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052章 温柔的左惊云

第2052章 温柔的左惊云

  李耀看着那孩子憔悴而黯淡的模样,元神亦泛滥出一环环悲伤的涟漪。

  拳王继续投射出了第三段遗言,这段遗言的主人是一个眼睛很大,但瘦到皮包骨头,眉眼间充满了哀伤的男人。

  “……今天是武英历1855年3月44日,这里是668号避难所,昨天,最后一名同伴都离开了尘世,我成为了避难所中最后一个活着的人。

  “空气循环系统已经严重损毁,食物也统统耗尽,我所剩无几的生命,都要以‘分钟’来计算,若干‘分钟’之后,这座避难所将变成一片死寂的坟墓,或许千年之后,都不会有人现——但愿如此!

  “过去半年,我将避难所里所有人的日志和遗言都整理收藏起来,和我们从地面带下来的书籍、玉简和晶脑放在一起,保存在真空状态中。

  “那里面……记载着我们这个文明昔日的辉煌和荣耀,以及我们这些自诩为文明守护者的修真者,在辉煌和荣耀的背后,自我膨胀,犯下种种不可饶恕的错误。

  “希望千年之后有人能看到这一切,看到昔日的修真者是如何幼稚、天真、盲目、伪善和愚蠢,而大众又是如何狂热、无知、粗暴,容易被人煽动。

  “希望、希望今后的人们不要再犯我们武英文明这样的错误,但更希望你们不要走到我们的反面,变成修仙者那样的怪物。

  “希望在千年之后的世界,还有修真者的存在,还有一些比我们更聪明、更睿智、更理性的修真者存在,然后,继续带着那些看似狂热、无知和粗暴的民众,解决我们没有智慧和勇气去解决的问题,在这片黑暗的宇宙中挣扎着走下去,走下去。

  “无论怎么狂热、无知、愚蠢、自私甚至邪恶都好,人类,还是有希望的,是吧?是吧……”

  千年前的最后一名修真者喃喃道,声音越来越微弱,画面也逐渐黯淡下去,到最后,变成一片黑暗。

  拳王叉开五指,从掌心伸出五根晶线,插入李耀背后的数据传输孔,将避难所中所有修真者、蚩尤信徒和普通人的日志以及遗言都传输过来。

  李耀瞬间洞悉了无数人的喜怒哀乐,无数灵魂在黑暗和绝望中的挣扎以及……忏悔。

  韩特和琉璃的拳头捏紧了又松开,松开了又捏紧,到最后两人将十指紧紧扣在一起,小脸无比严肃地说:“没错,无论如何,我们绝不变成修仙者那样,绝不!”

  李耀收摄心神,沉吟道:“所以,魏龙涛说的应该是真话?”

  “99.5%肯定是真话。”

  拳王道,“不过,他好像对我现在这具钢铁战躯过分热心了,一直在旁敲侧击我能够死里逃生的秘密,包括这具身体的来历,他似乎不太相信我能够炼制出这样的完美杀戮机器,当然,他猜得没错,我的确炼制不出来。”

  李耀心中一凛:“兹事体大,既然涉及到如此至关重要的任务,他自然要将每一个细节都搞清楚,怎么小心谨慎都不为过。”

  “如果真是小心谨慎的话,根本不应该这样冒险救我们。”

  拳王十分理性地分析着,“即便真的冒险救了我们,也没必要将我们带到有几十台‘地行神龙’的秘密基地来,万一被修仙者顺藤摸瓜找到这里,岂不是被一网打尽?

  “命令左惊云将地行神龙钻到另一处相隔十万八千里的废弃矿洞中,再展开仔细甄别,就算被修仙者现,损失的也只是左惊云的一台地行神龙而已——你不觉得这才是一名秘密抵抗组织指挥官,最正常的做法么?”

  李耀的元神一阵荡漾,终于明白自己从最开始就隐隐生出的不安源自何处。

  拳王说的没错,魏龙涛这么做,的确鲁莽了一些。

  倘若“星光组织”在孽土的指挥官就是一个横冲直撞的铁血悍将,恐怕也不可能在“天空之城、曼珠沙华”无孔不入的围剿之下,坚持到今天了。

  大处鲁莽,小处谨慎,又出现得恰到好处,简直是千钧一……这一切蹊跷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真相呢?

  “还有,他似乎对韩特和琉璃特别感兴趣。”

  拳王淡淡道,“更准确说,是对你特别感兴趣。”

  “我?”

  李耀元神激荡,计算力狂飙。

  “他顺嘴提到了韩特和琉璃两个小家伙,问是不是我的亲人,他们两个的灵能傀儡和傀儡战兽——也就是你的两个分身,是否我炼制的。”

  拳王道,“尽管他装出一副不经意的样子,不过我从他面部的肌肉颤抖和瞳孔收缩中,还是感觉有些不对劲。”

  “你没告诉他我的真实身份?”

