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080章 世界的逻辑!

第2080章 世界的逻辑!

  “什、什么?”

  非但牛高马大、孔武有力的厉英雄目瞪口呆,旁边几名厉家少年瞠目结舌,就连附近听到他们对话的其他家族少年们,都纷纷投来了诧异莫名的目光。

  这几天好几个家族的少年聚在一起修炼,这个厉英雄可是出尽了风头,接连打败了不少同龄人当中的好手,也算有点儿小小的凶名。

  所有人都知道他出手极重,狠辣无比,招招攻向要害,仿佛不是修炼而是玩命。

  没人愿意招惹这样一个又疯又横的家伙。

  而现在,这个看似平平无奇的厉嘉陵竟然敢——

  “你明明听到我说的话了。”

  厉嘉陵笑吟吟道,“用不着我再重复一遍吧?”

  “嗯……”

  厉英雄的瞳孔不断收缩,绽放出猩红色的光泽,脑门上浮现出一缕缕粗壮的青筋,冒出滚滚热气。

  “顺便说一句,知不知道为什么以前你对我动手,我都懒得还手?”

  厉嘉陵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嘴,又将纸巾揉成一团,淡淡道,“因为你的拳头实在太轻,轻到连蚊子咬都不如,叫人根本提不起半点兴趣啊,大笨熊!”

  厉嘉陵屈起手指,将纸团朝厉英雄的面门轻飘飘弹去。

  “混蛋!”

  若是受了这样的污蔑还能忍受,那就不叫厉英雄了,牛高马大的少年狂吼一声,直接探下身子,伸出铁棍般的双臂,要将厉嘉陵从座位上揪起来。

  他已经抓住了厉嘉陵的肩膀,正欲将五指深深嵌入厉嘉陵的皮肉当中,却不料厉嘉陵反手扣住了他的手腕,往下狠狠一压再往后一拽,竟然硬生生把他拽过了餐桌,拽飞出去,摔了个稀里哗啦,灰头土脸。

  所有人都惊呆了。

  高级餐厅里鸦雀无声。

  就连那些刚刚从“孽土乐园”修炼回来的成年修仙者们都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两名修仙少年之间的厮斗。

  “怎么可能?”

  “厉嘉陵,他——”

  尽管大部分人都看出来,刚才厉英雄的扑击并没有使出全力,甚至连灵能都没怎么动用。

  但厉嘉陵能一把将他甩出去,依旧远远出所有人的预料。

  “你!”

  厉英雄一下子窜了起来,目露凶光,充满杀意。

  厉嘉陵措手不及的一压一拽一甩,倒是没令他受什么伤。

  但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此丢人现眼,对心灵的打击自然大到无以复加。

  厉英雄只觉得双耳充血、嗡嗡作响;眼皮乱跳,除了厉嘉陵满是讥讽的表情外什么都看不到;心跳如鼓,化作一个声音,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厉嘉陵这才淡淡地扫了他一眼,目光向下,落到了他的腰间。

  厉英雄的腰间悬挂着一柄小型震荡匕,主要是充当多功能工具来使用。

  他原本也没想过要拔刀,但厉嘉陵眼神中的颤抖却是提醒了他。

  他狞笑一声,将匕抽了出来,朝厉嘉陵扑去。

  直到此刻,厉英雄依旧保持着最后一丝理智,知道这种大庭广众下的殴斗,特别还是当着诸多其他家族成员的面,最好还是能收敛一点,不要无端端闹出人命。

  否则,丢了厉家的脸,回去之后他都没好果子吃。

  是以,他仅仅准备用匕吓唬一下厉嘉陵,在厉嘉陵脸上割开几道口子,吓得这小子屁滚尿流就可以。

  谁知道厉嘉陵刚才表现那么风轻云淡、胸有成竹,这会儿见他真的拔刀,竟然惊慌失措起来,从座椅上跳起来就想逃,偏偏左脚又被椅子绊了一下,反而将自己的脖子特别是颈动脉,撞向了他的匕。

  厉英雄微微一怔,刹那之间倒是生出几分犹豫,不知道该不该收刀,别真的在众目睽睽之下割断这小子的脖子——这种事情,真要做,也是放到修炼场上去做。

  不过,他很快就不用犹豫了。

  因为就在他的匕刺向厉嘉陵颈动脉,或者说厉嘉陵的脖子主动撞上他的刀尖那一瞬间,厉嘉陵眼底的颤抖就变成了无比快意的讥笑。

  电光石火之间,厉嘉陵的颈动脉和震荡匕险之又险地擦过,紧接着厉英雄手腕一阵锥心刺痛,匕不知怎么落到了厉嘉陵手里,又化作一道闪电,掠过厉英雄的脖子,最后深深刺入了他的心口,将他的心脏彻底绞碎!

