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089章 不忍心
  “相当壮观吧?我们蜂巢监狱是按照帝国特一级监狱标准建造,最多可容纳超过五十万名囚犯,且拥有关押、运输和拷问元婴级囚犯的能力。”

  在蜂巢监狱充满着冷风的中空上升通道内,典狱长得意洋洋向厉嘉陵介绍道,“在帝国所有私营监狱中,我们这里从规模到设备到关押的囚犯危险级数,绝对都是首屈一指的,比帝都‘极天界、天极星’最高级别的天牢‘神威狱’,也就相差一线而已。

  “武英大人要我完全配合您的修炼,下面已经安排好了一间宽敞的休息室,这里是我精挑细选的三千名囚犯资料,怎么样,看中了哪几个,我现在就把他们提取出来,供您好好享受。”

  典狱长的双手在球形光幕上飞快滑动和敲击着,数千名囚犯的所有资料如闪闪发亮的瀑布般倾泻而下。

  “轰!轰轰轰轰!”

  “嗷嗷嗷嗷嗷嗷嗷!”

  见到他们搭乘浮空碟缓缓掠过身边,被关押在蜂巢监狱各层的危险囚犯纷纷发出非人的怒吼,用尽全身力气朝强化玻璃撞击,把奇形怪状的狰狞丑脸贴在透明玻璃墙上,撞得皮开肉绽、头破血流,都没有半点停止的意思。

  触目惊心的鲜血在强化玻璃上,留下一道道熊熊燃烧的烙印,变成更加诡异的扭曲面具。

  “这里关押的都是什么家伙?”

  厉嘉陵飞快浏览着囚犯的资料,“好像都挺有意思的。”

  “主要是各种各样的叛国者,趁着帝国大军在前线和圣盟人进行艰苦卓绝的战斗时,在后方发起暴动、大肆破坏或者消极怠工,妄图用这种方法颠覆帝国的叛国者。”

  典狱长道,“不过这些叛国者的实力往往比较弱,甚至很多都是原人,起不到太好的修炼作用。

  “如果非要选这些人的话,我建议你选这批,对,我们在这些人身上进行了很多调制,他们都是能从90%以上的死亡筛选中一次次熬过来,这才拥有了一定的战斗力。

  “要不然就是这些,罪行非常严重的刑事犯,往往是在各大家族和宗派的内部竞争中失败的可怜虫,为了夺回一切,不得不铤而走险,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偏偏又蠢到被人发现,最终就送到这儿来了。

  “这些人原本就是修仙者,所以实力都相当强悍。”

  厉嘉陵轻轻吹了声口哨:“从这里的记录看,这些人都是凶神恶煞之辈,你们能确保蜂巢监狱的绝对安全吗?”

  “当然可以!”

  典狱长充满自信地咧嘴笑道,“您也看到了,整座蜂巢监狱都沉浸在一座超强磁场中,我们称之为‘天罗地网’大阵。

  “打造蜂巢监狱的材料,所有囚室的墙壁和地板,统统都经过特殊炼制,是极其特殊的磁化材料,和囚犯手腕脚腕和脖子上的枷锁互相牵引,令他们就像是被无形的锁链,死死束缚住,每前进一步都要耗费九牛二虎之力。

  “而在最极端情况下,当我们将‘天罗地网’大阵激发到极限,产生的牵引之力,相当于一艘晶石战舰发动时产生的最大推动力!

  “要知道,这些囚犯身上的枷锁,可不仅仅是套在手腕脚腕和脖子上这么简单,而是刺破皮肤和血肉,直接和他们的脊髓和神经纠缠到一起的!

  “谁要是敢轻举妄动,就会被超强磁场死死吸在地上、墙壁上或者别人的枷锁上,若是不顾一切想要动弹,就会把自己周身骨骼都从血肉之躯里拖曳出来,扯得七零八落、片片爆裂!

  “所以,就算元婴老怪被关押在这里,都是插翅难逃!”

  典狱长一边说着,一边从光幕上呈现出了蜂巢监狱防御大阵的简单示意图,也让厉嘉陵看到了整个蜂巢监狱的能源供应走向,以及最源头的能量供应中枢所在。

  “所以,这里真的关押着元婴老怪吗?”

  厉嘉陵眯起眼睛,不动声色地问道。

  典狱长微微一笑,如此敏感的问题,超出了武英澜交待给他的权限,他自然不便回答了。

  “那么,先选这三个吧。”

  厉嘉陵在光幕上随意点击了三个名字,装作刚才只是随口一问的样子。

  ……

  “砰,砰砰砰砰!”

