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980章 你是对的,但是——

第1980章 你是对的,但是——

  “雕虫小技!”

  赵烈的右臂前方凝聚起一片赤红色的光盾,和电芒弹丸猛烈撞击,几十道强劲的冲击波连环爆开,轰得赵烈闷哼一声,身形剧烈摇晃。

  这个久负盛名的“血鹰”,亦没想到韩特会突飞猛进到这种程度,连他在晶铠增幅之下,都险些抵挡不住少年的轰击,不由微微一怔。

  不过,他再没有给韩特第二次机会,不等韩特凝聚起第二波电芒弹丸,赤红鬼爪就再度出现,将韩特狠狠掼在地上,死死镇压,动弹不得。

  “唰!”

  回过神来的赵冲暴跳如雷,抽出链锯剑高高举起,狞笑道:“受死吧,韩特!”

  还没等链锯剑劈下,他就被赤火帮的凶人“麻枯”,从后面抡起一脚踢飞出去。

  “这头猪的品质不错。”

  麻枯脸上每一个窟窿都像是眼睛般烁烁放光,贪婪地在韩特身上舔舐着,淡淡道,“应该可以在‘拳王’那里卖出好价钱,不要浪费了。”

  “喂,古正阳。”

  晶莹剔透的大肉球“费重”亦上前两步,以强横无匹的气势压制得古正阳无法上前,又将一只铁脚板踩在韩特背上,慢慢挤压着他的脊椎骨,从脸上一团团肥肉中间裂开一道口子,笑嘻嘻道,“这是你的徒弟?调教得不错嘛!”

  “嘶——”

  韩特的脊椎骨出“咔咔”爆响,痛得他每一根手指都不由自主地抽搐,却始终咬紧牙关,不让自己惨叫出声。

  “师兄!”

  琉璃简直要哭出来,喷火的双眼狠狠瞪着麻枯和费重两大凶人。

  “还有这个小姑娘,是你女儿?”

  感知到琉璃如火如荼的目光,费重的笑意更加浓烈,裂缝中伸出一条长满肉刺的舌头,在脸上肥肉之间的缝隙中舔来舔去,“长得很漂亮,声音也很好听,她叫什么名字,琉璃是吧,啧啧啧啧,真是人如其名……

  “杀人是一种艺术,更是一种享受,我可不像麻枯那样荤素不拘,我最喜欢杀那些长得漂亮,叫起来声音也很好听的人了,遇到这样的人,总要杀够七天七夜才觉得爽快。”

  “费重,你敢!”

  古正阳的两颗眼珠都像是熊熊燃烧的晶石炸弹,随时都会爆开。

  费重和麻枯对视一眼,一起狞笑起来。

  “其实呢,我和麻枯都不算残忍嗜杀的人,否则帮主都不会派我们来和你谈了。”

  费重脸上的肥肉颤抖着,似乎做出了“挤眉弄眼”的动作,不徐不疾道,“现在你只有两个选择,第一是主动和我们合作,把村长之位让给赵烈,然后和赵烈一起维持村里的秩序,抽调一千名精壮出来,让他们心甘情愿、开开心心和我们一起行动,这样对大家都好,对我们是省却了极大的麻烦,对你们就是避免了一场灭顶之灾,还可能收获大量战利品哦!

  “不然呢,我们只好大开杀戒,把你们村里这些叔伯啊,长老啊,包括村长你啊,统统干掉,然后我再受点辛苦,把你女儿和徒弟都杀个五天七天——相信到不了最后一天,他们一定能想出办法,说服其余所有村民的。

  “古正阳,你向来是个聪明人,能在双龙谷旁边保住太平城寨二十年的平安,靠的可不全是那对半吊子的‘破山锤’,所以现在,你究竟要怎么选呢?”

  所有赤火帮的凶人,一起旁若无人地狞笑起来,就像对面武装到牙齿的村民,都是瓮中之鳖,釜底游鱼。

  “村长?”

  “村长!”

  感知到悍匪们身上洋溢出有若实质的杀意,清醒意识到自己和对方的差距究竟有多大,所有村民都不可遏制地颤栗起来。

  “师父,别、别管我,最多是个死!”韩特在费重脚下哇哇乱叫。

  “爸爸,我们、我们什么都不怕!”琉璃亦在麻枯和费重两大凶人的微笑中,硬着头皮道。

  “两个小傻瓜。”

  费重继续笑眯眯道,“孽土之上,有一百万种比死更可怕的事情,等你们真的见识到了,自然知道什么叫‘害怕’。”

  “够了,费重!”

