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084章 最后的准备!

第2084章 最后的准备!

  厉灵风沉默片刻,微微叹了口气,道:“如果我说,我们煞费苦心所做的这一切,仅仅是为了自保,你信不信?”

  厉嘉陵眨了眨眼:“自保?”

  “我们刚才所说的这种力量,通过杀戮直播这个超级平台来掌控人心的力量,它虽然强大,但也是极其脆弱、极容易被彻底摧毁的。”

  厉灵风道,“从跨越大千世界的星海灵网的大规模基础建设,到具体某一个大千世界所有星球的信息接入,甚至是某种符合我们要求的晶脑终端选择,等等等等,各方面牵扯到的不确定因素实在太多。

  “有很多思想僵化,故步自封的人恐惧这种全新的、未知的力量,认为这种力量将对他们以星舰、链锯剑和电磁战鞭构建起来的旧秩序造成威胁,因此不顾一切都想毁掉我们的事业。

  “还有一些人看出了这种力量的价值和潜力,无所不用其极地想要将它夺走,像是无耻的寄生虫一样要将吸血触手伸到我们的事业里来,把我们百年积累的每一滴心血,都吸得一干二净。

  “正所谓树大招风,我和武英澜能高举着‘杀戮直播’这个概念一路走到今天,真是在熊熊燃烧的激流中逆流而上,每一步都要战战兢兢,每前进一寸都要面对无数疾风骤雨、明枪暗箭的侵袭,稍有不慎就会粉身碎骨,落入万劫不复的局面!

  “想要守住辛辛苦苦创造出来的这份事业,我们别无选择,只能不断向前,证明‘杀戮直播’的力量,吸引更多的资金和资源,聚拢更高层次的人脉,打造出更加鲜明而深入人心的品牌,包装出一个全帝国人尽皆知的超级英雄……只有这样,那些居心叵测的人在对我们下手之前,才会稍微掂量掂量,你明白吗?”

  厉嘉陵的睫毛微微颤抖着,满脸不敢相信道:“以您在厉家的地位,还有武英大人这样的王族亲自操盘,都会被别人觊觎吗?”

  “王族?”

  武英澜自嘲一笑,“在真人类帝国,最不值钱的就是王族,经过整整一千年的开枝散叶,现在帝国境内姓‘武英’的起码有上百万人,其中99%都是贩履织席之辈,即便像我这样的近支旁系,亦是多如牛毛,涉及到具体的利益时,谁还管你什么王族不王族!”

  “高处不胜寒,刚才就和你说过,我在家族内部爬得越高,就会有越多人在暗中盯着我。”

  厉灵风顿了一顿,扫了武英澜一眼,继续道,“在武英大人这里,这件事也算不上太大的秘密了——比方说我那个好妹妹,咱们帝国母仪天下的皇后厉灵海,就是一个十足的保守派,对于‘杀戮直播’这种涉及到全帝国的大规模信息投放,存在本能的反感,总觉得这种方式剥夺了帝都的权威,无时无刻不在琢磨着要将‘杀戮直播’夺走,倘若无法夺走的话,便干脆毁掉!”

  “皇后是个厉害人物。”

  武英澜眯起眼睛,添了一句,“在帝都‘极天界、天极星’,谁不知道,当今这位刚刚打赢了圣盟,野心勃勃要当黑星大帝之后第二个‘千古一帝’,英明神武到了极点的皇帝陛下,根本就是个志大才疏的废物,若非皇后在背后操纵,他别想发动哪怕一场战役!”

  “是啊!”

  厉灵风叹了口气,道,“当年谁能想到,我这个单纯走武力路线的妹妹能成长到今天这样可怕的程度,甚至还六亲不认,对我这个同父同母的亲兄弟都这么不讲情面,被她盯上,我们除了勉力自保之外,还有什么别的选择呢?

  “总之——”

  他再次把手拍到了少年肩膀上,不动声色感知着少年每一缕肌肉的颤动,以此来把握少年微妙的心理变化:“不管你对我和武英澜以往的做法有多少误解,我都希望你能明白,这是为你好。

  “我很希望你能加入到我们的事业当中来,因为无论你是否加入,在外人眼中,你就是我的人,这一点是绝对改变不了的。

  “倘若有朝一日,我们的事业轰然崩溃,我和武英澜都身败名裂、万劫不复的话,你也绝对没办法置身事外的,会有很多人把你抓去切片研究,妄图从中发现‘起源计划’,以及‘天空之城、曼珠沙华’如何调制你的秘密,到时候你就知道,真正的地狱是什么样子了。

  “怎么样,还要再回去考虑一下吗?”

