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029章 别无选择的苍蝇

第2029章 别无选择的苍蝇

  “我没得选择,小琴也没得选择!”

  夏侯无心脸上每一道血泪干涸的痕迹都在颤抖,“她非死不可!”

  “别叫我妈的名字!”

  辛小奇尖叫道,“你不配叫她的名字,你这条无耻的老狗!”

  “你说的没错,我就是一条阴险下流,卑鄙无耻,又他妈懦弱到极点的老狗,不对,在那些神通广大、无所不能的‘天人’面前,我连狗都算不上,充其量是一只倒扣在玻璃杯里,怎么撞都撞不出去的苍蝇罢了。”

  夏侯无心苦笑,笑得无比凄凉,“你不懂,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我和小琴经历了那么多人,那么多事,那么多年的颠沛流离和风雨飘摇才能重逢,原本我以为这是老天爷给我的恩赐,我只想竭尽所能,和她、和你一起过上风平浪静的生活,无论外面的世界有多么丑恶,我只想给你们准备一处安安静静、舒舒服服的小窝,我宁可自己被千刀万剐一百次,被送到天空之城最邪恶的实验室里,都不愿意伤到她一根指头。

  “但是——是她求我杀死她,我们别无选择!”

  辛小奇惊呆了,见夏侯无心的样子不像是在说谎,结巴道,“什么叫‘她求你杀死她’,你究竟在说什么?”

  “我们原本可以像真正的一家人那样,过上虚幻而美好的生活。”

  夏侯无心的目光迷茫,涣散的瞳孔深处闪耀着一个不存在的世界,一段不存在的美好生活,“但小琴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现了天人的秘密——有一个‘试验原料’,不知修炼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法子,能抵御住高强度麻醉剂的催眠,被送到‘天空之城、曼珠沙华’的路上醒了过来,还听到了几名‘天人’之间的谈话,了解到了一丝‘曼珠沙华’的真相。

  “此人悍勇至极,竟然被他干掉几名‘天人’,挣扎着从运输管道的上端一路杀下来,杀得遍体鳞伤、血流成河,最后跌落下来,正好落到你娘附近,还该死地告诉了你娘一切!

  “天人下令,所有接触过这个‘试验原料’的罪民都必须死,由我亲自负责处理此事!如果我不能给上面一个满意的答复,就会由天空之城最可怕的‘狂人战队’或者‘天眼战团’来处理,到时候就不是死百十来个人的事,而是整个极乐世界——逍遥城都会被抹去!

  “那时候你还小,是懵懂无知的孩童,但‘天人’可不会在乎那么多,所以你娘没得选择,要不然就是她死,要不然就是你们娘俩一起死。

  “我,我找到她,告诉她一切。

  “知道‘天空之城’的真相之后,她在惊慌失措和极度愤怒之下,和你此刻一样,对我破口大骂,骂我不是人,是禽兽,是畜生,是猪狗不如的杂种……这些我都承认,但我亦告诉她,这时候绝对不能回去找你,一旦她接触到了你,你同样也完了!

  “最后,她明白了一切,知道怎么做才是对你最好的。

  “她求我保住你,无论如何都要保护你,我答应了。

  “我亲自动的手,一掌击碎天灵盖、毁灭大脑和神魂,确保她绝没有半点痛苦,亦没有任何被进行试验的价值。

  “至于其他接触过那名逃下来的‘试验原料’的罪民,统统都被送上天空之城,承受生不如死的折磨了。

  “你知道吗,她走的时候是在笑的,虽然是充满担忧又无能为力的苦笑,但我想,那总比你们娘俩一起被送上天空之城的试验室,一起接受惨无人道的试验要好得多吧?”

  辛小奇愣了很久很久,表情似哭非哭,似笑非笑,恍恍惚惚之间拼命摇头:“我不信,你在骗我,既然我娘说要你照顾我,那你又把我放到外面二十年,执行那么危险的任务,不让我在你身边,甚至不告诉任何人,我们之间的关系?”

  “这是为了保护你。”

  夏侯无心解释道,“你觉得周旋于各大匪帮和诸多凶人之间很危险,却没想过留在我身边更危险——留在我身边,你就免不了会接触到很多秘密,还会进入‘天人’的视线,而‘天人’是绝不愿意让太多人知道他们的秘密的。

  “所以,难道你没现么,那些留在我身边的弟子和属下,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替换一批,原来那些人统统被送到天空之城去‘享福’了,你愿意落到那样的下场么?”

