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072章 变脸!
  “这么狠!”

  即便李耀早就预料到,蕴藏在少年体内的能量绝不像他表面显露出来的这么平静,但这种从冰封到雷霆的突变,还是令李耀暗暗咂舌。

  而众多修仙者早就习惯了厉嘉陵逆来顺受、行尸走肉的模样,更有人隐隐知道诸多调制和试验的目的,就是想方设法逼迫他大开杀戒,却始终徒劳无功。

  厉嘉陵绝不会伤人——这是所有人先入为主的观念。

  没想到厉嘉陵会忽然暴起发难,密室中的空间太过狭小,众多修仙者“叮当”乱撞的晶铠反而成为一种负担。

  厉嘉陵长长吐出一口浊气,仿佛十几年的郁闷统统被喷吐出来,嘴角勾起一抹残酷的冷笑,好似这才是他的真正面目!

  他面目狰狞,形如鬼魅,化作死亡的流光,在修仙者之间上蹿下跳。

  他的双掌和手臂上都隐隐泛着一缕缕的暗金色纹路,形成一座座捉摸不定的符阵,超强合金炼制而成的晶铠,在他双手的撕扯之下,竟似纸片和木板一般脆弱!

  而在李耀的元神感知当中,厉嘉陵汹涌澎湃的灵焰更是疯狂冲破了血肉之躯的束缚,化作一头看不见的八爪巨怪。

  灵能触手充斥着整座密室,牢牢锁定了每一名修仙者的每一道呼吸。

  “咔!”

  又是一名修仙者被厉嘉陵一记烈焰缭绕的手刀,狠狠劈中胸口,整片胸膛都凹陷下去,连背后的铠甲都爆裂开来。

  “咔!噗!”

  另一名身穿超重晶铠的修仙者从后方向厉嘉陵扑来,妄图利用自己的重量和晶铠推动力将少年死死压在地板上。

  岂料厉嘉陵就像是脑后长着眼睛,先抢进一步,攥住了前方一名修仙者的手腕,连铠甲带骨骼狠狠捏碎,趁机将对方手中的长刀夺了过来,回手一捅,正好捅在身后那名修仙者的胸口。

  “嗤嗤嗤嗤!”

  身穿超重晶铠的修仙者周身释放出了强大的灵能护盾,激荡出岩浆遇上冰川的烟雾,艰难抵挡着战刀的侵入。

  厉嘉陵面无表情,手腕一抖,战刀化作一团碎片,又在他灵焰的裹挟之下,变成一道超高速金属洪流,一股脑儿突破灵能护盾,狠狠轰入这名修仙者的胸膛之中!

  瞬息之间,四五名修仙者都被厉嘉陵轰飞出去,在墙上和角落里抽搐着,生死不明!

  厉嘉陵狞笑一声,舔了舔嘴角沾染的血渍,朝一台周身布满枪械的重火力晶铠扑去。

  驾驭这台晶铠的修仙者本能反应,周身的矢爆枪、晶磁炮和蜂巢式飞剑发射器统统绽放出了刺眼的光芒。

  “别杀他!”

  为首那名修仙者大吼一声,“抓活的!”

  这名驾驭重火力晶铠的修仙者稍一犹豫,就被厉嘉陵攥住了左手的矢爆枪管,狠狠一拉。

  不知道是这名修仙者惊慌失措,还是厉嘉陵的动作影响了他的反应,枪口喷涌出大团火光,直刺厉嘉陵的胸腹之间。

  “轰”一声,一枚火球在厉嘉陵的胸口以下和小腹以上狠狠炸开!

  厉嘉陵置若罔闻,速度丝毫不减,双手直接按上了这名修仙者的晶铠胸口。

  “轰!”

  第二声爆响,却比那团在厉嘉陵胸腹之间炸开的火球还要再惊人百倍,随着厉嘉陵的灵能从双掌疯狂涌出,重火力晶铠的每一条缝隙中都喷涌出了凌乱的火苗,里面的修仙者竟然被硬生生烧成了焦炭!

  失去血肉之躯的支撑,关节和接驳处都被震碎,这台晶铠就像是崩溃的城堡,“稀里哗啦”落到地上。

  众人这时候才看到厉嘉陵的胸腹之间,出现一道血肉模糊、惨不忍睹的伤口,几乎能透过支离破碎的五脏六腑,看到脊椎骨。

  但一缕缕血丝和肉芽,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出来,迅速修复着触目惊心的伤口。

  众人想到厉嘉陵刚才被绿毛夜叉百般攻击都不还手,再怎么遍体鳞伤都能转瞬间修复如初的能力,又想到更早之前,厉嘉陵面对辐射变异兽时的悍勇表现,不由都艰难地吞了一口唾沫,心生几分怯意。

  厉嘉陵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好似野兽和恶魔的混合体,发出一声兴奋的嘶吼,朝正在飞快闭合的大门窜去!

  “唰!”

