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963章 天真的理想

第1963章 天真的理想

  “滴滴!”

  李耀像是回应两个小家伙的呼唤,指示灯出了急促的闪烁,原本用来修剪花花草草的链锯,轻盈地挥舞着。天』籁小』说WwW.⒉

  “太好了!”

  韩特摩拳擦掌,信心百倍道,“我被强电弧打通了奇经八脉,修为在一点点恢复,又得到了这台神秘莫测的灵能傀儡‘妖星’,这些都是大大的吉兆,师父您尽管放心好了,这次‘天赐大典’一定没问题,我们还是会像往年一样,满载而归!”

  古正阳的笑容一黯,沉默片刻,缓缓吐出一口浊气道:“关于这次‘天赐大典’,我已经将指挥权交给了赵队长,由他来全权负责了。”

  “什么!”

  两个小家伙同时惊呆了,韩特急道,“师父,您怎么可以将指挥权交给赵烈呢,谁都知道他野心勃勃,无时无刻不想着要抢班夺权,把您取而代之啦!现在赵烈在村子里已经有一班死心塌地的党羽,势力一天比一天庞大,如果连‘天赐大典’这么重要的任务都全权交给他来负责,他肯定会趁机收拢权力,收买人心,削弱您的力量,最后骑到咱们脖子上来的!”

  “没错,爸爸。”

  琉璃也忧心忡忡地说,“赵烈叔叔和您的冲突,一天比一天激烈,刚才在外面,赵冲还故意找师兄的麻烦,冤枉我们要私藏物资,简直可恶至极。”

  “我知道师父素来宅心仁厚,以大局为重。”

  韩特咬牙道,“但是在这时候一味退让的话,别人只会以为我们软弱可欺,愈蹬鼻子上脸,骑到我们头上来耀武扬威了!”

  古正阳轻轻咳嗽几声,道:“你们应该知道,我并不是一个热衷于权势的人,更何况区区一个几千人大村落的村长而已,也谈不上有什么‘权势’,赵烈想要的话,尽管拿去好了。”

  “那怎么行?”

  两个小家伙都急了,韩特瞪大眼睛道,“师父,这不是村长不村长的事,您不是向来很不赞同赵烈的理念,认为他太过心狠手辣,一味咄咄逼人,只会给太平城寨招来灾祸的吗?如果真让他当上了村长,那太平城寨就要变成一个大匪帮,方圆几百里内,就要刀兵四起,永无宁日了!”

  “对啊,爸爸,你的病只是一时,应该……”

  琉璃扫了李耀一眼,十分肯定地说,“会好起来的!”

  “这和我的病无关。”

  古正阳流露出了心灰意冷的表情,轻轻摩挲着金灿灿的穗子,叹了口气道,“琉璃你娘走了已经四年了。”

  琉璃微微一怔,不明白父亲的意思。

  “你娘是个很天真的女人,我第一次见到她时,她不过和你一般大的年纪。”

  古正阳一屁股坐在田垄上,嗅着穗子的清香,陷入了悠远的回忆,“那时候我才刚刚从天上掉下来,大脑一片空白,丧失了往昔的所有记忆,只记得大量用来杀戮和毁灭的神通,那些东西就像是一个个大漩涡,在我的脑海中疯狂旋转着,把我变成一头浑浑噩噩又不知所措的野兽。

  “那时候的太平城寨只有一艘铁壳大船,几百号人,规模远远没有今天这么大,就连我们现在置身的这处温室,也只是一个小小的角落,种着几株歪歪扭扭,芦柴棒一样的植物。

  “那时候的我,已经像孤魂野鬼一样,在废墟城市里游荡了好几个月,所见到的整个世界,无不是黑暗、血腥、杀戮、背叛和毁灭,偶尔能在废墟的缝隙和阴暗的角落里现几株植物,不是长满了腥臭不堪的剧毒藤蔓,就是能喷射出带有强酸性的腐蚀液,却是从来没见过这样生机勃勃,充满希望的东西。

  “看到那一小撮金灿灿的植物,我惊呆了,问那个正在小心翼翼伺候着它的小姑娘,这是什么东西。

  “她告诉我,那是‘金稞’,是一种‘庄稼’,是可以拯救整片孽土,让孽土之上所有罪民都不要再终日厮杀,你死我活的宝贝。

  “她说,正因为孽土之上,土地贫瘠,寸草不生,人们衣不遮体、食不果腹,只能眼巴巴依靠天轨抛洒救援物资下来,为了争夺救援物资,争夺生存的一线渺茫希望,才会终日纷争不休,从人变成了野兽。

  “如果能有一种庄稼,可以在饱受污染和辐射的贫瘠土地上茁壮成长,让所有人都有足够的东西吃,那我们就不用等着天轨上的救济来过活,就没必要互相敌视,彼此警惕,像是饥肠辘辘的野狗那样互相撕咬和啃噬了!”

