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022章 雷宗烈之死

第2022章 雷宗烈之死

  拳王终于说到正题,韩特和琉璃竖起耳朵,李耀也凝聚元神,不放过每一个细节。

  拳王道:“当时他被人追杀,身受重伤,跌入地底深渊时已经有些神经错乱了,随后又被辐射变异兽咬住,想要拖回巢穴中充当幼崽的食物。

  “我在地底思考百年,将避难所内所有的信息都吞噬殆尽,再没什么可以学习的,正欲离开地底,重新回到地面上去,展开新的升级。

  “正好遇到这样一个人类,便顺手将他救了下来,想要从他这里,得到一些地面上最新的情报。

  “在地底升级百年,我的战斗力比过去强大无数倍,那些辐射变异兽自然不是我的对手。

  “只可惜雷宗烈也被辐射变异兽啃噬得残缺不全,连大脑都暴露在外面,被咬掉了很大一块。

  “地下避难所中,有千年前遗留下来的医疗设备,我暂时维持住了雷宗烈的性命,却无法恢复他的身体机能和正常思维能力,他的四肢萎缩、脊椎残缺、五脏六腑都要依靠器械来维持,等于是被封印在医疗舱之内,全面瘫痪,动弹不得。

  “雷宗烈的身体枯萎到了极点,但精神却亢奋至极,见我干脆利落地干掉了几十头辐射变异兽,又将他带到地下避难所中,玉简和法宝应有尽有,他激动极了,问我是不是传说中的‘老爷爷’,会传授他绝世神通,让他出去报仇雪恨,大杀四方之类。

  “我没理由骗他,老老实实告诉他,我并不是什么‘老爷爷’,而且他的身体和神魂都虚弱到无以复加,生命如风中之烛般摇摇欲坠,只要离开医疗舱半秒钟就会一命呜呼,即便是我,都无法帮他离开黑暗,最多一两年内,他的生命终究还是会枯竭,要死的。”

  “他听了之后,神经彻底崩溃,再加上大脑的残缺,终于变成了彻头彻尾的疯子。”

  韩特和琉璃面面相觑,又一起朝李耀投去了不解的眼神。

  没想到真相竟然会是这样。

  拳王继续道:“雷宗烈虽然疯疯癫癫,但是在颠三倒四的胡言乱语中,倒也说出了不少事情——包括他一生的故事。

  “他的故事,和现在外面流传的‘拳王雷宗烈’的传说差不多,原本是荒芜世界一个普通村庄里的平民少年,后来村庄被匪帮屠灭,自己也变成了悍匪的奴隶,随后以炮灰的身份崛起,在尸山血海中厮杀数年,成为一股大势力中的小头目,最后因为锋芒太露,被同伴嫉恨,联手陷害和追杀,最终跌落废墟深渊,被辐射变异兽叼走——直到这里,都是真的。

  “只可惜,世上哪来那么多绝处逢生,强势逆袭的事情,他的人生终究要在这里湮灭了——像他这样的人,数百年来,在孽土上不知出现过多少个,最终都化作了累累白骨,阵阵尘埃,如此而已。

  “就这样,日复一日,我用辐射变异兽体内压榨出来的营养液勉强维持着雷宗烈的性命,他则瞪大了眼睛,看着周遭的黑暗,喋喋不休讲述自己的故事。

  “他向我诉说少年时代在村落里,虽然生活贫苦,但和家人朋友之间,也有小小的乐趣——至少那时候,他还不懂苦难的真义。

  “他向我诉说眼睁睁看着亲人惨死在面前,家园被熊熊烈焰吞噬的感觉,就好像五脏六腑都被铁钩刺穿,被硬生生从喉咙里拖出来一样——真可惜,无论他描述得再怎么细致,我都永远体会不到这样的感觉。

  “他向我诉说他被人在脖子上捆绑了爆炸项圈,以炮灰的身份冲向敌阵时,心底的愤怒、仇恨和疯狂,他不仅仅仇恨毁灭自己家园的人,仇恨将自己变成奴隶的人,仇恨一次次买卖自己的人,仇恨和自己刀剑相向的敌人,甚至仇恨孽土上的每一个人和每一头畜生。

  “他向我诉说他在屡立战功,终于摆脱奴隶身份,成为匪帮正式成员的快意,以及欣喜若狂之后,油然而生,无穷无尽的野心,小小的匪帮成员才不是他的终点,他原本从来没想过要成为一名悍匪,但既然老天爷把他逼到了这一步,那他就要成为最凶最狂最暴虐的暴徒,有朝一日,把链锯剑捅到老天爷的肚子里去!

