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984章 潜入和控制

第1984章 潜入和控制

  血色心魔刚才驾驭着枭龙号在双龙城内溜了一圈,搜集回来大量信息:“总之,赤火帮和黑水帮都贪图对方的生意,无时无刻不想着要吞并对方,独霸双龙城,连带着其余各大匪帮都分成两边,针锋相对,剑拔弩张,眼下他们都顾忌彼此的实力,维持着表面上的平静,但就像是干燥的火药桶,随意一个火星都有可能爆炸的。”

  “太平城寨就是那个火星吗?”

  李耀沉吟道,“难道他们最近就要开战了,所以要抓太平城寨的精壮回去当炮灰?应该不会啊,如果只是双龙城内的火并,似乎没必要大张旗鼓去抓太平城寨的人,那岂不是什么计划都被对方发现了?火并这种事,本来就要偷偷摸摸,电光石火,迅雷不及掩耳的嘛!”

  血色心魔道:“这件事的确有些蹊跷,刚才我在城里查探时,发现双龙城的气氛虽然凝重,倒也不算太过紧张,无论赤火帮和黑水帮的悍匪,都不像是要对彼此动手的样子。”

  李耀想了想:“城里各处要害的位置,查探出来没有?”

  “当然。”

  血色心魔得意道,“黑水帮和赤火帮的老巢,以及他们存储物资和弹药的仓库统统都找到了,而且,我还找到一样至关重要,不可或缺的东西!”

  李耀心中一紧:“什么东西?”

  血色心魔一字一顿道:“通风管道!”

  李耀:“……通风管道个大头鬼啊,我现在可是传说中的化神强者好不好,只不过对付孽土之上一帮没什么见识的悍匪而已,还要钻通风管道?有没有搞错!”

  血色心魔讪讪道:“我以为你有点儿特殊癖好,不爬通风管道不舒服嘛!”

  “别扯远了,总之,我隐隐觉得在太平城寨的事情上,赤火帮和黑水帮不像是彼此作对,倒有点儿合作的味道,否则他们昨晚的前后夹击也太巧合了一些。”

  李耀道,“问题来了,究竟什么样的原因,能让两大匪帮放下彼此的恩怨,联合起来对太平城寨下手呢?按理说,这两大匪帮都掌握着重要的财源,并不怎么需要大肆劫掠荒芜世界的贫瘠村落啊!

  “看来,要想办法抓几个匪帮头目来问问了。”

  血色心魔道:“那么,我们怎么知道谁才是匪帮头目呢?”

  “笨!”

  李耀道,“看看下面那么多飞梭车还有防守森严的钢铁战堡,那些级别最高,最华丽的飞梭车,又被几十个保镖前呼后拥的那种,里面一定是匪帮头目了。”

  虚空中浮现出一抹淡淡的涟漪,在0.1秒之内就消失不见,枭龙号无声无息切入了双龙城的低空,在大街小巷之间逡巡起来。

  李耀的神念如一缕缕淡淡的烟霭,向四面八方扩散,专门搜索保镖最多的豪华飞梭车,很快锁定目标。

  但这“目标”却令他踌躇起来。

  不是太少,而是太多,总共二三十辆加挂了强化复合装甲和旋转炮塔的豪华飞梭车,统统停在双龙城中央一栋如金字塔般的钢铁战堡前面。

  血色心魔打听回来的消息,这座钢铁战堡是双龙城中最高级的豪华酒店,专门用来招待血原地区各大势力的贵宾,安全系数自然达到顶点。

  而停在豪华酒店前面的飞梭车,既有喷绘着黑水帮战徽的,也有烙印着赤火帮标志的,还有双龙城中七八个大帮派的徽章和印记,统统都有出现。

  “什么意思,这么多匪帮的人渣都在里面开会么?”

  李耀越来越好奇,驾驭着枭龙号,绕着豪华酒店转了三四圈,却找不到可以侵入进去的缝隙,元神不由发出轻轻的咳嗽声:“咳咳,咳咳咳咳。”

  血色心魔好奇道:“怎么元神都需要咳嗽的么,我怎么不知道?”

  李耀:“不是,那什么,你有找过这座豪华酒店的通风管道在哪里吗?”

