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969章 黑水帮
  “七分二十九秒,干掉三名一流枪手,这个成绩马马虎虎,也算差强人意了。”

  李耀用机械臂将这名枪手的双手拎起来细细查看,特别是虎口和手指上的老茧,又招呼两个小家伙过来,“你们看,此人虎口和指腹的纹路几乎都被磨平,是长年累月使用枪械才有的痕迹,再加上他眼眶周围的肌肉,左眼松弛而右眼紧绷,这亦是终日使用瞄准镜才会留下,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厉害的枪手,你们让他当了漏网之鱼,倒也情有可原。”

  韩特和琉璃细细观察,果然如李耀所言,不由对“耀老”愈发佩服。

  李耀沉吟片刻道:“最开始太平城寨一共有十六台超级探照灯,部署在长达四公里的街道上,对方只有区区四人,却能瞬间将不同方向的十六台探照灯统统打爆,也就是说,每一名枪手在短短一秒钟之内,平均要连开四枪。

  “而且,从我对弹道的感知来看,他们最初射击的方向,距离红线至少有两到三公里,在这么遥远的距离上,一秒钟内朝不同方向连开四抢,枪枪命中,弹无虚发,又配合精妙到极点,这是一支训练有素的狙击团队——我比较奇怪的是,除了你们太平城寨之外的村子,明明都贫瘠到极点,一个个村民都和饿死鬼投胎一样,他们有这样的财力和资源,豢养一支这么精锐的枪手小队么?”

  普通枪手都是要天文数字的子弹喂出来,这种特级枪手更是可遇不可求,光是用来保养眼球提升视觉的药剂,就价值连城而且无处可买了,李耀并不觉得一个穷乡僻壤的小村子,能涌现出四个这样的高手。

  韩特和琉璃也满脸狐疑地摇了摇头道:“不知道啊,按理说这种特级枪手应该大大有名才对,但我们从没听说过附近哪个村子,有这样的高手。”

  韩特想了想,先将这名特级枪手身上的马甲拔了下来,不过里面除了子弹和用来镇定神魂的烟草之外,并没有能证明身份的东西。

  他又从腰间抽出一柄匕首,将对方的贴身软甲割开,却是在对方的心口发现了一个十分古怪的纹身——那是一枚黑乎乎的水滴,朝一处水潭滴落的图案。

  “黑水帮!”

  韩特和琉璃同时发出惊呼。

  李耀见两个小家伙面露惊惧之色,不由好奇道:“什么是黑水帮,很厉害么?”

  “是,是很厉害!”

  琉璃颤声道,“从太平城寨一路外西走大约三百多里,有一条山谷叫‘双龙谷’,山谷尽头是一片废墟城市,不过破坏并不算太严重,听说连辐射和污染都非常微弱,还经常有救援物资从天而降,所以,那里就被七八个穷凶极恶的匪帮当成了巢穴,是一处乌烟瘴气的‘血战世界’。

  “黑水帮就是最近几年才在那里崛起的匪帮,据说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虽然我们没有亲眼见过,但想想都知道了,若非都是心狠手辣、实力强横的凶人,怎么可能在已经有七八个匪帮的双龙谷崛起呢?”

  李耀心思电转道:“以往这些匪帮曾经来招惹过太平城寨么?”

  “自然招惹过的。”

  琉璃道,“我小的时候,隔三差五就有匪帮来太平城寨捣乱,不过都被我爹给一一打退了,再加上太平城寨有地势之利,我们的城寨是在大湖中央,一望无垠的湖面上没有任何遮挡,谁敢来侵犯的话,隔着几十里就能看到,即便悍匪可以泅渡过来,但重型法宝肯定带不过来。

  “再说,我们毕竟只是荒芜世界里一个小小的村子,这根骨头既难啃又没有太多肉,我爹和赵烈……叔叔打退了好几拨悍匪的侵扰,又和双龙谷里最大的几个匪帮达成协议,每年进贡给他们多少物资,就保住了太平城寨的平安,至少最近五六年,很少有悍匪会大规模攻城了。”

  “不过,黑水帮是新崛起的帮派。”

  韩特冷哼一声道,“还不知道我师父的厉害,有心想要拔了太平城寨立威,也不无可能。”

  李耀对两个小家伙的分析不置可否,却是将元神一圈圈荡漾开去,发现在城市废墟深处还蛰伏着不少微弱的灵能波动,心中冷笑数声,继续道:“那么,匪帮是否曾大规模来‘天赐大典’劫掠?”

  “那倒没有。”

  韩特微微一怔,摇头道,“天人投放救援物资,是几乎同时在各地展开的,就是现在,飘荡在双龙谷上方的救援物资肯定比我们这里更丰富百倍,那些穷凶极恶的悍匪也不傻,怎么可能放着到嘴的肥肉不吃,却来和我们抢骨头呢?

