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027章 辛小奇和逍遥城主的秘密

第2027章 辛小奇和逍遥城主的秘密

  李耀仔细观察片刻,现这些“直播者”浑身上下都布满了晶眼,还有很多悬浮式晶眼缭绕在周身,一刻不停地拍摄。

  他们无论是载歌载舞,大吼大叫,还是搔弄姿,出母兽般的娇喘和疯癫狂乱的魔咒,统统都是表演给晶眼彼岸的某些人看的。

  “真是魑魅魍魉,百鬼夜行!”

  李耀越来越看不透真人类帝国了。

  眼前一切实在像是荒诞不经的梦,最恶劣的玩笑。

  究竟什么样的国度,才能孕育出这样……独特的存在,这仅仅是一种娱乐方式,还是有着更深刻的用意呢?

  现在不是理会修仙者玩家和直播者的时候,李耀收摄心神,依靠枭龙号的地面侦察,躲避战火激烈的区域,自己则在地底曲折前行,追踪辛小奇的逃逸路线。

  辛小奇自然不知道自己早就被李耀盯上,还在她赖以逃命的喷气式弹射法宝中,植入了薄如蝉翼的追踪器。

  她在逍遥城深处的某个地方停了下来。

  那里是逍遥城的旧城区。

  逍遥城并不是凭空而起,而是在一片城市废墟的基础上慢慢增殖和扩张起来。

  在华丽到畸形的外表下面,还隐藏着盘根错节、迷宫般深不可测的地下城市残骸,犹如尸体上开出的,娇艳欲滴的花朵。

  经过“大审判”的蹂躏和几百年岁月侵蚀,这里所有的建筑都残破不堪、死气沉沉,宛若长满了锈斑的金属器官,不时有破裂的管道“嗤嗤”喷出气流,掩映着一张张惊慌失措、绝望至死的脸庞。

  即便“极乐世界”,亦有大量蝼蚁般的贫民存在,这里是逍遥城的最底层,是垃圾填埋场、污水处理厂和乱葬岗,旁边还有一处规模不小的奴隶交易市场,不过里面贩卖的都是最低等的奴隶,瘦骨嶙峋、奄奄一息,一台灵能傀儡就能换三五个的那种。

  大股悍匪和凶人们劫掠的火焰暂时还没有燃烧到这里,但这里已经先乱了起来,不少“蝼蚁”都长出了尖锐的爪牙,拼命挣扎着,彼此撕咬着,想要在洪流和漩涡之间,找到一条求生之路。

  晶莹剔透的三维立体光幕,和眼前锈迹斑斑、死气沉沉又惊慌失措的金属世界重合起来,李耀很快锁定了辛小奇的位置——那是垃圾填满场中,一间被恶臭和污水环绕,毫不起眼的工具房。

  李耀微微一笑,枭龙号依旧保持隐匿状态,绕着工具房转了三圈。

  既然要掩人耳目,自然不可能将工具房修筑得水泼不进、固若金汤,李耀轻而易举就找到一条缝隙,操纵枭龙号钻了进去,蛰伏在墙角,扫描整座工具房。

  工具房里只有两个站着的人,却躺着满地尸体,一边角落的地面被撬开,升起了一个巨大的金属箱,已经被打开,里面是琳琅满目的晶石、法宝和营养药剂。

  两个站着的人,一个自然是辛小奇,另一个却是白苍苍、皮肤都耷拉下来、身形伛偻的老者。

  这老者的模样让李耀想起了垂死挣扎的落水狗——还是沙皮狗。

  他杵着一柄崩了刃的链锯剑,大口喘息和咳嗽着,身上伤痕累累,手臂和大腿上都有深可见骨的刀伤,支离破碎的战甲碎片都深深嵌入血肉之中,每咳嗽一声就有新的血管被割裂,喷涌出大团近乎凝固的血浆。

  胸口还深深凹陷下去,仿佛整片胸骨统统爆裂,伤痕类似一个拳印。

  看样子,地上所有人都是他杀的,而他亦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李耀将老者的图像送到了拳王的晶脑上,得到了肯定的回答:“是,他就是夏侯无心,不过短短瞬间,就老了这么多?”

  夏侯无心固然紧紧握住链锯剑不放,辛小奇手中亦双持两柄吹毛断的短刀,这个猫儿一样的女人对夏侯无心怒目而视。

  一老一小之间,剑拔弩张,气氛紧张到不用火星就能爆炸。

  “混蛋,你玩我?”

  辛小奇咬牙切齿,暴跳如雷,一副恨不得扑过去把夏侯无心鼻子咬下来的样子,“你不是说,有办法把我送上‘天空之城、曼珠沙华’的吗?现在说‘无能为力’是什么意思,还让我忘了‘天空之城、曼珠沙华’?你他妈究竟是什么意思!信不信我宰了你啊,老混蛋!”

