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979章 别无选择

第1979章 别无选择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所以,那天在碎石城的天赐大典上,果然是一个陷阱?”

  古正阳的瞳孔骤然收缩,神情萧索至极,死死盯着赵烈的脸,恨不得把他整张脸皮一口口撕咬下来,吞落肚去,“倘若那天我们真的听你指挥,去进攻废墟深处的各大村寨营地,一定早就中了黑水帮的埋伏,那就用不着你们今天这样兴师动众,大张旗鼓了吧?”

  赵烈凄然一笑,摇头道:“村长,你我并肩作战那么多年,原来你还是这么不了解我,我‘血鹰’赵烈再怎么卑鄙无耻,又岂会故意引自己的弟兄去送死?黑水帮的事,我是真的一无所知!

  “我身边这些‘好朋友’,亦非来自黑水帮,他们究竟是谁,你一看就知道了。”

  赵烈身边,一胖一瘦,两名铠师在轻笑声中,缓缓开启了面甲。

  这是两个极有特点的人。

  左边一个又高又瘦,简直像是一条丫丫叉叉,未经修剪的竹竿,偏偏一张脸坑坑洼洼,歪七扭八,像是遭受了高度辐射,丑到令人作呕。

  右边那人的五官却都埋在肥肉里,整个脑袋就像是一颗没有面目的气球,白里透红,红里发亮,诡异至极。

  看样子,他们都曾遭受过辐射污染或者生化毒剂的侵蚀,基因链被打乱重组,身体高度变异。

  有经验的罪民都知道,在孽土上,最不能招惹的便是这种重度变异者。

  因为绝大部分变异者都在惨遭污染和侵蚀的当时死掉了,倘若还能挣扎着活下来,必定有特异之处,十有八九掌握着极其可怕的神通。

  而且,这些人因为身体畸形,往往心理也严重扭曲,落到他们手里,即便想要爽爽快快的死,往往都求之不得了。

  韩特和琉璃都没见过这么丑陋的人,哪怕韩特自己脸上也有一些辐射灼伤,亦是不由自主惊呼出声:“啊!”

  两名重度变异者听到声音,面目如泼洒了酸液的橡皮泥,一阵诡异的蠕动,冲韩特和琉璃显露出狰狞的微笑。

  古正阳急忙将两个小家伙护在身后,一颗心却是沉入了黑暗冰冷的沼泽最深处。

  赵烈或许没有说谎,因为他身边的确不是黑水帮的人——或许,比黑水帮还要可怕十倍!

  这两名重度变异者在豺狼当道、虎豹横行的血战世界,都称得上凶名卓著。

  瘦高个人如其名,叫做“麻枯”,五官都隐没在肥肉里的胖子却叫“费重”。

  麻枯是一个“坚持不懈”的人。

  他曾经定下计划,每天都要杀一个人,多了当然无所谓,但至少一个是肯定要杀的。

  据说他已经坚持了整整十年,杀了至少五千人,即便今天杀掉十几二十个,亦不代表明天就可以休息。

  “杀人这种事,当然要风雨无阻,持之以恒,岂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呢?”

  麻枯曾经这样说过。

  “其实我并不特别喜欢杀人,只是不喜欢当一个半途而废的人,任何事情都要坚持到底,才能品味到其中的乐趣。”

  麻枯还曾经这么说过。

  他对杀什么人倒不是特别挑剔,倘若有级数以上的猎物可以好好玩玩,固然很好,实在没有,一般身强力壮的罪民甚至老弱妇孺都可以凑合。

  据说有一次他在荒野中执行任务,实在没有敌人可杀,干脆在子夜来到之前,斩落了自己同伴的头颅。

  而那名同伴,是和他合作了好几年,配合娴熟、心有灵犀的特级枪手。

  当时的情况是,两人正准备联手猎杀一头极其凶猛的辐射变异兽,没有枪手支持,他一个人极有可能把性命都丢在那里!

  “好不容易坚持了七年四个月零九天,在这里断掉多么可惜?”

  遍体鳞伤,鲜血几乎流干的麻枯,后来是这样和别人解释。

  麻枯一日一杀,非杀不可,费重却恰恰相反,很少有人见到他在大庭广众之下动手。

  他似乎是个不怎么喜欢杀人的人,最多,十天半个月杀上一个两个也就够了。

  在血战世界那种地方,十天半个月杀一次人,已经算是吃斋念佛的良善之辈。

  不过所有人都知道,费重在乎的不是杀人的数量,而是杀人的“质量”。

  他可以十天半个月不杀人,但一杀,就要杀够三五天为止。

  三五天内,没有一刻停息,就像是绣花和雕刻那样,慢慢杀、细细杀、伴随着音乐、珠光和熏香,点点滴滴、无比享受地将一个人杀死。

  而直到彻底杀“死”之前,那人都保留着最新鲜的痛楚。

  据说费重五年前能做到将一个人杀足三天,三年前已经能做到将一个人杀够五天,到现在,已经能用七天来杀一个人,直到第六天的第二十三个小时,那人的神智依旧无比清醒,甚至能用正常的语调说话。

  所以,双龙谷的很多悍匪都说,他们宁愿被麻枯杀死一百次,都不愿意被费重杀死一次。

  麻枯和费重,赤火帮的两大凶神,或许不是赤火帮修为最高的悍匪,却绝对是最令人毛骨悚然的两个心理变态!