  厉嘉陵看着四周球形宫殿墙壁上的巨大光幕。

  光幕上是一只只关在透明玻璃瓶里的可怜虫,正朝着他们以为是光芒的方向,不顾一切地狠狠撞了过去,却在透明玻璃上撞了个头破血流。

  一次又一次,百死而无悔。

  “不用了。”

  少年眯起眼睛,嘴角勾起,露出扑朔迷离的微笑,“成为英雄,好像也蛮有意思的,不过,我能不能先去蜂巢监狱待一会儿?”

  “蜂巢监狱?”

  武英澜和厉灵风对视一眼,好奇道,“你要去那里干什么?”

  “刚才你们不是说,希望我穿着无比酷炫的晶铠从天而降、大杀四方吗?”

  厉嘉陵笑眯眯道,“那我当然要好好准备一下,才能将压抑十几年的力量统统释放出来啊,我想挑选几套晶铠,再去蜂巢监狱找几个厉害的囚犯出来好好过过瘾——厉英雄这样的家伙,杀起来就像是踩死一只蚂蚁,真是一点儿意思都没有呢!”

  “原来如此,当然可以!”

  武英澜大喜过望,连连点头道,“你刚刚解开封印,是应该进行一些适应性修炼,在最短时间内激活自己的最大潜力,我可以在下面帮你单独开辟一片修炼区域,再从蜂巢监狱帮你抓一批最厉害的高手出来,随你怎么玩都可以。”

  “不用这么麻烦,还是我直接去蜂巢监狱,寻找看起来顺眼的目标吧。”

  厉嘉陵舔了舔嘴唇,满脸饥肠辘辘的表情:“我隐隐有种预感,三五个高手绝对填不饱我的肚子,就怕到时候损毁了太多囚犯,会不会影响武英大人的后续试验计划?”

  “哈哈哈哈!”

  武英澜笑了起来,摆了摆手道,“放心玩,随便玩,此战过后,我们会有非常充裕的‘试验原料’供应,行,厉大人没意见的话,那我就让人带你去蜂巢监狱,你想怎么玩都可以!”

  “我没意见,阿陵,我知道你一直都是个极聪明的孩子——更何况就算原本是个愚不可及的笨蛋,这么多年被我们灌输下来,也该知道什么样的选择才最明智,对自己最好了!”

  厉灵风看着厉嘉陵,微笑道,“修炼方面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有不明白的尽管随时来问我,但你的时间不会太多,最多一到两天,一两天之内,我们的史诗级任务就要上演最华丽的一幕了,到时候我们会选择一个最惊心动魄、扣人心弦的环节让你切入进去。”

  “那我现在就去。”

  厉嘉陵点了点头,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对了,还有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我不太明白,两位大人都说修真者的理念是既愚蠢又危险的,包括我自己也认为那是白痴和笨蛋才会相信的东西,但为什么就是会有那么多人前赴后继地去信仰,整整一千年,始终都无法灭绝呢?”

  “这个么……”

  面对少年充满求知欲的双眼,厉灵风沉吟片刻,有些无奈道,“或许是因为,这片星海中的笨蛋实在太多了吧!”

  ……

  天空之城外围星港,九号船坞中,破破烂烂的运输舰正悬浮在虚空里,所有货物和人员都被清空,准备进行全面维修和升级。

  不过排在前面进行维修和检测的星舰还有几十艘之多,至少要三五天之后才会轮到这艘平平无奇的运输舰。

  所以,此刻谁都不知道,在运输舰最隐秘的深层空间里,还蹲着一个怒发冲冠的化神老怪!

  “杀人诛心,修仙者实在太过分了!”

  李耀横眉怒目,重重一拍大腿,“他们这不单是要消灭我们修真者的肉体,更要玷污我们的精神和灵魂啊!真是卑鄙无耻、阴险下流、肮脏龌龊、毫无人性、禽兽不如的狗杂碎!”

  “不是啊。”

  血色心魔认真道,“我觉得修仙者对付修真者的手段,和昔日在星耀联邦时,修真者对付修仙者的手段都有异曲同工之妙,想当年联邦也是更注重消灭修仙者的理念和精神,更甚于消灭他们的肉体的。”

  李耀:“是吗?”

  血色心魔:“是啊,联邦并没有判处修仙者苏长发死刑,而是让他当了大学教授,当成珍稀保护动物一样养起来供人围观,岂不是和今天厉灵风、武英澜的做法如出一辙?我记得这个主意就是你出的,包括‘思想是杀不死的’诸如此类的话,你也曾经说过的啊!”

  李耀:“……竟有此事,我不记得了。”

  血色心魔:“没关系,我从记忆库里提取声音和画面出来,帮你回忆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