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959章 天人赐福

第1959章 天人赐福

  此刻,太平城寨所在的弹坑大湖上空,却冉冉盛开了数百朵洁白无瑕的花儿,随风飘落下来。

  已经有不少花儿落到了湖面上,像是水母般一沉一浮。

  这些花儿令所有村民都大为疯狂,或是驾驭着小艇在湖面上搜索,或是背后插上类似滑翔翼的弧形法宝,飞到半空中去抢夺,再加上一支支探照灯,照耀得天空宛若白昼,场面好不热闹。

  李耀将元神高度凝聚,依稀分辨出那是一顶顶降落伞,下方垂挂着一些金属箱。

  “天人赐福了!”

  两个小家伙老远就看到一朵朵白花从天空中飘落下来,兴奋地手舞足蹈,面红耳赤地向李耀解释道,“那就是天轨上抛洒下来的救援物资,每年‘天赐大典’之前,天轨抛洒物资的频率都会加快,就算是额外开恩了,没想到今天正好被他们赶上。”

  “那里有一个!”

  韩特见到一顶降落伞被风吹离湖面,朝他们的方向飘来,欢呼一声,将飞梭车猛地一扭方向,朝救援物资的落点飞驰而去,正好在大湖边缘发现了已经被摔碎的金属箱,里面充盈着一个个轻盈柔软的泡泡,起到缓冲作用。

  在泡泡的保护之下,却是两件寒光闪闪的武器。

  “是新型法宝,正好两件!”

  韩特和琉璃同时眼前一亮,七手八脚地拎起了这些新武器,兴高采烈地把玩起来。

  李耀放出一缕缕微弱的神念,一丝丝附着到了两个小家伙手中的武器上,仔细研究它的结构。

  这种武器和李耀印象当中的“动力拳套”十分相似,能够完全包裹住人的五指、手掌到手肘,但是在手腕之上,却增加了一圈厚重的金属环,金属环表面还镶嵌着十二枚鹅卵石大小的幽蓝色晶石,不知起到什么作用。

  两个小家伙却是轻车熟路,撅着屁股在泡泡之间搜索,很快就发现一枚带有放映功能的玉简。

  轻轻一按,从玉简前端放出一道三维立体光幕,以最简单直接的图像方式,详细介绍了这种武器的使用方式。

  这种武器名为“天火雷击环”,的确是“动力拳套”的升级版本,除了极大提升使用者的拳击破坏力之外,还拥有近战和远射两种神通。

  切换到近战模式时,附着在手腕上的金属环会产生特定模型的电弧和火焰磁场,模拟出雷霆战刀和焚天战斧的效果。

  切换到远射模式时,则能将一团电浆直接抛射出去,将百米开外的目标都电成焦炭。

  从玉简释放出来的三维立体图像来看,威力的确相当强劲,全力激发时,甚至连灵能护盾都能一下子贯穿。

  “好,好厉害啊!”

  韩特和琉璃看得双眼发直,嘴巴张大到能塞下两个鸭蛋。

  “的确是相当犀利的法宝,不过,也太激进了!”

  李耀的元神已经在两套“天火雷击环”内外扫描了几十圈,将他们每一层的符阵统统扫描下来,并铭记在自己心里,不禁暗暗摇头。

  真人类帝国的灵纹和符阵镌刻技术,自然隐隐在联邦之上,但这种量产型装备的结构分析,却也难不住李耀。

  他一眼就看出“天火雷击环”为了达到最大瞬间输出功率,采用了超过五十种极不稳定的符阵,又用最极端的底层架构将他们拼凑在一起,就连在设计灵能循环回路的时候,都没有丝毫考虑到系统冗余的问题,而是采用了一种十分冒进,几乎是“不顾一切”的做法。

  是,在一般的法宝设计领域,偶尔采用一两种比较极端的符阵是可以接受的,只要冗余设计到位,既能压榨出法宝的极限性能,也未必会影响故障率。

  李耀自己,就是擅长运用极端符阵的高手,他的炼器风格素来是以“丧心病狂”而著称。

  但即便是如此丧心病狂的他,都不可能像这样,将几十种极度危险的符阵拼凑到一起,却连半点儿冗余空间都不留下,只是胡乱添加了两套稳定系统。

  这种做法,发生严重故障,简直是板上钉钉的。

  是,这样的“天火雷击环”,肯定比一般的“动力拳套”要强大好几倍,可是他们一旦发生故障,说不定会将使用者的整条手臂都炸掉,把自己都给活活电死。

  一件超高精密度的法宝,很可能是由成千上万座超微型符阵组合到一起,有数十万种不同的灵能流动模型,简直形成一个混沌系统。

  现在要李耀来看的话,他也不可能知道,“天火雷击环”究竟会在何种环境下,遭遇什么样的打击,或者输入什么强度的灵能多少时间之后,才会发生故障。

  这,或许就是天火雷击环的设计者,想要在“实战测试”中搞清楚的了。

  “所谓‘天人赐福’,就是高高在上的修仙者,将这些极不稳定、100%会出问题的法宝丢给罪民,让罪民冒着生命危险帮他们进行测试吗?

