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974章 无可救药的白痴

第1974章 无可救药的白痴

  “什么?”

  韩特和琉璃同时惊呼,“您恢复记忆了?”

  所有从天而降的人,无论是身怀绝技的“老爷爷”,还是普通的男女老少,甚至是被“存储”在一台台晶脑乃至一枚枚戒指中的残魂,只要是某种形态的人类,就势必不记得过去的一切——除了他们的生存本能。?

  古正阳逐渐恢复记忆,简直是破天荒的事情,就连李耀都大为好奇。

  古正阳皱着眉头,轻轻摩挲太阳穴,沉吟道:“我不知道那究竟是真实的记忆,亦或者仅仅是一场混乱的梦魇,总之,前段时间在我病到稀里糊涂,昏昏欲睡,脑袋却偏偏要炸裂开来的时候,从我脑域深处浮现出一些斑斑驳驳的碎片。

  “在‘碎片’里,我好像带着沉重的金属镣铐,镣铐还不断释放出强劲的电弧,深深刺入我的四肢百骸,又有一些面无表情或是佩戴着金属面具的人,将我押到一个地方。

  “那好像是一个叫‘裁判厅’还是‘裁判所’的地方,我记不清了,总之,我在那里承受了生不如死的折磨——和梦魇中的折磨相比,孽土上的生死搏杀,简直像是夏日午后的习习凉风般叫人舒畅了。

  “我不知在这‘裁判厅’煎熬了多久,终于被押到一个佩戴着华丽花纹面具的女人面前,她浑身上下穿着纯白的长袍,手里还拎着一只小巧玲珑、雕刻精美的银辉色小锤子,我对这只小银锤印象特别深刻,因为这女人用它狠狠一敲,宣判道:有罪!

  “我不知道自己究竟犯了什么罪,只记得自己被折磨得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又被人按到了一张冷冰冰的金属床上,那床真是冷得和冰雕一样。

  “在那里,有人剃光了我的头,还有一双双冰凉的大手在我光秃秃的脑袋上摸来摸去,又有一些坚硬如铁的工具在我的脑壳上划过。

  “最后——”

  古正阳的声音愈颤抖,这条铁打铜浇的汉子再次哆嗦起来,指着自己的太阳穴道,“好像,有人用十分锋利的钻头,从这里钻进去,然后又用一把弯弯曲曲,如镰刀般的锯子,锯开了我的头盖骨。

  “那时候,我应该是十分清醒的,清醒到度秒如年的程度,能清清楚楚感知到钻头摩擦头盖骨出的焦臭味,和那‘滋滋滋滋’的高摩擦声,这是一个人可以听到,最恐怖的声音。

  “大脑应该没有痛觉,我却分明感觉到了令人狂的痛楚,就像是有一万只食人蚁在我的脑沟里爬来爬去,偏偏手脚都动弹不得……

  “噩梦到此为止,接下来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漫长的黑暗之后,就是我在孽土上的记忆。”

  “啊……”

  琉璃听父亲这么说,看着父亲无比扭曲的脸庞,心疼得眼泪都快下来,颤巍巍伸出小手,想要去抚触父亲的太阳穴又不敢,生怕摸到什么恐怖的伤痕。

  “别怕。”

  古正阳咧嘴笑了笑,敲了敲自己的头盖骨道,“我早就仔仔细细地摸过了,我头上并没有被人将整个头盖骨都打开过的伤痕,就算有几道伤疤,也是来到孽土之后,在争斗中留下的,所以我才怀疑,那仅仅是一个稀奇古怪的噩梦。”

  “没错,不可能有这样的事吧?”

  韩特也宽慰琉璃道,“把人的头盖骨揭开,在里面动些稀奇古怪的手脚,再把头盖骨给缝回去,还要不留半点伤疤,这也太稀奇古怪了一些,一定是师父生病时,混乱的灵能激荡了大脑,才会做一些光怪6离的噩梦。”

  李耀却知道,即便在星耀联邦的一百年前,开颅手术也是非常成熟的技术,而且各种细胞增殖和表层皮肤修复术也大行其道,完全可以抹除掉手术留下的伤疤。

  只是,所谓“裁判厅”和“有罪”,又是怎么回事呢?

  武英界已经彻底变成一座武器实验室,这种严重污染、物资匮乏、弱肉强食的人造世界,如果没有源源不断从外面送来的“新血”,不太可能维持足够的“试验体”,或许几百年前,所有土生土长的武英人就该灭绝,这里就要废弃了。

  除非,有无数被“裁判厅”宣判“有罪”的人,都进行开颅手术,摘除了部分大脑皮层,甚至灌输和植入了一些东西,再丢到武英界来,补充“试验体”的不足?

