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030章 当一回顶天立地的男人!

第2030章 当一回顶天立地的男人!

  “报仇?”

  夏侯无心嗤笑一声,不知在笑辛小奇幼稚,还是在笑自己怯懦,“报仇是不可能的,你根本不了解天人的可怕和外面世界的庞大,连亿万分之一的可能都没有。

  “倘若你要逃的话,师父还可以豁出老命去全力帮你,但如果你想要去找天人报仇的话,还不如现在就给你个痛快,免得你被天人抓去,关在实验室里饱受十几二十年的折磨才慢慢死掉。”

  “我不逃!”

  辛小奇眼底的迷茫和悲伤逐渐凝聚成了愤怒之火,对夏侯无心怒目而视,声嘶力竭道,“孽土就这么大,逃又能逃到哪儿去呢?就算能逃到孽土最偏远的角落,那还不是孽土,还不是要过现在这样一片黑暗、看不到希望的生活,要整天惶恐不安担心被天人抓走?一辈子过这样的生活,和行尸走肉有什么分别!反正怎么着都是死,大不了就和天人拼了!”

  “玉石俱焚才叫‘拼’,鸡蛋碰石头的愚蠢行为,没资格用‘拼’这个字。”

  夏侯无心悲哀道,“相信我,天人根本不在乎你拼不拼,反抗不反抗的,你的所有愤怒和努力,在他们眼中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乐子,你没希望成功的。”

  “没试过,怎么知道?”

  辛小奇咬牙道,“难道你就从来没想过要为我娘报仇?”

  夏侯无心的目光闪烁了一下,像是险些被冷风吹灭的烛火,道:“想过,但没可能,反而会害死更多人——包括你在内。”

  辛小奇死死盯着夏侯无心看了很久,目光无比坚硬、炙热和锋利。

  直到堂堂的逍遥城主,她的师父都承受不住这样的凝视,微微偏过脸去为止。

  辛小奇轻轻笑了起来,笑得无比轻蔑,又无比放肆。

  “你他妈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孬种,窝囊到极点的废物。”

  辛小奇毫不留情地说,“五十年前,我娘被‘血沙帮’抢走的时候,你就当了缩头乌龟,忍气吞声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消失在烟尘之中;二十年前,你已经是逍遥城主,拥有强横至极的实力,有那么一线希望带着我娘改头换面、亡命天涯,但你依旧选择了最猥琐的一条路,在天人的威胁下,亲手结束了我娘的性命;直到现在,你明明已经失去一切,明明都只剩下半条命,再没什么可犹豫的了,但你依旧鼓不起一丝一毫的勇气,连为我娘报仇的念头都生不出来。

  “那些高高在上的天人,选择你当他们在孽土上的代言人,真是一点都没选错,因为你就是一条不折不扣的老狗,还是被阉得干干净净的那种。

  “知道吗,当我年幼无知,还被你蒙蔽的时候,我曾经在无数个黑夜里咬牙切齿地痛恨过,为什么我的亲生父亲会是那样一头野蛮粗鲁的野兽,丧心病狂的疯子,把我娘当成泄欲工具的人渣,为什么——不是你呢?

  “那时候的你,在我印象当中是多么完美啊,在城里一手遮天、威风凛凛、受所有人的敬畏和崇拜,到我们家里来时又没有半点大人物的架子,对我娘是那么斯斯文文、一往情深,你都不知道我娘在看着你时,笑得有多开心,你简直就是我们黑暗生命中唯一的光了。

  “我曾经很多次跪下来向老天爷祈求,真希望用自己的一切来交换一段全新的命运,让我的亲生父亲不再是那头野兽,而变成……你。

  “但我错了,呵呵,真是傻啊。

  “现在我觉得,你比那头野兽还要恶心,恶心一万倍。

  “至少,那头野兽、那条恶棍、那个人渣,还勉强算是一个有骨头的男人,敢挺直了脊梁骨面对必死无疑的下场。

  “无论他究竟把我娘当成工具还是玩物还是别的什么东西,至少都敢为了捍卫自己的东西,和你这样的高手血拼到底,即便被你斩杀之前,明知道你是逍遥城主,明知道绝不是你的对手,他依旧破口大骂,骂到死为止!

  “你这种没卵子的货色,没资格当我的师父,也没资格当我的……父亲,更不配当我娘的男人,我的师父、我的父亲、我娘的男人,应该是一个顶天立地、铁骨铮铮的英雄,就算不是英雄,而是那头野兽一样的家伙,但也绝对、绝对、绝对不会是你这种跪在地上太久,膝盖都直不起来的阉货。

  “所以,不要阻我的路,滚开!”