  “真人类帝国的法宝工业和神通创造行业,就是建立在无数罪民互相厮杀,你死我活,血流成河的累累白骨之上吗?”

  李耀一言不发,怒火中烧。

  两个小家伙自然不知道修仙者的阴谋,喜不自胜地把玩一阵之后,又想起有李耀这个德高望重的“耀老”存在,毕恭毕敬将天火雷击环捧到他面前,请他品鉴一番。

  李耀早就用神念扫描过,自然对这两件极度危险的实验型号法宝毫无兴趣,却是有些好奇地打量着天边——在距离太平城寨极远的地方,似乎还有不少降落伞在半空中飘荡。

  李耀问道:“那些物资,你们不去捡吗?”

  韩特随意扫了一眼,摇头道:“那些太远了,已经飘落到了别的村子势力范围里,等我们赶过去时,早就被别的村子捡走,还容易爆发彼此的冲突,眼看‘天赐大典’就要开始,犯不着在这时候大打出手,死伤惨重的。”

  李耀又问:“天赐大典是什么?”

  韩特道:“天赐大典就是每年一度的最大规模物资投放,具体日期和地点都会由天轨提前一个月发出通知,到时候,投放下来的物资比今天所见到的要多出百倍,质量也要高出好几个级数,还有可能发现神通广大的极品老爷爷,甚至是整整一座军械库呢,所以,那是所有村子最盛大的日子,大家伙儿都憋着一股劲,想要在天赐大典上多抢一些东西回来!”

  琉璃接着补充道:“正因为天赐大典至关重要,谁能抢到更多的物资回来,就能保证村子在今后一年的生计,所以不但十里八乡所有村子都会赶去抢夺,连外面来的强者都会觊觎,甚至连平时在血战世界活动的匪帮和凶人,都有可能出现,所以,我们一定要打起十二万分精神才行。”

  李耀沉吟片刻道:“这么说,天赐大典的抢夺一定十分血腥,说不定会闹出人命了?”

  “不是说不定,而是肯定要闹出人命的。”

  韩特认真道,“天赐大典关系到一个村子的存亡,哪个村子要是没有抢到足够的物资,不但自己会衰落下去,而且别人知道了你的虚弱,更会落井下石来打你,抢你,灭你,把整个村子都毁掉!

  “反过来说,倘若在天赐大典中抢到了足够多的资源,又彰显出了强大的实力,四面八方失去了村子庇护的人都会过来投靠,还有很多强者也会要求加盟,那就是一个村子大肆扩充的好机会啦!

  “像我们太平城寨,最初不过是一两百人,岌岌可危的小村子,就是因为我师父在接连几次天赐大典上都大放异彩,以绝对的实力独占鳌头,抢到了大量资源回来,才渐渐兴旺发达起来。

  “既然天赐大典这么重要,大家肯定是豁出性命去拼啦,所以每年都要打得头破血流,拼个你死我活,死掉好些人的!”

  顿了一顿,韩特又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虽然我师父是公认的方圆数百里内第一强者,但他其实并不喜欢天赐大典这种血腥残酷的争斗,他经常说我们这样子自相残杀,简直就像是被人豢养的畜生在狗咬狗一样。

  “他曾想过要改变天赐大典的模式,想出一种能公平分配救援物资的方法,尽量让所有村子和所有人都满意,不过呢,连我都觉得,这种方法是绝不可能存在的啦!

  “总之,我们太平城寨并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绝,只要在天赐大典中得到我们应有的那份就够了,但如果别人硬要来抢我们的,我们自然也不能坐以待毙,耀老,你说对不对?”

  李耀不置可否,想了想,又问道:“你们刚才说,天赐大典的时候,连平时在血战世界活动的匪帮和凶人都会赶来,你们打得过那些人吗?”

  “只要齐心协力,未必没有机会。”

  韩特自信满满地挥舞了一下拳头道,“天赐大典并不只在一个地方发生,而是在整片孽土的各处同时上演,换句话说,当荒芜世界降落下来大量物资的同时,血战世界也能弄到大量物资,而且只会比我们这里数量更多,质量更好,等级更高。

  “真正厉害的匪帮和凶人,自然是抢夺他们那里的物资,会跑到我们这种荒芜世界来的,不过是匪帮和凶人中的末流货色,小角色而已。

  “我师父‘破山锤’的称号,在方圆几百里内都算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啦,那些匪帮中的小角色,轻易也不敢来招惹我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