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129章 阴魂不散!

第2129章 阴魂不散!

  有些艰难地吞了口唾沫,又仔细观察了一番四周环境,少年愈发感觉自己距离朝思暮想的“绝对自由”越来越遥远了,他无奈地叹气道:“耀哥,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镇定点,耀哥我自有办法,别看我们好像所处环境极其恶劣,其实一切尽在我的掌握之中!”

  李耀自信满满地扬了扬手指上的诸多乾坤戒,胸有成竹道,“首先,刚才还没找到你之前,我已经搜集了星舰的大量残骸,特别是‘星海跳跃单元’——即便在发生撞击的一刹那,我都特地放出大团灵能包裹住这个最珍贵的单元,内部结构依旧完好无损,并没有被破坏!

  “其次,这里既然是昔日的沙蛮星,有过人类文明大规模活动的痕迹,那就好办了。

  “沙蛮人虽然是好勇斗狠的野蛮民族,但他们的文明依旧发展到了极高的程度,特别是和武英界接触之后,从武英界得到了大量先进技术,并炼制出了大规模的星海舰队,以至于武英界的抵抗者不得不开发出‘全球剑网打击系统’来抵御他们,是不是?”

  厉嘉陵沉思片刻,点了点头:“没错,是这样,沙蛮人的星海航行能力,应该也不算太差。”

  “所以喽!”

  李耀微笑道,“就像孽土——武英界一样,沙蛮星上肯定也散落着大量沙蛮人抵抗之后留下来的星舰残骸,即便再怎么威力强大的毁灭性武器,总不可能把所有星舰残骸都彻底湮灭吧?

  “再说,我的乾坤戒里还存储着大量从‘天空之城、曼珠沙华’弄出来的法宝单元和晶石燃料。

  “放心好了,只要找到足够多的星舰残骸,凭耀哥我神乎其技的炼器手段,一定能维修和强化出一艘级数以上的星舰,再加上我手头的‘星海跳跃法宝单元’,逃出沙蛮界不在话下!

  “只要能逃出沙蛮界,凭借你我二人的实力,还不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又有谁能挡得住我们?”

  厉嘉陵忧心忡忡地看着天空,微微皱拢的眉头依旧没有松开,狐疑道:“是吗?”

  “当然是!”

  李耀在少年肩头重重一拍,斩钉截铁道,“相信你耀哥,这次绝对不会出任何意外了!”

  厉嘉陵指着天空:“可是,耀哥你看,那是什么?”

  李耀顺着少年手指的方向望去,却见原本就浊浪滔天、乌烟瘴气的天空,更像是沸腾般躁动不安。

  一圈圈涟漪向四周荡开,显露出一个个深不可测的窟窿,几艘杀气腾腾的修仙者星舰,恍若沉入海底的鲸鱼,正撕裂天穹,缓缓降落。

  而修仙者星舰的前方,一尊灵焰狂飙、杀气四溢的巨神兵,不是厉灵风的“暴风之神”,又是谁?

  “不是吧,竟然一路追到这里来了?”

  李耀目瞪口呆,“这家伙疯了吗,放着武英界那么一塌糊涂的烂摊子不管,非要抓住我们不可,他、他又该怎么面对家族大佬们的滔天怒火啊!”

  厉嘉陵:“……那个,耀哥,不是我不相信你,不过我们是不是分头逃跑比较好?”

  “少废话,让我想想!”

  李耀轻轻敲击着额头,冥思苦想片刻,忽然脸色一变,打了个响指道,“是了,是我疏忽,虽然算到了很多东西,却没想过要站在厉灵风的角度来思考全局,厉灵风正在追击的目标并不是我,而是你,厉嘉陵啊!”

  “我?”

  厉嘉陵眨眼,指着自己的鼻子道,“我有这么重要吗?”

  “绝对有!”

  李耀道,“我原本以为厉灵风这个化神老怪足够理智的话,在权衡利弊之后,一定会留在武英界收拾残局,想办法向家族解释,以此保住自己的权力和未来更进一步的希望。

  “如果只有我一个人逃跑的话,他或许会在咬牙切齿、万般无奈之下,做出这样的选择。

  “但我还拐跑了你,那情况就完全不同——他可以放过我,但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为什么?”

  厉嘉陵不明白,“耀哥你可是毁掉了‘天空之城、曼珠沙华’,毁掉了厉灵风几十年的希望啊,而我只不过是不敢被他奴役和利用,从他手底下逃出去而已,甚至没对他造成任何破坏,为什么他即便能放过你,都不会放过我?”

  “因为你的利用价值,比我更大百倍!”

