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936章 我,爸爸,爷爷

第1936章 我,爸爸,爷爷

  两个孩子狼吞虎咽的样子,令金贝贝心底那块软肉愈痒痒,忍不住取出了自己偷偷藏起来的小点心给他们吃,看他们像是很久很久没吃过东西的饕餮模样,金贝贝又是心疼,又觉得滑稽。

  一边让孩子们吃着,她一边询问孩子们的老家和父母的情况,又是怎么到狮子座船厂来的。

  两个孩子不知道是警惕性颇高,还是糊里糊涂的缘故,翻来覆去就是说不清楚父母的身份和老家在哪里。

  关于怎么来到狮子座船厂,他们倒是没有隐瞒,果然和金贝贝猜测的一样,是在鱼龙城偷偷溜进一艘星舰,随波逐流被带到了这里。

  虽然两个还不满十岁,乳臭未干的小娃娃,怎么可能躲过满满一船如狼似虎的船员,甚至穿过重重监控,莫名其妙出现在船厂深处——这件事实在很难想象。

  不过,这也是唯一合理的解释了。

  “这么说,停泊在船厂旁边的星舰上,并没有你们的亲人喽?”

  金贝贝有些为难起来,忧心忡忡地说,“这下糟糕了,你们下一步打算怎么办呢?”

  两个小娃娃的回答,却令她哭笑不得。

  小明和文文说,他们来到狮子座船厂倒也不全然是误打误撞,而是有意为之,他们本来就准备到龙蛇星域找一处可以改装和升级星舰的地方,弄一艘能进行远程星海跳跃的星舰,去找他们的爸爸。

  “这简直是瞎胡闹啊!”

  见两个孩子人小鬼大,满脸认真说着“远程星海跳跃”之类的话,金贝贝真是为了他们的未来狠狠担忧起来,“姐姐告诉你们说,会到狮子座船厂来维修和改装星舰的都不是什么好人,你们这样两个一无所有的小娃娃,人家才不会理你们,不会帮你们去找爸爸呢!不对,如果他们愿意带上你们的话,那更加危险,他们十有**是要对你们做……一些很可怕的事情!”

  她原以为这样就能吓住两个小家伙,没想到小家伙的回答更是令她大吃一惊。

  “我们并没有要搭乘别人的星舰啊。”

  李小明很认真地说,“我看过贝贝姐姐船厂改装的那些星舰,都太差劲了,禁不住几次远程星海跳跃就会解体的。”

  “好在这里材料和配件有的是。”

  李文文也胡言乱语起来,“那些到这里来维修的星舰,也携带了大量的燃料和资源,勉强够我们自己升级一艘星舰出来了。”

  “你们……要自己改装和升级星舰?”

  金贝贝目瞪口呆,实在想不出两个小家伙究竟是在怎样的温室中生长起来,竟然会长得这么……“天真烂漫,纯洁无暇”。

  姑且不论改装和升级星舰的技术和费用问题,就说此刻停泊在狮子座船厂的星舰,十有**搭载的都是急着跑路的亡命之徒,就算再有钱好了,谁会将燃料和资源卖给两个小家伙!

  倘若两个小家伙身上真的带着什么价值连城的东西,百分之百会被人一刀一个,再往高能反应炉里一丢,纵然他们的父亲是天王老子,又能如何呢?

  “你们,你们千万不要乱来啊!”

  金贝贝有些六神无主地说,“贝贝姐姐帮你们想想办法看,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但你们的想法绝对是行不通的,哪有这么简单的事情,别说停泊在这里的星舰不会把宝贵的燃料和资源转卖给你们,就连我们厂主也……”

  “转卖?”

  两个小家伙对视一眼,一边摇头,一边绽放出了最天真无邪的微笑,“我们没说要买啊,我们没钱的。”

  “这……”

  金贝贝彻底被两个小家伙打败了,在小小的焊料仓库中转了半天圈圈,又把心思放到了小家伙的父母身上,“你们的爸爸妈妈,就没什么联系方式吗,或许贝贝姐姐可以先帮你们联系一下他们,如果他们有些势力的话,那就好办了。”

  “妈妈的联系方式是有的,但联系她非常危险,会被人现——我们还太弱小,不想被人现。”

  小明奶声奶气地说,“爸爸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现在联系不到他,我们想直接去找他。”

  金贝贝问道:“你们爸爸去了哪里,去干什么呢?”

  小明忽略了第一个问题,直接回答第二个:“我们的爸爸,去找他的爸爸。”

  “爸爸的爸爸……那就是你们的爷爷了,爷爷没有和你们生活在一起吗,爸爸去找爷爷干什么呢?”

  金贝贝挠头,心说这里面是不是涉及到什么复杂纠结的豪门恩怨,认祖归宗之类?好头疼的样子啊!