  厉嘉陵在幽暗冰冷的甬道上狂奔,四周都是他的落脚点,呈三百六十度跳跃的诡异形态。

  “喂——”

  他的表情混合着失控的兴奋和悔恨,神魂波动却是说不出的冷静,“你不会没跟出来吧?”

  “我跟出来了。”

  李耀驾驭着枭龙号,不远不近吊在少年身后,有厉嘉陵这么显眼的目标存在,倒是不用担心别人会将注意力集中在什么都没有的空气中,“只是有些被你的表现震撼了,原来你出手这么狠毒的?”

  “是这些家伙把我调制成现在这副样子,我承受的每一点一滴痛苦都是他们带来,现在‘回报’到他们身上,有什么问题?”

  厉嘉陵眼底阴冷的笑意几乎遮掩不住,大开杀戒之后的他彻底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既然他们想要一具完美的杀戮机器,那我就给他们一具完美的杀戮机器,他们应该开心才对!”

  李耀沉默片刻道:“刚才面对那头绿毛夜叉的时候,为什么不出手,我还以为你有什么,呃,类似‘绝对不能杀人’之类的禁忌。”

  “绝对不能杀人?那不是变成了白痴?”

  厉嘉陵理所当然又咬牙切齿道,“我有很多很多人要杀,不过一直都没遇到合适的机会,反正他们都是无足轻重的蝼蚁,就让他们多活一段时间,令厉灵风对我产生错误的判断好了!

  “在我和厉灵风的对抗中,我几乎没有任何机会,倘若能让他对我的性格和思维方式产生错误的判断,才有可能创造一线不是机会的机会,也就是现在了!

  “别说这么多了,我腹部的伤口快要愈合了,你快躲进来吧!”

  听少年用略显炫耀的语气,诉说着自己向帝国大人物的挑战,又看到他突然变脸,对自己和别人都狠厉到无以复加的全过程,李耀越来越觉得头大。

  原本就一团乱麻的局里突然钻出这么个小怪物,究竟该怎么破解啊!

  还有,韩特、琉璃和拳王他们,现在又怎么样了呢?

  ……

  孽土,地底深处。

  一场惨烈的钻地车大战正进行到最激烈的时候。

  钻地车之间的捕捉、逃脱和碰撞,和深海潜艇的战斗有相似之处,却比潜艇战更残酷百倍。

  无论狩猎方还是逃亡一方都屏住呼吸,仔细聆听着岩层深处传来每一缕最细微的声音,以此确定敌人的坐标和方向。

  而他们亦会在自己钻过的岩层中喷洒大量速干凝胶,并布设密密麻麻的晶石炸弹。

  凝胶用来延缓对方的钻探速度,晶石炸弹则可以损坏对方的玄光钻头。

  但无论再怎么小心翼翼地躲闪,始终都有无路可退,正面碰撞的时候。

  那往往就要战到一兵一卒,甚至引爆钻地车里存储的所有晶石炸弹和燃料,轰塌整片岩层,大家都同归于尽为止。

  没人愿意在地底数千米,深不可测的岩层中成为俘虏。

  那往往意味着比死亡更可怕百倍的下场。

  “琉璃,小心!”

  自从两天前从废弃矿场一哄而散之后,就有修仙者方面的钻地车阴魂不散地吊在身后,左惊云的地行神龙“穿云号”很倒霉被对方缀上,在地底左突右冲了二十多个钟头之后,还是被对方一口咬住,损失惨重到了连韩特和琉璃这两个小家伙都必须上阵的程度。

  眼看琉璃就要被一片子弹风暴扫中,韩特大吼一声,整条左臂几乎爆裂,激荡出一连串的电弧,化作密不透风的护盾,硬生生帮琉璃挡住了致命一击。

  但他整个人也被反震之力撞了出去,一口鲜血狂喷而出,左臂无力地耷拉下来。

  “呵呵呵……”

  对面牛高马大的修仙者再次将旋转轰击炮粗壮的枪管对准了琉璃小小的脑袋,似乎很享受这一刻的快意,还故意停滞了片刻。

  然后,他的狞笑就化作了惨叫。

  一条钢铁手臂从他的胸口钻了出来,将他整个人高高举到半空,又狠狠掼在地上,砸成一团血肉模糊的废铜烂铁。

  “拳王大人!”

  韩特和琉璃又惊又喜地叫了起来。

  拳王就像是刚刚穿越了一团毁灭性的风暴,钢铁战躯可以用“体无完肤”来形容,四条手臂撕裂了两条,胸腹之间还有七八十来个透明窟窿,“呼呼”冒着火花。

  然而,在它身后,却是一辆轰然爆裂、熊熊燃烧起来的修仙者钻地车,以及满地支离破碎的修仙者尸体和晶铠碎片。

  “趴下。”

  拳王面无表情,对两个小家伙的欢呼无动于衷,淡淡道。

  韩特和琉璃微微一怔,就感觉有一团岩浆也似的洪流从自己头顶擦过,两人身后再度传来修仙者的惨叫。

  “不要害怕。”

  拳王将韩特和琉璃护在身后,看着自己染血的拳头,平静地说,“我会保护你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