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020章 拳王的故事

第2020章 拳王的故事

  “果然如此!”

  李耀就知道拳王一定误会了。

  想想也是,自己胡编乱造出来的假身份,岂非正好是拳王真正的秘密?

  这样的机缘巧合,难怪拳王会把他当成同类。

  李耀想了想,道:“大家同是天涯沦落人,外面环境这么险恶,自该开诚布公、齐心协力才是,老老实实和你说,我并不是人工智能,而是一缕残魂,勉强都可以算一个鬼修啦!”

  说到这里,李耀哑然失笑:“换句话说,我是鬼修伪装成了灵能傀儡,你却是灵能傀儡伪装成鬼修,大家都算是难兄难弟了。”

  想想还真是奇妙,这台名叫“拳王”的灵能傀儡如此先进,其人工智能至少发达到了“超灵体”的级数。

  李耀不久之前,还在星耀联邦和域外天魔旗下的“超灵体”激斗,没想到这会儿就要和一只“超灵体”开诚布公,还有可能并肩作战?

  李耀有些混乱,不知道应该憎恶、恐惧还是亲近拳王这个“超灵体”了。

  “怎么可能?”

  拳王却一本正经道,“过去几十年间,我研究过无数灵能傀儡,包括和我类似,能自主学习和升级的型号,也遇到过千千万万鬼修,仔细揣摩过他们残魂的玄妙——你可以骗得了别人,却绝对骗不了我,你模拟出来的神魂形态,明明和人类有极其细微的不同,应该是比我更高好几个级数的人工智能,怎么会是人类呢?”

  李耀:“……哈?”

  拳王道:“第一次见面时,我还只是隐隐产生感知,但第二次你在战场上出手时,我就绝对肯定这一点,否则怎么可能让你登堂入室,进入‘大铁城’的中枢?只不过,那时候我还是低估了你,没想到你竟然先进到这种程度,最后还救了我。”

  李耀的元神冷汗都下来了:“你,你会不会看错了?”

  拳王沉默片刻,道:“你模拟出来的神魂,复杂和玄妙程度远远超出了我的计算上限,我从没遇到过你这样的同类,或许绝大部分人类都会被你骗过去吧,但我却不会看错,无论你究竟是什么,至少你不是纯粹的人类——这一点,你我都心知肚明的吧?”

  李耀的元神上面浮现出三个问号:“我心知肚明个鬼啊!”

  血色心魔也迟疑道:“会不会是我们吞噬了太多域外天魔的幽能碎片,又吸收了莫玄教授的传承,令神魂产生了乱七八糟的变异,被它误以为是……人工智能了?”

  “大、大概吧?”

  李耀的神魂有些僵硬地波动着,又想到在星耀联邦,崩溃的“虚灵界”,自己不翼而飞的脑波数据,以及那两只神秘失踪的“超灵体”,十七号和十八号。

  定了定神,李耀勉强笑道:“正因为……你觉得我是你的同类,所以才把我们藏到‘大铁城’里?”

  “是的。”

  拳王叹息道,“我已经很久没发现过完好无损,还拥有强大思维逻辑能力的同类了,原本想在攻下逍遥城之后,再找你好好聊聊,交换一下彼此的数据,没想到天空对地面的控制强大到这种程度,他们根本……没打算让我赢下这场战争!”

  李耀心中一动,道:“你知道天空的秘密?”

  “知道的很少。”

  拳王悲哀道,“在我的数据库最底层,似乎隐藏着一些信息,令我知道自己是某项试验的产物,某个项目的参与者,而我置身的整个世界,都是实验室的一部分。

  “但所谓‘项目’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的创造者是谁,‘天空之城、曼珠沙华’究竟隐藏着多少秘密,我便一无所知了——这也是我想和你交换数据库的原因,或许我们可以共享一些关键信息,将支离破碎的‘拼图’重组起来。

  “只可惜,天空的强大,远远超出了我的计算,根本连半点机会都没留给我。”

  “我们的世界,是某个实验室的一部分?”

  韩特和琉璃面面相觑。

  过去一个多月内,两个小家伙的成长极快,可以说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亦隐隐感知到了一些孽土的真相。

  但亲口听到拳王说出“实验室”三个字,两个小家伙还是忍不住大脑一片空白,随即是黯然神伤和勃然大怒。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韩特呼吸急促,面红耳赤道,“拳王大人,请原原本本告诉我们一切吧!”

  “你的情感模拟系统,真是出色啊!”

