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954章 前辈救命!

第1954章 前辈救命!

  “那怎么办呢?”

  琉璃眼底噙着晶莹的泪珠,双手合十,像只迷路的小猫般哀求道,“前辈,求求您无论如何都要救救我师兄,无论您想要什么报答,只要我们办得到,一定会竭尽所能去办到的!”

  李耀想了想,道,“我觉得自己以前不太像是医生,治病救人并不是我的强项,不过你师兄只是小问题,大不了以后不修炼《雷电绞杀拳》,换一种更加稳妥的雷电系神通修炼就是。

  “我更加在意的,是你的父亲,他的师父。

  “我不知道你父亲的重病,是否和修炼《雷电绞杀拳》有关,只知道任何修炼《雷电绞杀拳》的人,如果不同时修炼一些能排泄细胞废弃物的辅助功法,都有极高概率被严重堵塞神经、血管和肌纤维。

  “如果你父亲已经修炼了几十年,功力精纯到无以复加,那么他的堵塞一定比你师兄更严重百倍,日积月累形成的‘灵能栓塞’,或许布满了他周身各大要害,一旦发作起来,瞬间毙命都不奇怪。”

  “什么!”

  琉璃不敢相信地捂住了嘴,倒退两步,一屁股坐在地上,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

  “前辈!”

  韩特急出满头大汗,朝李耀爬了过来,手足无措地说,“我怎么样都无所谓,但请您救救我师父吧,他真的是个好人,是方圆千里人尽皆知的大好人,太平城寨上下好几千人的生命,全靠他来守护的!”

  李耀继续平静道:“刚才说了,我并不是医生,甚至连你师父的面都没见过,这不过是我根据你灵能运转方式做出的一些推测,或许还有别的什么原因,造成了你师父的重病,那就不是我能解决的了。

  “如果仅仅是《雷电绞杀拳》的缘故,我倒是能想办法帮你们师徒一点点调理过来,甚至帮你们改进《雷电绞杀拳》,想出排泄掉线粒体废弃物的办法。

  “但是,对你师妹的问题,我就真的束手无策了。”

  韩特和琉璃刚刚听到李耀愿意帮助他们,正欲喜极而泣,却听李耀又将话锋转移到琉璃身上,两个小家伙同时愣住。

  韩特结结巴巴道:“我、我师妹有什么问题?”

  “她的问题,比你严重百倍。”

  李耀将晶眼转到了琉璃的方向,红芒一吞一吐,“小姑娘,告诉我,最近半年内,你是不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感觉到隐隐的头痛,不是那种针扎一样的痛法,却像是大脑从中间硬生生裂开来,被人揪住头发朝两边撕扯的痛法,疼痛就像是贯穿你整张脸的一条细线,最痛的一点应该是在鼻尖上?”

  “谁说的?”

  韩特像是受了什么刺激,大摇其头,断然否定,“我师妹才没有!”

  “我……”

  琉璃却是小脸煞白,满脸震惊,喃喃道,“的确有的,每隔三五天就会发生一次,前辈怎么知道?”

  “什么!”

  韩特先跳了起来,手舞足蹈,语无伦次,“那不是和师娘一样了么,琉璃,你、你怎么从来都没告诉过我们,连师父都不知道?”

  “我不想让你们担心……”

  少女低下了头,轻轻咬着嘴唇,纠结地玩弄着手指,“一开始我还以为是错觉,毕竟那种痛觉十分微弱,若有若无,直到最近,发作得越来越频繁,痛起来也越来越明显,我才想到要告诉你们,但爸爸又一病不起,而且马上就要到一年一度的‘天赐大典’,太平城寨能不能熬过新的一年,都要看今次‘-天赐大典’了,我不想在这个时候让你们分心,想着等‘天赐大典’之后再告诉你们不迟。”

  “你——”

  少年急得快要哭出来,却又无处发泄,拳头重重砸在地上,砸得电弧游走,碎石飞溅。

  李耀不动声色地观察着他们:“怎么,你的师娘,琉璃的母亲,也有同样的症状吗?”

  “是的,前辈。”

  韩特闷闷道,“琉璃的母亲是在五年前去世的,死前一年也出现了您说的这种症状,头痛欲裂,好像有一条烧红的钢锯从中间锯她的头,而鼻尖就是最痛的一点!”

  “那么——”

  李耀继续问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琉璃和她母亲应该修炼的是同一门神通,都是改变了部分脑细胞的结构,大幅提升脑电波释放的强度,在体外形成一个可控的脑波磁场,通过改变磁场的强弱、构造和频率,来干涉友军或者敌人的灵能形态,达到帮友军疗伤、提升友军攻击强度,或者扰乱敌方神通的效果了?”