  辛小奇重重推开夏侯无心,奋力从地上爬了起来,单膝跪地,深吸一口气,又紧紧抓住了自己那两柄短刃。

  仿佛这就是整个世界上,她唯一可以信赖的东西。

  她看都不看失魂落魄、形容枯槁的夏侯无心一眼,高高挺起并不丰满的胸脯,昂阔步,向外走去。

  “等等,小奇!”

  夏侯无心干巴巴叫了一声,“你去哪里?”

  辛小奇停下脚步,沉默片刻,短刃在身后闪耀出两道剪刀般的流光,撕下一片衣角,如飞蛾般在两人之间飘零:“那时候,你把我和我娘从‘血沙帮’救出来,又照顾了我们这么多年,这份恩情,我自然不会否认的。

  “不过,这二十年来,我也帮你做了这么多事,包括这次潜入拳王大军帮你输送刺客,天大的恩情,都该偿还完了吧?

  “更何况你还亲手杀了我娘,即便是她自己……这笔账或许不该算到你的头上,但我也并不觉得自己还欠你什么。

  “帐已经算清楚了,从这一刻起,你不再是我的师父,我辛小奇是在孽土血原摸爬滚打出来的女人,没你这样的孬种师父,你我之间,就像是这片衣角,恩断义绝,就此两清吧!

  “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我去报我的仇,你去继续当你的老狗或者缩头乌龟,希望那些天人看在你这么忠心耿耿又‘无怨无悔’的份上,还能让你继续当风风光光的逍遥城主!”

  辛小奇连珠炮般说完,半秒钟都不愿意多待的样子,就要去开门。

  夏侯无心却挣扎着上前,叉开颤巍巍的大手,死死按住了门:“等等。”

  “还有什么事,夏侯城主?”

  辛小奇的目光变得无比阴冷,嘴角带着讥讽的笑意,“还是说,我想要对付你的主子,先要从你的尸体上跨过去?”

  夏侯无心的脸就像是烧焦的树皮,看不出半点表情,眼珠却红到极致,低声道:“你认不认我这个师父无所谓,但我这里还有大把物资,我还有一座极度机密的仓库……”

  “我不会要你从天人那里摇尾乞怜得来的东西。”

  辛小奇咬牙道,“我想要什么,会自己用双手在孽土上偷、抢、拐、骗——过去二十年,你不是一直这么教我的么?”

  夏侯无心哑口无言,沉默片刻之后,长长叹了一口气,道:“现在天人已经决定毁掉整座逍遥城,外面却依旧是兵荒马乱,没人知道即将大祸临头,没有足够的装备,你逃不出去的,更别想为你娘报仇了——真想要报仇,而不是小孩子赌气的话,就别拒绝我的帮助。”

  夏侯无心忽然柔软下来的语气,令辛小奇身形一晃,鼻子一酸,眼角又涌出了热辣辣的泪花,死死攥紧了拳头道:“你也知道我需要帮助,那你为什么仅仅丢给我一些冷冰冰的法宝,为什么不能亲自帮我!”

  “你还不明白吗,小奇。”

  夏侯无心喃喃道,“不是我不想帮你,而是我的目标太大——这几十年来,我知道关于天人的秘密实在太多,他们是非要杀我不可的!

  “我和你在一起,只会拖累你,害你也一起被天人抓住、杀死甚至更惨。

  “倒不如我们兵分两路,我会想办法尽可能吸引天人的注意,让他们投入最多的兵力来追杀我,而你就趁乱想办法逃出即将毁灭的逍遥城去,逃出去之后的路,就要靠你自己走了!”

  辛小奇不是笨蛋,夏侯无心这么一解释,立刻反应过来。

  脏兮兮的小脸,变得比刚才更加苍白。

  “想明白了么,明白的话,就收拾一下,去我的秘库吧。”

  夏侯无心道,“无论是要保住性命,还是想给你娘报仇,总之都要先逃出去才行,来,这些是我过去十几年一直在精心准备的装备——就是防着这一天的来临!”

  辛小奇神色木然,任由夏侯无心给她改头换面,不一时就将她伪装成了一个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少年,又往她身上套了一件破破烂烂、锈迹斑斑、中间却拥有四重夹层、几十座防御符阵的战甲。

  自己也伪装成一个面目黧黑、矮矮胖胖的光头男人,脸上有两道交叉的伤疤,好似两条蜈蚣乱爬。

  再用宽大的斗篷将两人都罩住,又从箱子最底下摸出两枚戒指,想了想,一股脑儿送到辛小奇手里。

  李耀看得眼前一亮——乾坤戒!

  “走吧!”

  夏侯无心嘶哑道,“无论外面生什么事,今天师父一定想办法把你送出逍遥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