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026章 危城乱战!

第2026章 危城乱战!

  “拳王已死,但大家不要慌乱,我是‘拳神会’的新领袖,跟着我一起冲进逍遥城,夺取‘极乐世界’!”

  “大铁城”从天穹坠落,在地面绽放出吞噬一切的璀璨火球时,拳王大军中立刻有不少野心勃勃的强者挥舞着链锯剑和震荡战刀,站到了熊熊燃烧的高处,发出惊天动地的怒吼。

  随后微微一怔,意识到竞争者的存在,朝彼此怒目而视。

  “逍遥城主完了,拳王也完蛋了,但逍遥城还在,兄弟们给我顶住、顶住!打退这一波进攻,我们就能守住逍遥城,成为‘极乐世界’的主宰!”

  逍遥城中,亦有不少悍匪和凶人嗷嗷乱叫,想要收拢阵型,凝聚士气,并顺理成章接管“逍遥城主”夏侯无心的指挥权。

  但双方的努力都是徒劳的。

  双方部队都是由大大小小的上百个势力勉强拼凑起来,是不折不扣的乌合之众。

  拳王和逍遥城主还在时,尚可利用自己的权威和绝强实力镇压居心叵测的各路凶人,把他们勉强拼凑成一支可战之兵。

  但他们既然两败俱伤,同归于尽,而且他们的集团内部亦没有第二个足够有统治力的凶人站出来,尚且是山头林立,内斗不休,别的悍匪和凶人,又岂会蠢到给他们当炮灰?

  大家千里迢迢来到这里,豁出性命去拼死拼活,不就是为了求财吗?

  “拳王和逍遥城主都死了,现在逍遥城是无主之地,大家冲进去,抢到什么就是什么,能抢多少就是多少!”

  这才是绝大多数中小匪帮的想法。

  “局面这么混乱,我们绝对守不住逍遥城的,与其无端端把小命丢在这里,还不如抢一票就跑!”

  守军方面亦是人心浮动。

  不知谁第一个动手,就像是蓄满了水的大坝出现一道细微的缝隙,再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止崩溃的发生。

  乌合之众们都被打回原形,从“军队”回归了“流寇”和“盗匪”的本色,甚至变本加厉,被“极乐世界”诸多声色犬马、酒池肉林的传说激发了十倍的血性、凶性和兽性!

  守军方面,从孽土四处邀请来助战的匪帮首先崩溃。

  他们占据地利之便,不约而同发一声喊,丢下自己的防线,朝逍遥城中存储大量物资的仓库、市场冲去。

  仍旧对夏侯无心忠心耿耿的逍遥城守军想要阻止他们,这些悍匪浑然不记得片刻之前双方还在并肩作战,砍杀起来如疯似魔、悍不畏死,大有不让他们满载而归,他们就和逍遥城玉石俱焚的架势。

  守军的弹压还没持续三分钟,攻城方散乱却愈发狂暴的大军,已经从背后狠狠冲击他们的防线。

  “妈的,夏侯老大已经完蛋了,我们还在给鬼卖命啊,干脆和他们同去,一起干票大的,捞到大把物资之后,再想办法!”

  守军将领们见大势已去,只用了三秒钟就抛弃了对夏侯无心几十年的恐惧和忠诚。

  他们在逍遥城待了几十年,很多珍贵物资都是他们亲自搬入仓库,自然比外来悍匪更知道值钱的东西放在哪里。

  当这些守军都摇身一变,变成趁火打劫的流寇,再没人能够和愿意维持逍遥城的秩序。

  最混乱也最惨烈的巷战爆发了。

  不是以双方阵营为基本单位,也不是以匪帮和势力为单位,却是以三三两两的小股悍匪为单位。

  所有凶人都失去了同伴的联系,亦没有回归建制的兴趣,像是没头苍蝇一样在逍遥城的穷街陋巷之间乱撞。

  他们的眼睛,亦像是苍蝇般赤红,沸腾的大脑里只有一个念头——找到物资仓库,不管三七二十一,抢了再说!

  不少人如愿以偿。

  逍遥城储藏的物资之丰富,法宝之先进,高能营养剂之充裕,都超出他们的想象。

  他们挥舞着最先进的矢爆枪手舞足蹈,他们在闪闪发亮的晶石堆里滚来滚去,他们瞪大了眼睛、鼓足了腮帮子,一口气往自己肚子里灌进去十几二十支高能营养剂,直到他们中的几个抱着肚子活活撑死,脸上兀自带着欣喜若狂的大笑。

  但绝大多数匪徒就没这么幸运。

  既然是仓库,自然不会是太过偏僻隐蔽的地方,往往被三五股悍匪同时找到。

  无需宣战,不用吼叫,甚至连凶暴的眼神交流都是多余,悍匪和凶人们在无声无息之间,就朝彼此狠狠劈出链锯剑,砸下电热斧,掀起毁灭一切的子弹风暴!

