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991章 猫儿少女

第1991章 猫儿少女

  逍遥城争霸战,真的像表面这么简单,仅仅是“拳王”雷宗烈和“逍遥城主”夏侯无心之间的对决吗?

  倘若修仙者真要测试什么威力强大的武器,或者不动声色抓走大批罪民中的强者到“天空之城、曼珠沙华”去研究,又会如何干涉这场战斗呢?

  逍遥城里是否有“高分子逐层扫描”法宝?

  即便是有,而且自己能顺利得到的话,下一步又该怎么做?

  自己有办法在修仙者的重重围困之下,改变这个该死的世界吗?

  还有,神秘的修真者抵抗组织“星光”,以及那更加虚无缥缈的“失落千年的修真者”,已经显露出蛛丝马迹了,但他们究竟在哪里呢?

  李耀沉吟着。

  “耀老——”

  韩特忽然大呼小叫道,“快看我们东南面,好像有人!”

  李耀微微一怔,调节晶眼的距离、方向和分辨率,在东南方向几十公里处,先看到了滚滚烟尘,紧接着看到一个四脚着地,仓皇逃窜的女人。

  滚滚烟尘中,是十几辆履带车和飞梭车,都是镶满了钢针和冲撞角,活像钢铁刺猬的品种,一看就极不好惹。

  所有履带车和飞梭车都向外戳出三五门晶磁炮和轰击炮,朝前方疯狂扫射。

  而那四脚着地的女人,头乱蓬蓬地向外爆炸,显得身形特别瘦削,手脚上都佩戴着某种喷气弹射法宝,一触碰到地面就喷射出大团气流,像是有无形的弹簧支撑着她,在冲击波和爆炸碎片之间腾转挪移,狼狈逃窜。

  她似乎修炼过特殊的轻身之法,再配合四台喷射法宝,逃窜起来的度丝毫不比飞梭车慢。

  只可惜受到对方狂轰滥炸的干扰,时不时就被轰飞出去,像是断了线的风筝般在半空中打转,实在惨不忍睹。

  对方甚至不急于杀死她或者追上她,而是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像是用这个可怜的女子来消磨时间。

  女子一次次倒在地上,血流如注、遍体鳞伤,却又一次次爬起来,挣扎着向前逃去。

  李耀都能看到在那些钢铁刺猬里,面目狰狞的悍匪们脸上丑陋至极的笑容。

  “耀老——”

  韩特和琉璃都看到了这名女子的惨状,声音里流露出了一丝哀求的味道。

  虽然在孽土上“多管闲事”就是“自寻死路”的同义词,不过……

  他们和普通的孽土罪民,是不同的。

  更何况,还有耀老嘛!

  “走!”

  李耀激活了重型飞梭车的动力符阵,在两个小家伙的欢呼声中,瞬间将度飙至极限!

  他的主体,那台履带式灵能傀儡虽然也有反重力浮空能力,终究不符合空气动力学的原理,度没办法飙得太快,而且载重有限,不可能老是让两个小家伙坐在他的肩膀上。

  所以,他们现在搭乘的是一架经过李耀改装的重型飞梭车——原本是专门用来运输货物的,后面还有一个巨大的车厢,但经过李耀的改装之后,却拥有了不亚于竞飞梭车的度。

  在李耀炉火纯青的驾驭之下,二三十公里距离瞬息吞噬,他们从左后方切入到对方的车队,可以清晰看到对方喷涂在钢针和铁刺之间,肋生双翅的黑豹标志。

  那好像是一个叫“飞豹堂”的匪帮,在血原上也有不小的名气,以来去如风,劫掠如火著称。

  飞豹堂的悍匪或许是天性谨慎,或许是强横霸道惯了,见一辆没有来历的飞梭车靠近,二话不说,直接掉转炮口,毁灭风暴劈头盖脑朝李耀砸来。

  “耀老,小心!”

  韩特和琉璃同时惊呼。

  李耀的元神懒洋洋打了个哈欠,看似笨拙的重型飞梭车却化作一道灵动无比的流光,以精妙绝伦、险之又险的姿态从枪林弹雨中闪了过去。

  大团尾焰喷射到了飞豹堂的战车之上,再次骤然加,追上那狼狈逃窜的女子,从“妖星”的右侧伸出一条机械臂,一把将她拎了起来,甩到车厢里,紧接着一个漂亮的甩尾,车身几乎旋转了一百八十度,又躲过了几锁定他本来位置的晶磁炮弹,朝着飞豹堂车队的反方向风驰电掣。

  整套动作行云流水,浑然天成,行驶轨迹有如折叠刀一般锐利和凌厉!

