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079章 这汤很好!

第2079章 这汤很好!

  厉嘉陵再次愣住。

  李耀的话让他冥思苦想了很久,镜子里的自己亦被一层扑朔迷离的水雾所笼罩。

  “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

  厉嘉陵的眼神忽然锐利到无以复加,将水雾彻底撕碎,直刺镜子里的自己,“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感觉你好像知道一切?还是说,你并不是偶然出现,而是一直以我为目标?”

  “呃,这倒不是,我一开始的目标真的不是你,而是厉灵风、武英澜或者说‘天空之城、曼珠沙华’。”

  李耀坦率地说,“只不过,你身上的确有一些让我非常感兴趣的东西,我才会冒险接近你——至于那究竟是什么,等你有机会逃出厉灵风的掌控,而我又能毁掉‘天空之城、曼珠沙华’之后再说吧,现在说了也是多余!”

  少年的眉毛再次高高翘了起来:“你真的要毁掉‘天空之城、曼珠沙华’?”

  李耀道:“怎么,你有不同意见?”

  “没有。”

  少年笑了起来,“正合我意。”

  李耀也笑起来:“那就好,话说,聊了半天我们都在聊这些阴谋诡计的东西,实在有些烦人,是否可以换一个话题,更增进一下彼此之间的沟通?”

  少年皱眉:“比方说?”

  李耀道:“比方说,聊聊你从小到大的心路历程啊,探讨一下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啊,嗯,我现在有些明白你这种既偏激又阴狠的性格究竟是怎么来的了。

  “一个孤苦伶仃的小孩子,自幼就失去双亲的庇护,又被投入到厉家这种弱肉强食的龙潭虎穴中,受尽了欺凌和折辱,还动不动要被送到实验室里接受最残酷的调制,偏偏在调制出一身强横无匹的力量之后,又被诡异的禁制所束缚,无法尽情释放心底的愤怒和仇恨。

  “想要摆脱这样黑暗的命运,偏偏在上面用提线操纵着你的是厉灵风这样的绝世强者;想要过自由自在、随心所欲的生活,偏偏又面临‘厉家’无所不在的阴影笼罩……久而久之,就把你活生生扭曲成今天这副样子,真是令人唏嘘啊!”

  厉嘉陵牵扯着嘴角,道:“什么叫‘这副样子’,我觉得现在的自己挺好啊,你到底想说什么?”

  李耀真心实意道:“我想说的是,虽然命运对你相当不公,但是、但是咱们还是不应该完全放弃希望,要相信光明和正义的存在,做人能阳光点儿就阳光点儿,偶尔能见义勇为、锄强扶弱一下也不错,特别是不要将别人倾注到你身上的黑暗,恣意倾注到无辜者的身上……”

  “等等,耀哥。”

  厉嘉陵毫不客气地打断了李耀,“你……有病吧?”

  李耀:“你这孩子咋这样呢!”

  厉嘉陵关上喷头,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如果这不是什么花言巧语的陷阱,而你又没病的话,难道你真是传说中的修真者?”

  李耀沉吟片刻,倘若星光组织真的马上就要大举来袭或者说飞蛾扑火,自己势必不可能见死不救,那么“修真者”这个身份注定是要曝光的。

  至少在厉嘉陵面前,没办法隐瞒这一点。

  更何况他也不想隐瞒——他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个疑似自己义父亲儿子的小家伙,成为“最完美的修仙者”吧?

  “是。”

  李耀大大方方地承认。

  “哎?”

  厉嘉陵眨巴着眼睛,“真是修真者啊,那你怎么会不知道星光组织的事呢?”

  李耀道:“你就当我是一个野生的修真者好了,为什么一副如此诧异的表情,以前没见过修真者么?”

  “的确没见过。”

  厉嘉陵老老实实道,“修真者这么愚蠢和幼稚的东西,大几百年前就差不多从帝国全境灭绝了,偶尔有小猫两三只跳出来叫两声,却也掀不起什么风浪。

  “老实说,偶尔出现几个修真者,我倒不怎么奇怪,却没想到修真者里还有耀哥这样的强者,实在是太令人诧异了——凭你们那么幼稚和白痴的理念,究竟怎么让你修炼到这种境界呢?”

  “看来你还是对修真者有所误解啊。”

  李耀微笑,尽量将自己释放出来的波纹化作春风般的荡漾,“没关系,之后我们有的是时间,我会好好和你探讨修真大道的,相信你一定会领悟很多东西,比方说‘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之类的道理,相信我,你一定会豁然开朗、脱胎换骨、重获新生的!”

  厉嘉陵:“……我能不能不听?”

  李耀:“当然可以,我这个人很讲道理的,只要你有办法阻止我源源不断向你的脑域深处发送波纹信息,你完全可以拒绝,来,你试试抗拒我汹涌澎湃的波纹啊!”

