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008章 惊人的野心!

第2008章 惊人的野心!

  拳王在琉璃清澈如水的眼神沐浴下愣了很久,哑然失笑道:“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你们这样有趣的小家伙了,想要平息孽土上的纷争和杀戮么?唔,跟我来吧!”

  拳王转身,走到那张由齿轮和锁链嵌合而成的金属王座旁,轻轻一拽椅背上的操纵杆,所有齿轮都“咯吱咯吱”地转动起来。

  王座在缓缓旋转中分解和变形,变成一道螺旋阶梯,直通“大铁城”的穹顶。

  “大铁城”的穹顶亦像是花瓣一般朝四周冉冉绽放,露出幽暗深邃,被“天空之城、曼珠沙华”的血色红芒所侵染的夜空。

  拳王引领着两个小家伙拾级而上,出现在“大铁城”顶端,血原之上近百米的高空。

  四周是惊涛骇浪般的狂风,吹得两个小家伙打了个趔趄,险些从高堡上跌落。

  远处的崇山峻岭都像是腐朽的尸骸,荡漾出一蓬蓬黑雾。

  放眼望去,他们脚下的攻城大营和对面的逍遥城内都是灯火通明,所有凶人和悍匪都在争分夺秒地检修法宝,治疗伤势,再往肚子里多塞一些高能合成食物,准备明天日出时的厮杀。

  兵器碰撞声,子弹上膛声,链锯剑的旋转和震荡战刀的激荡声,还有人们的笑骂声,伤兵的哀嚎声和辐射变异兽的嚎叫声……汇聚成一曲只有在九幽黄泉的深渊中才能听到,鲜血凝聚的音乐。

  敌我双方,两座军阵中间,白昼激战的战场上,则是七零八落、漫山遍野的碎石和残骸。

  不少晶石战车的残骸中仍有一些燃料和弹药在闷闷地燃烧,不时爆出一团团妖艳的火球,为夜幕增添了几分迷离的气氛。

  五彩斑斓的火光照耀之下,鬼鬼祟祟的磷火夹杂着亡灵的残魂,如溺水者般诡异地舞蹈着,渐渐烟消云散,彻底湮灭于这个残酷的世界。

  居高临下,俯视这一幕,既像是邪恶的童话,又像是荒谬的玩笑,韩特和琉璃不约而同,冷冷打了个寒颤。

  从这么高的地方望下去,人真的不再像是人,而是一枚枚残缺不全又张牙舞爪的棋子。

  “看到这些人了吗?”

  拳王双手背负,默默看着双方枕戈待旦、秣马厉兵,淡淡道,“如此饥肠辘辘,如此迫不及待,无论对自己和别人的性命,都是如此的不在乎……你们真的以为,他们仅仅是因为吃不饱肚子,才想要将链锯剑捅进彼此的肚子里去,将五脏六腑统统绞碎吗?”

  韩特和琉璃默然无语。

  “就算你们真的将金稞种满了整片大地,让所有人都有足够的食物,即便嗷嗷待哺的婴孩和手无缚鸡之力的老者,都不会在半夜因为饥肠辘辘而哭泣——那都没用的,照样会有矛盾,照样会有杀戮,照样会有战争!”

  拳王一字一顿,冷冷道,“或许,这片孽土就是为了战争而存在的,我们所有‘罪民’都是为了战争而生的,战争就是我们的宿命,这个世界的至高法则就是如此,没有人能改变,也没有人能逃避,只能选择,杀,或者被杀!”

  感受到了拳王金属躯壳之上,冲天而起的气势,韩特和琉璃颤抖得更加厉害,但颤抖到极致时,韩特反而镇定下来,不知哪儿生出铁打铜浇的胆魄,咬牙问道:“拳王大人,战争就是那么有意思的事情吗,您就那么喜欢战争吗?”

  “没错,我喜欢战争。”

  拳王咧嘴,金属肌肉纤维凝聚而成的笑容,比寻常悍匪的狞笑,更加恐怖和狂暴百倍,“我喜欢用拳头捅进别人的面门,将碎骨和脑浆混合在一起的滋味;我喜欢链锯剑上飞溅出来的鲜血和碎肉,如天女散花般的美妙;我喜欢熊熊燃烧的血肉之躯,散发出的气息;我喜欢晶磁炮的轰鸣和一万尊玄光炮同时发射的闪耀……这一切我都喜欢得要死,呵呵,呵呵呵呵!”

  韩特哑口无言,败下阵来。

  琉璃却紧紧搂着那罐金稞种子,轻声但坚定道:“可是我们却觉得,这个世界不该是这样的,终有一天,我们会想到办法,彻底平息孽土上所有的战争!”

  “真是胆大包天的小姑娘。”

  拳王的笑容越来越狰狞,将金属大脸朝琉璃凑了过来,“整片孽土,就是一座永无休止的大战场,所有罪民生下来,就注定要战斗到死,你要怎么平息?真想彻底终结孽土上的战争,只有一个办法!”

