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066章 故人是谁?

第2066章 故人是谁?

  枭龙号如阴魂不散,跟在这头绿毛夜叉和八名修仙者守卫的头顶,随着他们的浮空碟一同潜入深不可测的黑暗中。

  一路上,他们转移了两次浮空碟,替换了两班不同的守卫,最后出现的六名守卫,都达到结丹期的境界。

  结丹期的修炼者,放在星耀联邦,充当一个城市的市长、大学里的系主任或者军队里的校级军官都绰绰有余。

  即便真人类帝国的综合国力比星耀联邦强横百倍,但依旧没奢侈到“金丹多如狗,元婴满街走”的程度。

  需要六名结丹期修仙者来护送这头绿毛夜叉,他们要去的地方一定至关重要。

  而以这头绿毛夜叉本身的战斗力而言,即便是级数以上的“原武者”,似乎也没有这么大的价值,用不着这么大的阵仗。

  所以……

  李耀正沉吟间,从旁边的黑暗中飞出十几枚圆滚滚如晶眼般的金属球,射出一道道暗红色的玄光,对浮空碟进行全方位扫描。

  “似乎是某种‘反隐形法宝’。”

  血色心魔笑嘻嘻道,“对现在的我们而言,雕虫小技而已。”

  李耀和血色心魔同时将计算力飙至极限,如同超级晶脑的“双核”处理系统,瞬息间分析出对方玄光的波长和震荡频率,并将枭龙号的无形灵焰调节到和对方同一频率。

  就像是一滴水融入大海,对方的侦测玄光从枭龙号上来回扫过,却是没扫出半点异样。

  而六名结丹期守卫和陷入昏睡的绿毛夜叉,亦被来来回回扫了个通透,确保他们的身份,以及他们身上没有携带任何违禁物品。

  随后,十几枚金属球又“滴溜溜”高速旋转起来,发出了人耳无法听到的超声波,产生极强的干扰。

  “这些家伙真是小心,竟然还有这么强力的干扰声波!”

  血色心魔依旧谈笑风生,“倘若我们的修为再低一个级数,以元婴老怪的境界来驾驭枭龙号的话,一定扛不住这么强烈的干扰,非要晶片爆裂,显出原形不可。”

  至于现在,一名化神老怪,自然不是那么容易发现的。

  不能怪“天空之城、曼珠沙华”的警戒不够严密。

  以联邦、帝国和圣盟三者相加的整个人类文明而论,现阶段能做到防御元婴老怪的渗透和潜入已经是极限了。

  至于化神,无不是覆雨翻云、叱咤星河的一方大佬,又有几个像李耀这样喜欢鬼鬼祟祟地做贼?

  建造一套能够防御化神老怪的防御体系,就像是建造一座能防御“十万年一遇洪水”的大坝,技术上能否做到是一回事,光是成本就绝对吃不消。

  能够对抗巨神兵的只有巨神兵,同样道理,能够对付化神老怪的,也只有另一名化神老怪。

  靠冰冷死板的防御系统,是绝对挡不住的。

  更何况,“天空之城、曼珠沙华”的主人武英澜,以及隐藏在武英澜之后,未来的帝国四大“选帝候”之一厉灵风,都没有未卜先知、全知全能的神通。

  自以为一切尽在掌握的他们怎么可能想到,有一名出乎意料的化神老怪,已经嵌入到了他们的心脏。

  能够扫描元婴老怪的防御体系,已经是超高级别了,李耀越来越好奇这些人的目的地。

  浮空碟沉入了蜂巢监狱的最底层,沿着一条甬道向前滑行了三分钟,掠过无数迷宫般的岔道,终于停了下来。

  六名结丹期守卫解开了绿毛夜叉周身所有的枷锁,其中一人单膝跪地,手持枪式注射器,在绿毛夜叉的后脑上打了一针,随后六人都退入甬道另一侧的黑暗中。

  绿毛夜叉均匀的呼吸声逐渐变得粗重,胸膛之中,发出“咕噜咕噜”的低吼,眼珠颤动越来越剧烈,隐隐有苏醒的迹象。

  浮空碟微微一震,再度沉了下去,将绿毛夜叉和枭龙号送进一间乳白色的密室,上方的通道缓缓关闭。

  这间密室四周和脚下的墙壁都泛着幽幽的荧光,给人一种无所遁形的感觉,除了位于八个角落的监控晶眼之外,没有任何摆设,但在密室中央,却蜷缩着一个看似瘦弱的少年。

  “这什么情况?”

  李耀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说难道是一次新的测试?

  但这名缩成一团的少年身上,无论如何都感知不到半点绝世凶魔的气息啊!

  “注意,有高手!”

  血色心魔忽然向李耀传送了一道极其微弱的信息,紧接着不等李耀回应,就控制枭龙号进入绝对静止状态,悬浮在半空中一动都不敢动。

  李耀心头一跳,亦感应到了他们正对着的墙壁应该是一面单向透明的强化玻璃,他们虽然看不到“墙壁”另一边,但另一边的人却可以清楚看到少年和绿毛夜叉。

  而在“墙壁”另一边,存在两团十分强大的生命能量,其中一团甚至有可能完全凌驾于李耀之上!

  “不是吧,这么快就遭遇帝国的化神老怪,还有可能是化神期高阶甚至巅峰境界的?”

  李耀暗暗咬牙,“混蛋,我都还没来得及用化神境界的战斗力大发神威,连爽都没爽过,就遇上这样的高手,这究竟算是幸运,还是倒霉?”

  不过仔细想想也是,“天空之城、曼珠沙华”,还有“史诗级任务”这么大的场面,没几个化神老怪坐镇,好像也说不过去。

  幸好现在敌明我暗,对方并不知道李耀的存在,不会故意放出神念搜索每一寸空间,还有枭龙号隐形藏匿的余地。

  李耀和血色心魔丝毫不敢乱动,老老实实躲在墙角,仔细观察蜷缩在密室中央的神秘少年。

  这么一看,又在李耀心头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这是一个颇为清秀的男孩子,应该不超过十八岁,正是精力无穷、活蹦乱跳的年纪。

  但他萦绕着淡淡哀愁和绝望的表情,却像是活了一百八十岁的老者,面对绝对无法抵抗的病魔,只求快快死去。

  “哀莫大于心死”,这就是他那双无神的眼眸中,透露出来的唯一情绪。

  他穿着一件宽大的手术袍,皮肤虽然光滑如玉、完美到无懈可击,但李耀却发现他周身都布满了粉嫩的红痕。

  李耀十分熟悉这样的粉红色印记——那是皮肤和肌肉严重撕裂之后,再度愈合时独有的印记。

  缠满清秀少年周身的粉红色印记,说明他在不久之前,才刚刚被人像一只破布娃娃般撕成碎片,随后不知用了什么邪恶的技术,又重新拼凑和复原。

  医学和生化改造技术发展到今天,一个被困在囚牢中的人,“死亡”都变成了一件身不由己的事情。

  但这一切,都不是李耀疑惑的源头。

  这个少年极有可能是“天空之城、曼珠沙华”中的另一名试验体,无论修仙者用何等残酷的手段来炮制他,都不奇怪。

  奇怪的是,李耀竟然隐隐觉得这个少年有些……眼熟。

  而且是那种十分亲近的眼熟,仿佛很久很久以前,他曾经和少年朝夕相处过,光是看到这张脸,就不由自主对少年生出一丝微妙的好感。

  “这张面孔……我一定曾经在什么地方见过这张面孔,或者带有他某种特征的另一个人。”

  李耀想破了脑袋都想不通,“但是,太诡异了吧,我自幼生长在亿万光年之外的星耀联邦,而且中间还冬眠了整整一百年,而这个少年看起来最多十几二十岁,又是来自星海中央的真人类帝国——所以我怎么可能和他产生任何交集?

  “但是……喂,你有没有觉得他很眼熟?”

  “是有点眼熟。”

  血色心魔道,他和李耀共享同一份记忆,李耀的熟人自然也是他的熟人,“但没理由啊,会不会是在孽土上无意间见过他,而他又刚刚被抓到这里来?”

  “不是,肯定不是。”

  李耀想了想,愈发肯定,“是很久很久以前,斑斑驳驳的记忆,像是一个……故人。”

  见到狰狞恐怖的绿毛夜叉被送入密室,而且渐渐有苏醒的迹象,少年终于直起身子。

  他的双眸就像是冰冻的池塘,没有泛滥出一丝带着色彩的波纹。

  “是谁呢?”

  李耀继续冥思苦想,“即便我没见过他,一定见过某个和他有些相似的人,或许不是五官一模一样,而是这种独特的气质,这种‘哀莫大于心死’,丧失一切希望的感觉,很久很久以前,我曾经在某人身上见到过,而且是经常见到的!”

  绿毛夜叉终于完全苏醒。

  刚刚修仙者守卫给他注射的苏醒剂里看,或许还掺杂着大量激发凶性的兴奋药剂,令他在空气中嗅到人味之后,立刻“唰”一声,竖起了周身绿毛,就像是从大猩猩变成了硕大无朋的刺猬。

  神秘少年脸上没有半丝恐惧的表情,只是苦笑一声,随后面对绿毛夜叉,缓缓张开了双臂,一副任君宰割的模样。

  “嗷!”

  绿毛夜叉却是被神秘少年漫不经心的姿态彻底激怒,狂吼一声,叉开巨灵神掌,弹出锋利的爪子,朝神秘少年狠狠扇了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