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981章 父与子
  赵烈、赵冲和六名悍匪以枪口抵住古正阳、韩特和琉璃三人,一步步朝甲板爬去。

  外面寂静无声,被一层虚无缥缈的黑雾笼罩,就像是铁壳大船无风自动,行驶到了一片鬼魅的世界。

  饶是几名在血战世界中身经百战的凶人,都不由冷汗涔涔,牙齿不由自主地碰撞。

  即便将古正阳、韩特和琉璃推到前面充当肉盾,都抵消不了他们心底的不安。

  “怎么回事,人都到哪儿去了?”

  “为什么连厮杀声都统统平息下来,黑水帮不是在前面猛攻的么?”

  “麻枯和费重,究竟在哪里!”

  众人提心吊胆地踏上黑雾缭绕的甲板,只觉得天空中的星芒和自己晶铠射出的玄光统统被雾气吞噬,两三米开外的事物就影影绰绰,模模糊糊,根本看不到船舷在哪里。

  一路朝舰首探索,终于发现黑雾中好像有一台晶铠站着,那匪帮小头目大喜过望,伸手去抓,晶铠却像是玻璃打造的一般轰然倒塌,变成满地亮晶晶的碎片和构件!

  “叮叮当当”声乱响,恍若一阵冰雹轰击着众人的心脏。

  一股冰锥般的寒意,在匪帮小头目和赵烈心脏深处同时升起。

  和“极乐世界”里翻云覆雨的超级势力相比,赤火帮掌握的晶铠虽然都是最低级的量产型,绝大部分还是经过多次维修和翻新的杂牌货,但终究是严丝合缝,环环嵌套,防御力极其强大的“法宝之王”。

  此刻,却被人以庖丁解牛的方式,还原成了最基本的构件,连指甲盖大小的镜片都被拆卸下来。

  最可怕的是,分解之后的晶铠构件,竟然还能像一台完好无损的晶铠那样站立着,直到外力推动,这才轰然倒塌!

  而晶铠碎片之间,既没有尸块,也没有血渍,就好像原本穿着这套晶铠的悍匪,直接蒸发了一样。

  匪帮小头目和赵烈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吞了口唾沫,脚不离地,一寸寸向前挪动。

  他们依旧没有发现半具尸体,却在甲板上发现一个张牙舞爪的黑色人形剪影,看样子就像是一个人曾趴在地上,发生猛烈的燃烧,连甲板都被烧出一个清晰的轮廓,微微凹陷下去。

  甲板是金属打造的,要烧出漆黑的印记并不困难,但要烧得微微融化和凹陷,那温度一定高到无以复加。

  而承受这样燃烧的血肉之躯,最终的下场也不难想象——怕是彻底灰飞烟灭,连半点渣滓都不会留下。

  正当匪帮小头目和赵烈纷纷大吞口水,心惊肉跳之时,四周黑雾终于消散一些,令他们能看到更远的地方,亦听到一声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正是麻枯的声音!

  众多悍匪大惊失色,破开黑雾看去时,第一眼看到的却不是麻枯,而是费重。

  这名在双龙谷中臭名昭著,心理变态到极点,最喜欢虐杀无辜者的绝世凶人,身上的晶铠被扒得干干净净,以一个类似“求饶”的古怪姿势跪倒在地,脸上的肥肉不再颤动,却是早就惨死。

  他的面容扭曲到了极点,就像是五官都争先恐后地从肥肉里爬出来,想要逃离他的脑袋,下身还沾染了大团黄褐色的污渍,散发出熏人的恶臭,却是被吓得屎尿齐流!

  “究竟什么力量,可以在瞬息之间,无声无息扒下费重的晶铠,杀死这个绝世凶人,而且——还让他在临死之前,被吓得跪地求饶,屎尿齐流?”

  赵烈、赵冲、匪帮小头目和所有悍匪统统像是跌落一个不可思议的噩梦,神经末梢如针扎般刺痛。

  就在这时,麻枯从黑雾中跌跌撞撞地冲了出来。

  他身上的晶铠同样消失不见,露出不住颤抖的竹竿身形,明明是悍不畏死、凶残至极的匪徒,此刻脸上的表情却像是个惊慌失措的小姑娘,叫声又尖又细,就像是喉咙上被割了一刀的母鸡。

  “麻老大!”

  见他这副面目全非的模样,几名悍匪都头皮发麻,不知道该不该上前帮手,还是拔腿就跑。

  麻枯的双眼变成一片血色,根本看不出瞳孔和眼白,见到众人就像是见到了最可怕的恶鬼,脸上的惊慌失措都变成了惊恐欲绝,鼻腔和口中都喷涌出大团黑色的血浆,跑着跑着,忽然跪倒在地,尖叫道:“别过来,你们统统都死了,统统都被我杀死了,还来找我干什么?啊啊啊啊,别过来!”