  韩特目瞪口呆地看着李耀,对这名在地底掩埋了几百年的神秘前辈,真是佩服到五体投地:“前辈,您实在太神了,我是不知道他们的脑细胞有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改变,但的确,琉璃和我师娘主修的是同一门神通,叫做《天心变》,既可以让自己人心绪宁静,灵能激荡,加速恢复,增幅破坏力,也可以扰乱敌人的招式,将敌人的神通扼杀在襁褓之中,是攻守兼备,一等一的辅助系神通,很厉害的!”

  “的确相当厉害,尤其是对施术者来说。”

  李耀冷笑一声道,“修炼这种神通,会令人的脑细胞长时间处在高频振荡的状态,像是时时刻刻被高能微波反复穿透大脑,大脑发生异变,简直是100%的事情,而且一旦发作,必死无疑,连保留魂魄,化作鬼修的几率都几乎没有。”

  听到他冷酷无情的判断,琉璃像是接受了命运的裁决,坐在地上一言不发,只是冲韩特露出了一张苍白的笑脸,哀求他不要为自己担心。

  少年的脸却涨得通红,像是要激射出一万道血箭,“噗通”一声,竟然硬生生跪倒在李耀面前,死死忍着眼泪道:“前辈,请您救救我师父和我师妹吧,就像您刚才救我一样,帮他们也放放血,清除一下体内的毒液和废弃物好了——只要前辈肯出手,我什么条件都答应,无论前辈要什么,我都会拼了命帮前辈弄来!”

  李耀的指示灯黯淡下去,沉吟道:“你只是简单的线粒体废弃物无法排泄问题,你师妹却是非常严重的大脑受损和变异问题,怎么能一概而论?

  “大脑是人体最神秘也最精密的器官,怎么可能通过扎几个孔,放点儿血出来就解决问题?

  “是,脑细胞本身没有痛觉,你师妹现在的隐隐作痛,应该是颅压过高导致的,打开她的大脑,降低颅内压力,是能暂时减轻她的痛苦,但这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你师妹还处在生长发育的阶段,脑部变异既然已经发生,便不是停止修炼《天心诀》就能解决那么简单,最好还是请高明的脑科医生和冥修师来治疗。”

  韩特满脸迷茫道:“我们是小地方,很少有医生来的,至于‘冥修师’,那是什么?”

  李耀微微一怔,又深深思索一阵,道:“这样吧,既然你师妹的问题是脑电波磁场不稳定,只要有合适的工具和零件,或许我可以先帮她炼制一顶特殊的头盔出来,戴上之后,暂时遏制住大脑的继续变异,但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趁这段时间,你们还是要尽快想办法,找到真正的专家。”

  “谢谢前辈,谢谢前辈,谢谢前辈!”

  韩特又是心疼,又是欣喜,终于流淌出了黏糊糊的眼泪,拉着琉璃的手,犹豫了一下,又道,“不知道前辈……”

  “我可以帮你们,但你们也要帮我,大家来做个交易。”

  不等他说完,李耀就道,“你们也看到了,我……只剩下一缕残魂,在地底掩埋了几百年,失去了所有记忆,对过去的自己和崭新的时代都一无所知,你们要充当我的向导,帮我认识全新的世界。”

  “这个自然!”

  见李耀一口答应,少年又恢复了上蹿下跳猴子般的活力,用力拍着胸脯道,“这个包在我们身上,请前辈和我们一起回太平城寨吧,我们一定会帮前辈尽快搞清楚整个世界,彻底融入‘孽土’之中的!”

  李耀笑了笑,继续道:“还有一点,我暂时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真正身份,甚至连你的师父,琉璃的父亲都不能告诉,对外么,你们就说自己从废墟深处,捡回来一台普普通通的清洁和维修用灵能傀儡,还对它进行各种乱七八糟的改装和升级好了,有问题吗?”

  少年和少女对视一眼,同时用力摇头:“没问题!”

  “对了——”

  韩特想了想,小心翼翼问道,“在外人面前,我们是可以装出捡到一台‘万能清洁工’的样子,但是在私底下,我们应该怎么称呼前辈呢,前辈还能想起来自己过去叫什么名字吗?”

  李耀沉吟片刻,道:“我隐约记得,自己以前的名字里应该是有一个‘耀’字,阳光照耀的‘耀’,所以你们可以称呼我——‘耀老’。”

  “喂。”

  血色心魔在李耀的元神旁边幽幽道,“当你说出这么肉麻的名字时,真的没有感觉到一丝丝的羞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