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053章 地底往事

第2053章 地底往事

  “太好了!”

  琉璃欢呼一声,却牵动了身上的淤伤,疼得龇牙咧嘴,又冲韩特挤了挤眼睛,“听到了吗,云姐姐都相信我们能成为修真者呢!”

  “云姐姐……”

  韩特大口吃着左惊云拿来的合成食物,吃成了一只脏兮兮的花脸猫,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起来,“真没想到你会是这么随和的人,早先看你在‘地行神龙’上的样子,我们还以为你很凶呢!

  “说起来,除了我师娘之外,你都算是我们见到第一个货真价实的修真者,关于修真者和你们星光组织,我们实在有太多东西想知道了,能向我们详细说说吗?”

  “对啊。”

  琉璃俏脸一红,道,“关于修真者的东西,我们只知道一鳞半爪,究竟怎么做才能成为真正的修真者,我们又能将这个世界改变成什么样子,请告诉我们好吗,云姐姐?”

  左惊云轻轻咳嗽几声,手上的动作迟疑起来,苦笑道:“其实,关于修真者的一切,我知道的并不比你们多太多,甚至很多时候都会自我怀疑,像我这样的人究竟有没有资格算真正的修真者,不会是鱼目混珠的存在吧?而我们‘星光组织’的所有坚持,又有什么意义呢?”

  “呃……”

  琉璃和韩特面面相觑,又朝李耀投去了疑惑的目光,“怎么会这样?”

  “枯燥乏味的理论,说起来都没意思,这样吧,和你们说说我的故事。”

  左惊云用冷冰冰、**的金属手指,无意识地卷起了琉璃脑袋上的一缕青丝,“想听吗?”

  “想啊想啊想啊!”

  琉璃和韩特一起点头。

  “我算是一出生就加入了‘星光组织’吧,我并不是像你们一样生在在孽土之上,猛烈而恶毒的阳光下,而是出生在地底深处,隆隆作响的‘地行神龙’里。”

  左惊云陷入了悠远的回忆,目光有些迷离,喃喃道,“我的家乡就是一辆很长很长的‘地行神龙’,我妈是地行神龙的维修师,我爸则是战士兼勘探者。

  “从我有记忆以来,耳边就终日萦绕着钻头粉碎岩石的声音,脚下是颠簸和震荡,放眼望去,整个世界是一条狭长的通道,而通道外面则是黑黢黢的岩层,偶尔还能现星星点点,五彩斑斓的矿石。

  “你们知道吗,很长一段时间,我甚至以为整个世界就是这样,坚硬而憋闷的一块大岩石,人类就好像是金属虫子一样在这块岩石中打洞过活,我想象不到山川河流、蓝天白云的存在,更无法想象比天空广袤亿万倍的无尽星海。

  “我的整个世界,就是这样一条狭长的通道,各种错综复杂、眼花缭乱的齿轮和转盘,‘嗤嗤’作响的管道,还有味如嚼蜡的合成食物。

  “大人们整天都有忙不完的工作,‘地行神龙’每一秒钟都会出现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故障,而我们前方又总会碰到太过坚硬的岩层甚至金属,所有人都在蒸汽呼啸中大声嘶吼,将扳手和钻头敲得叮当乱响,我们这些孩子就跟在他们身边,从牙牙学语开始,就学习如何维修和驾驭‘地行神龙’,并且辨认成千上万种矿石和旧日资源的差异。

  “那时候,我们所有人都只做两件事。

  “第一,是在地底不断钻探,寻找一千年前武英文明遗留下来的矿洞和地底城市废墟,从中掘到一些可怜兮兮的燃料、食物和各种资源,维持‘地行神龙’和我们五脏六腑的运转。

  “第二,躲避‘天空之城、曼珠沙华’派出的钻地车,实在躲不过去,就和他们在地底生惨烈的激战。

  “修仙者派出的钻地车无需加挂大量民用车厢,只需要搭载最基本的战士就可以,所以比我们灵活和迅猛许多,但他们毕竟是大范围搜索,而我们只需要静静地蛰伏和躲藏,再加上我们的祖先已经在地底生活了好几百年,成为这里的原住民,错综复杂的地形就像是自己的掌纹般熟悉,所以大家还能斗个旗鼓相当,每每都被我们从缝隙中溜走。

  “当然,那时候的我既不知道什么‘天空之城、曼珠沙华’,也不理解‘修真者’和‘修仙者’的差异,我还以为那些凶残而迅猛的小型钻地车就是我们的天敌,他们攻击我们,和老鹰捕杀兔子是一个道理。

