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965章 狗咬狗!

第1965章 狗咬狗!

  “滋滋,滋滋滋滋!”

  丧心病狂的改造大功告成之后,李耀用喷罐在自己身上喷绘了一个大红色的标志,那是一颗大大的星星,中间长着一副龇牙咧嘴的笑脸,“妖星”!

  “哇!”

  韩特和琉璃看到了李耀的全新形态,纷纷出惊呼,“太漂亮了!”

  李耀微微一笑,一道电弧喷涌而出,朝韩特身上狠狠刺去,把小家伙电得龇牙咧嘴,上蹿下跳:“废话,这不是显而易见么,谁让你停下来了,继续修炼!”

  针对韩特的《雷电绞杀拳》,李耀进行了深度研究和大幅改造,主要对雷电灵能的输出模式进行了改变。

  他从“天火雷击环”上得到灵感,帮韩特炼制了一副全新的环装手臂铠甲,能很好控制韩特的电弧磁场,形成一圈圈的螺旋形态,就像是晶磁炮的加磁轨一样,能够瞬间将弹丸以高度射出去。

  “你们过去修炼的《雷电绞杀拳》,纯粹以电弧来杀伤敌人,但电弧湮灭的度极快,暴露在充满杂质的空气中,亦有极大损耗,是非常低效的战斗方式。”

  李耀向韩特解释,“现在,我在你的右臂上配置了七重金属环,用来收集和约束你的电弧,能够让电弧在手臂前端形成一个强大的加磁场,将米粒大小的金属弹丸狠狠射出去。

  “天下神通,唯快不破,只要你能将弹丸加到三五倍音之上,别说金属弹丸,就算你随便吸一块碎石子过来,都拥有无坚不摧的威力!”

  按照李耀估计,这种全新的作战模式,至少能将韩特的战斗效能提升3oo%以上。

  当然,要在短短半个月之内改变韩特固有的体内灵能走向,强行扭转成全新的战斗形态,是比较残酷点。

  难怪韩特整天出杀猪般的惨叫,被折磨得死去活来,奄奄一息了。

  血色心魔:“我现你这个人是不是心理变态,非要将当年自己刚开始修炼时承受的极端痛苦,都在人家无辜小朋友的身上重现一遍?”

  李耀:“我也是为他好嘛,毕竟他还想和我们一起去探索那什么‘天空之城,曼珠沙华’呢,不修炼得强大一点儿怎么行?嘿嘿嘿嘿……”

  至于琉璃,李耀也针对她所修炼的功法,利用仓库里尘封已久的金属残片,炼制了一套全新的法宝,那是九枚边缘极其锋利,薄如蝉翼,形态如飞燕展翅般的飞刃,每一枚飞刃中央都镶嵌着一枚高灵敏度的脑波接受晶片,还可以互相拼凑到一起,尾衔接,形成一枚巨大的飞轮。

  最精妙的设计是,飞刃的尾巴和身体是可以分离的,一旦把尾巴拉开,是一道细若丝,在空气中几乎透明的细金属丝,却是削铁如泥,切割人体不会比切割豆腐困难多少。

  “你修炼的神通,令大脑波动强度和敏感度都比常人强大百倍,最适合操纵这种轻盈快的法宝。”

  李耀道,“我先前帮你炼制的那副金属环,不但能帮你稳定逐渐崩溃的大脑磁场,还能和这套飞刃中的控制晶片接驳到一起。

  “现在,想象你的大脑波动,就像是一条条触手延伸出去,控制住这套飞刃,对,就像这样,将他们狠狠甩出去!”

  “唰!”

  三枚飞刃化作三道流光,狠狠朝韩特的方向甩去,吓得韩特怪叫一声,右手一扬,“咻咻咻”,三枚金属弹丸激射而出,在半空中和飞刃狠狠碰撞到了一起,却只是撞偏了飞刃的方向,擦过他的头顶,斜斜插入舱壁之中,竟似没入朽木,连半声“叮当”之声都没出!

  韩特和琉璃,纷纷看着自己全新的法宝愣,再回头看李耀时的目光,变得极崇拜,又敬畏,甚至隐隐蕴含着一丝恐惧。

  “耀、耀老,过去的您究竟是什么人啊,我们还从来没见过像您这么强大的老爷爷。”

  “我也很想知道,对于这样一片‘孽土’,对于生活在孽土之上的罪民,以及生活在‘天空之城、曼珠沙华’中的天人来说,我……究竟算是什么人呢?”

  李耀的元神绽放着冰冷的光芒,“别着急,我们很快就会找到答案的!”

  ……

  半个月后。

  “呜——呜——呜——呜——”

  太平城寨上空,响起了急促的警报声,正是村里精锐倾巢而出,去参加“天赐大典”的日子。

  平素都接驳在一起,停泊在大湖中央以防备敌人的铁壳大船,今天却纷纷被甩脱了锁链和铁钩,劈波斩浪,朝岸边高驶来,甚至有几艘铁壳大船的船头一口气冲到岸上,冲出一片片高高的淤泥和浪花。

  “嘎吱,嘎吱!”

