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982章 对和错
  黎明来临之前,最后一名潜伏在大湖深处淤泥中的悍匪都被找出来杀死,太平城寨攻防战终于结束。

  湖面上漂浮着无数爆炸残骸的肠穿肚烂的尸体,更有一片片熊熊燃烧的烈焰,将黎明前最黑暗的天穹,映照如酷烈的火狱。

  天空中娇艳欲滴的血色彼岸花,却早就消散不见,那些居住于“天空之城、曼珠沙华”的高贵天人们,似乎对穷乡僻壤的最底层“蛊虫”厮杀,没太大兴趣。

  亡者已经摇摇晃晃地前往彼岸,生者却依旧要在这片满目疮痍的土地上挣扎下去。

  虽然在李耀的全力出手下,短促而激烈的攻防战并没有给太平城寨造成太大破坏,但终究消耗了大量宝贵的武器弹药和储备能源。

  还有几艘铁壳大船被黑水帮的炮灰摧毁,其中一艘更涉及到至关重要的净水芯片。

  孽土之上,几乎所有水源都遭受重度污染,直接饮用没有净化过的天然水等于自寻死路,即便高温煮沸也未必能消除所有杂质和毒物,非要靠净水芯片的过滤不可。

  太平城寨几千人,日常生活用水以吨来计算,没有净水芯片,就是灭顶之灾。

  还有,李耀昨天救下了大批被黑水帮驱赶过来和太平城寨为敌的罪民,这些罪民在冰冷的湖水里泡了半天,兴奋药剂的作用早已过去,却是在求生欲望的催动下拼命挣扎和呼救。

  后面更有他们的妻儿老小,连武器都没有,都一并被黑水帮驱赶过来送死,更是抱作一团,痛哭流涕,在太平城寨的枪炮和刀剑之下瑟瑟抖。

  依太平城寨不少人的意思,干脆让这些家伙自生自灭,在湖水里直接淹死算了。

  但他们敌不过古正阳的命令,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将大部分罪民都捞了起来。

  现在这些人都变成了太平城寨的俘虏,可怜兮兮地关在两艘没有动力的铁壳大船里,提心吊胆、无比绝望地等候着,最终的裁决。

  他们的结局凶多吉少。

  即便古正阳真的心慈手软,并不想直接处死数千名包括老弱妇孺在内的罪民,但就这样将他们驱逐出去的话,他们寥寥可数的物资都被黑水帮给劫掠一空,手无寸铁,身无余粮的情况,亦是一个“死”字。

  甚至就像赵烈活着时曾经说过,是凌迟一般,缓慢而痛苦的死法。

  但是,太平城寨本身就几千人规模,要一下子再接纳几千人,规模直接翻了一番,食物、能量、空间和各种资源,绝对没办法支持。

  更不用说,双方在天赐大典和昨夜的攻防战中曾大打出手,结下过深仇大恨,绝不可能轻易接纳彼此。

  俘虏中的头目已经传出话来——既然打败了,他们愿意接受孽土上的规矩,无怨无悔地被太平城寨处死。

  但是,能不能请太平城寨的大爷们慈悲,留下所有十四岁以下的孩子,即便以奴兵的身份活在太平城寨的最底层都好,只要,能够活下去!

  古正阳一时半会儿还没做出决断。

  而他犹豫不决的理由也很充分——太平城寨仅仅打退了黑水帮和赤火帮的两伙先锋而已,那远远不是两大匪帮的主力。

  估计在这些匪帮眼中,侵吞太平城寨这种事,根本没必要倾巢而出,派几名凶人出马,已经给足了太平城寨面子。

  现在黎明将至,倘若日落之前还没有消息传回双龙谷的话,那些穷凶极恶的悍匪一定会有所行动。

  无论赤火帮还是黑水帮,古正阳都不觉得他们在大大失了面子之后,会心慈手软,放太平城寨一马。

  太平城寨依旧危在旦夕,人手匮乏至极,俘虏中有大批精壮,连他们的妻儿老小都被关押在这里,究竟如何处置这些人,自然要慎之又慎。

  不过,在第一缕朝阳照耀到铁壳大船的甲板时,古正阳的思绪既没有集中在俘虏身上,也没有集中在双龙谷的悍匪身上,却是高度集中在了李耀身上。

  他已经绕着李耀转了第一百三十七圈,又第五十二次抛出同样的问题:“昨夜的一切……真是你做的?”

  李耀淡淡道:“报告村长,是的。”

  然后是另一个重复了五十二次的问题:“告诉我,你究竟怎么办到的!”

  “无可奉告。”

  李耀冷静而漠然地说,“数据库中并没有安装对民间人士解释复杂战术任务的插件,以你的级别、作战经验和理解能力,很难合理而充分地向你解释。”

  古正阳愣了半天,和李耀胸口的显示灯大眼瞪小眼,终于忍不住向旁边窃笑不已的韩特和琉璃,抛出一个全新的问题:“你们两个,就没想过拆开它的晶脑,看看它的核心处理晶片究竟是什么模样?”