  和最近几年才刚刚崛起的黑水帮不同,赤火帮是称霸双龙谷将近二十年的老牌匪帮,亦是双龙谷规模最大,实力最深不可测的一个匪帮。

  每年太平城寨都要进贡给赤火帮大量物资,才能勉强保住一年的平安。

  倘若只是黑水帮在打太平城寨的主意,古正阳还能鼓起勇气和悍匪斗上一斗。

  但现在,腹背受敌,连赤火帮都向太平城寨伸出魔爪,古正阳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应付了。

  “你们究竟想要什么?”

  古正阳的五脏六腑仿佛都变成灰白色,干涩道。

  “别担心,村长,这么多年来太平城寨一直对赤火帮十分恭顺,赤火帮亦没有要赶尽杀绝的意思。”

  赵烈道,“现在,只要你将村长的位置让出来,再和我一起收拾残局,抽调一千名精壮供赤虎帮运用,赤虎帮就永远是太平城寨的坚强后盾。”

  “村长的位置,我根本不在乎!”

  古正阳缓缓摇头道,“但是,一千名精壮?太平城寨总共只有几千人规模,刚刚又在天赐大典中损兵折将,就算将所有成年男女都抽调出来,都未必凑得够一千之数。

  “而且,赤火帮无端端要这么多精壮干什么?

  “我明白了,赤火帮又要和什么势力开战了吧,所以到处搜刮‘炮灰’,赵烈,你刚才还口口声声说,绝不会卑劣无耻到送自己的手足去死,现在却提出这种要求,别告诉我你看不出赤火帮的真正目的!”

  赵烈颇有几分唾面自干的本事,连眉毛都不扬一下,淡淡道:“那天在碎石城中若是中了黑水帮的埋伏,就是沦为奴兵,白白送死,像此刻正在外面攻打太平城寨的那些倒霉蛋一样,但今天若是答应赤火帮的条件,我早就和赤火帮达成协议,就是死中求活!

  “是,无论赤火帮还是黑水帮都在招兵买马,大肆扩张,到处搜刮炮灰和奴兵,自然是有一场大仗要打,我岂会不知道其中的凶险?

  “但我们已经被赤火帮和黑水帮盯上,那就别无选择,再怎么挣扎都是没用的!

  “即便不说他们需要大量炮灰和附庸,就说各大匪帮血战在即,你以为人家会放心在大后方留下太平城寨这样一个实力雄厚,桀骜不驯的独立存在?自然是在出征之前,先把这个‘后患’给狠狠铲除掉!

  “我实在想不出办法,只能选择条件比较优厚的一边投靠,至少赤火帮答应把我们太平城寨的弟兄都编成一队,由我来亲自指挥,而且若是打赢了,还有十分丰厚的战利品!这岂不是比被黑水帮抓走当奴兵,要好得多吗?”

  古正阳冷哼道:“说来说去,还是炮灰,血战世界不是我们这样的人可以进去的,你以为,一场昏天暗地,尸横遍野的大战下来,太平城寨的一千精壮还能活下来多少人?而没有了这些精壮,剩下来的老弱病残又该怎么办?”

  赵烈目露凶光,恶狠狠道:“我不知道当赤火帮的爪牙,还能活下来多少人,只知道如果我们不答应的话,就全都要死在这里!”

  古正阳看看满脸狰狞的赵烈,再看看阴恻恻的麻枯和费重,浑身力气都像是被抽干,张了张嘴,却说不出半句话来。

  “别和他这么多废话!”

  赵冲仗着有晶铠增幅,再次冲了上来,洋洋得意道,“老村长,在今天的孽土之上,你那一套已经行不通了,还是听我爹的吧!”

  “放屁!”

  韩特忍不住冲了上去,耀眼的电弧在右臂上缠绕,和赵冲硬碰硬地拼了一拳,他这半个月接受李耀的高压灌输,这一拳蕴含着李耀对灵能运用的深度思考,饶是赵冲有晶铠增幅,竟然都被他一拳轰退三步。

  “混蛋!”

  赵冲没想到韩特竟然强横如斯,一口鲜血喷出,整张脸就像是青色的冰块。

  “我们绝不会屈服的!”

  韩特伸平右臂,环环嵌套的金属轮疾速回旋,数十枚夹杂着电芒的弹丸呼啸而出!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