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014章 厉家的未来!

第2014章 厉家的未来!

  作为真人类帝国叱咤风云,一手遮天的四大选帝候家族之一,厉家源远流长,早在帝国成立之前,就已经是星海共和国的豪门大族,把持着军政商各界。

  数千年发展,支脉和旁系众多,即便只算核心血脉中的年轻一辈,每年没有一万,都有八千。

  如此之多的族人,自然五花八门,良莠不齐,也不是个个都能成才。

  不过绝大多数族人,都会受到家族严苛的精英教育,从小就养成杀伐决断、冷酷无情的性格。

  即便孽土上杀人不眨眼的凶人,在这些看似文质彬彬、风度翩翩的少年们面前,都像是拔去了牙齿的羊羔一样无害。

  但这“厉嘉陵”却是一个异数。

  据说他是厉家旁系的旁系出身,父亲是家族里一个不甚出名的战士,很早就死在战场上,母亲也在生下他时难产而死。

  所以,他是以孤儿的身份,在家族的“培英院”中生活,稍微长大一些,又寄养在家族大人物的宅院中,一边跟随大人物学习,一边为大人物处理日常杂务,相当于不是仆役的仆役。

  原本,这种旁系支脉孤儿的命运,不是普通的家族武士,就是更加默默无闻的工作人员,或许在勤勤恳恳为大人物效力几十年后,会去家族在蛮荒星球新开拓的某处产业充当总管之类。

  但厉嘉陵却鸿运当头,不知因为什么,被厉家中生代中数一数二的强者“厉灵风”看中,时常带在身边。

  厉灵风和当朝母仪天下的皇后“厉灵海”,号称厉家“双璧”,是极有可能成为下一任家主的强权人物。

  别说他看中的人,就算是他看中的一条狗,都比帝国外围世界的某些强者,要再威风一些。

  厉嘉陵得以进入厉家最优秀的核心子弟圈子。

  和帝国所有豪门大族一样,厉家并不特别看重血脉,最崇尚弱肉强食的残酷竞争。

  只要有足够强大的实力,旁系子弟能干掉主脉传人,照样可以登堂入室,得到厉家真正的传承。

  所以,一开始这些核心子弟都对厉嘉陵十分忌惮,还以为他身上有某种特别凶残暴虐的气质,被厉灵风看了出来,所以才对他另眼相看。

  谁知道,几天接触下来,他们就发现这个厉嘉陵完完全全是个脓包、软蛋、废物、笑话!

  实力高低,另当别论,反正以厉家的财力和技术,即便真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天文数字的资源砸下去,也可以硬生生调制成勉强凑合的战士。

  但这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家伙,性格却是窝囊到了极点,别说杀人,他连鸡都不敢杀。

  人性本恶,少年都是欺软怕硬而且有从众心理的,真人类帝国的少年尤其如此。

  厉嘉陵很快成为家族内部,所有核心子弟恣意欺凌和发泄压力的对象。

  一开始,还有人顾忌厉灵风的态度。

  不过,厉灵风除了将厉嘉陵丢到专门培养家族核心子弟的特殊学校之后,就一直不闻不问,像是将他彻底遗忘。

  有一次,厉灵风的亲孙子小心翼翼去问他厉嘉陵的事情,这位厉家大佬在百忙当中抬起头,还面露迷茫之色:“厉嘉陵?什么厉嘉陵?”

  看来,这只是厉灵风一时兴起的无心之举,或许这个废物的父亲曾经和厉灵风有过交集,但绝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关系,现在,厉灵风已经将这个废物给遗忘了!

  厉嘉陵在家族核心学校里,立刻变成人见人欺,随意凌辱的对象。

  甚至,倘若学校里的狗屎长出腿来,都会每天在厉嘉陵脸上踩几脚。

  很多人都说,厉嘉陵之所以能活到今天,因为他实在太废物了,废物到谁杀了他,反而会被同伴嘲笑的程度。

  他就是大家的玩具,一个公用的受气包,如此而已。

  只是,今次来“天空之城、曼珠沙华”观摩高年级的试炼任务,带队的家族大佬厉灵风不知怎么,忽然又想到这个废物的存在,点名要将他也带上。

  众多少年早就有所不满,刚才这废物竟然还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干呕,大大丢了厉家的脸面,却是令不少人又气又怒,心底生出杀意。

  厉嘉陵对这一切,早就习以为常,他默默擦拭身上的残羹冷炙,苍白的小脸上没有半点表情,无论是家族内部的嘲讽,其他家族的疑惑,还是几天之后自己必死无疑的结果,全都无动于衷。

