再多,就消化不良了。

  “即便最强壮和残暴的恐龙,终其一生都不断生长,其体型也有极限,过于庞大的帝国需要靠不断膨胀的官僚体系和军队来统治,但官僚体系和军队的膨胀,又会反过来将帝国吸干、压垮,星海帝国是这样,真人类帝国又何尝不是如此?”

  李耀忍不住笑道:“那就用理念来感召啊,帝国的修仙者们,不是也有‘一切为了人类文明’的崇高理念么?”

  狄飞文也笑了起来:“所谓‘崇高的理念’,找遍整个宇宙都是极其罕见的奢侈品,这方面大家都是半斤八两,也就‘大哥不笑二哥’啦!

  “就好像在星耀联邦,虽然宣传口径上都把修真者称为‘人类文明的战刀’,要为‘守护普通人’而战,但真正能毫不利己、专门利人、舍生忘死、无私奉献一切的修真者,又有多少呢?我王,即便是你或者丁议长,就真能一丁点私欲都没有么,倘若现在要将您旗下的耀世集团收归国有,您就无动于衷,全无怨言么?”

  李耀和丁铃铛对视一眼,微笑道:“用不着拿大话来逼我们,我们当然没那么崇高了,除了圣盟那些傀儡人,放眼整个宇宙,谁能一丁点私欲都没有?”

  “那就是了。”

  狄飞文道,“在理想状态中,联邦和帝国之战,是1oo%的修真者和1oo%的修仙者之间的理念之战、正邪之战、大道之争,但事实上,双方却有一个共同的敌人,不是圣盟,而是‘人性’。

  “修真者有人性,修仙者也有人性,这是我们和圣盟人最大的不同。

  “人性的第一要素就是自私,基因都是自私的,不惜一切代价都要让自己传承下去,这‘自私的基因’便和修仙者‘崇高的理念’生了冲突,其结果注定是‘理念’一败涂地。

  李耀饶有兴致地问:“怎么说?”

  “理论上来说,修仙者‘优胜劣汰、弱肉强食’的理念并没有问题,只要真正能做到一视同仁,保证上升通道的通畅和淘汰机制的严酷,那倒也算公平,但在现实生活中,这是根本做不到的。”

  狄飞文道,“是人都自私,不分修真者还是修仙者,即便口口声声‘只要是无法觉醒灵根的弱者,哪怕是自己的子嗣,都会毫不留情地被淘汰’的修仙者,但真正能铁石心肠做到的,又有多少呢?

  “更何况,在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所有人分分钟都有可能背叛,真正忠诚度稍微高一点的,也就是自己的亲族和子嗣了,就算是无法觉醒灵根的‘原人’,也可以安排一些隐秘的工作,白白将自己人‘淘汰’掉,不是削弱自己,便宜别人吗?

  “规矩是人定的,能钻的空子总找得到,或许在帝国建立之初,这套制度曾经被严格实施过,但随着光阴流逝,各个豪门大族统统都飞膨胀,逐成尾大不掉之势,单纯想要靠‘弱肉强食’四个字来实现资源的高效配置和利用,根本是痴人说梦。”

  李耀道:“皇帝呢,皇帝对这种贵族自立,军阀割据,尾大不掉的局面,也没有意见吗?”

  “不用把皇帝的力量想象的太强,并非每个皇帝都是昔日的‘黑星大帝’。”

  狄飞文道,“即便黑星大帝武英奇,亦要依靠不少从星海共和国时代就根深蒂固的豪门,来夺取宇宙的霸权。

  “在帝国深处,甚至有一种十分隐秘的说法认为,当初的黑星大帝不过是这些星海共和国的旧日豪门推出来的‘代言人’,为了将他们非法掠夺的利益彻底巩固下来,才制造一个‘皇帝’出来,只不过这个皇帝的野心和力量都大大出乎他们的意料,有些失控而已。

  “黑星大帝虽然失控,但他的子嗣就没那么强势了,千年来,这些帝国豪门放出各种手段,在王族内部挑拨离间,制造矛盾,以‘帝位’为诱饵,引武英一族的内斗,趁机巩固自己的权力,将整个‘极天界、天极星’统统架空。

  “到现在,最强大的四大家族,甚至被授予了‘选帝候’的封号,您想想,倘若连皇帝都要靠他们选出来的话,又怎么制约他们呢?”

  李耀感叹道:“这似乎和昔日苏长告诉我的帝国形势不同。”

  “苏长是学院派,他是‘帝国拓殖大学’的教授,是象牙塔里滋养出来的,自然全盘接纳帝国的蛊惑宣传了。”

  狄飞文深深低下头去道,“属下却是在帝国最底层摸爬滚打出来的小商贩,‘理论上’应该如何属下不知道,属下只是将自己看到的一切,原原本本说出来。

  “总之,一百年前黑风舰队离开帝国时,帝国的形势就是如此,邻近‘极天界、天极星’的十几二十个大千世界,名义上属于皇帝陛下直属,直接由朝廷派出的官僚机构来统辖——其中当然少不了四大‘选帝候’家族的插手。

  “比较外围的三四十个大千世界,则是四大选帝候家族的世袭领地,间或也有一些王族的封地,平均每个家族至少统治七八个世界,根据力量的强弱,对于朝廷只有赋税和出兵的义务,朝廷很难插手他们的内部事务。

  “再外围的数百个大千世界,被分割得更加细碎,基本上每个大千世界都有一个统治者,甚至有的大千世界有两三颗可居住星球的话,每个星球都会有一个统治者,这些人要么是世袭的贵族,要么是新兴的军阀,要么是在帝国征服宇宙的道路上主动投降的旧日统治者——比方说黑风舰队来袭时,如果联邦选择投降的话,很可能也会选出几名界主来维持本地的自治,这并非帝国宅心仁厚,纯粹是丁议长刚才所说,鞭长莫及罢了。

  “这些外围世界的统治方法,那就千变万化,随心所欲了,未必会一味严酷镇压,也有一些世界会采取怀柔政策,统治手法比较温和的;但倘若是残暴不仁的那些,其统治之残酷,就远胜于皇帝直辖和选帝候统治的那些世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