  血色心魔:“……”

  李耀:“要不然下水道也凑合了。”

  血色心魔:“并没有,不过,我好像又发现了一辆豪华飞梭车。”

  李耀和血色心魔,几乎同时锁定双龙城南区一辆豪华飞梭车,枭龙号瞬息间就闪到了对方头顶。

  南区是黑市所在。

  毗邻由赤火帮控制的传统黑市,便是由黑水帮控制的“人市”。

  在资源匮乏的孽土,人口,特别是身强力壮的战士和年轻貌美的女子,便是极重要的物资。

  此刻,大批被黑水帮劫掠或者购买来的奴隶,统统都被关在向内镶嵌着尖刺的大铁笼子里,那尖刺上沾染的斑斑血迹,无声诉说着他们的命运。

  黑水帮精通各种药剂的运用,绝大部分奴隶都被注射了镇定剂,蜷缩在枯黄的稻草中,萎靡不振,昏昏欲睡。

  极少数即将用于展示的奴隶则被注射了微量兴奋药剂,一个个血脉贲张,低声吼叫,如猎豹和老虎般在铁笼子里走来走去。

  还有极少数奇形怪状的深度变异者,则被单独关押在小小的铁笼里,手脚都砸上了厚实的镣铐,镣铐上还镌刻着细密的符文,不时放出电弧和火星,显然都是极度危险的品种。

  不少商人穿着黄褐色和灰白色的防风服,有些人还佩戴着防毒面具,对着奴隶们指指点点,展开交易。

  李耀和血色心魔同时发现的那辆豪华飞梭车里,下来一个身高在两米左右,但体重至少三四百斤的大胖子。

  他穿着一身剪裁十分合体的丝麻长袍,袍袖之上还绣着精致的金色花边,脸上同样扣着一层银白色的过滤面具,看不清楚长相,粗壮如胡萝卜的手上却佩戴着好几个闪闪发亮的宝石戒指,彰显出了惊人的财力。

  李耀笑了:“一个穿着如此精致长袍,还佩戴着这么多戒指的人,一定十分享受生活,绝不愿意莫名其妙就白白去死。”

  血色心魔亦道:“而且他是远道而来的商人,那消息一定十分灵通,甚至会掌握一些连悍匪头目都不知道的消息。”

  李耀继续道:“现在双龙城所有悍匪头目都聚集在一起开会,倒没人来管这个胖子,希望他足够愚蠢,能给我们留下一个小时,不,半个小时单独相处的时间。”

  这个衣着华丽的可怜胖子,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被两个死神牢牢盯上。

  他似乎是专程来采购女奴,更是双龙城里的常客,一下飞梭车,就被几名黑水帮的帮众前呼后拥到了密室之中。

  以李耀此刻的修为,所谓“密室”,自然没半点隐秘可言。

  他可以清清楚楚感知到胖子的呼吸和心跳,听到他和黑水帮众谈女奴交易的事情,期间各种污言秽语,自不必细说。

  二十分钟后,胖子回到了自己的豪华飞梭车,车上却多了一件“货版”,那是一个被五花大绑,下了秘药,媚眼如丝,娇艳欲滴的女子。

  胖子在过滤面具下发出迫不及待的笑声,命令豪华飞梭车回到自己下榻的酒店,或许是因为那栋金字塔形状的豪华酒店内,双龙城各大帮派正在谈判的缘故,他住在距离奴隶市场不远,一栋由黑水帮控制的豪华酒店内。

  地上是厚实绵密的羊毛地毯,天花板上倒挂下来绚烂纷呈的水晶吊灯,四周墙壁上还装饰着极尽媚态的春宫画,空气中浮动着魅惑的幽香——倘若不是亲眼瞧见,实在很难想象,在人间地狱般的孽土上,还有这样穷奢极欲的地方。

  胖子和保镖交待了几句,就一把摔上门,将在他肩头娇喘连连,如八爪鱼般蠕动的女子丢到果冻般颤巍巍的水床上。

  这丰腴女子胸前的美妙,亦像是果冻般颤颤巍巍。

  胖子摘下面具,露出一张白惨惨的大脸,绿豆大小的眼珠内喷出火焰般的光芒,喃喃自语道:“这次的新药还真是够劲,连我都有些吃不消,真他妈的!”

  他朝那丧失了理智和意志,只剩下原始本能的女子扑去,却没感知到意料之中的温暖和丰腴,却像是扑到一张插满钉子的铁床上,浑身上下如千刀万剐般痛楚。

  胖子瞪眼,发现那女子依旧躺在水床上,却双眼紧闭,呼吸均匀,陷入深度沉睡。

  而自己反而被某种诡异的力量,叉开手脚,硬生生固定在半空中,丝毫动弹不得!

  他想发出惨叫和警报,但喉咙却像是被人灌入一瓢岩浆,从内到外烧穿了个窟窿,发不出半点声音。

  不,有声音的,那就是他的颈部大动脉被切断,鲜血狂飙的声音!

  胖子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鲜血如水箭般激射而出,却在半空中汇聚成一颗圆滚滚的大血球,又被一团赤色火焰烧了个一干二净,连半点血腥味都没留下。

  如此诡异而恐怖的画面,令他心肝俱裂,魂飞魄散。

  “死了,要死了!”

  “为什么,谁要杀我?谁敢在这里杀我!”

  感知到生命随着鲜血疯狂流逝,眼前的世界逐渐从彩色变成黑白,又从黑白变成模糊,胖子恐惧、疑惑和悔恨到了极点,心理防线被彻底击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