  韩特和琉璃听得入神,禁不住拉住了彼此的手。

  琉璃眼底闪烁着晶莹的泪珠,轻声道:“我娘说的对,如果金稞真能种满整片孽土,把贫瘠的土地都变成金灿灿的田野,那就没有纷争,没有流血,没有互相厮杀,没有野兽一样的匪帮和暴徒,就连我们自己……也不用变成一头头野兽了。”

  古正阳咧嘴一笑,笑得既温柔又苦涩,喃喃道:“是啊,她说的对,她明明是个既天真又柔弱的小姑娘,但说出这番话的时候,眼睛里像是藏着刀剑,令我这个在废墟城市里闯荡了好几个月的冒险者,竟然不敢直视她的双眼。

  “我被她所描述的场景诱惑,便留了下来,将太平城寨从一条铁壳大船变成了十五条,又和她一起,将温室从舱尾的小小角落,开辟到今天占据了半边甲板,甚至在她离开之前,亦握着她的手誓,总有一天,我会让金稞种满整片孽土的!

  “可是、可是现在,我越来越怀疑,我们所憧憬的画面,是否真有能实现的一天了。”

  古正阳将十指插进了头里,像是被生活的重担压完了脊背,出痛苦的呻吟。

  “师父,一切都在好起来,我们一定会实现师娘的理想,将金稞种遍整片大地的!”

  韩特攥紧拳头,提高声音道,“不要放弃希望啊!”

  “但我……真的看不到希望在何方。”

  古正阳闷闷道,“过去几十年间,我一直为了守护太平城寨而疯狂修炼,四处厮杀,早就积累了无数暗伤,这次一下子爆出来,令我大病一场,修为不断下跌,连勉强维持都做不到——这是早就能预料到的事情,能撑到今天,我已经很满意了。

  “但金稞的第六十三次移植还是失败,这已经是我和你师娘精挑细选出来,最抗干旱、辐射和污染的作物,依旧没办法在外面的辐射区生存,即便只是脱离村子的范围,那产量就低到吓人,根本满足不了一个普通人的胃口。

  “还有各种该死的辐射变异兽来骚扰,破坏我们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试验田,又要消耗大量人力物力去抵御,算来算去,这笔账是怎么都算不过来的。

  “所以,当我病得迷迷糊糊,看着锈迹斑斑的天花板时,总是鬼使神差地在想,我和你师娘的这条路,究竟走不走得通?我们真能将金稞种满整片孽土,平息孽土之上的所有纷争吗?我真是对的吗,亦或者,赵烈的选择,才是最明智,最正确的?”

  “爸爸!”

  “师父!”

  两个小家伙愈着急,一人拉着古正阳的一条手臂,拼命想要将自己年轻而炙热的力量传输给满脸病容和落寞的中年男子,“您当然是对的,千万不要气馁,再尝试十次、一百次、一千次,终有一日,我们会成功的!”

  “但我们已经没有物资和时间了。”

  古正阳冷冷道,“有一件事,赵烈并没有说错,今天的太平城寨已经达到了膨胀的极限,处在一个十分尴尬的地步。

  “过去一二十年的风平浪静和高展,令太平城寨的人口增加了二三十倍,除了四面八方前来投奔的成年人之外,还有不少村子里出生的孩子,每增加一个人,就是多了一口永远都填不满的无底洞。

  “无论我们怎么拼命探索和抢夺,仓库里的物资永远都不够用,即便今年还能在‘天赐大典’上抢到足够多的物资,却也不是长久之计,我真的不知道在今后三五年、十几年间,如果村里的人口再翻上一倍,哪怕只增加五成的话,咱们太平城寨,究竟该怎么撑下去,到时候不用别人来打我们,我们自己就先四分五裂,内斗不休了。”

  两个小家伙统统沉默下去,韩特憋了半天道:“只要,只要师父的病能快快好起来,恢复昔日的绝强实力,那就一点问题都没有了!”

  “傻孩子。”

  古正阳伸出粗糙的大手,揉着韩特的头,苦笑道,“师父毕竟老了,不可能永远守护太平城寨的,即便我还站得起来时,太平城寨能一直按照我的规矩运转,但等我终有一日倒下之后呢,太平城寨会不会瞬间变成和别的村落一样,甚至和‘血战世界’那些匪帮一样?

  “一想到那样的场面,我就痛彻心扉,夜不能寐。

  “倘若这是必然会生的结局,那么,还不如趁我尚有几分力气的时候,先和赵烈商量村子的出路,各退一步,制订一些彼此都能勉强接受的规矩。

  “至于更加遥远的未来,那就要靠你,靠琉璃,靠你们这些新一代去努力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