  “每次双眼喷火说到这里时,他都会嚎啕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用尽浑身力气挣扎,想要撕裂自己的胸膛——这时候,他的意识非常清楚,思维能力也短暂恢复了正常,知道故事只是故事,传说只是传说,现实中根本没那么多奇迹,他没希望了,注定要默默无闻地死在这里。

  “我在旁边静静地听着,看着这个人类尽情泄他的喜怒哀乐、希望和绝望,并不怎么奇怪,从避难所那么多人类的日志和遗书上我就知道,当一个人快要死时,话总是特别多的。

  “百年前的我,在孽土上曾经见到过很多人类,和其中一些并肩作战,也曾杀死过另外一些,但那时候我从来没觉得人类有什么特别之处——不过是和岩石以及灵能傀儡一样,可以被摧毁的目标罢了。

  “但现在,在地底世界向人类学习了百年之后,我忽然对人类这种东西产生了浓烈的兴趣。

  “我隐隐知道,我是被人类创造的,那么,作为创造者的人类是否比我更加强大呢?如果我要成就‘最强’的话,是否应该更深入向人类学习呢?

  “也许我该调整自己的逻辑思考回路,重构一个更加庞大而复杂的数据库,全面模拟人类的思维方式,尝试去模拟所谓的‘情感’乃至‘意志’,最终模拟出一个类似……‘心灵’的东西?

  “这是一个值得推进的项目,说干就干,我以雷宗烈为老师,全面扫描和模拟他的一切,他的言行举止、他的思维模式、他的愤怒和仇恨,他的抱负和野心,他的希望和绝望。

  “日子一天天过去,雷宗烈越来越虚弱,也越来越疯狂和怪诞了。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虽然我能修复地底避难所里的医疗器械,但终究缺少足够的医疗药剂和高能食物补充——光是依靠狩猎辐射变异兽采集到的物资,远不足以维持雷宗烈的生命的。

  “他的意识不断模糊,思维能力渐渐分解,不太记得过去的事情,只是一遍遍对着天空怒吼。

  “变强,变强,我要变成孽土上最强的‘拳王’!

  “我要统一孽土上所有的匪帮,要征服所有的极乐世界,然后向天空之城、曼珠沙华开战!

  “曼珠沙华,你他妈的究竟算是个什么东西,我们的世界,又算是个什么东西啊!

  “哈哈哈哈,没人可以杀我的,我不会死的,在没有轰落曼珠沙华之前,我绝不会死的,你去给我死吧,曼珠沙华,你给我死吧!

  “雷宗烈哭着、笑着、闹着、脸上和身上的伤口都在不断喷涌着鲜血和脓液,出诸如此类,沙哑的怪叫。

  “真奇怪,我的最高指令是‘变强’,雷宗烈都变成这副模样了,最大的心愿也还是‘变强’,以往我遇到孽土上每一个人孜孜以求的目标,似乎都是‘变强’,而且大家都是‘不择手段、不惜一切’的,‘变强’这件事,真是某种真理吗?

  “终于有一天,我密切监控的数据显示,雷宗烈要死了。

  “他的身体机能全面衰退,却是将最后一点生命力源源不断输送到了大脑中,确保他的神魂出现了一瞬间的清晰——用人类的话来说,这就是‘回光返照’吧?

  “雷宗烈好像意识到了自己身在何方,回想起了过去的一切,也认出了我是谁。

  “他用血肉模糊的身体,抱着我的钢铁身躯嚎啕大哭起来,哭得像是一个没有了父母的孩童,他说他不甘心,他真是无论如何都不甘心就这样默默无闻地死去,他还有大仇没报,大事没干,还没把天空捅个窟窿,把天空之城、曼珠沙华轰下来,他不能死,他真的不想就这样死掉。

  “他求我想办法帮他活下去,如果办不到的话,就代替他活下去,帮他将……整片天空都轰下来!他要‘天空之城、曼珠沙华’里的所有人,都品尝到他童年时代,眼睁睁看着家园被付之一炬,所有亲人都在火海中跳舞的滋味。”

  韩特和琉璃越听越觉得心惊肉跳,脑中纷纷浮现出一副恐怖无比的场景:

  在黑暗幽深的地底,一个血肉模糊、残缺不全,连大脑都暴露在外面的“活死人”,死死抱住一个金属骷髅,咬牙切齿、鬼哭狼嚎、出最恶毒的诅咒!

  “所以……”

  韩特结结巴巴道,“拳王大人,您就答应他了?”

  “我并没有一定要接受人类命令的设定。”

  拳王淡淡道,“不过,既然我的终极目的是‘变强’,以一名人类的身份在大地上游历,经历和体会更多东西,寻找到隐藏在情感、意志、野心、仇恨和愤怒当中的力量,似乎是相当值得尝试的升级路线。

  “更何况,如果我要变成‘最强’的话,把‘天空之城、曼珠沙华’轰下来,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凌驾于‘最强’之上,将‘最强’当成玩具或者试验体来恣意玩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