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062章 血色审讯

第2062章 血色审讯

  而在这座既像是监狱又像是坟墓,冷冰冰的冬眠货仓最前方,是三十六个体型比较大,外壳相当流畅,看起来十分先进的冬眠仓,隔着半透明的观察孔望进去,同样可以看到里面以婴儿般的姿态蜷缩着三十六名冬眠者。

  但这些冬眠者和刚才被判“煽动、暴乱和危害国家安全罪”的人不同,从他们的后脑沿着脊椎骨一路向下,每隔几公分就会钉进去一枚结构复杂、闪闪发亮的钉子,钉子上方以坚固而繁琐的机械结构相连,还向他们的四肢延伸,一直延伸到了指尖,就像是某种诡异的外骨骼结构。

  李耀想象了一下,大概这些钉子,是钉进他们脊椎骨的缝隙中,将脊髓和中枢神经以及四肢百骸统统控制住了。

  即便他们摆脱冬眠状态,被这样的枷锁死死纠缠着脊椎骨,只怕也没有反抗的余地。

  所以,他们并不是乘客,同样是……囚犯。

  想想也是,这是一艘在真人类帝国内陆各世界之间跳跃航行的运输舰,从结构和动力舱的性能来看,并不适合执行超长距离的远程星海跳跃任务,往来一次任务用不了多长时间,船员并没有冬眠的必要。

  李耀十分敏锐地在这些冬眠者身上感知到了若有若无的灵气。

  特别是他们的眉心中央,即便陷入深度睡眠状态,依旧有一小团类似“虚拟神经元”的存在微弱跳跃着。

  那就是灵根所在。

  “他们的灵根都觉醒了,是修真者,还是……”

  这三十六名灵根觉醒者的冬眠仓旁边同样有一台小小的晶脑,这里面关于他们的身体信息就比普通人详细得多,包括他们的大境界、小级别以及日常修炼的功法,甚至还囊括了几段他们的战斗视频。

  不过,同样没有他们的名字和背景,只有一串简简单单的数字,还有新的罪名:“渎职罪、叛国罪、反人类罪”。

  绝大部分灵根觉醒者的罪名都是这三条里的一条或者两条,甚至有人三条俱全,当然那实力也是最强的一个,达到了结丹期初阶,被一条格外粗大的枷锁将脊椎骨牢牢束缚住,枷锁最上端蔓延出了上百束晶线,顺着后脑延伸到面前,从鼻孔、耳孔和眼角,深深刺入他的大脑。

  从他双眼紧闭、眼球飞速颤动、满脸狰狞扭曲的表情来看,即便血肉之躯被封印在极度低温中,神魂依旧在冰霜地狱承受着难以言喻的折磨。

  “如果是修真者的话,那‘叛国’和‘反人类罪’都好理解。”

  李耀思索着,“但‘渎职’又该怎么讲呢,即便是随意罗织罪名,一般也不会编造出这么古怪的罪名吧?”

  阴冷如冰库的货仓中寂静无声,只有几台灵能傀儡按照巡逻路线机械般地前行,愈发增添几分阴森之感,让人不愿在这里久留。

  李耀权衡片刻,收回万千神念,回归到舰尾烟熏火燎、毒气弥漫的动力舱附近。

  整座动力舱在他面前没有半点秘密可言,无论是每一缕火舌的舔舐、每一条燃料输送管道的爆炸、还是损管小组每一名修仙者的行动,统统如晶莹剔透的虚拟画面般,一层层分解和剥离,以最基本数据和模型的方式,出现在他的脑域中。

  “轰!”

  当一队损管小组船员从动力舱旁边的甬道急匆匆跑过时,李耀心念一动,一条早就被他以隔空御物之术动了手脚的辅助燃烧剂管道顿时断裂,瞬间气化膨胀数万倍的辅助燃烧剂和毒雾碰撞在一起,立刻引发新的爆炸,所有人都被毒焰吞噬,甚至被冲击波一下子轰飞出去几十米,狠狠撞击在甬道尽头。

  场面乱成一团,到处是爆炸和惨叫,所有照明和监控系统全都陷入紊乱,伤者拖曳着残肢断臂拼命逃离火焰,侥幸没受伤的人,晶铠也严重破损,吸入大量毒气,浑浑噩噩、晕头转向,如没头苍蝇一样在毒雾和魔焰中乱撞。

  如此混乱中,却是没人注意到,他们的小头目被冲击波吹飞到了甬道尽头,就消失在浓烈如墨汁的毒雾当中!

  李耀叉开五指,虚空一捏,如铁钳般死死抓住这名小头目的脑袋,力量之大,连最坚固的晶铠头盔都“吱吱”作响,随时都会爆裂。

  一缕缕灵能如毒蛇般流窜过去,瞬间切断了晶铠能够和外界传输信息的所有符阵和晶片,顺便击穿晶脑,令晶铠陷入瘫痪,变成一具严丝合缝的铁棺材。

  李耀这才不慌不忙将小头目拽到了隐秘的转角处——他仔细研究过动力舱四周的结构,又根据现在的破损情况进行过推演,还放出上百道念头在四面八方警戒,至少五分钟内,是不会有人来“打扰”他的。

  “砰!”