  飞豹堂的悍匪没想到会斜刺里杀出一个驾驭技巧高明到极点的神秘人,一时间闹了个人仰马翻——不少飞梭车妄图和李耀一样干脆利落地一百八十度旋转,却忽略了双方技巧上的差距,直接破坏了飞梭车的平衡系统,在半空中连续滚出了十几圈,重重砸在地上,从里面钻出几个脸红脖子粗的悍匪,看着李耀渐渐远去的背影,气得哇哇乱叫。

  韩特和琉璃大声叫好。

  那被李耀丢到后座的女子却是惊魂未定,目瞪口呆,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简直比刚才被飞豹堂悍匪追逐都要古怪。

  “你们是什么人,想要干什么!”

  她其实长得不丑,也颇为年轻,却是邋遢到了极点,身上黑黢黢都是泥巴和污渍,看不清皮肤的本来颜色,头又乱糟糟像是一坨稻草,显得脑袋奇大无比,此刻脊椎骨高高弓了起来,像是一头充满警惕的猫儿,随时都会伸出并不锋利的爪子,伴随着惊恐不安的尖叫。

  “别怕,我们是来救你的!”

  韩特和琉璃异口同声地说。

  这女子的表情愈古怪:“救我?为什么要救我?你们是和飞豹堂有仇,还是和我有仇?”

  韩特和琉璃怔了一怔,摇头道:“没有啊,但你不是被飞豹堂的人追赶么,如果被抓住,一定会弄死你或者把你当奴隶卖掉的,难道不应该救你吗?”

  这女人像是第一次听到这么理所当然又荒谬绝伦的话,又像是全盘计划统统被李耀等人的意外出现所打破,愣了半天,才又急又怒地叫道:“说什么疯话,当然我三岁小孩啊,孽土上哪来无缘无故救人的好事,你们都是白痴不成?”

  韩特和琉璃对视一眼,同时微笑:“或许吧!”

  这女子再次流露出“我他妈是在做梦吧”的表情,用力摇晃车门,咬牙切齿道:“好吧,多谢两位的救命之恩,现在就把我放下,别管我!”

  她不顾一切想要跳下车去,却被李耀的机械臂拦腰抱住,用手肘重重在李耀的钢铁外壳上敲了几下,除了把自己敲得龇牙咧嘴之外,自然没有半点用处。

  “飞豹堂的人还在后面。”

  韩特好心好意提醒。

  “不用担心,我们真的没有恶意,如果你真的什么都不想说,等到了安全的地方我们就把你放下,大家各走各路好了。”

  琉璃善解人意地说。

  这猫儿一样的女子在李耀的铁臂当中拼命挣扎,又看着两个小家伙“天真无邪”的面孔,真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匀了半天气,道:“听着,不管你们究竟是哪儿冒出来的白痴,脑子里又进了多少水,才会在血原上玩‘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把戏,总之,我自己的事情,自己会解决,你们救了我,我感谢你们十八代祖宗,现在快把我放下,不然你们会后悔的,你们两个白痴……会死的!”

  “飞豹堂的车队追不上我们。”

  韩特自信满满地说。

  “就算追上了我们也不怕。”

  琉璃晃动着小小的拳头,又露出尖尖的虎牙,向猫儿一样的女子笑道,“你也别怕,不管生什么事,我们都会保护你的。”

  女子原本已经凝聚了万丈怒火,正欲狂涌而出,琉璃这句话却是将她的怒火统统堵了回去。

  看着琉璃清澈如水的双眸,猫儿一样的女子憋得面红耳赤,不知该怎么应付这两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小家伙。

  “白痴。”

  她喃喃自语道,“谁在说什么飞豹堂啊?”

  琉璃眨巴着眼睛:“你究竟是谁,为什么飞豹堂的人要追你呢?”

  女子正不知如何作答时,他们身后忽然响起了微弱的爆炸声。

  不像是炮火和晶石炸弹爆炸,倒像是有几颗小小的陨石坠落。

  就连李耀都感知到了几缕陨石和空气高摩擦扩散出的涟漪。

  有什么东西从天上掉下来了,但不像是普通的天轨抛洒物资——天轨抛洒下来的救援物资都是有降落伞缓冲的,度相当慢,降落伞的颜色往往又极鲜艳,从很远的地方就能看见,从而引起血腥的争夺。

  这些“陨石”不但降落度极快,而且还开启了某种隐匿神通,以至于在坠落到地面之前,连李耀化神级数的感知力都没有侦测到他们的存在。

  所以,他们是故意不想让人现的。

  当然,从天而降的陨石,即便带有极高明的隐匿和缓冲系统,以极快的度轰击地面,总会留下种种痕迹。

  这些“隐形陨石”轰击到地面时,也难免掀起阵阵爆炸,激起了七八米高的土墙。

  他们的落点正好距离飞豹堂的车队不远,飞豹堂悍匪估计也是好奇心大起,分出一半战车向“隐形陨石”的落点掠去。

  然后,就是剧烈的爆炸,枪械疯狂地开火,以及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