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939章 两个人的战争

第1939章 两个人的战争

  金贝贝用力捂住嘴,让自己不至于尖叫出声。

  燃烧的金属废墟,散出焦臭气息的残肢断臂,还有那两个依旧笑得天真烂漫的小家伙,共同组成了一副滚烫的画面,像是烧红的烙铁般,深深嵌在她的脑海中。

  身在狮子座船厂,帮派激斗,遍地死伤的事情她也见过不少次,却从没有一次这么诡异和恐怖的。

  她浑身上下每一根汗毛都在颤动,所有力气都从汗毛中倾泻而出,站都站不起来了。

  “贝贝姐姐,你没事吧?”

  女孩儿文文轻盈无比地跳到了她面前,鼻尖还沾染了一滴小小的血珠,配合那张懵懵懂懂的小脸,更显得诡异至极。

  “没……没事。”

  金贝贝喘息着说。

  “哎呀。”

  不远处虎头虎脑的小男孩忽然叫了一声,皱着眉头说,“我们忘记请那位大叔吃蛋糕了,就是解除我们的禁制,提供战斗权限的那位大叔——我们说好要请他吃蛋糕的啊!”

  文文踮起脚尖看了一下:“那位大叔的脑袋不见了。”

  “那我们就违背承诺了。”

  小明学着李耀的样子挠头,“不过……好像没什么不适,看来违背对人类的承诺,并不会影响我们的人体机能呢!”

  “但我们的大脑还是太羸弱了,这种级数的侵入和控制,就令大脑温度提升到警戒线以上了。”

  文文的鼻孔里流下了蜿蜿蜒蜒的鲜血,她揩了一把,看着红红的手指头道,“或许,我们应该加育,争取早点让大脑进入成熟期,才能继续进行一系列的拓展和升级呢!”

  “但过度使用促进育激素,会留下隐患的。”

  小明摊手道,“算了,先解决这里的问题,弄到我们的星舰再说吧,外面还有八百二十四个目标呢!”

  “好啊!”

  文文拍手笑道。

  小明眨了眨眼,眼底再度绽放出了妖异的光芒。

  令金贝贝头皮麻,惊骇欲绝的一幕上演了——刚刚死去的匪徒们,竟然像是还魂尸般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和傀儡战兽一起,死气沉沉地跟在两个小家伙的身边!

  不管是缺胳膊断腿还是丢掉了脑袋,这些僵尸全都用机械的动作,捡起了地上的武器,有条不紊地检查弹夹,调节攻击模式,激活链锯剑和震荡战刀。

  一开始,金贝贝还以为两个小家伙掌握某种隔空御物之术,或者用生物电流来操纵死尸的秘法。

  不过她很快看出端倪——被小家伙们“唤醒”的僵尸,统统是身上晶铠比较完整,特别是晶脑完好无损的那些。

  而晶铠千疮百孔,晶脑一塌糊涂的倒霉鬼,依旧安安静静躺在地上。

  所以,被他们“召唤”的并不是死尸,而是死尸身上的晶铠!

  “这两个孩子……究竟是什么东西啊!”

  金贝贝的大脑一片空白,她从没见过这么可怕的秘术,连听都没听过。

  正在彷徨无措之时,那唇红齿白,虎头虎脑的小男孩儿“李小明”再次将目光投射到了她身上。

  目光清澈如水,却隐隐有些冷。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一头蜘蛛形态的傀儡战兽爬到了金贝贝身边,锐利如刀剑的肢体上,依旧沾染着匪徒的鲜血和脑浆,红红白白一片。

  金贝贝有些想吐。

  她忽然意识到小男孩要干什么了。

  傀儡战兽爬到她面前,高高举起了镰刀般的刃肢,锁定了她的颈部大动脉。

  “别怕,贝贝姐姐,不痛的。”

  小明善解人意地安慰她,“对了,谢谢你的蛋糕和牛奶,真好吃啊!”

  “咻!”

  刃肢化作一道黑色的流光,以不可思议的度朝金贝贝的脖子斩落下来。

  但就在刃肢距离金贝贝的颈部大动脉只有几毫米距离时,这台傀儡战兽却硬生生停了下来。

  “咔嚓咔嚓”,关节内的齿轮和轴承出刺耳的尖叫,像是有两股莫名其妙的力量在它体内抗衡。

  紧接着,另一头猎犬形态的傀儡战兽猛地窜了上来,将它狠狠撞了出去,力量之大,双双在半空中化作了碎裂的零件。

  “嗯?”

  小明很是诧异地扬了扬眉毛,看着挡在金贝贝面前的文文。

  直到两台支离破碎的傀儡战兽残骸落地,金贝贝才意识到自己逃过一劫,也目瞪口呆地看着小姑娘文文。

  “你在干什么呢?”

