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064章 冰冻蜂巢!

第2064章 冰冻蜂巢!

  李耀想赌一下。

  这艘运输舰的级别并不高,运输的也仅仅是参加矿山暴乱的小角色,充其量不过几名结丹期的修仙者罪犯,无论拳王还是夏侯无心的实力都比他们强,应该不会受到“天空之城、曼珠沙华”的太多重视。

  而且现在“天空之城、曼珠沙华”正在筹划将“星光组织”一网打尽的史诗级任务,更没精力来管这种运输舰爆炸的小小蹊跷。

  更何况,星海航行中遭遇风暴,导致星舰严重损毁,本来就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所以李耀估计,这艘运输舰应该能在“天空之城、曼珠沙华”的船坞中停泊十天半个月,一开始甚至未必有足够的人手来对它进行全面维修。

  李耀的本体躲在里面,是绝对安全的,只要不是某个化神老怪心血来潮要将这艘运输舰彻底拆成碎片,绝没有人能发现他的存在。

  对于那些低阶修仙者而言,即便他大摇大摆出现在这些人面前,他都有办法叫这些人视而不见——身为化神老怪,就是这么自信!

  “枭龙号,去吧,去搞清楚‘天空之城、曼珠沙华’的整体结构和兵力分布,最重要是找到所谓‘史诗级任务’的策划和指挥者,还有这座庞大星空战堡的核心所在。”

  李耀缓缓摩擦着牙齿,显露出冰冷的笑意,“说起来,很久没有玩‘斩首战术’了啊!”

  枭龙号再度化作空气中一缕绝不引人注目的波纹,飞快朝远处掠去。

  在李耀和血色心魔的双重控制之下,枭龙号越过了手忙脚乱的修仙者头顶,也躲过了到处喷射的灭火泡沫,又跟在几台固定路线巡逻傀儡的后面,潜入陈列着上千座冬眠仓的主仓库。

  既然要接近对方的核心,普通罪犯便不是他的目标,李耀沉吟片刻,让枭龙号飞到那名修为最高的修仙者罪犯冬眠仓上方。

  围绕着冬眠仓转了三圈,他在冬眠仓下方发现了一处散热格栅,从灵能逸散的形态来看,里面应该是冷却和稳定符阵

  格栅之间手指粗细的缝隙,刚好容纳枭龙号无声无息钻进去。

  李耀微调着枭龙号的灵能输出模型,令它融入到冬眠仓的冷却和稳定符阵之中,随后静静地蛰伏起来。

  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等待。

  困守在真人类帝国的修真者已经等待了整整一千年。

  他们不需要再等待多久了。

  ……

  经过手忙脚乱、焦头烂额的几个钟头奋战,运输舰尾部的大火终于被完全扑灭。

  虽然动力舱被爆炸和大火搞得一塌糊涂,几乎失去了全部动力,好在他们已经抵达了目的地,被几艘来自“天空之城、曼珠沙华”的引导舰牵引过去,缓缓停泊在一处星港的末端。

  从近在咫尺的距离往出去,更能看出这座猩红色的星空战堡,有多么气势恢宏、波澜壮阔。

  它真像是一朵缓缓绽放的幽冥之花,分成互相嵌套和纠缠的三重结构,最外围重重叠叠的碟形空间站就像是巨大的花瓣,花瓣外围还有一根根触手向星空延伸——运输舰就停泊在其中一根触手的旁边。

  而花瓣簇拥的中央,则是厚实的“花盘”,从规模来看,比星耀联邦最大规模的星空城市“百花城”都毫不逊色。

  作为主体的花盘通过上百根类似“根茎”的通道,和深入大气层的一个球形空间站相连,球形空间站又向四面八方延伸出去无数环形轨道,如神魔的爪牙般包裹住了整颗星球,无数小型驳船和全自动化的灵能傀儡在环形轨道上下活动着——那就是李耀在孽土上看到的“天轨”。

  运输舰停泊的这处港口,本身就是一座巨大的仓库,仓库中活生生的修仙者并不多,绝大多数都是傻大粗黑的灵能傀儡。

  看样子,双方已经合作过无数次,早就形成惯例,这些灵能傀儡按照固定轨道鱼贯而入,自有无数晶线和机械结构,同运输舰上的冬眠仓接驳到一起,将冬眠仓提了出去。

  枭龙号藏匿的这台冬眠仓自然也不例外。

  因为它的体积更大,更加先进的关系,一共四台灵能傀儡前呼后拥,才将它移出运输舰。

  几名身穿黑色制服,胸前和左臂都佩戴着独眼战徽,好像军官模样的修仙者,和这艘运输舰的舰长商议着什么,又朝运输舰后方的破损处指指点点。

  似乎在核对货物的数量和一路上的损失,并商议维修的问题。

  枭龙号进入彻底静默状态,就像是一颗被溅射到冬眠仓里的陨石,并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十分钟后,三十六台关押着修仙者罪犯的冬眠仓,果然和关押着“原人”罪犯的冬眠仓分道扬镳。

  普通人的冬眠仓还在星港中等待运输,修仙者罪犯的冬眠仓已经通过一条金属甬道,被送上一处宽敞的平台,地面上还镌刻着玄奥繁复的符文,荡漾出一缕缕淡紫色的烟霭。

  “传送阵?”