  厉英雄瞪大了眼睛,鲜血从撕裂的脖子和洞穿的胸膛狂飙而出,向后倒跌两步,轰然倒地,抽搐起来。

  厉嘉陵垂下眼皮,懒得看这家伙半眼,又去自助窗口取了第二碗汤,坐回到了他刚才的角落,也就是厉英雄兀自抽搐不已的尸体旁边,继续慢条斯理地享受着,鲜美的热汤。

  干脆利落的杀戮手法,令所有人都震惊了。

  甚至连那些成年修仙者都眯起眼睛,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厉嘉陵——和他那双看似柔弱的双手。

  李耀道:“非杀他不可么?”

  厉嘉陵道:“你不觉得这样才比较符合我这个人物的性格?我打赌现在厉灵风一定在暗中通过某种途径观察着我,我这样的表现,才能令他满意和彻底打消疑心吧?

  “怎么,看看这家伙的样子,还是你觉得这头大笨熊像是一个无辜的好人,不该杀?”

  李耀想了半天,不说话了。

  一阵晶铠的喧哗从餐厅外面传来,“天空之城、曼珠沙华”的护卫队到了。

  修仙者虽然崇尚弱肉强食,但也不代表随时随地都可以互相残杀的,倘若没有一定的法度约束,整个社会都会轰然崩溃。

  修炼场上,“失手”伤人是一回事;平时的斗殴中故意致人于死地,又是另一回事。

  不过,今次有很多人都看到,是厉英雄先上前向厉嘉陵挑衅,又是厉英雄第一个动手和第一个拔刀,甚至最后他还将刀刺向厉嘉陵的颈动脉,以震荡战刀的威力,的确有一定的致命性。

  所以,厉嘉陵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起反击,倒也不算坏了规矩。

  尽管不少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厉嘉陵绝不是“自卫反击”这么简单,不过没人会在乎这些细节。

  是以,当厉嘉陵被众多护卫带走,却没有带到禁闭室或者临时牢房之类的地方,而是径直带到了厉灵风的面前,厉灵风又是满脸笑吟吟的模样,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你可真是迫不及待。”

  厉灵风笑道,“刚才还没有杀够么?”

  “我只想安安静静地喝一碗汤。”

  厉嘉陵摊了摊手,“是那头大狗熊先来招惹我的,难道我还要再逆来顺受地让他侮辱么?”

  “说得好。”

  厉灵风欣慰道,“从今往后,你再也不用对任何人逆来顺受了!”

  “可是,该怎么解释?”

  厉嘉陵道,“我不是说怎么解释宰掉这头大狗熊的时候,而是说,回去之后,该怎么解释我的实力一下子变得这么强?”

  “记好了。”

  厉灵风道,“强者,是不需要解释的。”

  厉嘉陵微微一怔,眼底放出了璀璨的光芒,轻声道:“我明白了,现在,我们该去哪里?”

  “去‘天眼集团’的直播中心。”

  厉灵风在前面引路,淡淡道,“我刚才就向你说过,我是真心实意把你当成继承人来培养。

  “想要成为真正呼风唤雨、叱咤风云的强者,光靠武力是远远不够的,你还必须清楚认识到这个世界运行的方法和逻辑。

  “只有彻底搞清楚了世界运行的逻辑,才有可能去……掌控整个世界!”

  “掌控整个世界?”

  厉嘉陵喃喃道,“我不明白。”

  “和我过来,你就明白了。”

  厉灵风淡淡一笑,道,“你知道,我们真人类帝国代表人类文明掌控整片星海,一直是建立在‘真人’统治‘原人’的基础之上,1%的真人是人类文明的精华和未来,是进化竞赛中的胜出者,是真正觉醒了自我的人类!

  “而另外99%的原人,便是浑浑噩噩的人形野兽,是没有独立思维能力和纯粹情感的畸形人,是天生就被懒惰、懦弱、好逸恶劳等等负面要素纠缠的劣等品。

  “如何令这些原人领悟到他们生命的意义;领悟到他们身为燃料,为人类文明的前进不断燃烧的重大责任,便是上千年来帝国面临最大的问题。

  “过去千年,真人一直采取简单粗暴的办法来统治原人,那时候帝国依旧处在大肆扩张的阶段,即便中央战场上面临着圣盟的巨大威胁,但是在后方依旧不断现新的国土,从新的国土上能获取源源不断的资源和奴隶,多少都能给原人带来一些好处,是以双方的矛盾还不甚激化——彼时的世界,便依靠这套逻辑来运行。

  “但是大约三四百年前,帝国已经度过了高扩张期,很久都没有再现资源丰富、人口稠密的大千世界,即便偶尔有所现,但探索、征服和搭建星门往回运输的成本,都大大出了新世界能带来的收益。

  “换言之,帝国扩张的红利已经消耗殆尽,我们不得不想方设法从现有的领土和人口身上,抽取更多足以和圣盟抗衡的资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