  “否定。”

  李耀继续古井无波地说,“我的晶脑是最高等级的军事机密,根据第二十二条军规,只有‘北方星域最高司令部下属特种作战大队’的总指挥官,或者拥有‘蔚蓝双钻维修和改装资格证书’的炼器师,才能开启我的晶脑外壳,其余所有人,不分敌我,一旦接触甚至窥探我的晶脑,将被视为最严重的敌对行为,会遭到我的瞬间反应。”

  古正阳疑惑:“瞬间反应?”

  李耀解释:“就像昨晚那样。”

  “……”

  古正阳倒吸一口冷气,脸色变得十分难看,终于明白了,“就是说,你可以服从韩特的命令,但不能让他拆开你最深层的结构,也不能对你进行维修和改装?”

  “基本上,是的。”

  李耀冷冰冰地说,“我刚刚激活了一个全新的全自动化维修和升级数据库,只要提供给我足够的能量和材料,并设定好预定作战环境、任务和目标,我就可以自动维修、改装和升级。”

  “真是……不可思议的家伙!”

  古正阳看着李耀机械臂前端的钻头和链锯,再次出感慨,“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战争傀儡。”

  韩特强忍笑意道:“师父,孽土这么大,谁能搞清楚所有的秘密啊,或许是我们运气好,捡到了‘大审判’之前武英界最厉害的军用晶脑呢?总之,昨晚要不是‘妖星’帮忙,太平城寨就全完啦!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吗?”

  “对啊,爸爸,刘叔叔好像在找你谈伤员的问题。”

  琉璃也飞快眨巴着眼睛道,“快去吧,‘妖星’由我们两个看着就行,有什么状况,我们马上叫你!”

  “……好吧。”

  古正阳的确听到另一艘铁壳大船上有人在叫他的名字,走出两步,忽然又站住,扭头道,“再问你一个问题,不知道你的数据库里是否能找到答案,昨晚……你是故意放那些罪民一马的吧,为什么呢?从你对付麻枯和费重的手段来看,你应该有能力将那些罪民统统杀光的,如果韩特仅仅下达了‘防御太平城寨’的命令,你没理由会对罪民手下留情吧?”

  李耀沉默片刻,道:“我不知道,只是晶脑深处的‘法则’要求我这么做。”

  “或许——”

  琉璃灵光乍现,攥紧拳头道,“在很久很久以前,创造‘妖星’的人,就是一群修真者呢?”

  “是这样吗?”

  古正阳微微一怔,恍然大悟,咧开大嘴,流露出由衷的笑容,“明白了,你们两个别担心,我一定会想到办法,守护太平城寨的!”

  这个拖着病怏怏残躯,激战一夜的中年男人,用力挥舞了一下拳头,像是神采飞扬的少年般,朝远处飞奔而去。

  看着他渐渐离去的背影,韩特脸上的笑容忽然有些僵硬,眼底流露出了错综复杂的光芒。

  李耀感知到了少年心底微妙的波澜,道:“你有问题?”

  “嗯?”

  琉璃眨巴着晶莹剔透的大眼睛,有些狐疑地看着韩特。

  “也不算是什么疑问,只是……”

  韩特挠了半天头,终于鼓起勇气问道,“耀老,你觉得我师父是对的吗?”

  李耀道:“你师父是对的。”

  “你究竟在想什么呢!”

  琉璃也鼓起了腮帮子道,“爸爸当然是对的,就是要和这些豺狼血拼到底才行,你看我们现在的结果,不是很好吗?”

  韩特用力摇头道:“不对,琉璃,不是这样的!太平城寨之所以还能存在,是因为我们机缘巧合之下现了‘耀老’,是耀老力挽狂澜,拯救了太平城寨所有人!

  “如果没有耀老的话,太平城寨早就被匪帮吞噬,或许会流很多血,死很多人,而侥幸生存下来的人,也会变得面目全非,变成灭绝人性、穷凶极恶的野兽,像是那些注射了兴奋药剂,驾驭着自爆飞梭车朝我们冲来的罪民一样。

  “从这个角度来说,会不会赵烈才是对的呢?毕竟不是天底下所有的村庄,都这么幸运能现一个‘耀老’的啊!

  “昨晚,在最后时刻,就连师父都动摇了,承认赵烈是对的,自己只能一死了之来逃避……不,我可没有责怪师父的意思,师父这么做都算是人之常情,我只是想不通,没办法说服我自己,会不会我们早点儿听赵烈的话,反而更好呢?”

  李耀继续道:“不,赵烈是错的,你师父是对的。”

  韩特倔强道:“如果我师父是对的,那么,在没有‘耀老’的情况下,这条路又该怎么走通呢?”

  “走不通,无论你师父还是赵烈的路都走不通,但那并不意味着你师父就是错的。”

  李耀凝视着苍穹之上,“天空之城、曼珠沙华”的方向,轻声道,“或许,你师父的坚持是对的,错的……是整个世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