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032章 最后的交易

第2032章 最后的交易

  “魏笑天……”

  听对方点破自己和辛小奇的关系,夏侯无心脸上飞快浮现出一缕恼羞成怒的杀意,死死咬牙,在嘴角咬出一缕血丝,“既然你们早就知道,为何一直不点破?”

  “为什么要剥夺你生命中最后一点希望呢?”

  名叫“魏笑天”的修仙者,灰色铠师小队的队长,夏侯无心最近十年的直属联络人,真的很喜欢笑,他继续笑眯眯道,“我们并不需要丧失了一切希望,浑浑噩噩的家伙来充当傀儡,在驴子的脑袋前面挂一根胡萝卜,驴子跑起来才比较快一些——辛小奇就是你的胡萝卜,留着她比较好。天籁小说Ww”

  夏侯无心呻吟一声,彻底干瘪下去。

  “师父!”

  辛小奇大急,冲魏笑天扬起两把短刃,怒目而视道,“你们就是‘天人’?不用再假惺惺了,我知道你们根本没打算放过我们师徒两个,只不过是在玩‘猫儿戏弄老鼠’的游戏!废话少说,我们绝不会乖乖和你们走的,真要带,就带我们的尸体上去吧!”

  “老鼠?”

  魏笑天微微一怔,哑然失笑,“把自己当成老鼠,你太自大了,小姑娘。”

  几名灰色铠师作势要朝夏侯无心和辛小奇扑去。

  “糟糕!”

  蛰伏在他们脚底的李耀心急如焚——上面这些灰色铠师绝对都是精锐,不少人拥有金丹上下的实力,为的魏笑天更是一名元婴高手,以李耀此刻的钢铁战躯,实在没把握在逃脱天空监控的情况下,将他们无声无息地格杀,甚至连救出夏侯无心和辛小奇都很难办到。

  监控,监控是关键,这该死的巨型实验室!

  “怎么办?”

  李耀的元神如越来越大的漩涡,逐渐将整片战场都笼罩其中,四周十几个街区的一举一动和势力分布,统统都被他感知到。

  一个大胆的计划,在李耀的元神深处浮现。

  “韩特、琉璃,现在是你们出马的时候了!”

  李耀将两个小家伙叫过来,“如此这般”地吩咐了几句,又让血色心魔钻进枭龙号跟在他们后面,为他们保驾护航。

  两个小家伙很快消失在地底排污管道的尽头。

  而在李耀头顶,逍遥城主仍旧在做最后的挣扎。

  “等等!”

  夏侯无心脸上表情连续变幻了几十次,眼角、鼻尖和嘴唇都哆嗦了半天,最终还是挤出一张谄媚的笑容,将双手链锯剑、腰间的矢爆枪统统丢到了地上,还运足力量,将这些法宝都狠狠踩碎。

  “魏大人——”

  他的身形彻底伛偻下去,不停搓着手,低声下气道,“我为‘天空之城、曼珠沙华’和您效力了那么多年,没有功劳都有苦劳,能不能请您和上面多美言几句,只要留我一条贱命,无论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好啊。”

  魏笑天爽快答应,笑容变得更加浓郁,“不如你自己上去说啊,我一定在旁边帮你多多美言的。”

  夏侯无心绝望地悲鸣:“不去行不行,把我当一条没有用处的老狗给放了吧,您是知道我的,我是聪明人,绝不会乱说半句对天空不利的话!”

  魏笑天收敛笑容,叹了口气道:“夏侯城主,我知道你是聪明人,所以,你说呢?”

  “我可以用东西来交换我这条狗命。”

  夏侯无心做出孤注一掷的样子,“几十年来,我秘密建造了几十座仓库,收藏了不少好东西,只要留我一命,全都可以交出来——只交给您一个人!”

  “刚刚还说你聪明,怎么这会儿又犯傻了?”

  魏笑天十分不解地摇了摇头道,“你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小动作,又怎么瞒得过天空的眼睛?那几十座秘库的坐标和开启方法,我们都一清二楚,只不过‘水至清则无鱼’,和你最秘密的这个弟子‘辛小奇’一样,我们懒得和你计较这些小事而已,这样的东西,也能拿出来当筹码的么?”

  “魏大人言之有理,这些秘库的确都是不值一提的东西。”

  夏侯无心忽然冷静下来,嘴角流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道,“不过,魏大人有所不知,这几十座秘库亦只是我的掩饰,我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天空的掌控之中?之所以大兴土木,建造这么多秘密仓库,只不过是为了掩护真正的那座秘库——我保证,那是绝不在你们监控列表上的某个地方。”

  魏笑天脸色不变:“你诈我,夏侯城主?”