  古正阳脸上流露出了挣扎,纠结和犹豫的表情,好几种颜色就像是几支混乱不堪的军队在脸上交锋,到最后,变成一片灰暗,形容枯槁,有气无力道,“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这就对了。”

  费重早就料到古正阳会屈服,毕竟说到底,也不过是荒芜世界里一个小小的村长而已,他懒洋洋地打了个手势,示意赵烈过去接管太平城寨的指挥权。

  岂料古正阳再次跨出一步,挡在了赵烈面前。

  “嗯?”

  费重有些不满地扬起了眉毛——那或许是他脸上唯一能分辨出来的器官。

  “我还没说完。”

  古正阳深吸一口气,死死盯着赵烈、费重和麻枯,一字一顿,清晰无比道,“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然后,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师父!”

  “爸爸!”

  “村长!”

  韩特、琉璃和众多村民都跳了起来,他们都感应到古正阳的生命之火像是不顾一切的蜡烛般熊熊燃烧。

  费重眼底冒出两抹诧异而迷惑的光芒,肥胖粗短的手指,戳了戳自己的耳孔:“你说什么?”

  麻枯“骨碌”一声,吞了一大口唾沫,眼底亦放出幽光:“好,有骨气,我今天正好还没杀过人,你很值得一杀!”

  赵烈盯着古正阳看了一会儿,眼神中的不解逐渐化作了羞愧,竟有些不敢和古正阳对视,叹息道:“村长,何必要自寻死路呢,你这样逞英雄,根本改变不了任何事情,亦拯救不了半个人!”

  “是啊,直到今天我才现,过去的自己究竟有多么可笑。”

  古正阳苦笑道,“你才是对的,赵烈,我早该听你的话,而不是苦苦挣扎几十年,坚持一些毫无意义的东西,根本改变不了任何事情,亦拯救不了……半个人!”

  赵烈眯起眼睛:“既然如此,为何还挡在我的面前?你、你可以不用死的——为什么?”

  “或许……”

  古正阳凄然一笑,缓缓张开双臂,护住了身后所有人,眼神却飘到了无比遥远的地方,无比美好的未来,“我也是一个傻乎乎期待着金稞能铺满整片孽土,无可救药的白痴吧!”

  “都不知道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麻枯一把推开了赵烈,朝古正阳咧开遍布利齿的大嘴,狞笑道,“破山锤是吧?死!”

  就在麻枯的手臂上涌动出了六道光焰,分别在左右双拳之上形成三柄锐不可当的光刃,高高举起,锁定古正阳的颈部大动脉时,外面响起了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深埋在湖底的晶石炸弹,激荡起了一重重汹涌澎湃的暗流,“****”冲撞在铁壳大船的船底,撞得大船摇曳不定,所有人都左摇右摆。

  紧接着,更远处又传来了更加剧烈的连环爆炸。

  爆炸的余波,令指挥舱里的灯火都颤颤巍巍,闪闪烁烁。

  在古正阳和村民们还没反应过来之前,麻枯和费重两大凶人同时从空气微妙的变化中,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对视一眼,麻枯向费重使了个眼色,后者带着四五名悍匪急匆匆地离开指挥舱,前往甲板查探。

  然后,就再也没回来。

  非但人没回来,就连通讯频道都被切断,就像是跌入一个黑洞,什么都感知不到。

  原本部署在甲板上的几处暗哨,更是消失得无影无踪,通讯频道中只传来阵阵“沙沙”声,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麻枯这个刚才让众人冷汗直冒的绝世凶人,此刻终于自己也涌出了满头冷汗。

  “死老鬼!”

  麻枯提高了声音,面孔变得愈狰狞,但越是狰狞就越无法掩饰他眼窝深处的恐惧,“你在外面耍什么花样!”

  古正阳和诸多村民目瞪口呆,懵懵懂懂,根本不明白生了什么事

  只有韩特和琉璃暗暗对视一眼,隐隐意识到外面的异变可能和“耀老”有关。

  麻枯察言观色,知道这些村民真的一无所知,而且在赤火帮的威名镇压之下,的确生不出半分抵抗之意,重重哼了一声,让赵烈解除他们的武装,又交待了一句:“在这里看着,谁若是敢轻举妄动,立刻把指挥舱里所有人统统杀光!”

  他自己则带着几名心腹回到甲板上。

  然后,就和费重一样,一去不回。

  赵烈和剩下的悍匪,落入进退维谷,尴尬至极的处境中。

  悍匪和村民,双方大眼瞪小眼,随着时间推移,外面所有的爆炸声几乎都消失了,诡异的寂静令他们的气势对比逐渐逆转过来。

  “爸爸……”

  赵冲一个劲儿直吞口水。

  赵烈的眼珠转了一圈又一圈,忽然道,“村长,把其他人都捆上,你带上韩特和琉璃,和我到外面查看!”

  “嗯?”

  另一名匪帮小头目对他的安排似乎有些意见,赵烈却回了一句:“这里无路可走,万一外面真的有事,逃都逃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