  辛小奇冷冷打了个寒颤。

  仿佛有一座无形的“天空之城、曼珠沙华”像是虫子一样紧紧扣在她的脸上,憋得她喘不过气来。

  “所有知道‘曼珠沙华’秘密的人,都是被下了无法破解的诅咒,不会有好下场的,包括我在内,所以我不希望你离我太近。”

  夏侯无心道,“我不可能保护你一辈子,想要在孽土上生存下去,关键还是要自己够强大!过去二十年,我把你放到孽土上执行各种各样的任务,却是循序渐进,将难度不断提高,用这种特殊的方式对你进行训练,让你拥有能独立生存的能力,现在看来,你训练得很好,连这样的战场都能毫无损地逃出来,想必都有1%的机会,能逃脱‘天人’的追杀了。”

  “用这种方法来训练我?不是我疯了,就是你疯了!”

  辛小奇尖叫,随后微微一怔,“天人的追杀?”

  “没错。”

  夏侯无心苦涩道,“难道你还看不出来么,‘天人’已经彻底抛弃我了,或许是我为他们‘忠心耿耿’服务了几十年,知道的实在太多太多,无论我再怎么‘忠诚’都不保险,又或许是‘拳王’雷宗烈在战场上的惊人异变,隐藏着什么大秘密,绝不能被我们知道吧?总之,我能感觉到,逍遥城完了,此刻在逍遥城战场上的每一个人都完了,‘天人’不会放半个活口出去的。

  “所以,我才要你来这里,先乔装改扮一番,拿一些趁手的家伙,再去我的一处秘库拿到真正有用的物资,然后想办法杀出逍遥城去,搏那1%的逃生机会!

  “这就是全部真相,相信我,小奇!”

  辛小奇怔怔看了夏侯无心半天,牙齿碰撞的声音连李耀都听得一清二楚。

  “当啷”一声,短刃落地。

  “我才不相信你的,从你嘴里从来没说出过半句真话。”

  辛小奇喃喃道,从瞳孔到眼球、从眼球到眼窝、从眼窝到脸上每一缕肌肉统统散出了扭曲的笑意,“我不相信,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

  “呵呵,呵呵呵呵,都是假的,哪有这么荒谬的事情,你在骗我,你们统统都在骗我,这个世界都在骗我!”

  她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像是喝醉酒一般手舞足蹈,脸上释放出了迷醉的神采,高高仰着脖子,迷离的视线仿佛穿透屋顶,穿透锈迹斑斑的铅云,射到了一处并不存在的天堂。

  “妈妈一定还在天上等我,她说过的,她在上面努力做工,已经攒了好多好多钱,等我去了天上,我们就能过上无忧无虑、快快活活的好日子。

  “妈妈没死,妈妈去年还送了我音乐盒当生日礼物呢,那是多么漂亮的一个音乐盒啊,里面还有两个搂在一起跳舞的小人儿,还会转呢!孽土上根本没有这么精致的东西,所以一定是妈妈送我的!

  “妈妈,等着,我现在就来找你,我现在就飞到‘天空之城、曼珠沙华’来找你……”

  她踮起脚尖,踩着轻盈的舞步,仿佛脚下不是破破烂烂的作战靴,而是一双镶满了钻石的红色水晶舞蹈鞋,笑吟吟地向门口扑去。

  夏侯无心咬牙起身,一把将她拽了回来,狠狠掼在地上,一言不地看着她。

  猫儿般的女人脸上依旧凝固着僵硬的笑容,眼窝深处却飞快凝聚起黑色的迷雾,在师父阴郁的目光注视下,终于全盘崩溃。

  “妈妈死了!妈妈死了!妈妈死了!”

  辛小奇扯着头,弓得像是一只虾米,嚎啕大哭起来,“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

  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眼泪鼻涕喷涌而出,又大声咳嗽起来,就要抽筋的样子。

  夏侯无心低低叹了口气。

  “如果你实在没有逃亡的勇气,我现在就送你去见你娘。”

  他轻声道,“点一点头,师父保证会让你走的舒舒服服,绝不会让你承受生不如死的折磨,亦不会让人凌辱你的尸体——就像你娘当年走的方式一样,好不好?”

  “妈妈……”

  辛小奇浑浑噩噩,目光呆滞,似乎在认真思考夏侯无心的建议。

  李耀的元神泛滥出大片波纹。

  他原本对辛小奇这个心底尚存一丝善意的女人就没太多恶感,听了她和夏侯无心的故事之后,更不愿意眼睁睁看着这个可怜的女人就这样死掉。

  不过偷听了人家半天家事,现在干咳一声闪亮登场,好像也蛮尴尬的。

  正在犹豫时,辛小奇涣散的眼神却重新凝聚起来,自言自语道:“不……我不能死,我要给妈妈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