  厉嘉陵:“……”

  李耀:“不过,首先呢,咱们还是先去厉灵风和武英澜的控制中心,看看这两个坏家伙究竟在搞些什么名堂吧!”

  厉嘉陵长舒一口气,换上了一套宽松的长袍,揉了揉肚子道:“可以,但是在那之前——”

  李耀道:“怎么样?”

  厉嘉陵微笑:“我饿了。”

  ……

  “天空之城、曼珠沙华”专门为前来参加试炼和参观的贵宾准备的高级餐厅。

  厉嘉陵踏入餐厅时,正好遇上一批去“孽土乐园”游玩或者试炼的修仙者回来。

  这些人身上兀自带着孽土上的风尘和血腥味,还未从战场杀戮的极限刺激中摆脱出来,一个个趾高气昂、指手画脚、唾沫横飞,大厅里充满了他们的欢声笑语。

  “八个,一口气干掉了八个,爽!”

  “你们是没看到,那些孽土罪民还真有点儿鬼机灵,就像是躲藏在阴沟里的老鼠,想要揪住他们的尾巴可不容易,最后只能一把火烧掉,哈哈哈哈!”

  “不过瘾,真是还没杀过瘾,就被召唤上来了!”

  “这不是为了准备即将到来的史诗级任务‘破灭星光’吗?到时候就有你过瘾的了!”

  众多修仙者意气风发,把杯碗盘碟撞得“叮当”乱响。

  还有不少厉嘉陵的同龄人,尚没有资格去“孽土乐园”参加真正的试炼任务,只能留在“天空之城、曼珠沙华”参加模拟训练,等着过几天史诗级任务结束之后,再去“孽土乐园”体验一番。

  此刻,他们也纷纷簇拥在那些成年修仙者的身边,满脸羡慕听着哥哥姐姐们,绘声绘色讲述杀戮的故事。

  厉嘉陵像是一坨移动的冰块那样掠过众人,在自助窗口随意取了几份最简单的餐品,坐到角落里,细嚼慢咽着。

  慢悠悠地喝着汤,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滴溜溜乱转,将视线投向了热闹非凡的人群。

  这种横冲直撞的视线,在很多地方,都是挑衅的意思。

  李耀道:“你不是饿了,你是想惹事吧?”

  厉嘉陵将馒头撕成一颗颗小碎粒,随意丢进嘴里:“你怎么知道?”

  “废话,一个受尽同族欺凌的废物少年,忽然拥有了绝强的实力,又‘无意间’遇上了那些瞧不起他的同族——猪头都知道接下去会发生什么事啦!”

  李耀叹了口气,“这些人遇上你,也真是够倒霉的。”

  厉嘉陵微微一笑,故意将汤喝得“啧啧”有声。

  果然,很快就有人发现了孤零零坐在角落里的他。

  “喂,你小子!”

  几名牛高马大的厉家少年,真如厉嘉陵所预料的那样,满脸狞笑,大摇大摆走到了他面前。

  为首一名少年的身高足足是厉嘉陵的一点五倍,脖子比他的腰还粗,满头冲天而起的短发如钢针般硬梆梆的,无处发泄的精力和躁动仿佛从每一个毛孔中洋溢出来,令他整个人都显得油光发亮。

  此人名叫“厉英雄”,在厉嘉陵心底的“小账本”上,都算是名列前茅的一个。

  “这几天怎么都没看到你?我们一直在进行最高级别的模拟训练,你跑到哪儿去了?”

  厉英雄用力敲着厉嘉陵的桌子,敲得他那盆汤“哗哗”作响,“不会是被那天我们的话吓住了,以为我们真的会在模拟训练里干掉你,所以吓得躲起来了吧?哈哈哈哈,和你开开玩笑而已,不管怎么说,这里有这么多其他家族的人在,真要干掉你也是回到厉家再说啦,怎么会在这里让别人看厉家的笑话呢?

  “不过——”

  厉英雄忽然把脸一沉,声音里增添了三分怒气,喝道,“家族里的兄长们刚刚从‘孽土乐园’试炼回来,大家都上去迎接,怎么就你一个人还敢坐在这里慢悠悠地喝汤,你的眼珠子是被狗屎糊了,看不到他们回来吗?还有没有规矩了!

  “哼,就算眼睛真的糊了,难道连耳朵也被塞住了,有没有听到我在和你说话!”

  厉嘉陵双手捧着碗,十分享受地又喝了一口汤,回味片刻之后,头也不抬,慢悠悠道:“这汤很好,你很走运。”

  厉英雄微微一怔,和旁边几名经常欺辱厉嘉陵的同族少年对视一眼,皱眉道:“你说什么!”

  “我说——”

  厉嘉陵不慌不忙,看着见底的汤碗,微笑道,“你真的很走运,这里的汤很好喝,所以如果你现在就闭嘴滚蛋的话,说不定我会选择再喝一碗汤,而不是把你的牙齿统统打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