  李耀凝视着天空中的暴风之神和修仙者星舰,沉声道,“站在厉灵风的角度来看待整个问题,他这次的惨败可以说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几乎令自己的权力之路彻底断绝,甚至回到家族之后自身难保!这一点,是无论他怎么收拾残局,怎么向家族中的大佬卑躬屈膝,向同辈中的竞争者示弱退让,都不可能改变的,是不是?”

  厉嘉陵立刻点头,以远超同龄人的冷静分析道:“是,这次的惨败实在太严重,简直是厉家数百年都没遇到过的莫大耻辱,不管厉灵风怎么补救,只怕都得不到家族大佬的原谅,哪怕得到了原谅,这也是其余竞争对手攻击他的最好武器,日后他能问鼎‘家主’和‘选帝侯’宝座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了!”

  “所以说,武英界这个烂摊子,他是怎么收拾都收拾不干净了。”

  李耀道,“那么,以你对厉灵风的了解,你觉得他会不会就此打消所有野心,甘愿收敛自己的气焰和锋芒,就当一名厉家的普通战士,或许到某一天以‘长老’的身份,默默无闻地退出星海舞台呢?”

  “绝不会!”

  厉嘉陵咬牙道,“我了解厉灵风,无论说他野心勃勃也好,志大才疏也好,心比天高也好,总之,他绝不会放弃的,无论用任何手段,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他都会做拼死一搏!”

  “所以,他就非要追到你不可!”

  李耀认真道,“现在再回头收拾武英界的残局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这盘一塌糊涂的棋局是怎么都扳不回来了,与其卑躬屈膝、委曲求全,沦为砧板上的鱼肉,看家族大佬和同辈竞争者的脸色,倒不如想办法拼死一搏,掀翻棋桌,将命运再度掌控在自己手中。

  “俗话说,强者是不受任何惩罚的,只要厉灵风的实力足够强,就算犯下弥天大错,家族大佬和同辈竞争者都没办法拿这次的惨败来攻击他!”

  厉嘉陵想了想道:“那要如何,才能瞬间变得足够强呢?”

  李耀道:“厉灵风自己的力量,当然不可能在短短几天之内产生质的飞跃,但加上另一个人的力量说不定就可以——真人类帝国的皇后厉灵海!

  “我估计厉灵风原本就有心要和他的亲妹妹,帝国皇后厉灵海联手,当然名义上是联手,实际上是由他来全面掌控皇后的力量,成为这个联盟中的主导者,兄妹两个的势力凝聚在一起,和家族中的竞争者以及老一辈来抗衡。

  “为此,他就精心调制了你作为筹码。

  “而当时,厉灵风还有家族中的私人武装和大佬支持,还有天眼集团和‘天空之城、曼珠沙华’为基本盘,并不急于向皇后摊牌,或者说他还可以再精心准备一段时间,等自己的赢面更大时再摊牌。

  “但现在他已经输了个一干二净,和皇后厉灵海之间的博弈就成为了他唯一的希望,能和皇后联手,则他还有在家族里翻本的机会,否则,真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自然,你这颗筹码的重要性,也提升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可以说就是他的一切!

  “所以,他才会不惜一切代价,杀到沙蛮界来,并非来找我报仇,而是想方设法要把你再度掌控在手中!”

  厉嘉陵沉默片刻,并没有对李耀抽丝剥茧、眼花缭乱的分析提出质疑,反倒问了一个出乎意料的问题:“告诉我,我是不是和帝国皇后厉灵海,真有什么特殊的关系。”

  李耀微微一怔,道:“你很聪明。”

  厉嘉陵苦笑,揉着自己的脑袋道:“我并不想这么聪明,但你永远不会知道,厉灵风和武英澜为了将我调制得这么聪明,究竟令我付出了何等痛苦的代价!”

  李耀犹豫了一下,道:“如果我的答案是‘是’,你会怎么样?”

  “不怎么样。”

  厉嘉陵面无表情道,“无论厉灵风还是厉灵海还是别的厉家人,还是其他修仙者家族那些位高权重的大人物或者野心勃勃的小人物,他们统统都一样,都是一丘之貉,我并不想和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搭上关系,更不愿意过他们那种生活。

  “我只想过随心所欲、自由自在,没有任何人能命令我、奴役我、利用我的生活,厉灵风别想利用我,厉灵海也是一样——无论他们和我有什么关系,也不管他们究竟给我过什么,包括……最宝贵的生命在内!”

  这个敏感而早慧的少年,已经从李耀的分析中,隐约猜出了一些东西。

  但他眼底最深处的倔强和桀骜,却始终没有改变。

  :。: