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077章 叫我耀哥!

第2077章 叫我耀哥!

  “恐怖?”

  厉嘉陵用无比快意和享受的眼神,欣赏着落地镜中自己完美的身体,淡淡道,“我杀的每一个都是该杀之人,那些家伙全都是‘天空之城、曼珠沙华’的护卫,平时就干多了为虎作伥的坏事,惨死在他们手里的‘试验体’不知道有多少,今天被我碎尸万段,都算是恶有恶报。

  “至于欺骗厉灵风么,呵呵,他也在骗我啊,什么‘起源计划’,真以为我会没脑子到相信这种蠢话么?

  “这本来就是一个弱肉强食、尔虞我诈的世界,每个人都要不择手段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才能……彻底掌控住自己的命运,我只不过是为了自保,又有什么不对?

  “难道我要乖乖相信厉灵风的鬼话,成为厉家的杀戮机器,这样才算是人畜无害,才不‘恐怖’么?”

  李耀一时语塞,皱眉道:“也是,换成我处在你这个位置,恐怕也会和你做出一样的选择,只不过我在你这个年纪时,绝对没有你这样的实力、心机和演技,换成那时候的我,见到厉灵风这样的大人物,十有八九连尾椎骨都在颤抖,绝对会露出马脚的。

  “让我想想,自己的不安究竟源自何方,是了,或许是‘欣赏’到你的惊人表现之后,我有些担心自己的安全,害怕有朝一日会被你杀人灭口——毕竟我听到了太多关于你的天大秘密嘛!”

  “杀人灭口?”

  厉嘉陵淡淡一笑,摩挲着自己大理石般的肌肉,道,“第一,我并不想借助厉家的权势往上爬,更没兴趣成为什么‘厉灵风的继承者、厉家未来的希望’,进而卷入到厉灵风和那位帝国皇后厉灵海,乱七八糟的家族内斗当中去,我只想过绝对没人可以控制、逍遥自在、无法无天的生活。

  “所以,即便我的身份真如‘起源计划’所言,又如何呢?我并不想借助厉家的任何资源,也就不害怕身份曝光,谁能用这样一个身份来威胁我呢?这个‘天大的秘密’,根本毫无价值啊!

  “第二,更何况,所谓‘起源计划’十有八九是假的,至少包含着许多虚构的成分,哼,厉灵风以为他精心炮制出一枚灌满了各种信息、煞有介事的玉简,就可以让我相信自己的‘起源’?真是太小瞧人了啊!

  “所以说,我早先和你说过的判断是对的,从始至终,厉灵风都没有将我放在眼里过,他真正的敌人是厉灵海那个级数的大人物,99%的计算力和精力都要用来对付那种‘真正的敌人’,至于我,在他眼中不过是一颗可以随意拿捏的棋子,稍稍花点心思,弄个拙劣不堪的骗局,随意糊弄一下就可以了。

  “既然‘起源计划’包含着大量虚假的成分,被你听到,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

  “第三,厉家毕竟是纵横星海数千年的超级豪门,从星海共和国时代就覆雨翻云、一手遮天了,整片星海都布满了他们的触手和阴影。

  “倘若我真想摆脱厉家的控制,即便撞上了天大的狗屎运能干掉厉灵风,亦不代表厉家的追杀会结束,或许要花很多很多年,杀很多很多人,才能彻底摆脱厉家的控制吧?

  “如有可能,我自然不愿意单枪匹马和庞大的厉家对抗,倘若有一位来历神秘但实力超凡脱俗的盟友,我有什么理由不和这位盟友并肩作战,却要想着将他‘杀人灭口’,这样的我,未免也太愚蠢了些吧!

  “星海虽大,愿意和厉家作对的绝世强者却也不多,机缘巧合被我遇上一位,我死死抱住您的大腿都来不及,又怎么会对您生出不轨之心呢?”

  “别,千万别。”

  李耀道,“我已经隐隐能看到,厉灵风被你抱上大腿之后的下场了。”

  “那怎么一样呢?”

  厉嘉陵轻轻笑了起来,这次的笑容中却没有蕴含半点诡谲和狡诈的味道,纯粹是一个大男孩最单纯而阳光的笑容,他摸着自己的脑袋道,“第四,呃,或许说出来您不信,因为连我自己都不怎么相信,虽然我连您的面都没有见过,连您真正的声音都没听到过,但我就是无缘无故觉得您是一个……值得亲近和信任的人。

  “算了,这么幼稚的话就不提了,就当是我的错觉吧。”

  “那倒……未必是错觉。”

  李耀想了想,认真道,“你的确可以毫无保留地亲近、信任我,我保证,我和厉灵风,或者你以往遇到所有人,所有修仙者都是不同的!”

  少年微微一怔,感知着李耀的语气,眼眸深处第一次涌现出了货真价实的迷茫。

  “说了半天,我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

  少年用力甩了甩脑袋,将微弱的迷茫甩去,又换上了一副精心调制过,如面具般的表情,“该叫你李前辈、李道友、李老师,还是李叔、耀叔?”

  “我没你想象得这么老。”

  李耀道,“认真算起来,我比你大不了十几二十岁,同样是青葱岁月,含苞待放呢,叫我‘耀哥’就好。”

  少年脸上精致的面具再次碎裂,两道眉毛稍稍提了起来,有些想笑又不敢的样子,道:“好吧,我承认,您果然和我以往遇到过的修仙者不一样……耀哥。”

  “也别‘您、您’的了,直接用‘你’就好,大家继续相处下去,你就会知道我这个人虽然是一名修为超凡脱俗、战斗力毁天灭地的绝世强者,但其实性格很随和,相当平易近人、朴实无华的,你用不着端着架子说话,像自家人一样就好。”

  李耀顿了一顿,道,“对了,我想知道更多关于你脑中‘三大本源法则’的事情——这件事,你开始似乎没和我说。”

  厉嘉陵凝视着镜子里自己的眼眸深处,沉吟片刻,不答反问:“耀哥,你好像对我脑子里存在着‘三大本源法则’之类的禁制并不太奇怪啊?”

  李耀:“呃,有吗?”

  “有的。”

  厉嘉陵认真道,“帝国和圣盟是死敌,而圣盟又最擅长在他们间谍的大脑皮层上灌入一些模拟出来的情感和意志,打入到帝国内部,煽动暴乱、掀起反抗、窃取情报。

  “经过数百年发展,现在圣盟间谍模拟正常人情感的技术已经发展到了登峰造极,连帝国最先进的‘灵图测试’都不太能区分‘类人’和‘真人’的区别。

  “一般人在听到我脑子里存在这么古怪的禁制时,第一反应肯定是提防、警惕甚至迷惑吧?

  “但为什么我从你的波纹中,没有感知到半点这样的涟漪,总觉得你好像……早就知道这件事,或者能猜到前因后果一样?”

  李耀微微一笑道:“或许等你说出一切,我就真能猜到来龙去脉、前因后果——你也想搞清楚自己真正的起源吧?”

  厉嘉陵的眼神再次跳了一下。

  李耀这句话说到少年心坎里去了。

  他闭上眼睛仔细想了很久,道:“我从有意识和记忆以来,就一直被一种莫名其妙的禁制或者说恐惧所困扰,就好像……

  “就好像有些人会怕鸡,有些人会害怕没毒的蜘蛛和蠕虫,有些人有强烈的恐高症,一到高处就吓得手脚酸软,瘫痪在地一样。

  “很多研究都表明,这是某种嵌入到基因乃至神魂深处的原始记忆在起作用,或许在很久很久以前的洪荒时代,鸡的祖先是恐龙中的某些族群,曾对人类造成过极大的威胁;又或许在那时候的蜘蛛都是七八十来米长的庞然大物、顶级凶兽。

  “这种通过血脉、基因或者神魂一代代传承下来的恐惧和厌恶,有效提升了人类的生存几率。

  “至于我所恐惧的东西,既不是鸡,也不是蜘蛛或者蛇,而是杀人,更准确说,是攻击他人。

  “耀哥知道,我自幼生长在厉家,家族子弟之间的竞争是十分残酷的,在修炼场上,失手重伤乃至杀死同族少年都是家常便饭。

  “而我不要说自己上场厮杀,即便只是看到别人在修炼场上龙争虎斗,打得筋断骨折,大口吐血,我都会发自内心感觉到心跳加快、呼吸急促、视线模糊、产生强烈的呕吐感,连站都站不稳,更不要说动手了。”

  李耀心思电转,道:“圣盟的三大本源法则里,的确有一条是规定人类之间不能互相杀戮的——在没有盘古族的命令之下,原来是这样起作用的?”

  厉嘉陵道:“那时候我还小,自然不明白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问题究竟是怎么回事,而别人也只当我是天性儒弱的废物,可以恣意欺凌的对象,呵呵,现在想想,真有点儿难熬啊!”

  李耀默然。

  在崇尚弱肉强食、野蛮竞争的厉家,一个“天生胆小、性格懦弱、不敢和旁人动手”的底层子弟,究竟会遭受什么样的对待,真是想想都叫人不寒而栗。

  难怪厉嘉陵会被塑造成今天这样的性格——生长在黑暗沼泽中,终日用毒液和脓汁来浇灌,难道还能生长出什么纯洁无暇的白莲花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