  逍遥城的每一座高楼大厦都在爆炸,每一条穷街陋巷都在燃烧,卷入战争漩涡中的凶人和悍匪们,没有被天魔附体,却比天魔附体更狠戾和凶暴百倍,为了争夺宝贵的资源,上演了一幕幕令九幽黄泉中的厉鬼,都要感到毛骨悚然的厮杀。

  李耀、拳王、韩特和琉璃偷偷在地底潜行。

  李耀放出枭龙号到地面查探,看到的就是一幕幕诸如此类的人间惨剧。

  所有认识和不认识的凶人都在互相厮杀。

  最开始是为了争夺物资仓库,七八股、十来股匪徒乱打,等大部分仓库都被劫掠一空之后,目标就变成了携带着大量物资的悍匪——没办法,逍遥城中也找不到多少乾坤戒,大量物资想要运出城去,只能随身携带,或者用重型晶石战车拖曳,瞎子都闻得出来他们是“大鱼”,自然成为那些两手空空、满肚怨气者最好的猎物。

  而杀人越货的胜利者也不用高兴太久,往往自己半分钟前才刚刚用链锯剑斩下猎物的脑袋,半分钟后,自己的脑袋也在硝烟弥漫的半空中飞舞,落到晶石战车的履带下面,肝脑涂地,一塌糊涂。

  到后来,不少悍匪都学乖了,劫掠到大量物资之后先不运出城去,干脆在物资仓库里加固防御,龟缩不出,想要玩“坐山观虎斗”的把戏,等外面人都死得差不多了再说。

  只不过,别的悍匪也不是白痴,发现几个比较大的匪帮都神秘消失,几十股中小规模的匪帮也渐渐联合起来,向逍遥城各处仓库发动进攻。

  乱,乱,乱,这是李耀见到过,最混乱的战场!

  凶人和悍匪的乱战,就够眼花缭乱,叫人头大如斗,偏偏还有大量从天而降的修仙者玩家和更加疯狂的“直播者”掺杂其中。

  这些人穿戴着比孽土罪民高出不止一个级数的装备,用虚拟游戏中的话来说,或许可以称之为“神级套装”,在烟雾和火光的掩护下,不徐不疾在城市战场中逡巡。

  他们并不以掠夺物资为目标,纯粹就是杀戮,砍瓜切菜、宰鸡屠狗一般的杀戮。

  偶尔,两支不同的玩家小队遭遇,还会展开惊心动魄、精彩纷呈的对决——他们对自己人动手亦是毫不留情,甚至比对待孽土罪民更加冷酷,令在暗中窥探的李耀,都看得心惊肉跳,冷汗涔涔,对修仙者的“大道”,有了更加直观而感性的认识。

  不过,最叫李耀看着稀奇的,还是那些被称为“直播者”的家伙。

  和进行试炼任务的玩家相比,这些“直播者”更夸张,更古怪,更疯狂。

  他们往往穿戴着五颜六色如斗鸡般的晶铠,铠甲上面还挂着无数花团锦簇、叮当乱响,不必要的累赘,诸如冲天而起的鸡冠头、比手臂还长的螺旋冲撞角、鲜血淋漓的灵兽翅膀,等等等等。

  李耀琢磨了半天这些累赘的用途,以他资深炼器大师的眼光和经验来看,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全无半点实战用途,单纯就是好看的——虽然李耀也不觉得脑袋上顶着一撮靛青色的鸡毛,晶铠上镶嵌一片亮闪闪的水钻,身上再乱七八糟缠绕一圈圈的弹链,有什么“好看”可言。

  除了这些奇装异服的家伙,还有一派“直播者”像是故意追求高难度,竟然连晶铠或者战甲都没穿,就这么赤条条冲进战场。

  这一派“直播者”以女性居多,大多身材曼妙,丰腴动人,也很懂得运用自己的身体优势,穿着暴露至极,最保守也是若隐若现的轻纱下面,晶莹剔透的三点式。

  雪白的娇躯,欲拒还迎的轻纱,再加上比他们个头更长出一两倍、沾满了鲜血和碎肉的刀剑,的确有种诡异至极的冲击力。

  无论是那些奇装异服,极尽夸张的家伙,还是这些香艳和凶残并存的女人,统统都以最夸张,最怪异,最喧哗的方式展开杀戮。

  绝大多数直播者不追求杀戮数量的多少,却追求场面的血腥和震撼,一边杀戮还会一边手舞足蹈、抽筋般乱跳。

  和他们身上的累赘一样,很多动作都是多余的,纯粹追求或华丽或扭曲或癫狂的声光电效果,即便因为这些多余动作,导致自己受伤乃至死掉,他们都毫不在乎。

  李耀甚至感知到好多“直播者”是一边杀戮一边唱歌的,不,也不能说是唱歌,倒像是介乎于唱歌和念经之间的某种嘶吼,是一种催眠别人,也催眠自己的魔咒。

  -----------------

  昨晚一直在印刷厂,挑灯夜战为简体版签名,这辈子都没签过这么多自己的名字,哈哈哈哈。

  到后来,真是头昏眼花,手软脚软,都快不认识自己的名字了。

  所以要是哪位朋友拿到书之后发现上面有个歪歪扭扭好像鬼画符一样的记号,不用怀疑,那就是老牛的签名……您多包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