  韩特和琉璃同时愣住,失声道:“什么?”

  拳王张开双臂,仿佛要将整片孽土都熊抱在自己的怀中,表情瞬间从狰狞变成无比认真:“孽土之上,纷争不休,各大势力都围绕着极乐世界,杀戮和征伐,数百年来从未改变。

  “想要让他们停止杀戮,靠什么可笑的金稞是不行的,唯一的办法很简单,只要有一名前所未见的强者,能将所有势力都凝聚成一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大军,征服所有的荒芜世界、血战世界和极乐世界!

  “倘若整片孽土,都臣服于一名强者的铁拳之下,自然就达成了你们的愿望,没有杀戮,没有战争了!”

  韩特和琉璃面面相觑,从骨髓深处渗透出了不可遏制的寒意,看着拳王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个疯子。

  “不,差点儿忘了,还有上面。”

  拳王咧嘴一笑,伸出一根金属手指头,向夜空捅了捅,“即便真有强者能统一整片孽土,征服所有匪帮和极乐世界,亦不能终结所有的战争,因为还有‘天空之城、曼珠沙华’存在!除非能将这座高高在上,最辉煌的天空之城攻克,那才算是最后的战争吧?”

  韩特艰难地吞了口唾沫,喘息道:“拳王大人,您想要统一整片孽土吗?”

  拳王无声大笑,露出一口银光闪闪的钢牙:“大概吧,逍遥城只是我的起点,等我踏平逍遥城之后,就会向其他极乐世界进军,去吞噬一座又一座的极乐世界,直到最后,就是‘天空之城、曼珠沙华’!

  “所以,你们想去‘天空之城、曼珠沙华’的话,我恐怕是帮不上什么忙了,但我或许会将它打下来,到时候你们自己去天空之城的残骸中,寻找答案吧!”

  琉璃脱口而出:“您,您想要将天空之城打下来?”

  “难道你们就从来没想过吗?”

  拳王看着天穹之上的血色彼岸花,“从来没觉得它的光芒很刺眼,想要将它一炮轰下来,把里面的‘天人’统统拽出来,看看和我们究竟有什么不同?”

  韩特深深颤抖着,结结巴巴道:“但是,但是我们所有的物资都来源于天空之城,和天空之城作战,不会成功的吧?”

  “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拳王道,“百分之百会胜利的战争是多么无聊,只有必输无疑的战争,才值得我去挑战和享受!”

  韩特和琉璃再度沉默,片刻之后,异口同声问道:“拳王大人,为什么要和我们说这些呢,我们、我们根本就是两个不足挂齿的无名小卒啊!”

  “没什么,或许是即将踏上宿命的征途,心情激荡难耐,兴之所至,随便找个无名小卒聊聊;又或许——”

  拳王看着两个小家伙,钢水般灼热的目光越过他们的肩头,落到了不远处的李耀身上,“我发现,我们是同一类人,都是异想天开的疯子!”

  韩特和琉璃只觉得脸上一阵阵发烧,颇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心底却隐隐明白,拳王这番话只怕并不是对着自己说的,而是说给“耀老”听的。

  拳王和耀老才是同一类人,他们之间,究竟在打什么哑谜啊?

  两个小家伙想破了脑袋都想不明白。

  别说他们,就连李耀都搞不清楚拳王究竟唱的是哪一出,只是隐隐觉得“拳王”雷宗烈好像误会了什么……

  “今日已经试探出了逍遥城的虚实,而我的大军除了‘拳神会’精锐之外,都是三心二意的乌合之众,不可能长时间围困和消耗的。”

  拳王道,“趁着现在士气还未消散,明日就必须发动真正的猛攻,到时候的厮杀肯定要比今天惨烈百倍,不适合你们这两个从荒芜世界来的小家伙,所以,你们就和这台灵能傀儡一起,待在我的‘大铁城’里吧!”

  李耀又吃一惊,韩特和琉璃更是大惑不解,不明白拳王为何对他们如此亲近,这般优待。

  “可是,我们的同伴……”

  韩特和琉璃迟疑道。

  “你们的同伴,我自然会安排在身边,绝不会亏待他们的。”

  拳王打着手势,不容拒绝道,“反正你们只是临时拼凑到一起,相信他们也不会在乎你们的去向,等到攻下逍遥城之后,我们再彻夜长谈,彼此荒诞不经的梦想吧!”

  直到拳王的身影消失在“大铁城”黑黢黢的内部,韩特和琉璃兀自没有回过神来。

  “耀老……”

  他们向李耀投来了疑惑到极点的眼神。

  “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李耀苦笑道,“不过,总觉得‘拳王’雷宗烈隐藏着什么秘密,而且这个秘密和我还有……某种程度的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