  他疼得满地打滚,身上竟然真的无端端出现一道道不规则伤口,不像是被利刃割伤,倒像是被人硬生生用牙齿咬,用指甲撕裂的,皮开肉绽、鲜血狂飙、惨不忍睹。

  在“啊啊”的乱叫声中,麻枯双手死死扣住自己的脑袋,眼珠子越鼓越出,最后“啪啪”两声爆裂。

  血水如喷泉般,自眼窝中喷出,不知道是他硬生生将自己的头颅挤爆,还是另有一股诡异的力量在他脑子里作祟,这名奉行“坚持不懈,一日一杀”的凶人颓然倒地,兀自抽搐着,死相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这一幕令所有悍匪的双腿都被冻结。

  或者说,坚硬的甲板仿佛变成了粘稠的沼泽,从沼泽中又伸出上百只苍白腐烂的鬼手,将他们的双腿死死纠缠住,令他们怎么都迈不开脚步。

  “骨碌骨碌,骨碌骨碌。”

  黑雾中,有一尊好似法坛般的庞然大物缓缓移动过来,却是一台模样有些笨拙的履带式灵能傀儡。

  深红色的指示灯忽闪忽灭,神秘莫测;链锯和钻头绽放着夜色遮掩不住的寒芒;喷绘在钢铁外壳上,笑嘻嘻的“妖星”,沾染了一串细碎的血迹之后,怎么看都像是在狞笑。

  “怎、怎么可能?”

  无论悍匪、赵烈还是古正阳,统统都目瞪口呆,怎么都不敢相信,在甲板上无声无息虐杀麻枯和费重两大凶人的,竟然会是一台看似笨拙粗糙的灵能傀儡?

  “干掉它,不然所有人都别想走!”

  赵烈疯狂吼叫,第一个朝灵能傀儡开火。

  所有悍匪的神经都紧绷到极限,有人带头,刹那间所有人都发泄出了最强大的火力和最深层的恐惧,在前甲板上掀起一片金属风暴!

  赵烈却在所有人都开火的刹那,闷哼一声,好像被一股无形怪力向后狠狠轰飞。

  却不忘在飞出去的刹那,拽上自己的儿子,又在古正阳、韩特和琉璃背后重重推搡一把,将三人推向战场中央时,又将自己的逃生速度,更提升一个台阶。

  赵烈拽着赵冲,不顾一切朝船尾逃去。

  身后传来阵阵微弱的惨叫声,子弹风暴最多只持续了半秒就戛然而止。

  那台灵能傀儡屠杀悍匪,就像是拍死几只恼人的蚊子。

  赵烈吓得心肝俱裂,赵冲更是魂飞魄散,面无人色。

  两父子连滚带爬地窜到船尾时,就被十几个方向射来的子弹狠狠洞穿了四条腿。

  “啪啪啪啪!”

  晶铠的腿部关节连带着他们的四个膝盖和脚踝都被打爆,两人同时发出惨叫,在甲板上滚成一团,留下一道浓烈的血线。

  抬眼望去,太平城寨正面的大规模血战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结束,只剩下零星的驳火和刀剑交锋,上百台探照灯将湖面照耀如同白昼,几十艘载满晶磁炮和重型矢爆枪的快艇绕着太平城寨一圈圈打转。

  即便他们能跳下水去,也没有逃生之路的。

  “爸爸!”

  赵冲惊慌失措到极点,流下了悔恨的泪水,和片刻之前趾高气昂的模样相比,真是判若两人,他颤声叫道,“我们怎么办?怎么办啊!”

  “别急,我自有万全准备!”

  赵烈目光一黯,嘴角的肌肉抖了三抖,看着黑雾中渐渐逼上来的履带式灵能傀儡,摸着儿子的脑袋,咬牙道,“我已经在船尾做了周密布置,只要你跳下去就有一线生机,我在这里帮你抵挡一阵,你快逃,逃到血战世界去吧!”

  “什么?”

  赵冲又是疑惑,又是欣喜,又是难过,“那爸爸你——”

  话音未落,他眼底所有的光芒统统凝固,只剩下说不出的恐怖和愕然。

  因为赵烈将一柄匕首顺着他的下颚,直接插进了他的脑袋,灵能狂涌,瞬间破坏了他所有的脑组织。

  赵冲再也说不出半句话,软绵绵瘫倒在父亲冰冷的怀抱里。

  “对不起,儿子。”

  赵烈眼底流淌出了血泪,喃喃道,“费重说的没错,孽土之上,有一百万种比死更可怕的东西,你这样的性格和实力,在血战世界是活不下去的……二十年前,我曾经品尝过那种生不如死的滋味,我绝不会让你……承受昔日的我,曾经承受过的痛苦!”

  一边说着,一边惨笑,赵烈看着缓缓爬行过来的履带式灵能傀儡,以及从灵能傀儡身后闪出来的古正阳、韩特和琉璃。

  古正阳等人都没想到赵烈会如此残酷,见到逃生无望,就干脆利落给儿子一个痛快!

  古正阳沉声道:“赵队长……”

  “别废话了,村长,成王败寇而已,孽土上每天都在发生,有什么稀奇?”

  赵烈脸上泛着诡异的青光,顿了一顿,忍不住又道,“如果我说,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太平城寨延续下去,你信不信?”

  古正阳沉默不语。

  赵烈又道:“还有,如果你能早几年采纳我的建议,我们先把方圆百里所有村寨统统收服,把太平城寨的实力扩充三五倍,我绝对不会投靠赤火帮或者黑水帮,而是会和你并肩作战,和这些匪帮血拼到底,建立我们的霸业——你又信不信?”

  古正阳叹息一声,点头道:“我信。”

  赵烈微微一怔,眼神渐渐凝固,吐出最后一口浊气:“算了,无所谓了,你知道吗,村长……活着,真他妈累啊。”

  就在匕首插进儿子脑袋的瞬间,他就咬破了后槽牙内的毒囊。

  此刻毒性发作,整张脸都像是被青色的火焰焚烧,一缕缕肌肉和神魂一起枯萎,慢慢依偎在儿子的尸体上,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