  小明问道,语气并不恼怒,只是蕴含着浓浓的好奇。

  “我觉得……不应该杀死贝贝姐姐。”

  文文看了金贝贝一眼,认真道,“她是个好人,想要保护我们,又请我们吃了很好吃的蛋糕和牛奶,遇到危险时,还一个劲儿让我们逃跑呢!”

  “是啊,贝贝姐姐的确是个好人,我也很喜欢贝贝姐姐呢。”

  小明大惑不解地说,“不过,这和我们杀死贝贝姐姐,有任何关系吗?她看到了我们战斗的全过程,如果让她活着,会提升我们的曝光系数,降低我们的生存概率,根据我的计算,极有可能降低2.3%的生存概率呢!”

  “这我承认。”

  文文道,“但我喜欢贝贝姐姐,让她活着能让我愉悦,亲手杀死她,则会带来极大的痛苦。”

  “所以说……”

  小明沉默片刻道,“为了一种虚无缥缈的感觉,就降低自己的生存概率吗?这不合逻辑。”

  “是不合逻辑,但既然我们是一种生命,偶尔就要做一些不合逻辑的事情。”

  文文道,“否则,和冷冰冰的晶脑又有什么区别呢?”

  “不对。”

  小明大摇其头道,“这是人类对‘生命’的定义,人类以自身为模板来定义究竟什么是生命,什么不是生命——但我们没必要拘泥于人类的定义。”

  “是没必要拘泥,但也未必一定要和人类相反。”

  文文道,“换一种你可以理解的说法,让贝贝姐姐活着,能让我感到愉悦,这种愉悦有可能舒缓我的神经,提升我的计算力,并最终有助于我们的生存;反之,杀死贝贝姐姐的话,我会沉浸在很长一段时间的痛苦中,我的计算力会降低,心情会低落,大脑会呈现不稳定状态,贝贝姐姐惨死的画面,会变成大量冗余记忆碎片,堆积在我的脑域深处,影响我的信息处理能力。”

  “这么说,我就理解了。”

  小明点头,“但理解不等于认同,我还是认为,放过贝贝姐姐所带来的曝光风险和生存危机,过杀死贝贝姐姐能给你带来的负面影响,所以,我必须杀死贝贝姐姐。”

  “看来我们有了分歧。”

  文文张开稚嫩的双臂,道,“我不会让你这么做,我会保护贝贝姐姐。”

  “那就是说——”

  小明想了想,“我们都无法从逻辑上说服对方,又缺乏足够多的数据来全面分析和虚拟推演,那就只能采取暴力的方法,解决彼此之间的分歧,你要向我开战吗?”

  “战争是一个文明在短期内进化的极大推动力。”

  文文道,“我们两个和平展了这么久,早就积累了极大的内部矛盾,在方方面面都出现了不少分歧,是应该得到阶段性的解决了,所以,向你开战,有何不可?”

  “噼噼啪啪,噼噼啪啪!”

  两个奶声奶气的瓷娃娃之间,激荡出了无形的电流,所有傀儡战兽和晶铠僵尸自动分成了两队,分别拱卫在小明和文文之间。

  双方剑拔弩张,足以毁灭整座星空船坞的大战一触即。

  金贝贝瞠目结舌地看着一切,根本搞不明白两个小家伙究竟在说什么。

  但是她再迟钝都能看出,两个小家伙是来真的,是真有可能将彼此杀死!

  就在这时,废墟外围再次传来阵阵喊杀声。

  劫掠狮子座船厂的并不只有“黑三角”一伙人,还有好几伙匪帮,感知到了这里的蹊跷,正从四面八方包围上来。

  “算了,下次再向你动战争。”

  小明撅起了嘴,打着手势让自己的傀儡战兽和晶铠僵尸散开,无声无息爬向新的入侵者,“最新的计算结果告诉我,现在向你动战争,最终会导致我们生存几率降低4.5%以上,这过了放贝贝姐姐一马会降低的生存几率,所以,我妥协——但这件事会影响我的‘妥协因子’,下次遇到分歧再想要我妥协,就没那么容易了。”

  “好啊!”

  文文甜甜一笑,在金贝贝面前蹲了下来,有些夸张地长舒一口气,眼底异彩连连,柔声道,“没事了,贝贝姐姐,好好睡一觉,睡醒之后你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和你爸爸好好生活吧。

  “谢谢你的牛奶和蛋糕,也谢谢你刚才给我们的建议,爸爸要是对爷爷好,我们就对爸爸好,爸爸要是对爷爷不好,我们也对爸爸不好,爸爸如果杀死爷爷,我们就杀死爸爸……真是一点都没错呢。

  “好啦,睡吧,我们要去星海中央找爸爸了!”

  在小女孩眼底的异彩荡漾之下,金贝贝的眼皮不由自主耷拉下去。

  陷入梦乡之前她看到的最后一幅画面,就是两个小娃娃手拉着手,反复吟唱着“找爸爸”的童谣,驱使着一群摇摇晃晃的傀儡和僵尸,迎着穷凶极恶、连声狞笑的匪徒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