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044章 残暴的欢愉

第2044章 残暴的欢愉

  正在逍遥城生的一切,通过“直播者”和梦魇凶兽身上镶嵌的晶眼拍摄下来,化作一道道无形的数据流,传送到了“天空之城、曼珠沙华”,又通过设置在那里的远程射基站,瞬间传送到了整个真人类帝国的数千颗星球,成为无数“原人”聊以慰藉的唯一精神食粮。天籁小说Ww』W.⒉

  赵小飞搭乘着“咣当咣当”乱响的升降平台,从暗无天日的地底矿洞深处钻出来时,身体已经疲劳到了极限,连双眼都快被泥土和汗水糊住,一阵阵头晕目眩想要将这个连续作业了四十八小时的年轻矿工拖入梦乡。

  但他的神经却无比亢奋,眼珠深处绽放出一串串的血点,连自己都没意识到,他的嘴角如条件反射般勾起一抹残酷的笑意。

  他“咕嘟”一声,吞了好大一泡口水,缩着脑袋向四周查看,都是和他一样身体疲惫但精神极度亢奋的工友,唯一的工头歪在旁边昏昏欲睡,便偷偷从裤袋里摸出一颗“精力丸”,装出咳嗽的样子,偷偷吞了下去。

  所谓“精力丸”,原本是在矿井中夜以继日长时间工作时才能吞服的,虽然当时能精神焕、头脑清醒、力大无穷,事后却会昏昏欲睡、萎靡不振很长一段时间。

  赵小飞昨晚已经连续服用了三颗精力丸,这才能额完成采矿任务,拿到了一笔现场结算的额奖,这会儿其实应该好好休息,不适合再**力丸的,要是被工头和矿主现,非拿皮鞭狠狠抽他不可。

  不过……管他呢,又不是他一个人在吃,矿上医疗室里的精力丸经常成箱成箱地消失,他就不信那些药箱就真是自己长腿跑掉了!

  赵小飞的鼻子里喷出了热腾腾的白气,和身旁工友对视一眼,你朝我挤眉弄眼,我轻轻捅你一下,都咧嘴笑了起来。

  繁重枯燥的工作终于结束了,现在,这些十七八岁青年矿工的神魂早就脱离了卑贱而羸弱的身体,飞到了万千光年之外,血腥的杀戮世界中。

  一回到简陋的窝棚中,赵小飞立刻和大家一样,嗷嗷直叫着扑向自己的晶脑——当今的真人类帝国讲究平等、和谐、展、进步,原人也是有资格上网的,当然,考虑到原人的文化水平较低和分辨能力较弱,容易被圣盟、天魔等等别有用心的力量蛊惑,为了他们的身心健康和社会的安定团结,只有经过帝国文化部审核的网站,才能出现在原人网友的面前。

  赵小飞对那几个一本正经的政府宣传网站不感兴趣,第一时间就登6了杀戮直播平台。

  和魏笑天在逍遥城对夏侯无心鼓吹的不同,事实上真人类帝国并不止“孽土乐园”这一处杀戮直播平台,自从这一行被证明拥有收拢资金、稳定秩序和提高工作效率的魔力之后,各方面的资金和大佬都如洪水猛兽般涌入其中,五花八门的直播平台呈现爆炸式展的态势,无论在前线和圣约同盟的厮杀,还是帝国内部各种声色犬马的虚拟成人娱乐,只有想不到,没有拍不出来,几乎将所有原人的每一秒钟业余时间统统占满。

  不过,听说今天“孽土乐园”有非常精彩的特别节目上演,赵小飞还是毫不犹豫切换到了“天眼集团”的直播平台上。

  骷髅蜥蜴,孽土悍匪,肠穿肚烂,血肉横飞!

  赵小飞立刻被极具感官刺激的画面深深吸引,不由自主出野兽般的嚎叫,油腻腻的皮肤上滚出一团团热汗,比刚刚洗完热水澡都要痛快。

  窝棚中其余工友也不约而同出嘶吼,因常年从事繁重工作而扭曲变形的身体,真像是一头头畸形的兽类,剧烈抽搐起来。

  赵小飞的眼球上,五光十色、精彩刺激的画面不断飞旋,仿佛一支深不可测的万花筒,将他的神魂统统吸进去。

  画面中,一名直播者手持两柄链锯剑,狞笑着朝一名苟延残喘的孽土罪民走去。

  “干死他,干死他,把他的脑袋切下来当球踢!”

  赵小飞攥紧拳头怒吼,太阳穴和手背上的青筋以同一频率跳动着,仿佛是自己攥着两柄链锯剑在战场上纵横驰骋。

  画面中,又有一名直播者被孽土罪民驾驭的重型铁甲战场狠狠撞倒,带着铁蒺藜的履带从身上毫不留情碾压过去,最后一个镜头是履带缝隙间被鲜血染红的淤泥。

  “哈哈哈哈,这个笨蛋,身手这么差还当什么‘直播者’啊,向左边稍稍一躲,就能躲开的嘛!”