  三名被改造到面目全非,如人形凶兽般的囚犯分别从三个方向,朝身穿纯白晶铠、轻盈优雅的厉嘉陵发动进攻,却是被他一次次狠狠轰飞出去,砸到修炼室四周的墙壁上,撞出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但这三名囚犯在被送过来给厉嘉陵试招之前,似乎都被注射了超过极限剂量的兴奋药剂,彻底进入了狂化状态,哪怕被轰得七窍流血,关节爆裂,五脏六腑都流淌出来,亦止不住他们继续疯狂冲击的劲头。

  “把他们的四肢关节都打爆吧。”

  李耀忍不住道,“彻底废掉他们的行动能力,说不定还能救他们一命,否则他们真会一直冲击到死为止的。”

  “连这些如疯似魔的囚犯的性命,你都要救?”

  厉嘉陵出手如电,抓住一名囚犯的手腕,轻轻一抖,整条手臂里的骨头就统统爆裂成了指甲盖大小的碎片。

  紧接着双腿似炮弹般轰出,“啪啪”两声,就将这名囚犯的膝盖骨彻底踢爆,最后在他胸口抡起一脚,把他踢飞到了对面的墙壁上,撞出一朵鲜艳的血花。

  少年在心中冷冷道:“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究竟什么才是修真者,像你这样拥有绝强实力,明明可以随心所欲、无法无天的人,又为什么要傻乎乎去当什么修真者?”

  李耀沉默片刻道:“一套套的大道理就不和你说了,反正说了现在的你都不会相信,我就说说最开始吧,最开始我之所以想成为修真者,大概就是简简单单八个字,‘感同身受、于心不忍’。”

  “什么叫‘感同身受’,什么叫‘于心不忍’?”

  少年化作一道流光,叉开五指按住第二名危险囚犯的脑袋,把他硕大无朋的身体按飞出去,又狠狠轰在地上,灵能顺着下颚传导到了后脑,将他的颈椎管彻底破坏,终结了他的行动能力。

  “很简单的道理。”

  李耀道,“比方说,这座蜂巢监狱关押着这么多无辜或者有罪的囚犯,但不管无辜还是有罪,所有人都在承受着超出他们罪行的、惨无人道的折磨,你听听外面日夜不休的惨叫声和咆哮声,就该知道这种折磨有多么恐怖。

  “同样的折磨,亦曾经发生在你自己的身上,那是你永远都不愿意去回忆的过去,是不是?”

  厉嘉陵的瞳孔骤然收缩,将第二名囚犯动弹不得的身体远远丢了出去。

  “听到别人的惨叫,想到自己昔日的痛苦,意识到这些囚犯和你都是一样的,大家同病相怜,都是同类——这个就叫‘感同身受’。”

  李耀道,“而想起自己昔日承受的痛苦有多么恐怖,再想到这种恐怖的痛苦,此刻正发生在一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甚至是天真烂漫的小姑娘、白发苍苍的老奶奶身上,心底自然而然生出几分不忍乃至愤怒,这个就叫‘于心不忍’了。”

  “我和他们,是不一样的。”

  厉嘉陵接住了第三名囚犯的铁拳,冷冷凝视着这个扒了皮的大猩猩般的家伙,冷冷道。

  “完全理解。”

  李耀道,“在‘感同身受,于心不忍’之后,就有两种选择,第一种是自然而然将对方当成自己的同类乃至亲人,不顾一切都想解除对方的痛苦,去消灭那些给你们造成共同痛苦的家伙。

  “但这条路毕竟太难走,要付出太多代价,还未必能走得通的。

  “所以,就有了另一条更简单的路——想办法催眠自己,让自己相信,自己和那些人是不同的,甚至那些人都不配被称为真正的‘人’,而是‘原人’,是‘猪狗’,是‘蝼蚁’之类。

  “如此一来,硬生生将自己‘感同身受、于心不忍’的能力废掉,换上一副冷酷无情而又自欺欺人的铁石心肠,自然就可以对那些同类的惨叫和哀嚎都充耳不闻,面对他们鲜血淋漓的惨状却熟视无睹了。

  “你肯定猜到啦,第一种是修真者的选择,第二种则是修仙者的选择。

  “其实我都觉得修仙者的选择蛮简单,蛮直接,蛮逍遥自在的,我也不想老是多管闲事、自找麻烦甚至经常要被人骂我婆婆妈妈、心慈手软啊!但是没办法,无论我怎么催眠自己,都没办法彻底抹除内心深处那一丁点‘不忍心’,就为了这点儿‘不忍心’,不知道害自己吃了多少苦头,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苦恼啊!”

  厉嘉陵冷哼:“不忍心么……”

  “没错。”

  李耀微笑道,“你知道吗,很久很久以前,我在一个环境极度恶劣的地方长大,最初的我也像你一样冷酷无情、铁石心肠、为了生存可以不择手段,隐隐信仰弱肉强食的原始法则。

  “但有一个人从天而降,往我心底种下了一颗‘不忍心’的种子,把之后的一切都改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