  李耀稍稍加强力量,以超强合金和特种陶瓷炼制而成,能够抵御矢爆枪近距离轰击的晶铠头盔,立刻像是精致的花瓶般爆裂,令人啧啧称奇的是,晶铠下面的脑袋却没有受到半点伤害,甚至在天女散花的碎片爆裂中,连一道血印子都没有刮擦出来。

  那小头目满脸惨白,兀自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但是看李耀如妖似魔的气势,深不可测的双眸,就像是鬣狗面对迅猛龙,根本生不出半分挣扎的念头,甚至连惨叫声都没力气发出来。

  李耀勾起嘴角,懒得和此人废话,左眼逐渐变成红色,瞳孔深处绽放出一缕缕妖异的血丝,甚至钻出眼球,在虚空中不断滋长和延伸,最后统统刺入了这名小头目的眼睛。

  小头目流露出极度惊恐和恍恍惚惚的表情,如触电般抽搐着,喉咙里传来“嘶嘶”之声,始终凝聚不成惨叫,也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反抗。

  直到最后,他的双眼都变成一片血红,脸上亦布满了凸出的血丝,像是一只大大的蜘蛛,趴在他的五官之上。

  “好了,问吧。”

  血色心魔笑嘻嘻道。

  双方差距实在太大,李耀根本不用任何刑讯逼供和语言游戏的手段,让血色心魔直接突破对方的心灵防线,简单粗暴地催眠即可。

  李耀道:“你们是什么人,在执行什么任务?”

  那小头目脸上的血丝不断蠕动,就像是一条条线虫源源不断汲取着大脑皮层和褶皱中的秘密,半秒钟后,清晰而迅速道:“我们是‘巨熊座运输集团’的221号运输舰,正在执行一次常规运输任务,向天眼集团在毒蝎星团、武英界的星空基地,运送一批物资。”

  “天眼集团?”

  李耀暗自琢磨着,看来这就是控制着“天空之城、曼珠沙华”的修仙者势力了,想了想,又问:“你们在航行过程中,遇到了星海风暴?”

  “是的。”

  这名小头目道,“我们十二天前从‘灵蛇界’出发之后不久,就突然遭遇一次规模不小的星海风暴,一路勉强支撑到了这里。”

  李耀继续问:“你们运输的货物,就是冬眠仓里那些人?那些都是什么人,运送到‘天空之城、曼珠沙华’去干什么?”

  “那些都是囚犯。”

  小头目神情呆滞、眼神凝固,但思路非常清晰,语速也越来越快,就像是有某种神秘力量正在强行从他的大脑中读取信息,“是被判处无期徒刑和死刑缓期执行的重刑犯,要送到‘天空之城、曼珠沙华’的监狱去服刑。”

  李耀微微一怔:“‘天空之城、曼珠沙华’上面,还有一座监狱的么?”

  “没错,那里有一座规模极大的私立监狱,在整个帝国所有星空监狱里,规模和级别都算是名列前茅的。”

  小头目道,“我们‘巨熊座运输集团’和‘天眼集团’签订有运输合同,每年都会帮他们从星海各地源源不断运来大批囚犯服刑的。”

  “我看到了他们的罪名,煽动、暴乱、渎职、叛国、危害国家安全甚至是……反人类罪。”

  李耀道,“但只有罪名,没有详细犯罪资料,你知道他们究竟怎么犯罪的吗?”

  小头目犹豫了一下,道:“我们只管运输,抓捕或者审判另有其人,只是道听途说。”

  “没关系。”

  李耀的左眼又冒出几缕血丝,狠狠钉入对方的眼球,“把你道听途说到的一切都都说出来,快!”

  小头目浑身一颤,眼球飞快旋转着,如梦呓般道:“他们好像是灵蛇界某处偏远资源星球上的矿工,因为对工作条件不满还是发生了几次矿难之后的补偿措施不到位,总之先是罢工,然后又非法游行,最后就演变成武装暴乱,被迅速镇压之后,所有暴乱的骨干分子统统被判处了无期徒刑和死刑缓期执行,送到这里来服刑。”

  “原来如此。”

  李耀心中道,怪不得无论男女老幼,即便没有觉醒灵根,身形都相当强壮,原来是矿工出身。

  想了想,又问:“那些犯有‘渎职’等等罪名,被死死禁锢住的人呢,也是矿工?”

  “不,他们好像是当地矿业集团的负责人,都是修仙者,因为处置事态不利,在镇压非法游行和武装暴乱的过程中太过心慈手软,导致事态进一步扩大,所以被判处‘渎职罪’,也一并送到这里。”

  小头目顿了一顿,又道,“听说他们中颇有几个有同情暴乱分子的嫌疑,被上面怀疑已经被圣盟给渗透、污染掉了,所以判决才格外严厉,出现了‘反人类罪’这样的罪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