  “或许吧,不过作为整片孽土上活得最久的极乐世界掌控者,我自然比别人更知道该如何保住这条狗命,而且逍遥城是在大审判之前,武英文明的级城市基础上兴建起来的,逍遥城下面是深达数千米,盘根错节,迷宫般庞大和繁琐的地底城市群落废墟,你们可以监控每一寸土地,难道还能监控地底的每一条缝隙和每一个崩塌的岩洞?”

  夏侯无心飞快道,脸上又是决绝,又是哀求之色,“现在,我不求你们能放过我,只求你们能放过我唯一的徒弟——哪怕对她进行部分大脑切除手术,清洗她的记忆,把她的大脑变得一片空白,只要能保住她一条性命,我就愿意将这座最珍贵的秘库说出来!”

  魏笑天轻轻叹了口气,眉头微微皱起,似乎在奇怪为什么夏侯无心会愚蠢到这种程度:“夏侯城主,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孽土上所有一切,都是我们天空的恩赐,所以你所有秘库中收藏的废铜烂铁,也统统是我们施舍给你的,现在你想拿我们施舍给你的东西,来当成和我们博弈的筹码,你……没问题吧?”

  “自然,秘库中绝大部分东西,都是你们施舍给我的,但也未必没有一小部分,连你们都不曾掌握的东西。”

  夏侯无心轻轻咳嗽了几声,嘴角和眼角同时勾起,道,“比方说,修炼‘九莲决’之后,真的在胸口绽放九朵妖异植物的修炼者的尸体,你们有没有?据我所知,你们找到的‘试验原料’,最多是在胸口绽放了七朵食人花吧?

  “哦,更准确说,应该是‘我帮你们找到的试验原料’,最多在胸口绽放了七朵食人花……”

  魏笑天脸色一变:“你把一部分‘试验原料’藏起来了?”

  “还是那句话,或许吧。”

  夏侯无心道,“兔死狗烹、鸟尽弓藏,这么简单的道理我怎么会不懂?当了几十年极乐世界的管理者,帮你们干了太多见不得人的事,知道了你们太多的秘密,难道我还真指望着能去‘天空之城、曼珠沙华’安享晚年么?自然要为自己留一条后路,好好盘算盘算了!

  “所以,我或许在帮你们搜罗‘试验原料’之时,自己偷偷藏起了品相最好的一流货色,又或者留下大批珍贵的影像资料,却是将二流货色送到天空之城去。

  “我相信,那二十七具尸体和过三百五十段影像资料,对你们的实验是大有帮助的。

  “还有,武英文明盛极一时,亦留下大量珍贵的传承和机密,即便‘大审判’的全球毁灭中,也没能彻底灭绝的,或许我也在建造秘库的过程中,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比方说关于‘修真者’的秘密,这些东西也未必是你们所知道的啊。

  “做个交易吧,魏大人,放我徒弟走,我就把这座最珍贵的秘库坐标和开启方法都告诉你,然后自我了断,不给你们留下半点麻烦。

  “否则的话,我有一百种方法可以远程遥控,炸毁这座秘库,你们什么都别想得到啊!”

  说到最后,夏侯无心满脸狰狞,全身戾气,刚才摇尾乞怜的模样,一扫而空。

  “师父!”

  辛小奇想要扑上去和夏侯无心并肩作战,却被几名灰色铠师用气势牢牢锁定,每踏出一步都感觉到浑身上下刀割般疼痛,只能哭着大叫。

  魏笑天的脸色阴晴不定,原本就像大理石雕刻般的面孔愈苍白,沉吟片刻道:“好,我答应你,如果你敢耍什么花样的话,那就不是‘一死了之’这么简单了,我保证,我有一万种办法可以先把你的血肉之躯千刀万剐,再把你的三魂七魄都拽出来,炮制几十年都绝不会死的,夏侯城主!”

  “天人的手段,我自然非常清楚,绝不敢和魏大人开这样的玩笑。”

  夏侯无心眨了眨眼道,“不过,我又该怎么相信魏大人的承诺呢?”

  “你没得选择。”

  魏笑天的笑容飞接近绝对零度,“我们并不稀罕你那点微不足道的影像资料和试验原料,你随时可以中止所谓的‘交易’。”

  “这倒也是,是我想岔了。”

  夏侯无心苦笑着,忽然道,“魏大人,既然大家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而我马上也要一命呜呼了,有个问题却是在我心底纠缠了很久,不知道魏大人是否可以大慈悲,让我死都死个明白呢?”

  他又指了指辛小奇,“我这个徒弟,无论你是要洗去她的记忆也好,还是自食其言,要斩草除根也罢,让她也知道最后的真相,都没什么打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