  赵小飞拍着大腿狂笑,满面红光,意气风地指点江山。

  第三幅画面中,一名几乎身无寸缕的女性直播者在淤泥中扭曲着,呻吟着,像是受伤的猫儿般楚楚可怜地哀鸣着,她面前却是另一名满脸狞笑的直播者——观众可以通过双方的晶眼,从不同角度欣赏接下来生的事情,只可惜最关键的部位统统都被虚化,变成灰蒙蒙一片,必须支付一定的打赏额度,灰雾才会消散。

  “噢噢噢噢!”

  赵小飞的呼吸粗重起来,“精力丸”的效果仿佛都从大头涌入到了小头上,毫不犹豫就把自己两天两夜不眠不休拼死拼活赚来的“额奖”,都化作打赏送了出去,双手却不由自主向下身滑了过去。

  低矮狭窄的窝棚中充斥着青壮年的汗酸、脚臭和另一股好似虾酱般的味道,还时不时传来工友们的喘息、狂笑和低吼,赵小飞却浑然忘却了周遭的世界,他的全部世界就是那一段段白花花的身体。

  五分钟后,赵小飞像是一条被冲上沙滩的死鱼,彻底瘫软下来。

  他的账户已经空空如也,非但支付不了打赏和点播的钱,甚至连维持公开频道播放的基本费用都付不出来,光幕中群魔乱舞、五光十色的世界正在渐渐黯淡下来。

  而他的大脑却是比账户更空,精力丸的全部药效仿佛都随着那团热乎乎的流浆射了出去,堆积如山的疲倦瞬间垮塌下来,将他死死掩埋在里面,一动都动不了。

  在陷入黑暗之前,赵小飞暗暗打定了主意,明天醒来一定要去找臭脚老五多弄几颗强效精力丸,然后甩开膀子大干一场,争取拿到双倍的额奖。

  然后嘛,可不能再盯着女人的大腿流哈喇子这么窝囊,他要用双倍额奖去豪赌一场!

  听说三班组的贺老志前些日子手气极佳,他把加了整整一个月班才弄来的钱统统压在一名谁都不看好的直播者菜鸟身上,结果那个初出茅庐的新人竟然在自相残杀的比斗中连续闯过了五关,叫贺老志赢了个盆满钵满,去城里逍遥快活了好几天才回来,回来之后逢人就指着自己的裤裆,得意洋洋道:“看到没,都他妈玩肿了。”

  赵小飞今年十八岁,也很想尝尝“玩肿了”是什么滋味。

  连贺老志那个三杆子打不出半个闷屁的家伙都能搏到,自己这么机灵,没理由会输对不对?

  他已经仔细分析过“天眼直播平台”九九八十一种赌斗方式的规则,并选中了几名很有潜力的直播者。

  原本今天就该大赢特赢的,谁叫他这么不争气,看到那两团肉乎乎、颤巍巍的东西就移不开眼珠子了呢?

  他还没跟娘们儿,哪怕是虚拟世界里的娘们儿真刀真枪做过呢,那究竟是什么滋味,一定比自己这双长满老茧、砂皮也似的手要快活多了吧?

  其实赵小飞也想过要去当“直播者”的。

  听说进了“直播者训练营”,不但吃喝管够,应有尽有,想要多少娘们儿就有多少——即便是虚拟的,那也不太分得出来呢!

  不过,想到无数直播者在镜头前面,或是四分五裂、或是化作肉酱,或是在凶兽的血盆大口里苦苦挣扎,赵小飞心头和裤裆里的两团火就瞬间熄灭了。

  他才不犯这个傻呢!

  现在这样的生活,也没什么不好,虽然在班上时苦点累点,时不时要挨上几鞭子,偶尔还会遇到塌方和爆炸的风险。

  不过,总算能吃饱睡足,又有一定的规矩,不用过孽土上那种弱肉强食,朝不保夕的生活,偶尔还能在虚拟世界里找找乐子,整点儿刺激。

  呵呵,想想孽土罪民的生活才真叫一个惨,和他们相比,自己现在过的日子似乎也没什么不好,还是挺幸福的嘛!

  不过赵小飞也不会因此就去可怜这些孽土罪民。

  他听工头和矿主说过,所有孽土罪民都是穷凶极恶的罪犯,要破坏伟大帝国安定团结的敌对分子,落到今天的下场,纯粹是咎由自取。

  只要他们乖乖干活,任劳任怨地为伟大帝国和人类文明做出贡献,自然绝不用担心会落到孽土罪民那样的下场,帝国会竭尽所能,保证他们的平安和幸福。

  “活该……”

  赵小飞轻轻嘟哝了一声,也不知是在说谁,黏糊糊的双手交叉在胸口,心满意足地打起了呼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