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937章 黑三角
  金贝贝浑身上下的鲜血都往脑袋上涌,又在天灵盖上冻结成冰坨。

  两个瓷娃娃的胡言乱语瞬间抛到脑后,眼前的威胁才是真真切切的!

  最近龙蛇星域的世道很乱,在那些急于亡命天涯的凶徒面前,什么帮会和势力的威慑力都降至最低。

  从好几个月前就有流言传出,说怒狮帮的老大曾经在天环界欠下过累累血债,还杀死过不少联邦的“猎头人”,是联邦必杀的对象。

  谁能屠灭怒狮帮,斩下怒狮老大的头颅,或许就能“戴罪立功”,得到联邦的宽恕。

  金贝贝和她的父亲,并不算是怒狮帮的成员,事实上他们是在威逼利诱之下,被半绑架到这里来的,全靠两父女还算过得去的灵能烧焊手艺,才能勉强在这龙潭虎穴存身。

  但此刻,怒狮帮却成为了他们唯一的依仗,无论怒狮帮众再怎么不堪,那些亡命之徒肯定比他们还要恶劣百倍的!

  “完蛋了!”

  在狮子座船厂待了十几年,金贝贝自然也不是什么手无缚鸡之力的娇弱女子,却是从焊料仓库的角落里摸出了一柄比她大腿还粗的灵能矢爆枪,又拍了拍挂在屁股上面的烧焊枪,对两个小家伙尖叫一声“留在这里”,急匆匆窜了出去。

  船坞和维修车间传来的阵阵爆炸声,还有通讯频道中此起彼伏的尖叫,令金贝贝的心一寸寸往下沉。

  她担忧了好几个月,最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怒狮帮的老大今天早些时候在鱼龙城被人干掉,树倒猢狲散,怒狮帮的大部分势力和产业纷纷崩溃。

  原本停泊在狮子座船厂,“老老实实”接受改装升级的七八条星舰上的亡命之徒,立刻改变主意,大肆劫掠狮子座船厂,想要抢夺大量燃料、法宝单元和优秀的技师——这些都是星海远航必不可少的东西。

  此刻的狮子座船厂,已经变成一片人间地狱。

  七八艘星舰的匪徒骤然发难,船厂里的怒狮帮众猝不及防,一照面就被打翻了大半。

  到处都是浓烟滚滚,烈焰熊熊,无数怒狮帮众被直接丢到了火焰里。

  由特种燃料引发的魔火,即便跳进冷却池里都无法熄灭,只能在阵阵刺耳尖叫声中被烧成灰烬。

  羸弱的抵抗很快被镇压,金贝贝影影绰绰看到十几名身穿晶铠的壮汉,带着二三十台蜘蛛、蝎子和猎犬形态的傀儡战兽朝后方包抄过来。

  她毕竟不是专门的战斗人员,窥探敌情的姿态却是稍稍高了一些,立刻被对方发现。

  几名壮汉一挥手,就有十几头傀儡战兽朝她飞速扑了上来。

  “咻!”

  她下意识扣动扳机,却被强劲的灵能冲击力震得双腿一软,一团闪耀的光波不知偏到哪儿去了,连亡命之徒的毛都没擦到半根。

  还想调整呼吸再来一枪,一头锈迹斑斑的机械猎犬已经如炮弹般狠狠撞到了她的胸口!

  金贝贝听到自己肋骨“咔嚓咔嚓”的断裂声,半声惨叫直接闷在喉咙里,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当她在胸腹之间的剧痛刺激下悠悠转醒时,十分悲哀地发现,时间仅仅过去了半分钟。

  十几名虎背熊腰,呼吸急促的壮汉,在她面前围成一堵高墙,遮挡住了穹顶之下的人造阳光。

  他们统统卸下了头盔,露出一张张刀疤纵横,邪气四溢,混杂着凶狠和猥琐的丑脸。

  他们的眼睛都像是长出了牙齿,想要将金贝贝从脚趾头开始,一厘米一厘米地嚼碎,吞下去。

  “啧啧啧啧,真没想到,狮子座船厂还藏着这样的货色!”

  一名脸上纹着蜘蛛刺青的汉子“嗤嗤”笑着,卡着金贝贝的脖子将她拎了起来,眼底放出混浊的光芒,伸出疙疙瘩瘩,热气腾腾的舌头,朝金贝贝娇嫩的脸颊上舔了过来,“好甜……”

  梦魇般的场景,令金贝贝拼命挣扎,用力去踢这汉子身上的晶铠。

  自然,除了将自己踢得双脚发麻之外,没有半点用处。

  她忍不住哭出声了,双手胡乱挥舞,忽然在后腰上摸到了一个每天都要使用,十分熟悉的东西。

  几乎是自然而然,快若闪电的动作,金贝贝在本能的驱使之下,将微型灵能烧焊枪调节到了最高温度,朝对方脸上按了过去。

  “啊!”