  舰好似黑洞洞的大嘴般张开,数百艘加装了钢板和机枪塔,锈迹斑斑,黑烟滚滚,好似钢铁巨兽般的飞梭车飞驰而出。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每一艘飞梭车都向外伸出丫丫叉叉的外挂构件,不少身穿皮甲、镶满了铆钉、虎背熊腰、嚣张跋扈的壮汉就挂在上面,挥舞着刀剑和枪炮,狂吼乱叫,耀武扬威。

  还有不少飞梭车被改造成了直接着地,以轮胎和履带驱动来提升拖曳能力,后面加挂了一个个巨大车斗的模样。

  不消说,这些巨大的车斗,都是用来运载收获的,现在却是挤满了老弱妇孺——当强壮的男人们在前面和其他村庄的战士对峙时,妇女和儿童就要负责快搜集从天而降的物资。

  孽土之上,不养闲人,每个人都必须做出自己的贡献。

  甚至还有一辆披红挂绿,张灯结彩的履带车,后面拖曳着一座钢铁结构的高塔,高塔之上是几十个老态龙钟的村民,面带钢铁镶嵌,比防毒面具更加狰狞百倍的面具和头盔,吞吐着七彩纷呈的烟雾,在上面手舞足蹈,吟唱着怪腔怪调的乐曲。

  韩特和琉璃一左一右,爬在李耀身上,小声告诉李耀,这些都是村里的祭司,正在向天人祈求更多的好运,保佑村子能在“天赐大典”中夺取更多的物资

  浩浩荡荡的队列最前方,三根粗大的桅杆上搭建起一个简陋的平台,丁正阳、赵烈等太平城寨的领便在上面瞭望战局,号施令。

  往年都是丁正阳居中,今年却是那目光阴鸷的探索队长赵烈在正中间指指点点,丁正阳只是在旁边咳嗽不已。

  “哈哈,这就是你们用垃圾傀儡改造出来的破烂货,还什么‘妖星’?”

  赵冲驾驭着一辆镶满了尖刺的单人飞梭车,从后方飞冲了上来,不知有意无意,朝韩特和琉璃飞溅起大片尘土,“看上去倒是有模有样,就不知道真打起来,会不会三秒钟就变成一团废铜烂铁了!”

  韩特和琉璃对赵冲怒目而视。

  “不过你们尽管放心好了,今年是我爸爸指挥大局,一定不会出事的。”

  赵冲得意洋洋地笑道,“还会比往年古村长指挥时,收获更多十倍的物资,你们和就这台破烂货在后面乖乖坐好,看我爸爸和我们铁血少年团大显身手吧,哈哈哈哈!”

  赵冲一声呼哨,和十几名同样骑着单人飞梭车,恶形恶状的少年一路狂飙突进,飞驰而去。

  “急什么?”

  李耀感知到了少年的怒火,不以为然道,“以你们现在的实力,在‘天赐大典’得到了大量物资之后,足以去‘血战世界’闯荡一番了吧,没必要和这样的小角色纠缠不清。”

  车队滚滚向前,不出半日,就抵达一座号称“碎石城”的废墟城市。

  每年天赐大典的具体日期和地点,都由天人在一个月前66续续从天轨上投放下来,碎石城就是今年会投放大量物资下来的目的地。

  按照韩特和琉璃的说法,这是最复杂也最险恶的环境。

  因为废墟城市里到处都是千疮百孔、摇摇欲坠的高楼大厦,轻轻一声咳嗽都有可能彻底崩溃,万一物资跌落到了这样的大厦里,贸然去捡的话,极有可能引大厦崩溃,被万吨巨石埋在里面。

  而且,错综复杂如迷宫般的城市环境,也大大提升了各方势力生冲突的几率,更可能有“血战世界”淘汰下来的悍匪和凶人,悄悄埋伏在残垣断壁之间,想着抢一票就走。

  “如果是平原哪怕丘陵环境,方圆十里之内都一目了然的话,就好多了。”

  韩特朝路边长满了锯齿的杂草啐了一口唾沫,忿忿道,“只可惜,十次‘天赐大典’里,至少三四次是这种极度危险的城市环境,还有三四次是充斥着大量变异凶兽的高度辐射区,物资还没掉下来,就要先和辐射变异兽血战一场!我真不明白,天人住在天轨上,应该可以看见下面的地形地貌吧,如果真是好心好意要救援我们的话,为什么不把救援物资丢掉我们容易找到的地方,却偏偏要这么为难我们呢?”

  琉璃道:“或许,这就是我们这些‘罪民’,赎罪的一种方式。”

  “呸,我才不信。”

  韩特死死盯着天空道,“或许就像是师父说的,天人就喜欢看我们像饥肠辘辘的野狗一样,咬成一团,狗咬狗,人杀人!

  “终有一日……我一定会去天空之城、曼珠沙华,找天人问个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