  “所以,单枪匹马,走投无路的凶人可能是有,但整整一个匪帮倾巢而出,似乎不太可能。”

  “明白了。”

  李耀在心底打了个大大的问号,随口吩咐道,“将四具尸体的手指和心口的纹身都割下来,和狙击枪一起收好,再把尸体弄得面目全非,随便丢到哪一栋高楼里,接着将高楼炸塌,回去就说你们无意间在路边发现了几具尸体,看他们长枪短炮,装备精良,觉得大有蹊跷,所以上前查看,结果发现他们都是黑水帮的人,记住,暂时不要向任何人透露你们现在的实力,特别是‘血鹰’赵烈!”

  “是,耀老!”

  两个小家伙刚刚干掉三名黑水帮的高手,这才惊觉李耀传授给他们的灵能运用之法和专为他们炼制的法宝有多么犀利,正是信心百倍的时候,听李耀话里的凝重之意,便知道“耀老”察觉到了什么端倪,恐怕事态有微妙的变化。

  不过,只要“耀老”在这里的话,便什么都不用怕了。

  没看到连黑水帮的特级枪手,都被耀老像杀鸡一样,轻而易举地干掉么?

  李耀带着两个小家伙继续深入城市废墟,这次并没有打草惊蛇,仅仅是四处查探了一番。

  李耀自然发现一些蛛丝马迹,但他还没能将闪光的碎片都串联起来,此刻却没必要和两个小家伙讲。

  又兜了一大圈,终于回到太平城寨的大本营时,“天空之城、曼珠沙华”已经隐没在黑黢黢的云层之后。

  而东方的天边,却依稀显露出一缕缕流血的朝霞。

  新的一天开始了。

  但孽土之上的杀戮和毁灭,却永远都没有止境。

  红线之上的死斗已经结束。

  论实力,其他村寨的罪民远远不是太平城寨诸多强者的对手,不过拼着一腔血勇和同归于尽的疯狂,展开自杀式的冲击。

  但天灵盖终究不如狼牙棒坚硬,这样的冲劲势必持续不了多久,最前面的几百号罪民统统被打翻在地,哀嚎不止。

  “破山锤”古正阳和“血鹰”赵烈的左右开弓,长驱直入,势如破竹,临时拼凑起来的乌合之众终于崩溃,丢下满地筋断骨折,惨叫连连的伤兵,再次退了回去。

  但太平城寨的伤亡亦十分惨重。

  短短一两个钟头的激战,就有超过一百名战士命丧当场,还有三五百人身受重伤——在缺医少药的孽土上,五脏六腑被锈迹斑斑的链锯乱搅乱捣,即便当场不死,侥幸还能救回来,基本也被废了。

  更要命的是,所有死伤者几乎都是正值壮年,虎背熊腰的汉子,是村里最强壮的猎人、战士和探索者。

  整个村子一共只有几千人,仅此一战就折损了三五百名壮汉,这样的损失可谓晴空霹雳。

  村长和探索队长之间的裂痕,终于彻底崩溃,从里面喷涌出了狂暴的怒火。

  李耀带着两个小家伙刚刚回到大本营,就遇上古正阳和赵烈爆发了一次比夜间更猛烈十倍的冲突。

  “报仇,报仇,这些杂碎一个个都要付出代价!”

  “血鹰”赵烈厮杀一夜,铠甲都被浸染成了红色,上面还挂着一缕缕可疑的碎肉,他的神情却亢奋至极,丝毫没有半点儿筋疲力尽的模样,两只烧红的眼珠几乎要蹦跳出来,抡着一柄崩牙的战刀嗷嗷直叫,“杀了我太平城寨一个,我要杀他十个来报复,杀杀杀,鸡犬不留,寸草不生,把这些杂碎统统杀光!”

  颇有一些年轻气盛的战士站在赵烈这边,这些人的父兄和朋友都在血线一战中身受重伤乃至命丧黄泉,此刻正是怒发冲冠,血贯瞳仁,疯狂至极的时候,以赵冲的“铁血少年团”为首,众多年轻战士整顿战车,搬运弹药,竟然真的准备杀到红线对面去。

  “够了!”

  正当他们将一门门晶磁炮和矢爆枪都安装到战车的火力滑轨上,为战车填充燃料之时,古正阳大步上前,如一扇门板般挡在赵烈面前,他的脸亦被火焰熏得黑黢黢一片,唯有双眸蕴藏着岩浆般的怒意,“赵队长,昨夜的鲁莽和冒进已经导致了这么多兄弟的惨死,这是十几年来从未发生过的事情,你现在还要轻举妄动,真要将整个太平城寨的未来都断送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