  “爸爸的爸爸,嗯,应该可以算是我们的‘爷爷’吧?”

  两个奇怪的小家伙歪着脑袋思考了很久,才确定这么显而易见的问题,小女孩文文舔着嘴角的蛋糕渣,两条嫩藕一样的小腿一荡一荡,道,“我们也不知道爸爸去找爷爷干什么,但他们的关系好像不太好,我们就是想去观察一下,爸爸究竟准备怎么对待爷爷。”

  “对了,贝贝姐姐。”

  小明吃得满嘴都是奶油,忽然问道,“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对待爸爸,所以想去看看爸爸怎么对待爷爷,然后采用一样的模式,就好像是什么……‘以其人之道,治其人之身’,你觉得有道理么?”

  金贝贝忍俊不禁:“以其人之道,治其人之身——这句话可不是这么用的,不过,意思上没错吧,如果你们的爸爸对你们的爷爷好,那你们也要对爸爸好,如果爸爸对爷爷不好,那你们也该想办法狠狠教训爸爸一下,让他对爷爷好一点儿。”

  金贝贝有一个很负责任的父亲,两人在星海间颠沛流离,相依为命,感情很深。

  听刚才孩子们的话,她已经在心里勾勒出了一个吊儿郎当,不负责任又脾气暴躁的父亲形象,以及一个忙于工作,生性冷漠,为了事业或者权力而漠视孩子的母亲形象。

  不由对这两个不知姓名的父母,充满了不屑之心。

  “爸爸对爷爷好,我们就对爸爸好;爸爸对爷爷不好,那我们也对爸爸不好——有道理啊!”

  小明恍然大悟的样子,想了想,又道,“那么,如果爸爸将爷爷杀了呢?我们也可以杀死爸爸吗?”

  “什么!”

  金贝贝再次愕然,实在很难相信自己的耳朵,更难以理解那奶声奶气的话语中,所蕴藏的无比平静的杀意。

  “等等,未必是爸爸杀死爷爷,或许是爷爷杀死爸爸也不一定。”

  小姑娘文文吃着蛋糕,轻描淡写地说,“我觉得还是爷爷比较厉害,,爷爷杀死爸爸的概率更高。”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家庭啊!

  金贝贝彻底凌乱了。

  身在龙蛇星域这种乌烟瘴气,无法无天的地方,什么穷凶极恶、灭绝人性的事情都见得多了。

  就算没有亲眼得见,每天的新闻上可是层出不穷呢!

  可是,再怎么丧心病狂的凶人,都不至于把父杀子,子弑父之类的事情,说得这么若无其事吧?

  看着两个稚气未脱,天真烂漫的孩子,一边吃着奶油蛋糕,喝着甜甜的牛奶,鼻尖和嘴角还残留着奶渍,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的样子,却、却说出这么灭绝人性的话,实在是……

  看着孩子们波光粼粼的双眼,金贝贝隐隐有种感觉,他们并不是什么都不懂,而是深深理解自己所说的每一个字,是真的有可能,杀死自己的父亲!

  “怎,怎么能这样?”

  金贝贝涨红了脸,心跳加,手足无措地说,“怎么能杀死自己的父亲呢?”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如果爸爸真的杀死他的爸爸,那么他被自己的儿女杀死,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没什么可抱怨吧?”

  小明伸长了舌头,去舔杯壁上的牛奶,“更何况,就算我们不想杀死爸爸,说不定爸爸反而会想杀死我们呢?”

  “对,不单单爸爸,说不定连爷爷都想杀死我们。”

  文文也说,“我甚至隐隐有一种感觉,爷爷当初就是害怕爸爸生下我们,所以才想杀死爸爸,阻止我们的出现。

  “这样说来的话,或许爷爷和爸爸都想杀死我们,那我们就要考虑把他们统统杀死了,我们虽然弱小,但也不能乖乖坐在这里等他们杀,贝贝姐姐,你说对不对?”

  小男孩和小女孩,一起甜丝丝地笑起来。

  这笑容看在金贝贝眼中,却比九幽黄泉中的恶鬼都要狰狞。

  金贝贝浑身上下每一个血管几乎都要冻结成冰,根本不敢想象自己究竟招惹了什么样的怪物回来,战战兢兢道:“你们……这究竟算是什么家庭?”

  “很普通的家庭啊。”

  小明摊了摊手,“宇宙中的大家,不都是这样的吗?”

  金贝贝实在不想和这两个小恶魔一起待下去了。

  她宁可到维修车间去面对那些五大三粗,目光猥亵,臭气熏天的恶汉,也不愿意再面对这两个“天真烂漫,人畜无害”的小东西。

  但就在她打开焊料仓库的大门时,外面却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

  喊杀和惨叫声像是夏日午后的雷阵雨,劈头盖脑砸了下来。

  有人在进攻狮子座船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