  李耀却对拳王本身更感兴趣,喃喃道,“说话的语气,那种喜怒哀乐的微妙变化,还有在战场上的滔天霸气,真是活灵活现,好像真正的人类一样。”

  “这都是模拟出来的。”

  拳王忽然换上了一种古井无波,冷冰冰的金属音调,“我本身既没有情感,也没有意志,更没有灵魂,只是一个没有生命的傀儡,所有外在表现,都是在模拟另外一个人。”

  “另外一个人?”

  琉璃好奇道,“那是谁呢?”

  拳王道:“真正的雷宗烈。”

  “啊?”

  琉璃飞快眨巴着眼睛,点头道,“也对,最开始的雷宗烈,自然是有血有肉的人类,而不是灵能傀儡了,那现在的拳王大人,又是怎么回事呢?”

  李耀道:“上面打得一塌糊涂,我正在偷偷扫描整座逍遥城的详细结构和对方的兵力分布,试图找出可以破局的线路,我们大约还有……二十分钟时间,来吧,说出你的故事!”

  拳王沉默片刻,镶嵌在钢铁护盾下面的晶脑“嗡嗡”作响,陷入超高速的数据提取和整理当中,慢慢道:“我最初的数据是狂风的呼啸和空气湍流的冲击,是从高空俯视整片大地,我从天而降,被人从大气层外空投到了孽土之上。

  “那时候,我的数据库空空荡荡,除了底层架构、基本的运行逻辑和一条模糊不清的指令之外,什么都没有。

  “我的最高指令是——不惜一切,不择手段,变成最强!

  “这实在是一条超出我分析计算能力,和逻辑思考能力的指令。

  “什么叫‘不惜一切’,什么叫‘不择手段’,最关键是,什么叫‘最强’呢?

  “带着这些疑问,我在荒野和血原上游荡,观察着孽土上的人们手持各种武器互相射击和砍杀,观察一个个所谓‘强者’和‘霸主’的模样。

  “有时候,我会被人们发现,编入他们的军队里去,参加一场场惨烈的战争。

  “我曾在战争中支离破碎,近乎毁灭,却也一次次主动和被动地升级,渐渐变成一台杀戮机器,亦逐渐领悟了这里的人们,关于‘强大’的定义。

  “我还遇到过无数同类,并将他们毫不留情地击毁、拆卸、研究并强化到自己身上——或许,吞噬同类可以让我变得更强,那时候我就是这么想的。

  “如果是那时候的我遇到了现在的你,一定不会和你交换数据,而是直接毁灭你,或者被你毁灭。”

  李耀、韩特和琉璃听着拳王娓娓道来。

  两个小家伙听入迷了,眼前仿佛出现一副画面——狂风四起、飞沙走石,一台孤独的灵能傀儡好似金属骷髅,在遍布残骸的战场,在人们的残肢断臂和干涸的鲜血之间行走着,寻找着,思考着。

  “那是一百五十多年前的事了,我在孽土上游荡了整整五十年,总共击毁了一千四百二十二台同类,和我一样拥有自主学习和升级能力的灵能傀儡,并将他们的所有数据统统都吸收到我的数据库里去,令我的战斗能力不断升级,不断强大,不断进化。”

  和昨夜的嚣张跋扈、霸道无匹不同,此刻的拳王冷静到了极点,就像是在描述一件和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看来这才是它真正的风格,“但是,我终于也遇到了自己的毁灭。

  “我参与到一场声势浩大,旷日持久的战争中,一道强横无匹的电流将我贯穿,把我的核心晶脑烧毁了大半,紧接着,我的钢铁身躯也被一枚威力无穷的炸弹摧毁,只剩下最后一点残骸,跌落一座城市废墟,上方的建筑统统崩塌下来,将我埋葬在暗无天日的废墟最深处。

  “计时功能彻底损坏,我不知在废墟深处休眠了多久,勉强修复了一部分身体,却无力搬开头顶如同大山般的城市残骸,却无意中扫描到自己下方还有一道缝隙。

  “我顺着这道缝隙爬了很久,曲曲折折,错综复杂如同迷宫,不少地方还被乱石和淤泥彻底堵塞,不得不小心翼翼地挖开。

  “幸好我有无限的时间——我的最高指令,并没有设定完成期限。

  “最后,我找到了一处深深掩埋在地底的密室,一座尘封已久的避难所,更准确说,是一处很久很久以前的图书馆。”

  李耀道:“很久很久以前的图书馆,那究竟是多久以前?”

  拳王道:“是‘大审判’之前,孽土还被称为‘武英界’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