  这蜘蛛刺青的恶汉正准备好好品尝一番美味,根本没想到美味中还暗藏着一根尖刺,险些被烧焊枪戳瞎了眼睛——幸好金贝贝刚刚激活烧焊枪,温度还不高。

  饶是如此,亦在壮汉的下眼泡上,烧出了一块棋子大小的黑斑。

  四周的匪徒们先是微微一怔,随后哄堂大笑起来,有人怪里怪气为金贝贝叫好,亦有人则、直接嘲笑那急不可耐到连最基本警惕心都丢失的蜘蛛刺青壮汉

  “臭婊子!”

  蜘蛛刺青壮汉在同伙面前丢了面子,恼怒至极,他目露凶光,咬牙切齿,卡着金贝贝脖子的怪手加了三成力量,掐得金贝贝脖子“咔咔”作响,像是砍头一样难受。

  “够了。”

  蜘蛛刺青壮汉身后忽然传来一声低沉的吼叫,有人在他腰间重重一脚,将他狠狠踹飞出去。

  自然金贝贝也落到地上,摔了个头昏目眩,天旋地转。

  恍惚之间,金贝贝看到一个身高在两米二十以上,双眼都进行过灵械改造,眼球被替换成深黑色晶眼的光头壮汉走了出来。

  光头壮汉油光发亮的脑门上还纹着一个倒三角的刺青,刺青中央是一枚布满黑色血丝的眼球图案。

  “黑三角!”

  金贝贝毫无半点被人拯救的欣喜。

  她认得这个刺青,知道这名外号叫“黑三角”的光头壮汉亦是龙蛇星域赫赫有名的凶人,心狠手辣的赏金杀手,为了完成任务不惜用上百名平民来给目标陪葬的疯子。

  金贝贝并不觉得,这样一个凶人会有英雄救美的兴趣。

  果然,黑三角冷冰冰的目光在她身上扫了一个来回,就淡淡道:“咱们这次出去避风头,还不知要在星海深处藏匿多久,这个婊子看起来很健康,也够强壮,起码能让兄弟们玩三五年,你要是在这里把她弄死,我不用刀子,直接把你的蛋挤出来,让你自己吃下去,听清楚了吗?”

  众多穷凶极恶的匪徒都噤若寒蝉,那蜘蛛刺青壮汉更是吓得浑身发抖,缩着脖子道:“听,听清楚了,大哥!”

  金贝贝的三魂七魄统统冻结,不知哪儿来的勇气,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从腰间抽出一柄匕首朝自己的咽喉狠狠刺了过去。

  “咔嚓!”

  她的手臂被黑三角踢出一块碎石,直接踢断。

  “当啷!”

  匕首落地,同时失落的,还有金贝贝最后的希望,她疼得连惨叫声都发不出来了。

  “而且……”

  黑三角面无表情,看着金贝贝的目光,就像在打量一件品相还算完好的货物,又回头道,“老头,这个是不是你的女儿?”

  一名鼻青脸肿,浑身血污的中年人,一边吐血,一边被两名匪徒押了出来。

  “爸爸!”

  尽管父亲被折磨得面目全非,金贝贝还是第一眼就认了出来。

  “贝贝!”

  父亲的眼珠几乎要撕裂眼眶,炸裂开来,发出声嘶力竭的吼叫,却又被人一拳狠狠砸在嘴唇上,砸落了几颗牙齿,也把剩下的声音都砸回了喉咙里去,只能拼命挣扎,如同被剁去了四肢的青蛙。

  “很好。”

  黑三角无动于衷地看着,见两父女流出血泪的样子,竟勾起了他嘴角的一抹微笑,“这对父女都是烧焊技师,对我们的长途跋涉很有用处,弄到船上之后小心看管,尽量不要弄死了。”

  “是!”

  众多匪徒纷纷点头,七手八脚将金贝贝架了起来。

  “爸爸!爸爸!爸爸!”

  金贝贝用尽全身力气挣扎,像是一头发疯的怪物般大吼大叫,乱踢乱打。

  “听着,婊子。”

  黑三角见惯了这样的场面,平静道,“我的兄弟都是怜香惜玉的人,你要是乖乖和我们合作,说不定过几年还有机会把你们两父女都放了,但你如果非要自寻死路,那我就叫人,把原本准备在你身上做的事,统统都在你爸爸身上做一遍——是每天做一遍,听懂了吗?”

  “啊,啊啊啊啊啊!”

  金贝贝和父亲彻底神经崩溃,两父女发出了非人的惨叫。

  “噼里啪啦”的燃烧声,“轰隆轰隆”的爆炸和崩塌声,无辜者的惨叫声和匪徒们的狞笑声,交织成了连九幽黄泉中都不常听到的刺耳乐曲。

  就在这时——

  “贝贝姐姐,你很难受吗?”

  两道绝、对、不、可、能在这人间地狱中飘荡的声音,却偏偏在众人面前的金属废墟中传来。

  发出声音的,是两个浑身上下散发着微光,和血火交加的环境格格不入,根本没理由出现在这里的……七八岁的小娃娃。

  两个很漂亮很可爱很天真无邪的小娃娃,一手捧着牛奶,一手抓住蛋糕,一边慢条斯理地品尝,一边眨巴着黑白分明,闪闪发亮的大眼睛,十分好奇地打量着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