  夏侯无心不知道是身受重伤、奄奄一息的缘故,还是真的心虚理亏,哪里还有半点“逍遥城主”,不可一世的样子,真像是形容枯槁的老人,默然无语,任由对方破口大骂,将雨点般的口水喷到他脸上。

  “我给你当了二十年的徒弟,说起来是徒弟,实际上就是当你的狗,整整当了二十年!”

  辛小奇狂乱挥舞着双刀,尖叫道,“二十年的出生入死,二十年的隐姓埋名,一次次冒着九死一生的风险,帮你干最危险,最下作,最见不得人的勾当,却连一天‘极乐世界’的滋润都没享受过!

  “以往那么多次,周旋于各大势力之间,游走在那些悍匪和凶人身边,帮你打探消息,那些家伙都是心理变态的你知不知道,只要我的秘密暴露出一星半点,绝对会被他们扒皮抽筋再活活玩死的!

  “原本说好就干五年,你就送我去‘天空之城、曼珠沙华’的,结果五年之后又五年,五年之后再五年,结果他妈的二十年了,师父!

  “好,以前都不说了,就说这次,这次你让我对付什么人?拳王,他妈的孽土上最凶最恶最狠的‘拳王’雷宗烈!

  “你这么多徒弟,哪个像我这样够傻够天真,竟然真的潜入到拳王大军里帮你打探消息、窃取情报,还冒着生命危险把荆棘山谷的刺客都弄到拳王身边去刺杀他?我,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还能活蹦乱跳到现在都没死啊!

  “师父,你这个混账王八蛋,该千刀万剐的杂碎师父,你告诉我,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在我潜入拳王大军之前,你是怎么拍着胸脯下毒誓向我保证,此战过后,一定把我送去‘天空之城、曼珠沙华’的?

  “呵呵,呵呵呵呵,二十年的煎熬、挣扎和厮杀,我等的就是这一天,你现在势力散了,就想拍拍屁股一走了之?哪有这么便宜!

  “我不管,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无论要杀什么人,我都要去‘曼珠沙华’!你快想办法把我弄上去,要不然我真的宰了你啊,老杂碎,老混蛋,老畜生!”

  辛小奇彻底疯狂了,原本颇为清秀的面孔,却是咬牙切齿,青筋毕露,扭曲到了极点。

  夏侯无心一直默默听着,直到此刻,又吐出一坨黑黢黢的血块,显得更加憔悴,连链锯剑都支撑不住他颤颤巍巍的身体。

  他摸索着金属箱的边缘坐了下来,惨笑道:“小奇,你要杀我,都算我罪有应得,想来就来吧,但真的没有‘天空之城、曼珠沙华’,你死了这条心吧。”

  “当啷!”

  穷途末路的逍遥城主将断裂的链锯剑丢到一边,长长叹息一声,半眯着眼睛,仿佛在回忆悠远的往事,一副心灰意冷、引颈受戮的模样。

  他这么光棍,辛小奇反而愣住,猫儿一样碧绿的眼睛转了半天,弓着脊背,充满戒备地说:“你在玩什么花样,是欲擒故纵的把戏吗,不要以为你能杀光其他的徒弟,就能干掉我,你知道,我和这些废物是不同的——你现在身受重伤,血都快流干了,就算我还宰不了你,至少都有信心逃出去,告诉所有人,咱们的逍遥城主躲在这里!

  “哼哼哼哼,你统治逍遥城几十年,肯定偷偷藏了很多好东西吧,我相信正在外面烧杀抢掠的那些悍匪,包括以往对你忠心耿耿的那些人,都会对你还有你的宝藏,很感兴趣的。

  “总之,快说出去‘天空之城、曼珠沙华’的方法,不然我真的和你同归于尽啊!”

  “无所谓了。”

  夏侯无心淡淡道,看着辛小奇的目光中没有丝毫怨恨、愤怒或者狡诈的成分,他叹息道,“一切都结束了,什么都没用了,都无所谓了,反正都是死路一条,我累了,就在这里,死在你的手里吧。

  “至于我几十年搜罗的那些秘宝,本来就是你的,杀了我之后,去找我偷偷藏起来的东西,然后想办法逃出逍遥城吧——师父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辛小奇目瞪口呆,瞪圆了猫眼看了夏侯无心半天,还是看不出这个老奸巨猾的师父究竟是撒谎,还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她咬了半天牙齿,再次怒冲冠:“别和我耍花样,我不要逃出逍遥城,我要去曼珠沙华,‘天空之城、曼珠沙华’,我要去,不管多难,多危险,多曲折,我都要去!”

  “听清楚我最开始的话了吗?”

  夏侯无心淡淡道,“不是我不肯帮你,而是真的没办法帮,因为根本就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个‘天空之城、曼珠沙华’,那个宁静祥和、尽善尽美、拥有一切的天堂,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你要我把你往哪里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