  “每一台‘地行神龙’,就是一座流动的村庄,偶尔会有好多‘地行神龙’聚集到一起,交流物资和情报,并进行大规模的维修和升级——那就是我们最盛大的节日,就好像十里八乡的人们都来赶集一样,孩子们甚至会将自己‘村庄’的地行神龙涂抹各种油彩打扮起来,比比谁家的地行神龙更加威风和漂亮。

  “不过,在我的童年时代,这样的节日可不多见,修仙者对我们的围剿越来越频繁,天罗地网也越来越严密,很多‘地行神龙’都被他们现,引爆晶石炸弹,轰塌亿万吨岩石,活生生堵死在矿洞和隧道之中,我们的‘地行神龙’也遭遇了好几次袭击,损失了三分之一的车厢和将近一半人手。

  “就在这样惨淡的战争中,我慢慢从父母口中了解到了一切,了解了‘修真者’和‘星光组织’的光辉历史,亦知道了‘天空之城、曼珠沙华’和‘修仙者’有多么邪恶。

  “那时候,我对父母的很多话都是嗤之以鼻的,根本不觉得修真者和星光组织有什么‘光辉’可言。

  “父母告诉我,修真者是人类文明的骄傲和希望,而我们星光组织在地底坚持抵抗数百年,一定能对修仙者造成沉重的打击。

  “那时候,我比你们现在还小一些,但也隐隐觉得父母是在吹牛,既然外面有蓝天白云和广袤无垠的星海,还有无数承受痛苦折磨的孽土罪民等待我们去拯救,但我们却像是缩头乌龟一样被人按在地底打,过着颠沛流离、惶惶不可终日的生活——这样的修真者,又算什么‘骄傲’,有什么‘光辉’,能带来什么‘希望’啊!

  “还有,我们明明一直在被动挨打,形势又越来越严峻,很多小伙伴只在集会上见到过一次,后来就听说他们的‘地行神龙’被修仙者现,连同他们一起压成了废铜烂铁,那我们究竟给修仙者造成了什么‘沉重的打击’啊,难道仅仅是消耗了敌人一些钻头和燃料吗?

  “总之,那时候我正处在逆反期当中,并不觉得当修真者有什么了不起,甚至觉得自己倒了八辈子血霉才会出生在‘星光组织’的‘地行神龙’里,不得不过这种黯淡无光又彻底绝望的生活,我整天想着要逃离地底,逃离星光组织和狗屁的修真者,去灿烂的阳光下,过另一种没有包袱、无拘无束、截然不同的生活。

  “这样的日子,终于来了。

  “因为我们的人手严重不足,不得不冒险去地面上招募人手,那是我第一次触摸到真正的阳光,呼吸到真正新鲜的空气,见到大块大块蓬松的灰云,可以肆无忌惮地吼叫和咆哮,声音能一直飞到地平线上。

  “直到今天,我都忘不了那天,第一缕阳光刺穿我的瞳孔,让我瞎了足足十分钟的滋味。

  “我们在一处血战世界中,找到了一些悍匪或者说奴隶——他们原本是当地一支很有势力的匪帮,因为树大招风,被七八个匪帮联合起来剿灭,所剩无几的幸存者都沦为奴隶。

  “我们消灭了这些匪帮,将所有奴隶都救出来,经过审问和鉴别之后,把其中一些可以改造的人带到了地底。

  “后来……”

  左惊云的声音变得沙哑而凌乱,脸上飞快闪过一抹痛苦之色,不由自主摩挲着自己左肩和金属手臂接驳的伤口。

  “后来,生了什么事呢?”

  琉璃和韩特听得入神,不由问道。

  左惊云皱了皱眉,飞快而简短道:“后来,这些奴隶中的一个家伙背叛了我们,招来大批修仙者,彻底摧毁了我自幼生长的‘地行神龙’,我的父母都战死了,我丢掉了一条左臂,挣扎着逃到了一处地底城市的废墟中,侥幸逃过一劫。”

  “啊!”

  琉璃的双眼瞪得溜圆,有些尴尬地低下了头,想了想,又抓住了左惊云带着温度的右手,“对不起,云姐姐。”

  李耀和拳王这才知道,为何左惊云会如此仇视孽土上的悍匪和凶人,对这名独臂女战士的观感更深了一个层次。

  左惊云笑了笑,用灵械义肢轻轻摩挲着琉璃的头顶,道:“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我几乎……都忘记了,又关你什么事呢?

  “从那一刻开始,我便再也不去想那些金灿灿的阳光、蓝天白云还有自由自在的风,一门心思只想着报仇。

  “虽然我对‘修真者’还是没太多概念,但只要和‘修仙者’作对,能痛宰修仙者和他们的走狗,一定就错不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