  李耀越琢磨越觉得古怪。

  “当然没有。”

  拳王平静道,“我仔细分析了很久,觉得自己的秘密很可能已经暴露了,但我并不希望另一款如此先进的自主学习和升级型灵能傀儡,也被‘天空之城、曼珠沙华’现,根据我的计算,保守你的秘密,应该能提升我把‘天空之城’打下来的几率,让我有更大可能,变得更强!”

  李耀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能让拳王相信自己并非它的同类。

  这时候,外面的锁链又响了起来,独臂女战士“左惊云”高大健美的身形,堵住了洞口的光芒。

  李耀急忙收回神念和晶眼中的光芒,将“狼蛛”和“妖星”都伪装成普普通通的灵能傀儡。

  拳王晶眼一闪,看着她道:“左车长,魏指挥让你来的?”

  左惊云微微一怔,她冷冰冰的金属手臂下面夹着两床蓬松的被褥,右手则提着一些吃食和简单的药物,点了点头道:“是,魏指挥让我来看看你们有什么需要,我想这么阴暗潮湿的矿洞,两个小家伙的身体可能打熬不住,所以给你们送两床被褥来。”

  “我们才不是‘小家伙’呢!”

  琉璃躲在拳王身后,粉嫩的小手抓住了拳王坑坑洼洼的铁拳,从拳王的胳膊下面探出脑袋来,壮着胆子道:“我和韩特也是堂堂正正的战士,是……未来的英雄,未来的修真者!”

  “你们也想成为修真者?”

  左惊云“噗嗤”一乐,昏暗的灯光映照下,面部线条变得柔和起来,只要面对的不是穷凶极恶的悍匪和凶人,她似乎也并不是那么冷若冰霜,生人勿进。

  她帮两个小家伙将被褥铺好,打开食盒,露出一坨坨热气腾腾的合成食物,滋味自然没有前晚拳王请两个小家伙吃的纯天然食材好,但闻上去也够香气扑鼻的。

  “你受伤了,快过来,我帮你擦一下。”

  她朝琉璃勾了勾金属手指,随后不耐烦地将琉璃直接抓了过来,按在自己浑圆结实的大长腿上,淡淡一笑,“你们知道什么叫‘修真者’,就在这儿胡说八道?我倒是非常好奇,你们两个一看就是荒芜世界出来的小家伙,怎么会和孽土上最可怕的悍匪‘拳王’雷宗烈搅和到了一起?无论逍遥城还是地底世界,都不是你们这样的小家伙,应该来的地方。”

  “都说了,我们才不是‘小家伙’呢!”

  琉璃在左惊云的美腿上拼命挣扎,涨红了脸,十分不服气地说,“我们当然知道什么是‘修真者’了,我妈妈就是一名修真者!”

  “哦?”

  左惊云在少女粉嫩手臂上擦药的动作停了下来,脸上的冰霜彻底融化,饶有兴致道,“说说?”

  琉璃看了韩特一眼,贝齿咬着朱唇,将自己的来历原原本本说了出来,自然隐去了李耀一节,只说她和韩特都是很有灵性的天才傀儡师,“妖星”和“狼蛛”都是村里最厉害的战斗傀儡。

  “妈妈临终之前把种植金稞的使命交给了爸爸,现在又从爸爸传承到我这里,看,这就是我随身携带的金稞种子,总有一天我会将金稞种满整片大地,让所有人都能吃饱肚子!”

  琉璃十分骄傲地将金灿灿的罐头双手捧了出来,送到左惊云的鼻尖底下,“云姐姐,您觉得我的爸爸妈妈,有资格被称为‘修真者’吗?”

  左惊云没想到两个小家伙还有这样的来历,怔怔看着这罐金稞种子很久,回忆道:“没错,我听组织里的人说,很久很久以前,我们的确派出过一些战士去孽土上四处游历,传播修真者的理念,希望在最贫瘠的沙漠中都能开出希望之花。

  “不过这种做法实在太危险,很多道友都被‘天空之城、曼珠沙华’现和抓捕,即便没有被抓住,往往也被孽土罪民当成白痴和疯子,效果并不好,后来就慢慢中止了这种做法。

  “没想到,我们种下的种子,真的开花结果了,金稞种子,真漂亮啊。”

  她闭上双眼,深深吸了一口香气,再度睁开双眸时,看着两个小家伙的眼神和刚才完全不同,微笑道:“你的爸爸妈妈,当然有资格被称为修真者,我相信你们两个今后一定也会成为很厉害的修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