  生命就像是不属于自己,仅仅是一场无关紧要的游戏。

  厉嘉陵垂下眼皮,不想再看光幕上惨烈的战争,正欲躲到大厅的角落里,忽然感知到了两道冰冷和炙热缠绕的目光,不由打了个寒颤。

  厉灵风正在不远处,静静地看着他。

  这名在真人类帝国呼风唤雨的强权人物,当朝皇后“厉灵海”同父同母的亲哥哥,轻轻咳嗽一声,就随时能调动成千上万星舰和几百万死士的一世枭雄,有着和身份截然不同的儒雅外表。

  他面若冠玉,眼似流星,长发披肩,温文尔雅,明明两百多岁的人,却像是初出茅庐的大学青年学者,举手投足之间,说不出的风流倜傥。

  厉嘉陵的睫毛一阵颤抖,垂着脑袋,咬着嘴唇,乖乖朝厉灵风走去。

  刚才还在恣意欺凌他的厉家少年们大惑不解,却又怎么敢上前询问?

  直到厉灵风和厉嘉陵转入大厅外的长廊,兀自满头雾水,面面相觑,不明白家族大佬和“家族之耻”间的关系。

  长廊上,厉灵风和厉嘉陵默默对视,气氛十分微妙。

  “为何一直被人欺凌,却始终不肯出手?”

  厉灵风双手背负,看着“软弱”的少年,淡淡道,“你就要这么一直忍下去,直到真的被他们玩死么?只要你打个哈欠,随便杀死他们三五个,便没人再敢欺负你了。”

  厉嘉陵深深咬着嘴唇,沉默片刻,轻声道:“那里面还有你的孙子。”

  “我有很多孙子、重孙和玄孙。”

  厉灵风道,“死上十个八个,并没什么大不了——更何况是为了你。”

  厉嘉陵眼底流露出极度痛苦,却又极度倔强的光芒,依旧摇头道:“我,我不想杀人,我知道,只要我一动手,就有一道堤坝会被彻底冲垮,我就彻底控制不住自己了!

  “杀三五个就够了么?不可能的,你在骗我,杀了三五个,你一定会安排更强的对手给我,要我再杀三五十个,然后是三五百个,然后是三五千个,这场残酷的实验,永永远远都不会有尽头的。

  “既然无论如何,都逃不出你的手掌心,那我宁愿一个都不杀,要死,就死好了!”

  厉灵风脸上流露出一抹欣慰的笑意:“你很聪明,而且变得越来越聪明。”

  “是你让我变得这么聪明。”

  少年惨白而稚嫩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苦涩的笑意,“聪明到足够弄清楚自己的身份和命运,认识到自己仅仅是一个特殊的‘试验体’,和孽土乐园上那些罪民,根本没半点区别。”

  “我越来越看好你了。”

  厉灵风的眼神变得深邃而神秘,喃喃道,“真希望看到你将全部潜能都爆发出来,究竟是何等恐怖的场面,那一定会让‘某人’吓一跳的。”

  “如果我就是不让你得偿所愿呢?”

  厉嘉陵鼓起勇气,展露出了从未在厉家少年们面前显露过的一面,攥紧拳头道,“你可以将我调制成可怕的怪物,但我就是不能如你所愿,去展开残酷的杀戮,你会怎么做,杀了我吗?”

  厉灵风哑然失笑。

  “过去十几年,我花费了那么多心血和资源培养你,每次试验和调制究竟有多么复杂,又有多么成功,你应该是最清楚的吧?”

  厉家未来的家主深沉地看着少年,道,“你是我最宝贵的一笔财富,我怎么可能白白将你浪费掉?再说,你今天的表现,早就在我意料之中,这都算是我和‘某人’之间,一场有趣的游戏吧?

  “相信我,终有一日,你会认清楚自己的本性,顺从于真正的命运,甚至……继承整个厉家的力量!”

  厉嘉陵身形一晃,震惊到了极点。

  厉灵风所说的最后一句话,他还是第一次听到。

  “你,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少年的眼窝里像是长出了牙齿,脸上爆出一个个针尖大小的血点,一半哀求,一边低吼道,“告诉我真相,我的父母究竟是谁,你经常说的‘某人’又是谁,为什么当初要选中我来进行这么残酷的调制,为什么一定要逼我,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这么想知道的话,就听从你内心真正的声音,不要被并不存在的法则束缚,尽情展开杀戮吧!”

  厉灵风不动声色,目光忽然变得柔和,“不过,无论如何,有件事你一定要相信——从头到尾,我都没有将你当成‘试验体’来看待,如有可能,我很希望你能成为我真正的传承者,成为……厉家的未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