  李耀眨了眨眼,紧接着,和枭龙号的联系就被切断了!

  “糟糕,原来修仙者罪犯有‘绿色通道’,是通过传送阵直接传送到‘天空之城、曼珠沙华’的深处!”

  传送阵的原理,涉及到四维空间、超小型虫洞等等玄奥繁复的东西,李耀的神念再强,却也无法一路追踪到四维空间。

  李耀深吸一口气,在运输舰阴暗的角落里进入深度冥想状态,神念化作一缕缕波纹,先是仔细分析着传送阵激发时荡漾出来的空间涟漪,随后朝四面八方扩散。

  孪生兄弟之间,拥有奇妙的心灵感应,像是某种神魂纠缠的状态。

  而李耀和血色心魔原本就是一个完整的神魂分裂成两半,又以玄之又玄的形态互相纠缠着,即便相隔千山万水,彼此之间都存在着奇妙的感应。

  李耀的神念不住扩散,冥冥之中像是听到了呼唤,在“天空之城、曼珠沙华”错综复杂如迷宫般的通道中左突右冲,最终,双方的纠缠逐渐清晰起来。

  李耀“眼”前,再次出现了斑斑驳驳的枭龙号主视角画面,再度听到了血色心魔的声音。

  “真他妈……壮观啊!”

  血色心魔喃喃道。

  呈现在他们眼前的画面,的确壮观和诡异到了无以复加。

  枭龙号似乎置身于一座中空的圆柱形大厦上空,底下的四面八方是密密麻麻如蜂巢般的孔洞,每一个孔洞中都镶嵌着一座冬眠仓,光是他们看到的数量就超过了几万台之多!

  绝大多数冬眠仓中,都冰封着一座座痛苦挣扎的雕像。

  有些人的脸死死贴着半透明的观察孔,那种生不如死的绝望甚至能透过冰块和强化玻璃,深深烙印在李耀心底。

  还有一些冬眠仓外面闪烁着不祥的红光,被无数灵能傀儡簇拥和操作着,还有数百名修仙者荷枪实弹、脚踏浮空碟,悬浮在半空中冷冷地监视着。

  这些冬眠仓里的营养液恍若沸腾般“咕嘟咕嘟”冒着气泡,逐渐从冬眠中苏醒的人们,就像是落入油锅的小鬼一样挣扎着、惨叫着、呻吟着,想要摆脱这场冰冷的噩梦。

  但他们的脊椎骨和四肢都紧紧束缚着枷锁,尖锐如钉子的枷锁甚至深深刺入他们的脊髓,令他们的一切反抗都变成了滑稽的舞蹈。

  当一名修仙者罪犯彻底苏醒之后,冬眠仓就会开启,他的枷锁会接驳到三四台灵能傀儡上,在其他修仙者的严密监控下,通过浮空碟运输到更下方的黑暗中。

  应该是去进行各种实验,或者直接动手术剥离大脑记忆区块,植入晶片或者类似的东西,然后丢到孽土上去了吧?

  “不管修仙者干了多少坏事,至少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一视同仁’啦。”

  血色心魔“啧啧”道,“人家不单单是对普通人和修真者够心狠手辣,对自己人也一样心狠手辣,就问你服不服气啊!”

  “跟着这几个刚刚被解冻的家伙,下去看看!”

  李耀的心跳微微加速,神魂却更加凝练,操纵着枭龙号从冬眠仓的散热格栅中钻了出来,和悬浮在半空中的修仙者守卫擦身而过,朝蜂巢监狱的下方沉去。

  即便过去,在元婴期巅峰境界的时候,他都不敢这样大摇大摆地闯入——枭龙号虽然拥有隐形功能,但面对高手的全方位扫描,依旧有可能露出破绽。

  但突破化神境界,特别是神魂和血肉之躯再度融合之后,他隐匿身形,收敛气息的神通又提升了几个级数,这些修仙者守卫最多是结丹级数,自然不可能发现被他遥控的枭龙号!

  他不远不近吊在一台浮空碟的上方,随着浮空碟的节奏一起缓缓下降,一开始四周都是冬眠仓和冰封的囚犯,但数百米之后,就开始出现一些比较正常的囚室,关押着一个个气息强大,神情阴郁,眼神嗜血的囚犯,甚至有几块比较大的公共活动区域,是几十名囚犯关押在一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