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013章 厉嘉陵
  这些上流社会人士,统统都是真人类帝国的精英,隔三差五就能在新闻上布重要讲话的那种,来源横跨军政经学各界,既有手握千军万马的军方悍将,亦有动动手指就能从缝隙中漏下几万亿资金的金融和资本界大佬,还有帝国各大著名学府和研究室的专家教授——所有人都散出一股淡淡的傲气,间或穿插着几个年轻貌美、笑魇如花的娱乐圈明星,都像是卑躬屈膝的杂役了。天』籁小』说WwW.⒉

  不过,即便是平素最强横凶暴的铁血悍将,此刻亦穿着宽松而精致的便服,神色轻松地谈笑风生。

  这是一场不太正式的酒会,更像是各方大佬忙里偷闲、休闲放松的场所,采用开放式的设计,各种价值连城的珍馐美馔,来自祁连星的灵隐鱼子,来自银环星的九幻蛇血酿,比同等重量的高品质晶髓都要珍贵的惊云鹤肝,统统摆放在铺满雪丝桌布的长桌上,供贵宾们自由取用。

  不少人捧着酒杯,看着四面八方的战争游戏,笑吟吟地交流着:

  “古将军,今年带来试炼的新人当中,又有不少好苗子吧,我看总积分排行榜的前五十名当中,就有三个来自您的‘碎骨锤部队’,怪不得您能在前线取得这么辉煌的胜利!”

  “哪里哪里,要说好苗子,还是要看你们‘擎天集团’,连旗下员工的试炼,都要放到如此凶险的孽土战场来进行,你们的用人标准真是严格,员工的素质,也相当出色啊!”

  “不敢和你们军方比,我们只不过是正在大肆扩张旗下的银行和金融机构,准备进军帝国刚刚光复回来的国土,所以要培养一批新的金融人才出来,这才将一些有潜力的好苗子放到这里,来测试一下他们的心性,倒未必要他们完成多么危险的任务——只是,如果连百八十个人都没杀过,没喝过人血,吃过人肉,还搞什么金融,您说对不对?”

  “有道理,看,今年宇文家族和厉家的新人也很厉害,这些大家族的天才少年,真是如过江之鲫,层出不穷啊!”

  “那是当然,宇文家族是传承七百多年的豪门大族,自己掌控着两个极度达的大千世界不说,势力还延伸到帝国的金融和传媒界,家族各支脉堪称群英荟萃,天才少年怎么可能不多?至于厉家,就更不用说了,堂堂的‘四大选帝候家族’之一!听说今年,是厉家的新人涌现大年,各方各脉都出现不少级天才,为了争夺将来在家族内更好的展,此刻正在下面龙争虎斗呢,厉家好像给出了2o%的伤亡率标准,死掉三五个甚至七八个级天才,那是根本不在乎的!”

  “啧啧啧啧,选帝候家族就是和普通的豪门大族不同,2o%的试炼伤亡率,就连我们军方的特种部队筛选人才,都不敢将标准定得这么严苛!”

  “谁说不是,就连厉家中生代的中流砥柱,咱们的‘国舅爷’厉灵风都来到这里,亲自主持厉家新人的选拔试炼!”

  “什么,厉灵风都来了?武英澜真不简单,竟然能请到这尊大佛,他这个‘曼珠沙华’搞得越来越有声有色,兴旺达了!”

  在众多军方、金融、资本和传媒界大佬高谈阔论、谈笑风生的外围,还聚集着不少面容青涩但神色冷漠的少年。

  他们大多是大佬们极度宠爱的世家子弟,却还没有达到参加试炼的年纪,是跟随大佬们来开开眼界,结识叔父辈,顺便为正在孽土乐园中厮杀的哥哥姐姐们呐喊助威的。

  从少年们众星捧月般的站位,就可以看出中间一群身穿纯黑制服,胸口还绘制着一个“厉”字,鹤立鸡群的少年们地位最高。

  这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他们都来自四大选帝候家族之一,厉家。

  若干年后,他们中的一个或者几个,甚至有机会决定真人类帝国的皇帝,究竟由谁来当。

  是以,尽管年纪尚轻,但他们脸上早已没有了一般少年的天真和稚嫩,全都披挂着一层透明的寒霜,对着血腥的光幕评头论足,指点江山,煞有介事,就像是圈中大佬们的缩小版本。

  “烈哥的表现相当不错,刚刚开战就宰掉了二十二头猪,呼吸、心跳和肾上腺素的分泌都相当稳定,波动幅度不过1%,真是厉害!”