  如果李耀的元神有牙齿,此刻一定被他统统咬碎。

  念头一转,古正阳手里这枚晶片,倒是来得蹊跷。

  他不动声色朝韩特脑域中出一道波动。

  韩特飞快眨巴了两下眼睛,道:“对了,师父,这枚存储着《小小修真者》的晶片究竟是怎么回事?您刚才说,是师娘给您的,那师娘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古正阳陷入了悠远的回忆,有些不确定地说:“听你师娘说,是她很小的时候,一名路过太平城寨的旅人送给她的。

  “孽土之上,危机四伏,即便是各个‘极乐世界’进行贸易的车队,都要大张旗鼓,有成百上千强者护卫,才敢往来于‘血战世界’和‘荒芜世界’之间,所谓‘旅人’这种东西,更是千载难逢。

  “更加稀奇的是,那旅人却是一名白苍苍的老妪,据说她穿越了当时由十几个穷凶极恶的匪帮把守的‘血战世界’,一路毫无损地来到太平城寨。

  “我不知道这名老妪究竟看中了你师娘什么,总之她和你师娘待了一段时间,讲了很多故事给她听,临走时还送给你师娘一袋金稞种子,以及这枚晶片。

  “那名老妪告诉你师娘说,金稞种子加上这枚晶片,或许就能拯救整片孽土。

  “金稞可以随便种植,但这枚晶片却是至关重要的东西,轻易暴露极有可能招来灾祸,老妪让你师娘今后遇到可以绝对信任的人,才能告诉他晶片的秘密,将晶片传承下去。

  “我和你师娘在一起那么多年,最后时刻她才告诉我晶片的秘密,我这才知道她究竟背负了多么沉重,又多么了不起的东西。

  “你们两个孩子都非常不错,太平城寨又到了危急时刻,我没办法再拖延了,现在就把这枚晶片交给你们两个吧,晶片中描述的世界究竟是真是假,所谓‘孽土’的背后又隐藏着什么秘密,就,就由你们自己选择,是去追寻,亦或者遗忘了。”

  古正阳将晶片放回金属盒里,又将金属盒郑重其事送到两个小家伙的手里,轻轻叹了口气,仿佛一直支撑着他的某种力量,也被装进盒子里,一起传承给了两个小家伙。

  “星光组织!”

  血色心魔在李耀的元神旁边大叫,“这就对了,古正阳所说的那名老妪,一定是传说中修真者抵抗组织的‘星光战士’,无论孽土的环境有多严酷,天人——修仙者的监控有多严密,武英界的修真者依旧没有彻底灭绝,仍旧以自己的方式抵抗,至少是将修真者的理念,一代代传承下去!”

  “极有可能!”

  李耀心里也一阵激动。

  星耀联邦之所以选择毒蝎星团、武英界为第一跳跃点,就是想和这里的修真者组织搭上线。

  如此看来,“星光组织”真的有可能存在,而且几十年前还在活跃了!

  “爸爸……”

  琉璃想了很久,轻咬嘴唇道,“妈妈算是修真者吗,她相信修真者的理念吗?”

  “我……不知道。”

  古正阳笑得有些苦涩,“对比这段视频中鸟语花香、阳光材料的世界,我们的孽土简直就是一片人间地狱,在这片地狱中挣扎求存的人,谁还不是双手沾满了鲜血?又有谁够资格自称为‘修真者’呢?而且我想,你娘应该也不怎么赞同修真者的理念吧。”

  琉璃不解道:“为什么呢?”

  古正阳的表情变得十分古怪,幽幽道:“因为她在离开之前,把我拉到身边,对着我的耳朵说了这样一句话——所有修真者都是无药可救的白痴,武英界的修真者尤其如此。”

  “这——”

  韩特和琉璃面面相觑,两个小家伙实在不明白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只有大致了解“武英界毁灭”全过程的李耀,才大致能体会琉璃母亲当时的心境。

  那个试图将金稞种满整片孽土的女人,一定通过某种渠道,了解到了更多东西把?

  先是开门揖盗,放大批沙蛮界的蚩尤信徒到武英界来工作和定居,甚至赋予他们投票权。

  紧接着又搞什么修真者的“原罪理论”,什么“人类全面平等法案”,弄到修真者的权力被无限压制。

  最后,又放跑了黑星大帝武英奇这个蜕变成修仙者的危险分子,最终让他带着大批帝国舰队,气势汹汹地回到“家乡”,赐予家乡的“同胞”们,一场残酷无比的审判!

  武英界的修真者,又何止是“白痴”二字可言呢?

  只不过……

  倘若琉璃的母亲不是修真者,又怎么会白痴到相信,她能够将金稞铺满整片孽土,可以凭一己之力平息所有的纷争,可以让所有人都幸福安宁地生活在一起呢?

  “所有修真者都是无药可救的白痴,武英界的修真者尤其如此。”

  或许,那个天真的女人在离开尘世之前,是微笑着说出这句话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