  一名看似纯真无邪,明丽动人的少女,笑眯眯道。

  “稳定是够稳定,但未免太缺乏激情了,我还是比较喜欢山哥的风格,将呼吸、心跳和肾上腺素都飙到极限,疯起来什么人都敢杀,哈,快看,就连宇文家族的一头猪,都被山哥宰掉了,真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另一名牛高马大,傲气十足的少年道。

  看到光幕上刀光闪过,人头落地,鲜血冲天而起,尸体不断抽搐的场景,厉家的接班人们终于流露出一丝少年心性,欢呼起来。

  离他们不远,另一些胸口绣着“宇文”二字的少年们脸色十分难看,对他们怒目而视。

  “不好意思,我们厉家的人,就是这么心直口快,要是不小心伤害到了你们脆弱的小心脏……”

  那傲气十足的厉家少年,对火冒三丈的宇文家少年道,“你们他妈就给我忍着!不服气的话,等‘逍遥城之战’结束后,请这里的主人武英澜帮我们安排一场自由竞赛,大家去孽土乐园比划比划?”

  “好啊好啊!”

  那天真无邪,明丽动人的少女拍手笑道,“反正‘逍遥城之战’结束后,我们是有几天自由活动时间,可以去感受一下孽土乐园的气氛,为来年我们自己的选拔试炼做准备,不如请你们一起去喽?我都很想知道,宇文家的猪杀起来是什么滋味呢!”

  宇文家族的少年们怒不可遏,纷纷比划出了杀人的手势,示意厉家这边:“一言为定,你们等着!”

  其余各大家族的少年们,都是无事生非,煽风点火之辈,当下怪叫连连,为两边加油喝彩。

  这不过是一场小小的骚动,丝毫没引起大人们的半点兴趣,少年们互相恫吓一番,又将注意力放到了越来越激烈,也越来越血腥的战场上。

  颅骨爆裂、人肉烧焦、五脏六腑化作一蓬蓬细碎的血雾涂抹在后来者惊恐欲绝的脸上……这一幕幕激了少年们旺盛的食欲,一大半食物都是被他们风卷残云,一扫而空的。

  不过,在厉家少年们的惊叹声中,却传来不和谐的杂音,竟然有一名少年干呕起来。

  这是一名身材瘦小,气质阴柔的少年,像是披上了狼皮的羊羔,和身旁如狼似虎、盛气凌人、冷酷无情的少年们截然不同。

  他亦有自知之明,一直藏匿在阴影中,畏畏缩缩,犹犹豫豫,不敢加入别人的高谈阔论。

  仿佛,只要不被别人现他的存在,就是一种最大的幸福。

  只是,四面八方的光幕之上,战场厮杀的画面过于血腥和刺激,他再怎么躲闪,还是碰巧看到了一颗三维立体、栩栩如生的人头,如西瓜般整个儿爆裂的场景,仿佛有一些红红白白的东西,直接飞溅到了他的嘴里。

  他立刻闭嘴,却觉得喘不过气,而大口呼吸,依旧遏制不住恶心的感觉,脑袋和肚子里一阵阵翻江倒海的难受,忍不住用餐巾捂住嘴,偷偷干呕,没想到声音太大,还是被众人现。

  旁边几个豪门大族的少年们都有些诧异地看着这边。

  更远处,宇文家少年们都现了这个有些古怪的家伙,纷纷投来讥讽的眼神。

  厉家少年们的脸“腾”地就红了,紧接着变得一片铁青。

  “厉嘉陵,你究竟什么意思,非要在大庭广众之下,丢尽我们厉家的脸吗?”

  刚才向宇文家挑衅的那名少年怒不可遏,一把冲了上来,揪住这干呕少年“厉嘉陵”的领口,低吼道。

  “烂泥就是烂泥,废物就是废物,脓包就是脓包!”

  那纯真无邪、明丽动人的少女也流露出极度厌恶的表情,“真不知道我们非要带着这个废物来干什么,连这样的小场面都吃不消看,真的上了战场,岂不是要屎尿齐流?我们可是堂堂选帝候家族,就算死都要睁着眼睛死,怎么会冒出这种废物来!”

  “我不会给他‘屎尿齐流’的机会。”

  盛气凌人的少年眯起眼睛,看着厉嘉陵,一字一顿道,“过几天,等我们有机会去‘孽土乐园’自由活动时,我一定会杀了你,给厉家清理门户!堂堂选帝候家族,不需要一个如此软弱的族人,你就洗干净脖子等死吧!”

  厉嘉陵就像是一只手足无措的雏鸡,哆嗦了半天,胸口一阵起伏,又出阵阵虚弱的干呕声。

  “混蛋,要是敢吐在我身上,我现在就拔了你的舌头,滚开,不要在这里碍手碍脚!”

  盛气凌人的少年重重推了一把,将厉嘉陵推倒在地,滑了出去,重重撞在桌角,刚好将一盘残羹冷炙撞翻在身上,变成狼狈不堪的落汤鸡。

  四周厉家少年全都出嗤笑,看厉嘉陵如此软弱可欺的模样,真想在他身上踩一万只脚,只是碍于大庭广众,才不敢放手欺辱——这是他们平时在厉家内部,习以为常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